畫一個笑顏

關於部落格
望著你的笑容、想著你的快樂

只期望你擁有全世界的幸福

保留這份純真的笑顏
  • 2118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海南島系列【飛輪海-尊儒綸】貪戀 (激H)

幫朋友工商服務一下!!! 如果喜歡銀飾的朋友,可以去台南一間叫[銀本部]的店晃晃, 那個店長人很好,健談又不會硬是跟你推銷店裡的東西,沒事可以去晃一下, 如果想買飾品送朋友或自己戴, 也可以叫店長推薦!!!XDDDD 沒空去台南看的朋友,現在[銀本部]也有天空的部落格了!! 有空可以去看看!!!XDDDD 點下面這個↓↓↓↓↓ blog.yam.com/silveronly 內有BL!!!慎入!!!! 配對請看清楚!!! 被雷不負責!!! ======================================================= 貪心的霸佔你的竉溺,又眷戀著他體貼的溫柔, 很自私? 是的,什麼都想要,什麼都不想失去... 不論是哪一邊,我都不願放手... *** 深夜,床上交纏的身影,誘人的呻吟聲夾雜著低沈的喘息,一個翻身,讓在身下嬌喘的人兒跨坐到自己身上,盈滿水霧的大眼看著自己,只稍稍猶豫了一下,便開始主動的扭著腰。看著在身上擺臀輕喘的人兒,漂亮的小臉因情慾而泛著紅暈,在恍惚間,吳尊想起了另一張白晳的臉...... -- 稍早,亞綸回到大東房間,跟吳尊說亦儒在海灘上喝酒,要他拿件外套去給亦儒。吳尊走向離飯店有一段距離的沙灘,遠遠的便看到倒在沙灘上的亦儒。 「CALVIN?」嘆了口氣,吳尊把散落一地的空瓶放進袋子裡,輕輕的搖了搖亦儒。 「嗯?」睜開眼,辰亦儒半瞇著雙眸,望著眼前分散成好幾個影像的吳尊,傻傻的笑著。 「回去吧!」看到他有些迷糊的樣子,吳尊不自覺的露出笑容,將他拉起擁入懷中。 好溫暖...有些微醺的亦儒倚在吳尊的懷裡,輕輕的閉上眼,猛地,一雙漂亮的大眼隨著刮起的海風吹進腦海中,讓他突然清醒過來。 辰亦儒你在幹什麼!! 這個溫暖的懷抱不是屬於你的!擁有這個位置的人,是那個總是讓人無法不疼他的孩子,是那個有著一雙純淨眼眸可愛的彷彿像個天使般的人,唯有那個人,才有資格待在這個位置... 那個人,那個自己無法碰觸的人,對他的情感、愛憐、慾念,永遠無法宣之於口。 一輩子,都只能深深埋在心裡...... 「我自己、可以走...」亦儒輕輕的推開吳尊,只是一離開溫暖的懷抱,一陣暈昡讓他差點跌倒。 「你站都站不穩了!幹什麼逞強?」吳尊趕忙扶住亦儒,有些生氣的吼著,不明白前一刻還乖乖窩在他懷裡的人,怎麼轉瞬間又突然生疏了起來。 「不要、我、我可以!走吧!」被緊緊捉住的手,只是稍微露出疼痛的表情,吳尊便立刻放輕力道,亦儒輕易的掙開束縛,避過他的視線,搖搖晃晃的走向飯店。 「靠著我走的比較快。」吳尊上前把亦儒的手拉到自己肩上,撐起他身體大半的重量,放在腰上的手,不容拒絕的語氣,明白的讓亦儒知道這是他的底限,雖然他也不介意學大東直接把人扛在肩上帶走,不過乖乖的讓他扶著走當然是最好。 回到飯店後,吳尊直接扶著亦儒回房,在房門外遇到一臉擔憂的亞綸,儘管只是一瞬間,亦儒也沒有錯過亞綸看到放在自己腰上的手時,眼底那抹不易察覺的傷心,而身邊的吳尊還蠢的不放手,還開口要亞綸先回房去。 「到這裡就可以了。」亦儒輕輕的縮回搭在吳尊肩上的手,不忍看到那雙漂亮的眼睛凝聚水氣。 「你可以嗎??還是讓他扶你進去吧...」眼看亦儒離開吳尊的攙扶,身體便不穩的往後倒,炎亞綸連忙上前幫忙扶住,擔憂的問著。 「我沒有你們想的那麼醉,快回去休息吧!晚安!」望著眼前那雙漆黑的眼睛,長長的睫毛其實早已沾染上水氣,卻仍然憂心地凝視著自己,亦儒在心底暗暗苦笑著,說不出口的愛化成深深的寵溺,他揉了揉亞綸的頭髮,扶著牆走回自己的房間。 吳尊不發一語的盯著亦儒,直到腳步不穩的身影進了房間才收回視線,一低頭卻對上一雙悲傷的眼眸。 「怎麼了?」柔聲的詢問,手輕輕撫著亞綸藏不住心事的臉。 「我的布丁沒有了...」垂首低眸,略帶哽咽的聲音,令人無法不疼惜的委屈模樣,即使他想要月亮,也會有人去幫他摘來。 「沒關係,我陪你去買啊...」寵溺的笑著,輕輕在亞綸的小臉上印上一個吻。 「那,你付錢哦!!」抬起頭,不見方才的委屈,一臉笑的甜蜜的亞綸拉著吳尊往外走。 總是像個孩子,倔強又任性,被大家捧在手心呵護著、寵上了天,捨不得讓你傷心掉淚;如果,心底這點不允許存在的心疼被發現了,你還會像這樣甜蜜的笑著對我撒嬌嗎? -- 「唔!!!你做什--」肩上傳來一陣的疼,把吳尊的思緒拉了回來,輕輕推開造成疼痛的元兇,卻看到一雙泫然欲泣的眼,讓吳尊的話全數呑進肚裡。 「你不准想別人!你只能想著我!聽到沒有!!只准你想著我!!!」帶著哽咽的指責,亞綸知道戀人分心在想誰,難受地閉上眼,不想看吳尊帶著歉疚的眼神,眼淚卻在閉眼的同時,滴落在吳尊的唇邊。 「......好,只想著你,只愛著你,別哭...」看著眼前哭的傷心的人兒,吳尊撐起身體,輕輕舔著亞綸臉上的淚痕,吻去他長長睫毛上的淚珠,抱在懷裡柔聲的在他耳邊安撫著,卻惹來情人更多的淚水。 在吳尊懷裡哭泣的亞綸,無法控制的讓淚水如泉湧般的落下,吳尊越是溫柔的安撫,越是令他不安,像是害怕下一刻便會消失似的,緊緊的抱住吳尊。 吳尊不明白亞綸為什麼哭的這麼傷心,但是這樣的姿勢讓深埋在亞綸體內的異物,更加的深入體內,他卻只能忍著想抽插的慾望,輕聲的安慰著,直到懷裡的人在漸歇的哭聲中,開始夾雜著像貓咪般的輕吟。 深埋在體內的異物,灼熱的充實著狹小的甬道,令人難耐的顫抖喘息,透露著想要被滿足的訊息,輕輕的將懷裡的人放在床上,變換姿勢的舉動,讓深埋在亞綸體內的異物稍稍的退出一些,一陣令人酥麻的快感襲來,讓他繃著身子顫抖著。 「啊、哈啊、好熱...唔嗯、哈嗯...」原本像貓咪般的嗚咽,轉為誘人的呻吟,止不住的淚水依舊不停的滑落,卻分不清是因為不安,或是令人瘋狂的歡愉。 隨著急促的喘息,埋在體內的灼熱慾望開始加快進出的速度,就在吳尊準備退出亞綸身體的時候,卻被亞綸的雙腿緊緊的夾住腰。 「唔、阿布......」吳尊皺著眉忍著想發洩的衝動,想拉開纏在腰上的腿。 「不要、就在裡面...哈啊、沒、沒關係、唔嗯、用你的...哈啊、滿滿的、佔有我...尊...」亞綸伸出手,攀著吳尊的肩,拉近兩人的距離,在他耳邊呢喃著,在他身上磨蹭著,耳邊傳來吳尊的一聲低吼,隨著一個挺腰,一道溫熱的液體,如他所願的,滿滿的注入他的體內...... -- 亦儒撐著搖搖晃晃的身體,直到關上房門,才靠著門緩緩的坐下。想起了那雙美麗深邃的黑眸,盈滿水氣,仰著頭,充滿擔憂的神情...亦儒不自覺的笑了。 還不夠醉,要再更醉一點,搖搖晃晃的從冰箱拿出酒,坐在沙發上猛灌,來不及喝下的酒液,從唇邊溢出,濕潤了襯衫也不在意,失去焦距的眼神,直直的望著落地窗外漂亮的夜景,遍地閃爍的光源,就像那雙令他永遠無法遺忘的眼眸,美麗,卻遙不可及。  醉吧!只有醉了才能用這雙手擁抱你,醉了才能瘋狂的吻著你,醉了,才能把你佔為己有; 也只有醉了,才能忘了那份不屬於自己的溫柔,才能忘了那個只屬於你的溫暖懷抱...... 眼前的景物逐漸模糊,他閉上沉重的眼,恍惚間,彷彿看見吳尊擔憂的臉,卻在轉瞬間換成亞綸帶淚的眼眸,他伸出手輕輕抺去那張小臉上的淚滴,緊緊的抱在懷裡安慰著,深恐一個不小心,懷裡的人會突然消失無蹤。 -- 吳尊輕輕的幫亞綸拉好被子,看著他沉靜的睡臉,想起在浴室幫他清理身體時,兩人的對話... 『你愛我嗎?』 『愛啊!』 『一輩子?』 『一輩子!』 情人間的對話,像蜜一般的甜入心底,懷裡的情人羞怯的笑容,讓他在心裡誓言守護一輩子。 在他唇邊輕吻一下,確定他已經沉沉睡去後,輕手輕腳的離開房間,沒有注意到在關上房門的同時,在床上醒來的人兒。 吳尊走進亦儒的房裡,一眼就看到滿桌的酒瓶和倒臥在沙發上的亦儒,嘆了口氣,把手上的東西放在床邊的桌子上,小心的把醉倒的人打橫抱起,手上的重量,輕的讓他皺起眉頭,懷裡的人似乎在嘟嚷些什麼,仔細一聽,又只剩均勻的呼息聲。 輕輕的把他放到床上,幫他脫掉濕透的襯衫,白晳的肌膚、削瘦的身體,吳尊不自覺的伸出手,輕撫著他的臉,微醺的臉蛋透著紅暈,睡著之後的亦儒,不會拒絕他的好意,也不會一心想著別人。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的在意了呢?手指輕輕摩娑著紅潤的唇瓣,睡沉了的人兒無意識的發出一聲輕吟,拉住了在唇上輕撫的手,輕輕的吻著,出口的囈語,卻讓吳尊抽回被拉住的手。 「...綸...別哭...有我在...」睡夢裡,亦儒緊緊的抱著亞綸,不停吻去他臉上的淚水,溫柔的安撫著。 「在哭的人...是你啊...CALVIN...」嘆了口氣,輕輕抹去從緊閉的雙眼滑落的淚,無奈的看著床上的人。 就連在夢中,也依舊只有他,眼裡、心裡都只有那一個人,如果那麼重視,又為什麼要做那種事?只是想讓我對阿布感到愧疚而更寵他嗎?值得嗎?這樣傷害自己...... 『值得的!只要能看到他開心的笑容,一切都是值得的!』 儘管心裡眾多的疑問說不出口,卻彷彿能聽到他的回答,堅定的語氣加上溫柔的笑容,對那孩子的寵溺更勝於我,亳不保留的投射在每個望向他的眼神中。如此執著,卻又這麼傻,用這種對誰都不公平的方法,來維持他們之間的平衡。 但是,天秤早已經在不知不覺間,開始傾斜了...... 「CALVIN...如果有一天,你費盡心思想守護的笑容消失了...你會恨我嗎?」不捨的離開了帶著酒香的唇,吳尊輕聲的自語著,落寞的看著在床上睡的不甚安穩的人,嘆了口氣,離開房間。 貪婪的想獨佔你身上的每一分氣息,又迷戀的想獨享著他的體溫, 不放手! 情願一起墜入地嶽,也不願放手! 不論是你還是他,我都不想放開手! *** 不斷變換的夢境,一下子是亞綸蹲在角落傷心的哭泣,一下子是亞綸依偎在吳尊懷裡笑的甜蜜,最後是亞綸充滿恨意的怒吼... 『你為什麼背叛我?我恨你!我恨你!!』 『我沒有...聽我解釋...』 著急的想解釋,卻怎麼也無法靠近,最後從夢中驚醒,一身的冷汗,亦儒全身止不住的顫抖著,耳邊彷彿還聽的見炎亞綸充滿恨意的指責,這份恐懼壓的他無法呼吸,大口的喘息著,一時間分不清夢境和現實,他慌張的環視整個房間,直到視線落在床邊一張寫滿英文的紙條上,才慢慢的冷靜下來。 沒有署名的字條,從漂亮流暢的筆跡和充滿關懷的叮嚀,並不難猜出紙條的主人是誰,喝了放在一旁的解酒液,從心底冒出一絲暖意,隨即又被一股深深的愧疚給壓了回去,進了浴室,想讓自己清醒一點,冰冷的水淋了下來,連帶著沖去一些不該有的念頭和情感。 早上的拍攝告一段落,導演在檢查拍攝的成果,辰亦儒獨自坐在傘下休息,看著吳尊一會兒指著天空,一會兒打橫抱起亞綸轉圈,原本因為腳痛而心情不好的炎亞綸,被他逗的哈哈大笑。 聽著他爽朗的笑聲,辰亦儒也不自覺的笑了。喜怒哀樂依舊隨著他的心情起伏,讓亦儒鬆了一口氣,在心裡最重要的還是他,所以,之前因為吳尊而悄悄冒出的一絲暖意,只是錯覺,那些異樣的情感,都不過是在酒精催化下的錯覺而已......辰亦儒怔怔的望著前方發呆。 「有沒有必要盯的那麼緊啊?又不是小孩子!」大東拉來椅子,在辰亦儒身邊坐下。 「他很容易玩的太瘋,注意一點總是好的。」對大東調侃的話,亦儒不甚在意的笑著回答,視線再次回到在海邊嬉鬧的身影上。 「有吳尊在,你擔心什麼?」大東對亦儒的回答並不滿意,持續的追問著。 「換成禹哲,你還不是會跟我一樣?」不想繼續這個話題,辰亦儒搬出一個可以轉移大東注意力的名字。 「我的禹哲才不像他那麼任性咧~你跟吳尊都太寵他了啦!」大東不滿的幫禹哲辯解。開什麼玩笑,禹哲心細又懂事,才不像那個被所有人寵上天的小鬼那麼任性。 看大東氣呼呼的為情人辯解的樣子,令亦儒覺得好笑,對他的直率也有些羨慕。如果,自己也能有他一半的坦率、直接、不考慮那麼多,是不是今天的結果就不同了呢?對大東的抱怨笑而不答。 大東看辰亦儒又陷入沉思,無奈的搖搖頭離開現場。 太寵他嗎?如果可以讓他更快樂,那麼就算再任性一些也沒關係,至少,現在還能寵他...... 「CALVIN!!!」吳尊看亞綸叫了好幾聲,辰亦儒都沒反應,便在他耳邊大喊一聲,成功的拉回他的思緒。 「你怎麼了?我叫你好久,你都不理我...」亞綸嘟著嘴擔憂的抱怨著。 「我沒事!吶、你的布丁。」看著眼前擔憂的人兒,亦儒拿出布丁轉移他的注意力,笑著看他開心的接過布丁,津津有味的吃著。 「真的沒事嗎?你昨天喝那麼多...」吳尊站在炎亞綸身後,望著亦儒有些蒼白的臉,眼裡滿是無法出口的關懷,示意他不要逞強。 「解酒液很有用,所以我真的沒事!」亦儒笑著要他別擔心,對吳尊過於灼熱的視線裝做沒看見。 「呼~布丁真的超好吃的♡!」兩三下就吃完三個布丁的炎亞綸,放下手上的空盒,露出滿足的笑容。 「再好吃也不用一口氣吃那麼多吧!你看,嘴邊都是布丁。」亦儒笑著伸手拭去炎亞綸唇邊的殘渣。 炎亞綸看到辰亦儒食指上的布丁,想也不想的伸出舌頭舔了一下,看到亦儒嚇了一跳的縮回手,得意洋洋的笑著。 這個突如其來的動作,讓辰亦儒想起了昨晚那個差點讓他洩露心情的吻。小巧的舌尖,在修長的指尖輕輕滑過的感覺,一瞬間,他彷彿也嚐到亞綸口中的布丁味道;柔軟、香甜,誘人的滋味,一如眼前笑的得意的人兒。但他永遠不會知道,這樣一個惡作劇的舉動,對亦儒來說是一種多大的誘惑,他必需花費多大的力氣,才能克制住想緊緊抱著他、狠狠的吻他、侵犯他、將他佔為己有的瘋狂念頭...... 辰亦儒...你真是瘋了...... 拿出面紙給炎亞綸擦手,在溫柔的笑容中,有對他的寵溺,和對自己的嘲笑。 大東在這時走過來說:「收工了!導演說要請吃飯,快走吧!」 「耶!!吃大餐!可是我腳好痛,大東你背我!」一見到大東,亞綸立刻裝出一付可憐兮兮的樣子。 「為什麼是我?你不會叫吳尊背哦!」知道亞綸一早就因為腳痛而心情不好,本來有些心軟的大東,突然發現他眼底閃著狡黠的光芒,立刻回絕,還推給吳尊。 「我不管!我就要你背我啦~你不背我,我就打電話跟禹哲說你欺負我!!!」看到大東不上勾,亞綸立刻搬出禹哲的名字,他就不信大東還敢拒絕! 「你你你...我哪有欺負你!你不要動不動就要跟禹哲告狀!」一聽到亞綸要跟禹哲告狀,大東急忙反駁。 大東雖然嘴上抱怨,卻也還是乖乖的蹲了下來,亞綸開心的攀上大東的背。亦儒笑著看大東一邊碎碎唸一邊認命的背著亞綸回飯店,心想:還敢說我們太寵他,自己還不是很寵。 「CALVIN!你在笑什麼?」吳尊悄悄靠近辰亦儒身後,在他耳邊輕聲的問。 「!!!!!幹、幹嘛靠這麼近?」耳邊的溫熱氣息,讓亦儒了嚇一跳。 一轉身,吳尊帥氣的臉近在眼前,彼此的鼻尖輕輕擦過,體溫在瞬間上升了好幾度,辰亦儒往後退一步想拉開彼此間的距離,卻因為被椅子拌了一下,差點往後倒。 「CALVIN...你的臉好紅耶...」吳尊看著一向冷靜的辰亦儒,因為自己的靠近,而顯得有些慌亂的狼狽模樣,就覺得有趣,突然間有點能體會阿布喜歡惡作劇的心情。 「誰臉紅了!是太陽太大!快點走吧!大東他們在催了。」看到吳尊戲謔的笑容,辰亦儒白了他一眼,隨口扯了一個連自己都不信的理由搪塞過去,拿了包包便飛也似的逃離現場。 太陽太大?吳尊抬頭看了看天空,雖然太陽不小,但是他可是一直坐在傘下休息的耶! 亦儒說完話後,連耳根都紅透了,看著他轉身逃離的身影,吳尊第一次覺得原來捉弄人還挺有趣的。 在碧海藍天的沙灘上,帶著鹹味的海風,吹散了惱人的熱度,卻散不去曖昧的情愫;四個人各自帶著不同的心情,結束了在海南島的工作。 貪著你如火般灼熱的撫慰,戀著他陽光般燦爛的笑容, 分不開。 你或他,都無法決擇, 所以,要維持平衡,什麼都不能說......                             --END ================================================================== 哇哈哈哈哈哈!!!!!!!!!!! 終於結束啦!!!!!!!!!(灑花) 寫完之後...我又超想吃統一布丁的啦...(在地上滾) 這篇【偷歡】的續篇,其實在【偷歡】的獎品得主出爐時,就決定要寫了。 本來是要拿來當軍團長的獎品,不過她說不要看悲的, 所以我只好另外寫一篇給她,畢竟以【偷歡】來看, 續篇好像也不會甜到哪裡去...=_= 然後其間又遇到我要把敖傑長篇結束掉,然後又去萌了別的東東, 總之,就拖拖拉拉的到現在, 變成我成為自由之身的第一篇文!!!(←之前好像也沒多不自由) 在不用趕一個月PO一篇長篇文的心情下,拖了一個月左右才寫好!!XDDD 想寫的路線也跟原本的想法偏離了...OTZ 本來這篇是想以炎亞綸的視點來寫的... 結果,變成尊爺和亦儒的視點,亞綸的心情反而很少寫到,(汗) 因為...人家很害羞~~~>////////<~~~ 這次依然要感謝軍團長幫我修文,還加了劇情!!!XDDDD 要是沒有軍團長~我怎麼可能虐亦儒虐的下去啊~~~~~~(哭) 所以儒飯要恨就恨軍團長吧!(遞上鞭子) 因為她說我讓亞綸哭了!所以她要虐亦儒!XD 跟軍團長在MSN討論文的時候,她說:泥這後媽 我也不是自己願意當後媽的啊... 我多想讓儒綸就這樣在一起算了... 但是,尊綸那麼高調,亦儒都被刺激到心因性了...(←並沒有!XD) 還好最近儒綸一起去溫哥華治療心因性...XDDD(←就說了沒有!!) 然後,再來聊聊這篇文吧!! 因為不是以一個人的視點為主, 所以在他們各自獨處時的同一個時間點,我分段在寫, 如果讓讀者們看不懂,請原諒我功力不好...OTZ 我己經盡力了...(淚奔) 三個人,我都各自用一些文字描述他們對彼此的想法, 我個人是很清楚三段粗黑字體是誰的啦! 有興趣的同好也可以猜一猜!!但是猜對沒有獎品!!(被揍) 這篇文說是尊儒綸,其實更像尊儒或儒綸文, 我只能說...大概是我下意識排斥尊綸吧...(其實我也有在看尊綸文的) 文中大東是串場的角色...XDDDD 偶爾出來插個花,然後禹哲沒有出場,讓我有點失落...=3= 雖然後來軍團長有提醒我某三個師姐也在場, 但是我之前沒聽說,就默默的當作沒這回事吧...(遠目) 文中亦儒對亞綸的感情很壓抑,喜歡又不能說, 還要三不五時面對亞綸不經意的誘惑...(淚) 而他對吳尊又是什麼樣的感情? 是想要在他身上偷一點亞綸的味道?還是只想要一個單純撫慰? 又或者是藉由這種關係,來防止他傷害亞綸? 其實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不是作者嗎泥) 之前在偷歡PO出來之後,有同好留言說〔亞綸什麼都不知情,真好!〕之類的話, 其實我不覺得他是不知情的,只是不說而己... 亦儒喜歡自己的事、或是吳尊和亦儒之間的事,其實多多少少都會有點感覺吧! 畢竟在一起的時間那麼長,要說沒有察覺,也神經太大條了吧...=_= 吳尊則是兩邊都想要,說起來,我居然就這樣便宜了尊爺這傢伙...=_= 愛著阿布,又放不下CALVIN,沒有讓他太煎熬,真是失策...=_= 請不滿的同好們要罵就去罵尊爺吧!!!(逃走) 接下來...我會持續我快樂的自由生活!!!XDDDD 愛寫多久就寫多久,懶惰了就跑去鮮網看文,或是看點別的!!XDDD 我只能說.........沒有坑的人蔘是閃亮的!!!!(放炮) 最後!!依舊要感謝所有固定在看我文的同好, 閒著沒事點進來看的同好,在鮮網給我票的同好, 留言跟我HIGH和害羞的不留痕跡的同好!! 感謝支持!!!(_O_)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