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一個笑顏

關於部落格
望著你的笑容、想著你的快樂

只期望你擁有全世界的幸福

保留這份純真的笑顏
  • 2118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籃球火延伸文-殘翔】 贖罪

反正都完結了,就來說一下對這部戲的感想, 說真的,以一個有在看籃球賽的觀眾來說, 這是一部唬爛的籃球主題偶像劇, 三個主角都會打籃球,所以一些基本動作都不錯,又很帥, 但是戲劇總是比較誇張的,所以劇裡一些誇張到了極點的灌籃什麼的, 像是東方翔的絕招亢龍不悔式灌籃, 或是大鷹動不動就從中場線起跳,還能一路飛去灌籃成功之類的, 在看的時候不斷的一個人發出〔屁啦!最好能這樣灌!〕 或〔怎麼可能飛這麼久!〕之類的話, 而且殘的犯規動作真的是明顯到了一個極點,街頭籃球也就算了, 但是在正式比賽時,裁判的眼睛好像都瞎了一樣,這也就算了, 反正劇裡也有說他很會躲裁判的死角, 但是像大鷹被殘弄的火氣那麼大,裁判通常會更注意他們的動作, 而且,不是我要說,他們也太常在球場上聊天了吧...=_= 尤其是和玄武的最後一場比賽,簡直在球場上聊開了...=_= 怎麼都不會被判違例之類的啊!!!!!(可能有判但沒演出來...XDDD) 然後是元大鷹在球場上狠扁殘,怎麼可能判了禁賽,卻因為W的請託就取消禁賽!? 就算殘犯規的罪証確鑿,元大鷹扁人是情有可原, 但是暴力就是暴力,頂多加判殘也禁賽, 哪可能直接取消禁賽的處罰...=_= 不過,我在MSN上跟軍團長說的時候, 她說偶像劇幹嘛那麼認真抓破綻?反正男人很帥就夠啦!!XD 也就是說,太認真就輸啦!!!XDDDDD 內有BL! 配對看清楚先!! 被雷不負責!!! 我要你記住...... 這是你欠我的...... *** 『東方翔!殘回來了!你自己小心一點!』球魁在電話中比劃著。 .-霹靂大學VS赫翼大學 東方翔在最後七秒時,把球傳給元大鷹,只見大鷹在中場把球往籃框傳,齊嘯雲從側邊跑進來接球灌籃,比賽結束,霹靂大學勝!! 東方翔看著隊友們開心的抱在一起歡呼,也露出開心的笑容。 「你這群寶貝朋友...還不賴嘛!」 聽到殘的聲音,東方翔收起笑容,回頭看了他一眼,贏球的喜悅在瞬間消失,默默的回到休息室,心情盪到谷底。 在休息室裡,大家都沉浸在勝利的喜悅中,只有東方翔一個人在休息室外的走廊上想事情。 元大鷹看到東方翔在外面悶悶不樂的樣子,便走出去拍了一下他的手問:「喂!兄弟,還好吧?你今天臉色很難看耶!而且很反常!你該不會是擔心那個腳不方便的傢伙吧?」 東方翔面對元大鷹的關心詢問,沒有回答,只露出了一個勉強的笑容。 「放心啦!你會贏他的啦!」見東方翔沒反應,元大鷹笑著幫他打氣。 「有事要說哦!」 東方翔看到元大鷹擔憂的樣子,輕輕的點點頭,元大鷹便開心的回到休息室跟其他隊員打鬧。 該來的還是來了,因為年少時叛逆,所造成的傷痛,像個夢魘般,無時無刻的糾纏自己;現在,他終於回來了。可是,為什麼是現在?為什麼現在才回來... 看著元大鷹如同陽光般燦爛的笑容,為什麼在他遇到大鷹之後回來?為什麼在他無法放棄籃球的時候才回來...東方翔所有的思緒都被殘回來的消息佔據。 「喂!東方蟲!!你在發什麼呆啊?」元大鷹伸出右手在東方翔面前晃。 「沒有啊!其他人呢?」回過神的東方翔,看著眼前沒什麼煩惱的元大鷹,隨意敷衍著,發現休息室只剩他們兩個。 「W說要開慶功宴,大家都跟去了啊!」 「那你怎麼還在這裡?」 「喂!本大爺是發現你沒跟上來,特地回來找你的耶!」 「你去吧!我不想去!」東方翔收拾東西準備離開。 「厚~幹嘛那麼掃興啦!」看到東方翔要離開,元大鷹一急用力抓住他的手,一付他不去就不放手。 「我沒心情...」東方翔本來想甩開元大鷹的手,但是,一對上他澄淨的眼,又猶豫了。 「不要這麼說嘛!大夥贏了球都很開心啊!走啦!」元大鷹推著東方翔離開休息室。 東方翔看著元大鷹開心的樣子,也不自覺的露出笑容。大鷹最大的煩腦,大概就是沒有足夠的時間來補足比別人晚起步的基礎吧!雖然他的天份高、模仿力強,任何動作只要看過一遍就能學到七八成,但是基本功力是學不來的,只能靠自己努力的練習;還好大鷹學習力好,可以很快的吸收和籃球有關的一切... 「喂!東方蟲、你不快點開車,又在發什麼呆啊?先說好,等一下潔兒身邊的位置我可是不會讓你的喔!」一想到潔兒可愛的樣子,大鷹就忍不住的催促東方翔。 噢!忘了大鷹的另一個煩惱,就是怎麼讓潔兒愛上他...看元大鷹笑的像個白痴的樣子,東方翔無奈的發動引擎。 *** 在充滿音樂聲的PUB裡,大夥都在為今天的勝利而高興地打鬧著,雖然元大鷹沒能如願的坐在潔兒身邊,但依舊很開心的和大家聊天,只有東方翔一個人默默的喝著酒,融不進他們快樂的氛圍。 為什麼?為什麼你始終像個鬼魅一樣的糾纏著我?無聲無息的,那麼輕易就擾亂了我所有的思緒... 腦海中,滿滿都是殘充滿恨意的眼神,東方翔仰頭一口喝完杯中的酒。 「不用了啦!我請東方翔送我就好啦!反正就住隔壁嘛。」潔兒笑著婉拒大鷹的提議,看向一臉心事的東方翔。 「哦!讓東方蟲送妳哦?」元大鷹看潔兒點了點頭,只好轉頭對東方翔拍了拍背說:「那...東方蟲啊!潔兒就麻煩你送她回家了,我欠你一個人情。」 東方翔看大鷹笑的勉強,臉上明顯的失落,明明就不開心,卻因為是潔兒開的口,硬是擠出笑容對他說出那些像是在宣誓主權的話。欠他一個人情?東方翔苦笑著沒有回答。 和潔兒離開後,開著車到了一個安靜的地方,和潔兒聊起了殘的事,想忘記的回憶,再次鮮明的在腦中放映;爺爺的嚴苛管教,父親的唯命是從,阿福掉進井底摔斷腿的慘叫,以及想救他卻無法救他的無助...... 還有殘,那雙帶著恨意的眼眸...... 這天晚上,他又夢到殘拖著沒有知覺的腿,一身是傷的爬到他的身邊... 『阿福!太好了,你沒事!快、我帶你去看醫生。』 緩緩的爬向那個被自己叫做「少爺」的少年,那個大喊著一定會回來救自己的少年... 恨意,像毒蛇般在阿福的心底蔓延滋長。 『你知不知道?我在黑漆漆的井裡,整整待了一個晚上,我一次一次的努力用手往上爬,我就一次一次的從牆上摔下來,這隻本來開始就摔斷的腿,從痛得要命,到最後都沒有感覺了,不過還好,我終究還是爬了上來。』 『阿福你不要再說了,我們去看醫生。』看到渾身沾滿泥土和血污的阿福伏在地上惡狠狠地瞪視著他,東方翔心慌地說著。 『我很確定,下面並沒有通往皇宮的通道。』阿福像是不在意自己的傷口般,嘲諷地繼續說道。 『阿福,真的對不起,我們去看醫生嘛!』 『我再說一句就好,那就是...你放心!我不會告訴任何人的,因為,我要你永遠記住,這是你欠我的!』年少的臉上,帶著恨意,冷冷的笑著。 夢境一轉,東方翔和殘在癈車場的球場上,兩個人在沒有人的球場上單挑,兩人躍起,在空中交手,殘抬起瘸掉的右腳往東方翔的腹部一撞,,落地後接住球又隨即躍起把球灌進籃框。 東方翔單膝跪在地上,被撞到的地方傳來陣陣的悶痛,被自己咬破的嘴角隱隱刺痛著,而自己連抬頭看他的勇氣也沒有。 『看來你還記得,這是你欠我的...』殘看著像隻敗家犬般跪在地上的東方翔,臉上帶著嘲諷的笑。 聽著殘遠離的腳步,緩緩的轉頭看著他蹣跚的背影,裝在右腳上的鐵架和柏油路接擊的聲響,每一聲都沉重的,像是踏在自己身上... 張開雙眼,坐起身,房裡只有自己一人,而殘的聲音依舊清晰的回盪在耳邊... 『我很確定,下面並沒有通往皇宮的通道。』 東方翔緊緊的環抱著自己,感覺到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著;那口井底當然沒有前往皇宮的通道,那不過是自己為了反抗爺爺的命令,而胡扯出來的謊言,這個謊言讓殘換來一輩子的殘疾;而自己,則換來一輩子也無法償還的債... 那口井,帶他們前往的,不是皇宮,而是深不見底的地獄...... *** 東方翔出門想透透氣卻看到元大鷹和潔兒、紫璇三個人在說話,元大鷹一看到自己就跑過來說:「哎呀~你怎麼遲到了呢?我們約幾點?我等了你三個小時了耶!」 「蛤?我們什麼時候有約啊?」東方翔一頭霧水的回問。 「哎呀、別廢話了,我們走就對了!」元大鷹慌慌張張的把東方翔拉走。 兩人來到一處河岸邊,東方翔斜靠在一顆樹旁,就這樣聽著元大鷹抱怨了半小時。 「你知道那個紫璇有多誇張嗎?」元大鷹一想到那個半路殺出來的程咬金就恨得牙癢癢的。 「你把我拉出來,就是為了講這些廢話啊?」東方翔終於受不了的打斷元大鷹的抱怨。 接下來元大鷹又嘰哩呱啦的說了一堆,大至上還是跟潔兒有關,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籃球和潔兒身上,東方翔覺得在這裡浪費時間的自己是個白痴,即使如此,卻還是不由自主地想陪著他。 「......我們來做一個比賽,贏的人呢,繼續追求;輸的人放棄她,敢不敢?」元大鷹自顧自的說出自己想了好幾天,號稱史上最完美的解決辦法。 「你上次跟我比打籃球,輸的還不過癮嗎?」東方翔笑著提醒他上次的慘敗。 「吶、吶、吶、上次根本沒比完啊!」元大鷹不服氣的反駁。 「你不要忘記我從來沒輸過。」東方翔淡淡的說,其實根本不想和大鷹做這種比賽。 元大鷹正想說什麼,卻被一串掌聲打斷,兩人同時望向掌聲來源。 殘帶著笑,慢慢的走向他們兩人。 一見到他,東方翔立刻變了臉色。 「漂亮!」殘笑著誇讚東方翔的自信。 「殘。」殘盯著自己的眼神,令東方翔不寒而慄。 「我跟你打。」殘提出邀約。 「他就是你唯一輸過的人嗎?」元大鷹看到東方翔不自在的樣子,悄聲的在他耳邊詢問。 「我不想跟你打。」略過大鷹的問題,東方翔直接回絕殘。 「好!沒有關係!拒絕一個瘸子,對東方翔來說,是很正常的事嘛!」殘冷笑的嘲諷著,轉身準備離開。 「等等!敢跟東方翔軋球的人,我相信應該也不是省油的燈,但是你千萬不要忘記了,在華人籃壇裡面,還有一個重量級的人物,那就是我,本大爺,霹靂烽火狼隊1號,元大鷹!」元大鷹拍著殘的肩,誇大的說著。 「大鷹!這件事你不要管。」東方翔皺著眉阻止元大鷹。 「我知道你,元大鷹!但你最好聽他的勸,你要跟我打,得先贏過他才行。」殘不以為然的看著眼前這個不知死活的傢伙。 「東方翔,他...夠資格嗎?」殘挑釁的看了看東方翔,見他別過臉去,又轉而看向元大鷹。 「呿、很臭屁耶你!你一個...你一個...又怎樣!?」元大鷹見殘不把自己看在眼裡,生氣的想反駁,卻又說不出傷人的話。 「大鷹!這不關你的事啦!!」看到元大鷹越來越生氣,東方翔急著對他大吼,不想讓他捲入自己跟殘之間的恩怨。 「我告訴你,我跟他打定了!給我五分鐘,五分鐘搞定他。」可惜大鷹不滿自己被看扁,根本不把東方翔的擔憂放在心上,執意要跟殘打一場。 「五分鐘?有趣!那就來吧!」殘冷笑著,看到東方翔一臉擔憂的樣子,反而引起他對元大鷹的興趣。 結果,三人還是來到橋下的球場,在現場打球的人,把球場讓出來,圍在四周看這場比賽。 「大鷹!這傢伙不是普通人,所以你不要...」東方翔試圖讓元大鷹打消念頭。 「喂!你怪怪的耶!你也知道本大爺不是普通人啊!」對東方翔這麼看扁自己,元大鷹覺得很不對勁,他的實力有多好,東方翔應該很清楚啊!幹嘛一直要阻止他和殘比賽。 「不要鬧了好不好?你聽我說...」東方翔看了殘一眼,想起他打球時的狠勁,心底就一陣陣的發寒。 「如果你擔心我不會打街頭籃球,我也看過你跟球魁打過球啊!你也教我不少招耶!對不對?」再度打斷東方翔的話,元大鷹有些不耐煩的說。 「問題是這個傢伙是玩命的好不好!」東方翔皺著眉,想讓元大鷹知道殘不是好惹的。 「你也知道本大爺的強項,耐打、耐踹、耐摔、耐...」元大鷹不信一個腳瘸了的人,能有多狠,頂多就被踢個幾腳,又不是沒被踢過。 「怕了吧?現在你後悔...還來得及啊!」殘冷眼看著東方翔對元大鷹曉以大義,就為了阻止他和自己打一場,這麼護著他,讓殘開口繼續挑釁元大鷹。 「本大爺怎麼可能後悔呢?OK的啦!」經不起挑釁的元大鷹,看了殘一眼,轉頭拍了一下東方翔的肩,要他放心。 「喂!我要不要讓你幾球啊?」元大鷹看著殘受傷的腳說。 這傢伙不是簡單角色,撂倒他,要速戰速決!殘想起在霹靂對上赫翼的比賽時,元大鷹那一記過半場的長傳。殘持球跳起,在空中轉身時,右腳就重重的往元大鷹的胸口踩下去,元大鷹來不及避開,被踩個正著,殘灌籃得分。 元大鷹捂著胸口,單膝跪地,在心裡哀嚎:我的媽啊!這傢伙果然不是正常人,我剛才吃那一下,感覺好像被卡車撞到一樣。喔!痛。 皺著眉,看到場外東方翔擔憂的神情,元大鷹故做輕鬆的站起來說:「喂!大力一點好不好啊?癢癢的欸。」 「怎麼樣?亂後悔的吧?」殘看了東方翔一眼,對著元大鷹冷笑著說。 「厚!我亂後悔沒早點認識你啊!太爽了!」元大鷹對殘的挑釁,逞強的回嘴。 「大鷹!用心點啦!」東方翔在場外著急的說,對元大鷹這種不知死活的個性很擔憂。 「是啊!用心點打!要不然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東方翔對元大鷹越是擔憂,殘就越是不高興,現在就把這該死的傢伙打到不能碰球,讓你關心個夠。 「再來!」元大鷹收起嬉皮笑臉的樣子,認真的注視殘的動作。 當殘再次準備進攻時,場外閃進一道黑色身影把球給抄走,場外歡呼聲不斷,球魁插手中斷這場令東方翔很頭痛的比賽。 『我跟你打!』球魁拿著球,對著殘比劃著。 「球魁!謝啦!」東方翔鬆了一口氣的對著球魁道謝,見球魁輕輕點頭,便拉著大鷹離開球場。 「喂喂喂~場子是我的耶!我還沒打夠...」元大鷹被東方翔揪著衣領大聲抗議著,不甘心就這樣離開球場。 「嘖、走啦!少囉嗦啦!」東方翔無視元大鷹的抗議,快速的拉著他離開現場。 球魁運球在殘面前灌下一球,轉身看著殘。 「球魁!你還是沒有變,這麼護著東方翔!呵、你放心,我會跟你打一場,但不是今天。」殘冷冷的笑著。 「轉告東方翔,我會像鬼魂一樣跟著他,要擺脫我只有一種方法,就是要他自己贏我!」殘轉過身對著球魁說。 東方翔...如果你無法面對我,那就一輩子都欠我,一輩子,跟著我活在地獄裡... *** 幾天後,W拿到玄武和龍城的比賽錄影,於是召集大家一起看玄武的這場比賽,看到殘出現在場上時,元大鷹轉頭看著東方翔,而東方翔只是愣愣的盯著螢幕上那個不斷把對方球員踢下場的身影不發一語,W的話和齊家兄弟以及杜飛的討論,都引不起他的注意。 「喂、那個穿13號球衣那個傢伙,不是殘嗎?」見東方翔不發一語,元大鷹走到他身邊問。 「大鷹,你認識那個13號?」聽到元大鷹的話,W疑惑的問著。 「認識啊!東方蟲的朋友啊!專門打街頭籃球的。」元大鷹老實的回答W的問題。 「東方翔,他是你朋友?」W看到東方翔點了點頭,想起了紀恨對她說的話。 「他們的教練紀恨昨晚才找過我,說是找了一個專門對付你的Ace Killer!你覺得...你能應付得了嗎?」W的問題,沒有得到任何回答,她從未在東方翔臉上,看過這樣無助的表情,看來紀恨所言不假,他真的找到了一個專門對付東方翔的Ace Killer。 「大鷹,那個13號球員,由你負責防守。」W立刻決定讓大鷹去守那個13號。 「教練!」東方翔終於開口,想阻止W的決定。 「既然你沒有把握,對方又打的那麼兇狠,我們接下來還有很多場比賽,我不希望你有任何狀況。」W明白東方翔的擔憂,但她不能冒險。 在大鷹被W唬的一愣一愣的時候,東方翔再次開口:「大鷹還是適合大前鋒的位置,你換他去守殘這樣對嗎?」殘的冷酷,東方翔很清楚,只要是擋在他面前的阻礙,不論是誰,他都會亳不留情的解決掉。 「欸、你該不會是嫉妒本大爺比你重要了吧?」元大鷹以為東方翔只是不高興W說自己是隊上的王牌。 「你守不住殘的啦!」對殘的恐懼讓東方翔失去原有的冷靜。過於直接的話,讓空氣在瞬間凝結,所有人都安靜的看著他。 「那你就守得住他嗎?」W的問題,又讓東方翔沉默下來。 「東方翔,我不知道你跟殘有什麼關係,但是你讓我覺得你沒有辦法對付他。」W嘆了一口氣的說出她的疑慮。 「我盡力而為。」輕嘆一口氣,東方翔無法做出保証,但不能讓大鷹捲進來。 「是嗎?可是我感覺到你非常逃避面對這個球員,東方翔,你跟殘過去...到底發生過什麼問題?」W一點都不相信東方翔說的盡力而為,他和殘一定有過什麼事,如果不搞清楚這件事,那麼讓東方翔對上這個球員,將會是很危險的事。 『你放心,我不會告訴任何人的,我要你永遠記住,這是你欠我的!』 W的問題,讓東方翔腦中再次浮現出阿福痛苦的樣子和他充滿恨意的眼神。深吸一口氣,看著W說:「我不想回答這個問題,反正這一次的比賽,我會盡力守住他的。」一說完便離開籃球社。 東方翔找了球魁出來,想讓自己克服面對殘的那份恐懼,球魁是他認識的人當中,打球方式最像殘的人,但是只打了一球,球魁就說沒有繼續下去的必要... 『其實你的對手是你自己!』 『殘不可怕,你怕的是你自己!』 僅僅一球,就看穿了問題的徵結,殘只是面鏡子,對映出自己對籃球又愛又恨的心情,就好像當初,被困在井底的人,並不是殘,而是自己...... 這天晚上,球魁為了東方翔,跟殘打死球的事,傳遍大街小巷。 隔天練球時,元大鷹遲遲沒有出現,W說他整個晚上都沒回家,潔兒的手機又打不通,兄弟檔話中的曖昧,令東方翔很焦燥。雖然心裡明白潔兒和大鷹不是那種人,卻還是忍不住亂想。 東方翔獨自一人在學校的球場練到晚上,練習卻一直不順利。 怎麼辦?因為殘,我整個人的戰力完全下降,怎麼會這樣?明天的球賽我再不恢復的話,會拖累大家的。 越是想克服對殘的恐懼,心裡就越是慌張,對明天的比賽一籌莫展,拿出手機打給潔兒,依舊是進入語音信箱,打大鷹的手機,電話的另一邊傳來熟悉的聲音... 「喂!東方蟲。」 「你出現啦?我還以為你...明天的比賽不來咧。」聽到大鷹的聲音,東方翔明顯的鬆了一口氣。 「兄弟!我很挺你,所以明天對玄武的比賽,你把13號那傢伙交給我。」聽出東方翔語氣上的軟弱,大鷹決定用行動支持他,順便幫球魁出一口氣。 「蛤?什麼意思啊?」 「你很幸福你知道嗎?」 「大鷹,你說什麼啊?」東方翔不明白大鷹的話。 「不要管我說什麼,反正你聽我的,對潔兒好一點,千萬不要辜負她,就這樣!」一想到潔兒為東方翔所付出的一切,元大鷹就覺得心疼。 「大...」東方翔不明白大鷹話裡的意思,還來不及問,元大鷹就掛掉電話。 *** 隔天和玄武的比賽,對上殘,東方翔很反常,元大鷹也很反常,比數因此遲遲無法拉近,上半場結束時,大鷹已經在殘身上犯了四次規,比數落後21分。 回到休息室,W生氣的責備著,她不明白元大鷹和東方翔到底是怎麼了?問也不回答,W生氣的對所有人說如果覺得這樣下去也無所謂的話,那現在就可以棄權,否則下半場就好好的打。 在W和其他人陸續離開休息室後,東方翔整理好紛亂的心情,也準備離開休息室時,被元大鷹拉住。 「東方蟲,你真的要對潔兒好一點,聽到沒有?」 東方翔很少看到元大鷹這麼嚴肅又認真的表情,為什麼老是叫他對潔兒好一點?東方翔覺得很疑惑,但在這個時候,卻也無法問個清楚。 下半場一開始沒多久,大鷹因為狠狠的打了殘一拳而被判五犯離場,在休息室的元大鷹,懊惱的踢了置物櫃一腳,儘管告訴自己要冷靜,卻還是無法忍受殘對潔兒的污辱,懊悔不是因為打了殘,而是因為自己的衝動,讓隊友們以四對五在苦戰。 失去元大鷹的霹靂隊,因為沒有後補球員替補上場,只能以四對五繼續比賽,少了一人防受進攻,讓原本就處於落後的他們,更是雪上加霜。 東方翔看著大鷹離場,他告訴自己要專心,要為球隊把比數拉近,大鷹離場後,玄武把殘也換下場,沒有了殘在場上,東方翔便回復以往的水準,帶領著球隊把比數拉近,甚至超前一分,玄武在剩下最後二十秒時,把殘換上場,讓他做最後一波的攻擊,面對避不掉的對決,東方翔努力的把注意力放在籃球上。 「因為這是你欠我的!」 殘的一句話,勾起了回憶,阿福滿血污的臉和憤恨的眼神,深深的歉疚像荊棘一般,緊緊的束縛著東方翔,讓他無法動彈,比賽結束的哨聲,在殘強力的灌籃後響起。 如雷的掌聲,對映東方翔此刻的心情,像是在嘲諷著他的不自量力,隊友們的安慰他一句也聽不進去,只有殘的那句話,不斷的回盪在耳邊。 『這是你欠我的!』 盤聚在心底深處的歉疚和恐懼,加上強烈的懊悔和無助,全化為深深的自責,讓東方翔想哭卻流不出淚,無法償還的罪,像夢魘一般擺脫不了,一輩子,欠著他...... 殘獨自坐在空無一人的玄武休息室裡,拆掉義肢,低著頭,緩緩的拉著褲管遮掩只剩一截的腿,閉上眼,輕輕的嘆息。 身體上的殘缺,已經讓自己失去擁有你的資格了,憎恨早已在不知不覺中被另一種情感取代,但是,你卻不再對我笑了,總是帶著充滿歉意的神情,不敢直視我... 也罷,就讓你欠我吧!讓我自私的利用你的自責在你心底佔據一個位置,只屬於你和我的回憶,即使不快樂也沒關係,讓你欠我,才不會被你遺忘... *** 潔兒這麼多天不見人影,打給大鷹又聽他支支唔唔的說不知道,明明應該比誰都還要著急的人,卻反過來要自己別擔心,一點都不像元大鷹,東方翔覺得很不對勁,聽見開門的聲音,出了房間,看到潔兒的頭和腳都包著繃帶。 「潔兒!妳怎麼啦?」東方翔一臉擔憂的坐在潔兒面前東瞧西看的。 「呃...我...」潔兒對著大東猛使眼色。 「呃...她出了一點小車禍,然後一開始以為她有輕微腦震盪,所以住院觀察了幾天。是她叫我不要告訴你的,怕你擔心。」不常說謊的大鷹發現,原來說謊很容易,只要開了口,接下來就會很順利。 「車禍?」看著大鷹有些僵硬的笑容,東方翔一臉狐疑的問。 「對啊!她打電話給我,叫我不要告訴你。」看東方翔一臉不信,大鷹開始有點心虛。 「對、對啊!是我逼大鷹不准跟你講的。」潔兒適時的附合著大鷹的話。 「真的是這樣嗎?」東方翔對著潔兒問,見她神情閃爍的點點頭。 「沒辦法啊!誰叫他比較擔心你不擔心我。」大鷹乾笑兩聲,讓聲音聽起來不那麼心虛。 「而且,我也怕你告訴我爸。」潔兒搬出一個可以讓整個謊言合理化的人。 「如果很嚴重當然要告訴妳爸啊!笨蛋!」大鷹和潔兒一搭一唱,讓東方翔相信了兩人的理由。 「怎麼這麼不小心啦!痛不痛?」東方翔語帶關心的責備,讓兩人同時鬆了一口氣。 「沒事啦!我這麼耐撞!」潔兒故做輕鬆的開著玩笑。 「妳...」東方翔抬起手想戳潔兒的頭,見她害怕的樣子,便改用雙手捧著她的臉。 「妳白痴嗎?妳是女生耶!痛不痛?」溫柔的撫著她的傷口,眼裡滿是心疼。 元大鷹看著潔兒羞怯的搖頭,東方翔溢於言表的關懷,輕輕的關上門離開現場。 東方蟲,潔兒為你所付出的代價,讓我元大鷹不得不接受我生平第一次的失敗,我輸了,輸了!東方蟲,我不是輸給你,是輸給潔兒。 元大鷹不甘心的雙手緊握,第一次發現,原來就算很努力、很拼命,也有贏不了的事。 回到家裡,元大鷹面對W的責備不發一語,W費了很大的唇舌才讓大會撤銷大鷹禁賽的處罰,對W要自己給她一個解釋,大鷹也只是淡淡的要她自己去問東方翔,回到房間的大鷹,決定收起對潔兒的感情,給予她和東方翔最深的祝福。 接下來的比賽,霹靂大學回復原有的水準,一路過關斬將,但是大鷹一心想要再跟玄武比一場,W說除非玄武輸掉一場比賽,元大鷹便在比賽現場跳上播報台,要玄武輸掉和立新的比賽,結果被東方翔拉出場外。 他們一行人來回到學校的球場,大鷹摸著頭抱怨W下手太重。 「你還敢說?胡鬧也要有個限度吧!你居然在全國轉播的媒體上面叫玄武放水輸給立新?你瘋了你。」W狠瞪元大鷹一眼,生氣的責備著他不經大腦的行為。 「我就想再跟玄武再打一場啊!」大鷹委屈的說著。 「W說得沒錯,大鷹你瘋啦!玄武再遜也不至於輸給立新啊!」齊嘯雨在一旁附和著W的話。 「對啊!立新根本就只是陪榜的而已好不好。會輸,我頭給你啊!」齊嘯天也附和著說。 「真的嗎?」杜飛突然大叫,掛上電話後對著大家說:「玄武輸了耶!我朋友剛剛打電話給我,他說玄武竟然輸給立新了!」杜飛的話引來所有人的注意。 玄武以兩分之差輸給實力最差的立新,表示他們下一場要對上的就是玄武,相較於元大鷹的興奮,W和東方翔則顯的憂心忡忡。 距離比賽只剩兩天,潔兒突然跑來找W,告訴她大鷹想在玄武的比賽中當東方翔的肉墊,希望W不要讓大鷹上場比賽,這時杜飛突然衝進來要W快去球場上,她們一到球場就看到大鷹要齊氏兄弟幫他練習被撞,因此W決定找來一個雜魚代替元大鷹上場,不管大鷹怎麼抗議、怎麼撒嬌,W也不打算讓他上場,然而,在比賽前夕,W卻突然昏倒送醫,於是,烽火狼隊就在沒有教練的情況下,對上玄武隊。 W不能來,元大鷹改向代理教練東方翔撒嬌,要他放自己上場,但是東方翔謹守W的交代,說什麼也不讓大鷹上場,於是大鷹偷偷趁那個雜魚上廁所時,把他關在廁所裡,在時間越來越近的情況下,東方翔也只好讓元大鷹上場。 上場後,元大鷹把東方翔的警告抛在腦後,一看到殘接近東方翔,就立刻衝上去幫東方翔擋下殘的攻擊,讓東方翔可以順利得分,但大鷹自己也被打的傷痕累累,上半場結束,靠著大鷹的掩護,讓比賽沒有相差太多,而殘也吃下了三次犯規。 元大鷹在廁所洗了把臉後,回到休息室,見氣氛十分凝重,便提高音量幫大家打氣。 「幹嘛啊!大家一副死氣沉沉的樣子是怎樣啊?比賽還沒結束耶!來點鬥志...Come on...」見其他人一點笑意也沒有,元大鷹皺著眉頭說。 「大鷹,下半場你不要再給我守殘了。」東方翔轉頭對著元大鷹說。 「我不守他誰守他啊?」元大鷹笑著反問東方翔。 「少囉嗦啦!我不要你用這種方式掩護我嘛!」東方翔生氣的大吼著。 「原來你在擔心我啊!兄弟,你以為我元大鷹是誰啊?他那種骯髒的手段對我來說...」元大鷹知道東方翔是關心他,於是笑著想讓他安心。 「元大鷹!我是認真的!反正下半場你給我離殘遠一點就對啦!」看到元大鷹嘻皮笑臉的樣子,東方翔打斷他的話,將他推向置物櫃,對著他生氣的大吼,一拳打在置物櫃上。 「你也給我聽好,兄弟,你不用管我,你儘管去得分就對了。」元大鷹直視著東方翔的眼睛,難得認真的說著。 「好好打。」元大鷹笑著拍了拍東方翔的手臂。 對元大鷹的固執,東方翔一點辦法也沒有,而其他三人更是一句話也插不上,就這樣,下半場的比賽開始了,元大鷹依舊固我的幫東方翔擋住殘的攻擊,而殘則是更加亳不留情的攻擊元大鷹的要害,潔兒受到W所託,趕到現場想阻止大鷹時,元大鷹已經支持不住被抬下場了。 元大鷹在球員休息室依舊笑著要東方翔別擔心,放手一搏好好的打贏這場球,而元大鷹不顧性命的做法,東方翔雖然很生氣,卻也很感動。 『既然你都有勇氣,面對這份可怕的罪惡感,為什麼不給自己一次機會,試著把這份罪惡感,從你的生命中抽走?試著去戰勝這份可怕的罪惡感。』 『你真的怕殘啊?』 東方翔出了休息室,遇見在休息室外的殘,看著他冷冷的笑容,想起了潔兒對自己說的話,以及和大鷹的對話。 『東方蟲...我只能...到這裡了...』 元大鷹倒地前的那句話又在耳邊響起,東方翔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對著殘說:「不管你相不相信,可是當年我是真的盡一切努力想要救你。」 「現在說這些,來的及嗎?」殘冷冷的看著東方翔。 「這是你欠我的!你本來就應該還給我!」見東方翔低頭不語,殘再次開口提醒東方翔。 「對!這是我欠你的,可是你沒有必要遷怒到我朋友身上吧?」東方翔的語氣顯的很不滿。 「哼、那又怎麼樣?」對東方翔的不滿,殘不以為意的冷笑著。 「殘,就像當年你是因為我而毁了一條腿,可是我不會再讓這種事情發生在我最好朋友身上,你聽懂了嗎?」元大鷹的事,讓東方翔第一次抛下對殘的歉疚。 「所以呢?」殘冷冷的反問。 「接下來的比賽,我會把所有你認為我欠你的,一口氣還給你。」東方翔說完便離開現場。 我就要看你...要怎麼還我...殘狠狠的盯著東方翔離開的背影。 比賽繼續進行,少了大鷹的烽火狼隊,以四打五,還落後十五分,東方翔面對殘的防守和挑釁的言語,腦中浮現了元大鷹的話... 『兄弟...放手一搏好好跟他打一場,要順便連我的份也算,痛快的贏他一場,OK?』 想起元大鷹的笑容,東方翔終於克服了對殘的愧疚和恐懼,突破了他的防守拿下兩分。 你說的沒錯,一直以來我的確對你有著很深的恐懼,但現在的我,已經找到消除這份恐懼的方法,那就是...面對你!!看著倒地的殘,東方翔亳不愄懼的回視著。 終於,和你站在同一個位置上了......當殘被東方翔撞倒在地時,望著東方翔看自己的眼神,這是唯一浮現在腦中的想法。 不再愄懼殘的東方翔,回復了原有的水準,輕易的閃過殘的攻擊,上籃得分,而殘無法封阻東方翔的得分,讓烽火狼隊即使少了一個球員,也依舊把比數給拉近,最後贏得這場比賽... 今後,連自私的想不被遺忘的理由都沒有了......玄武輸了比賽,殘獨自坐在休息室,在空無一人的休息室裡,低著頭看著空蕩蕩的右腿,閉上眼。 殘穿過球場,看到東方翔站在場中;聽見殘的腳步聲,東方翔緩緩的轉過身來,面對著殘。 「恭喜你啊!拿下區域冠軍。」殘笑著恭喜東方翔。 「謝謝...你...是不是被趕出玄武?」東方翔看著殘,關心的詢問著。 「我本來就不屬於任何地方。」 「可是...」 「打這種綁手綁腳的正統籃球,是你這個公子哥的專利,我還是回去打我的街頭籃球吧!」對東方翔的關心,殘笑了笑,轉身離開。 「殘,你要是沒有地方可以去的話,我可以想辦法幫你轉學啊!來我們這邊一起打球吧!我們可以一起並肩作戰。」 「並肩作戰?你不是在開玩笑吧!」 「我沒有開玩笑,我是認真的,我多麼希望我們可以回到過去那些日子,一起打球、一起練球、一起面對挑戰的日子。」東方翔想起小時候和他練球的快樂,滿懷希望的等著殘的回答。 「但可惜...我們已經回不去了。」低頭背對著東方翔,多希望就這樣答應他,但殘知道,他和東方翔,再也回不去小時候了。 「阿福!我只是想讓你知道,以後只要你需要我的時候,我一定都會在你身邊,你要記得喔!」東方翔強忍淚水對著殘說。 聽著東方翔帶著哽咽的聲音,字字句句都代表著他對自己的重視,殘沉默很久,深吸一口氣說:「你說的每一句話,我都聽不懂,不過...東方翔,我有一件事...一定要告訴你。那就是...」 「你不欠我了!」殘緩緩轉身對著東方翔露出笑容,看著他充滿水氣的眼睛,說出了長久以來一直想說的話之後,便頭也不回的離開。 殘的一句話,讓長久以來,壓的東方翔喘不過氣的夢魘,在轉瞬間便消失無蹤。殘!再見了...東方翔看著殘離開的背影,在心裡向他道別。 *** 原來, 原諒這麼簡單, 僅僅一句話, 就能讓你我在彼此的笑容中得到救贖...                             --END ================================================================= 靠!!!!!!!!!!!!!! 終於結束啦!!!!!!!(灑花) 本來應該更早貼出來的, 其實早在兩個星期前就寫好了,只差把文打上電腦的說... 但是我一直在分心看別人寫的BL文和一些有的沒的, 還有和我妹在看一枝梅...等等的泡菜劇。(李準基好可愛啊~~) 結果就拖啊拖的,拖到籃球火都完結篇了還沒把文貼出來...OTZ 這都是命啊...(羞) 依照慣例感謝軍團長幫我修文,以及跟我在MSN上HIGH這一對!!XDDDD 殘好帥啊~~~~~~~~~~~~~~(尖叫) 說一下本篇內容... 主要是圍繞著殘和東方翔小時候的事故, 然後長大之後東方翔對殘的愧疚和殘對東方翔的憎恨, 基本上,殘那麼恨東方翔,照理說應該是恨不得掛了他之類的, 但是殘卻只想要東方翔面對他,自己去贏他,而不是一昧的閃躲他, 說穿了,雖然是害自己不得不截肢的人,但畢竟還是"心愛的"少爺啊~~(羞) 所以我本來是想要寫殘虐H東方翔的, 但是殘和東方翔獨處的時間簡直少到見鬼...=^= 反而是爺爺派人抓走殘之後,比較有虐H的可能性...居然還電擊他咧!!(好受) 雖然殘被電擊倒地的樣子好HIGH, 但是我不要萌肥滋滋老頭染指我帥氣的殘啊~~~(老頭退散) 以上不是重點......(那什麼是重點?) 重點是,殘和東方翔沒有可以寫H的獨處空間...(淚) 所以沒有寫到虐H的我...好空虛啊~~~(咬手帕) 然後,這篇美其名是殘翔的BL文,其實說是殘出現的那幾集的總集篇也不為過... 文中的對話部份,大多數都是從本劇裡一字一句打出來的, 但我決對不是故意拿來充字數的...(汗) 只是用來讓沒看過籃球火的同好也能了解一下劇情而已... 雖然如此,還是有不少是我自己的妄想...(羞) 總之,我很喜歡殘翔這一對,因為少爺和不服輸的僕人之間的禁忌的愛,實在是太HIGH啦!!!(被揍) 「少爺...你又要丟下我了嗎?就像當初留下我一個人在井底那樣...」殘抓住東方翔的手,把他壓在身下,在他耳畔輕聲的呢喃著。 「殘...」東方翔不敢掙扎的太用力,怕傷到殘,只能任由他在身上挑逗著。 「你欠我的,就用你的身體還我吧...」殘深深的吻上他渴望已久的唇... ↑↑↑↑↑↑ 本來是想寫這個的...=_= 總之,一切都是命啦!! 最後還是要感謝一下點進來看的同好,留言跟我HIGH的同好, 在鮮網給我票的同好,以及害羞不留痕跡的同好們!! 感謝支持!!!XD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