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一個笑顏

關於部落格
望著你的笑容、想著你的快樂

只期望你擁有全世界的幸福

保留這份純真的笑顏
  • 2118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INFINITE-吐司】 執著 (激H)


很好!!!久違的同人文!!! 打從被小黃撞了之後就沒什麼慾望寫文... 人蔘中的腦漿也是有乾掉的一天... 所以我就安心的去沉迷線上遊戲了!!!(扭 這些不是重點!! 重點是我迷戀了新男人~~ INFINITE真心大發!!!! 孩子們好姦啊啊啊啊啊啊啊!!! 雖然之前逼死特也很姦... 但我還是爬牆了... 總之~我家成烈超可愛啊啊啊啊啊啊啊!!!!! 內有BL和激H~~ 老話一句,自己斟酌著點啊!! 接受不能的,不管是BL還是激H都快逃吧孩子~~
=============================================== 金明洙是個很固執的人。 或者說,金明洙是個對自己認定的事不會輕易改變、 對於自己認定的東西不會輕易讓出、對於自己認定的人不會輕易放手的一個很固執的人... 像是他的竹夫人,或是那個笑起來像個孩子、哭起來像個孩子、行為舉止都像個孩子卻被其他成員們叫成性愛初丁的人。 像現在這樣,看著李成烈和成鐘在客廳玩鬧著,注意力不在他身上的時候,金明洙就有點不是滋味。 雖然正確來說,玩的開心的只有成烈一個,成鐘只是被壓在地上受欺壓的角色,一直到李浩沅沉著臉從房裡出來,才結束這場打鬧。 金明洙看著李浩沅把成鐘帶進房,從裡面隱約傳出來的音樂聲,想來要不是成鐘的尖叫聲太大,這場打鬧應該會一直持續到聖圭哥回來吧。 「明洙啊!你發什麼呆?」成烈泡了杯咖啡出來後,才看到金明洙傻傻的不知道在想什麼,在他身旁坐了下來伸出手晃了晃。 看著那張稚氣的臉在眼前放大,金明洙笑了笑,靠上了成烈的肩,閉著眼在他耳邊說:「我睏了。」 「睏了就去睡啊!等等也沒要幹嘛!」李成烈有些不懂金明洙幹嘛睏了不進房,卻要靠在自己身上。 但想歸想,對於靠在身上的人也沒有推開的想法,只是挪了一下讓金明洙的頭枕在自己的腿上,讓他睡的比較舒適一點,然後再繼續享用剛泡好的咖啡。 「呀!你們在幹嘛?」 金聖圭和南優鉉一進門就看到兩個弟弟在客廳裡的親密模樣... 雖然是粉絲們看到會尖叫的場景,但身為隊長的聖圭此時只覺得頭有點痛。 「明洙說他睏了。」 李成烈低頭看了一眼沒有絲毫動靜的金明洙,一臉無辜的喝著咖啡。 「睏了就回房睡啊!在這裡睡會著涼...呀!南優鉉你幹嘛拉我!!!」 聖圭正想上前幫成烈把金明洙搬進房時,卻被身旁的人拉住。 「哥!聖圭哥!!你們不幫我哦!?」 成烈對著被南優鉉拉著手的金聖圭露出楚楚可憐的表情。 回應他的是南優鉉迷死粉絲的招牌笑容和無情的關門聲。 李成烈嘖了一聲,輕輕的推了推金明洙,漂亮精緻的臉連個眉頭都沒皺一下,看著那張睡著之後更顯稚氣的臉蛋,李成烈輕嘆一聲,小心的把金明洙從自己身上移開,把杯子洗乾淨之後,回來把金明洙背回房裡。 「可惡!!這傢伙怎麼這麼重!!」 李成烈把人放在自己床後,坐在床邊喘著氣抱怨。 「那是因為我身上都是肌肉啊!」 金明洙從身後抱住李成烈,笑著把還沒反應過來的人推倒在床上,然後跨坐在他的身上。 「呀!金明洙你這個裝睡的小子!快給我下來!」 身體被壓制住,讓李成烈手腳並用的扭著身體想掙脫,可惜在狹小的空間裡無法如願的起到作用。 「你確定你要這樣一直亂動嗎?成烈...」 金明洙的話通常只會引來李成烈更大的動作,但現在的李成烈很難得的停下動作。 「明、明洙啊!我明天要拍戲,我想先睡了。」 李成烈露出天真又無辜的表情,努力的想在不繼續刺激到那個壓在自己下腹逐漸硬挺的慾望下,讓金明洙回到他自己的床上去。 金明洙只是笑著不回話,漂亮的眼睛直直的盯著李成烈,眼底儘是亳不遮掩的慾望,稍稍的往下挪動身體,李成烈鬆了一口氣般的表情讓金明洙輕笑出聲,對著一臉疑惑的李成烈,金明洙依舊坐在他身上,輕輕的在臉頰、唇邊落下一個又一個的吻。 「明、明洙啊!」李成烈覺得有點不妙,不論是自己逐漸加快的心跳,或是那逐漸被挑起的慾望... 「可是我想要你耶...現在。」金明洙舔著李成烈的耳珠,輕輕咬著,又順著他臉側的痣一路舔到頸項再到鎖骨,輕輕的吻著,發出了〔啾〕的一聲。 「啊...明天、明天...」李成烈閃躲著,拒絕的話斷在金明洙溫柔的笑容裡。 「明天怎麼樣?」金明洙笑著,輕聲的詢問,只要李成烈拒絕,他會立刻從他身上下來。 「要拍淋浴的戲...」想拒絕的話,在看到金明洙的笑容後,全都默默的吞進肚子裡。 「那...不留下痕跡就好了吧!」金明洙在李成烈耳邊細語著,他知道,李成烈總是很難拒絕他,儘管他知道只要明確的拒絕,自己也不會為難他,但李成烈總是半推半就的順著自己的任性。 細碎的吻,從耳邊開始,來到柔軟的唇,轉化為激烈而熱情的吻,包含著情慾和渴望的吻,交纏的舌索取著彼此的津液,直至無法呼吸才依依不捨的分開。 金明洙舔著李成烈的頸側,右手探進他的下腹,輕輕的套弄著逐漸硬挺的稚嫩,直到身下的人不耐的發出抗議。 「哈啊、明洙啊...嗯唔...」李成烈不明白為什麼金明洙要一直舔自己的脖子,又不是吸血鬼,但被套弄的下體又讓他舒服的忘了想要說些什麼。 金明洙舔吻著李成烈的身體,右手套弄著他的性器,又壞心的不讓李成烈高潮,讓他一直徘徊在想射又不能射的高潮邊緣,即使自己也是勃發的情況,金明洙也不燥進,要比耐心,比起身下的人,金明洙可是有十足把握能佔盡上風的。 「金、金明洙...唔嗯~要、要做就、哈啊、就快點...」既然拒絕不了,乾脆快點完事,李成烈己經忍受不了情慾的折磨,開口催促著那個在自己身上磨蹭的人。 「我現在...不、想、做、了。」但是金明洙在聽到李成烈的要求,輕輕的在他耳邊說完,便停下動作。 「你...」李成烈真是有氣無處發,說想做的是他,現在不想做的也是他,算了,自己動手樂趣多,只要能發洩就好,愛鬧彆扭就隨他去吧! 李成烈的手才剛往下體前進,還沒碰到就被另一雙手給扣住,還被放到嘴裡舔著,用力的想抽回自己的手,卻使不上力,被佔盡上風的李成烈只好停下反抗的動作,看金明洙到底想怎樣... 金明洙看李成烈停止了反抗,便又開始在他身上吻著,用自己的慾望輕輕磨擦著他的稚嫩,撩撥著情慾卻又不讓他爽快的發洩。 「嗯唔、別這樣、哈嗯...」李成烈難耐的扭著身體,濕潤的眼眸盯著金明洙,訴說著此刻的委屈。 「想要嗎?你知道...該怎麼做吧...」金明洙鬆開李成烈的手,扶著他的腰讓他坐在自己身上。 「金明洙、你、呃嗯、真是一個、啊唔、壞、壞透的人、呃唔、哈、啊啊。」李成烈白了金明洙一眼,對準他勃發的慾望,緩緩的沉下腰。 沒有完全擴張的後穴,緊的讓金明洙有些動彈不得,看著李成烈皺起的眉,也明白他肯定不會太好受,伸手拉近彼此距離,輕吻著他的耳珠。 「這麼性急,會受傷的...放鬆點才不會痛。」金明洙在李成烈耳邊呢喃,等著李成烈放鬆自己的身體。 「呃哈、都是你...哈啊、是你...」滿漲的疼痛感,讓李成烈不禁埋怨起此時正充實著自己後穴的人。 「成烈...再放鬆一點...」金明洙的手撫弄著李成烈的性器,分散他的注意力,看著他努力放鬆的樣子,唇邊勾一道漂亮的弧線。 「笑、笑什麼!」正在努力適應的李成烈,看到金明洙突然露出的笑容時,臉也不自覺的紅了。 金明洙只是笑,或輕或重的套弄著李成烈的稚嫩,這讓李成烈覺得自己像個笨蛋,明明想要拒絕,此刻卻坐在他的身上進退不得,後穴痛的要命,前面卻被套弄的很舒服,明天還要拍戲啊...現在到底在幹什麼啊... 「哈呃!!!」就在李成烈胡思亂想時,金明洙坐了起來,把李成烈放倒在床上,突然變換的體位,扯動了在後穴的異物,讓李成烈悶哼了一聲,瞪著帶著危險氣息靠近自己的帥氣的臉。 「我不喜歡...你的注意力不放在我身上...烈...」金明洙一字一句的輕輕的說著,一邊咬著李成烈的唇,一邊加重套弄的力度,讓李成烈濁白的液體洩在手裡。 「哈啊、可、可以了...」李成烈喘著氣對著金明洙說,他明白只是自己發洩了還不夠,要結束這場突然的性愛,主要得先滿足了身上這個看起來淡漠卻異常熱情的人,對於某些時候和某些人來說。 而相對於李成烈的性急,金明洙則是緩緩的動著,直到耳邊傳來輕吟,確認了懷裡的人已經適應後,才加快了進出的速度。 沉溺於性愛的兩人,沒有發現輕輕開了個縫又輕輕閤上的門! 「啊、哈啊~我、啊、明洙、唔嗯~」被撞擊的腦中一片空白的李成烈,只能斷續的叫著金明洙的名字,疲軟的性器又再次的堅挺了起來。 金明洙套弄著李成烈的硬挺的稚嫩,看著身下的人因強烈快感而泛出的淚花,微啓的紅唇吐露著一聲聲誘人的喘息,金明洙笑著吻上這個可愛至極的人兒,加快了進出的速度,在射出之前退出了李成烈的身體。 結束之後,李成烈閉著眼輕輕喘著,金明洙輕輕的推了推他,但李成烈只是翻了個身沒有要起來的跡象。 「睡著啦?成烈?」金明洙靠上去在李成烈耳邊輕聲問著。 「嗯~我好累...」李成烈帶著撒嬌的聲音,懶懶的回著話。 「那...我來幫你洗...」金明洙話音剛落,便看到那個本來賴在床上不起來的人,心不甘情不願的嘟著嘴進了浴室 「李成烈!你不是累了嗎?我來幫你洗啊!」 「金明洙、你閉嘴啦!」 浴室裡傳出水聲,金明洙可以想像裡面的人肯定紅著臉在罵自己,光是想像那個畫面,便令金明洙忍不住的笑了出來。 「笑什麼?」李成烈洗完澡出來就看到金明洙笑的像白痴,但老天就是不公平,這傢伙就算傻笑,也帥的像在拍電影。 「你好香~要不要再來...」金明洙笑著靠上李成烈的肩,話還沒說完便遭了一記白眼。 「來個屁,快去洗澡啦!」李成烈把金明洙推進浴室後,躺進自己溫暖的床。 金明洙洗好澡,走到客廳,看到窩在客廳角落睡著的張東雨,便拿了一床被子出來輕輕的蓋在他身上,回到房間鑽進李成烈的被子裡。 「嗯~去睡你的床啦...好擠...」李成烈閉著眼也知道抱著自己的人是誰,睡意濃烈的語音像是夢囈般的抗議著。 「李成烈...」 「嗯?」 「成烈...」 「我好累...」 「烈...」 「幹嘛啦!金明洙!」 李成烈轉過身來瞪著一臉笑意的金明洙,都說了明天要拍戲還一直叫一直叫一直叫,叫了又不說要幹嘛!他現在只想睡覺啊!!! 金明洙輕輕的在李成烈耳邊說了幾個字。 「睡覺啦!」李成烈不耐煩的說著,卻在金明洙的唇上輕輕的印上一個吻。 回復寧靜的夜晚... 相擁的戀人帶著笑意入眠... INFINITE的L下了舞台... 只做你一個人的金明洙... INFINITE的李成烈下了舞台... 只做我一個人的李初丁...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