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一個笑顏

關於部落格
望著你的笑容、想著你的快樂

只期望你擁有全世界的幸福

保留這份純真的笑顏
  • 2118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INFINITE-吐司】 Trouble Maker (H有)


本來是金明洙生賀的....
但拖拖拉拉之餘就...
又本來想做孩子們一位賀文的...
但照顧小寶寶之餘就又...

嘛~總之就是那樣的~你們懂的~~(誰?
孩子們一位通殺粗咖嘿!!!!!!!!!!!!!!!




內有BL激H~
INFINITE吐司配對~
接受不能的快逃走哦!!!!!!





============================================================





Trouble Maker

 

 





 

誘人的性感...從來就不僅止於脫掉衣服後的坦誠相見。

有時只是一個青澀的扭臀、一個無意義的舔唇...

或是一個笑容、一個眼神...

 

 

就像此時此刻在舞台上,和李成鍾熱舞的李成烈那樣,帶著柔媚的表情,卻搭配著流氓般的步伐走向李成鍾,跟著歌曲詞意,擺著令人臉紅心跳的姿勢,惹來台下歌迷們驚叫連連。

 

 

其實在表演時,其他成員都跑去舞台旁觀看,畢竟演出前他們兩個神秘兮兮的不給其他成員看他們的練習,又常常躲在房間裡東弄西弄的,雖然知道他們表演的曲目,卻怎麼也沒想到反串的居然不是經常和女團比較的忙內,而是身心都像小朋友的李成烈。

 

一個人待在後台的休息室,聽著前面的尖叫聲和上台後成員們在MC時間對李成烈的調侃,金明洙看著穿女裝帶著假髮的李成烈,忍不住的伸出手想碰觸,卻看到他害羞的遮上遮下往李成鍾身邊靠過去,金明洙在心裡安慰自己,這些都只是表演而己!!不代表什麼的!!

 

 

可惜所有的自我安慰都敵不過親眼看到的衝擊,聽著客廳的笑鬧聲,看著電腦前粉絲們放的視頻,各種角度,還定格截圖放大,金明洙關上電腦,走出房間。

 

 

金明洙知道自己的臉色現在一定很難看,因為一走出房間,客廳裡的笑鬧聲就消失了,而原本還跟李成烈靠很近的李成鍾,像是被電到一般的立刻彈到李浩沅身旁。

 

 

金明洙的視線在掃過客廳一圈之後,停在李成烈身上,吸引他目光的人卻一副玩心大起的樣子也盯著金明洙的臉。

 

 

其他人識趣的各自帶開,南優鉉拉著金聖圭出門買東西,李浩沅帶著傻笑的張東雨和緊緊拉著自己衣服的李成鍾進了房間,獨留兩人在客廳裡對看。

 

就這樣對峙了一陣子,突然的,李成烈露出一個笑容,很標準的,粉絲專用笑容,嘴裡嚷嚷著不好玩,轉身便走進廚房。

 

金明洙一言不發的跟了進去,視線還是直直的盯著李成烈,但李成烈只是自顧自的沖泡著咖啡,正眼都沒瞧他一眼。

 

端著香味四溢的咖啡,李成烈隨意的坐在地上翻著雜誌,金明洙也跟著坐到他身旁,很近。

 

李成烈往旁邊挪了挪位子,金明洙立刻就又靠了上去,比原本的距離更近了點。

 

李成烈又往旁邊挪動了一下,金明洙立刻又靠過去,直到彼此的距離近到能感受對方溫熱的氣息。

 

 

 

「你到底要幹嘛?」

 

李成烈放下杯子,皺著眉對著這個一腳踩在雜誌上的人問。

 

「好玩嗎?」

 

看著聽到自己的問題,挑了挑眉的李成烈,金明洙沒有把腳離開雜誌的想法。

 

 

其實金明洙沒有很在意特別舞台上的事,那些只是表演,他只是想知道李成烈會怎麼回應這個問題。

 

 

「還不錯,至少大家都很開心。」

 

李成烈輕啜一口咖啡,滿意的看著金明洙被自己挑起怒火。

 

「大家?也包括我?」

 

金明洙看著一臉得意的李成烈,雖然知道他是故意的,卻很難壓下怒火。

 

「當然!你在MC時間不也玩的很開心嗎?」

 

李成烈可沒忘記在MC時間,金明洙跟著其他人調戲自己的事。

 

無視於目光越來越灼熱的人,李成烈還加油添醋的用一臉陶醉的表情,說出足以引爆怒火的話。

 

「我們成鍾的吻技真的是...」

 

 

挑起怒火的話沒有機會說完,便被霸道的吻給打斷。

李成烈往後想躲開,卻被金明洙搶先一步按住他往後仰的頭,後背懸空的不安感讓李成烈左手撐地,右手抓住金明洙的左手臂,激情的吻在李成烈缺氧前結束。

 

「你說成鍾的吻技怎樣?」

 

金明洙輕咬著李成烈紅嫩的下唇,看著他濛上水氣的眼眸,怒火消了大半,但依舊記得那句挑起自己醋意的話。

 

「嗯?」

 

李成烈滿是疑惑的眼在望著金明洙時,頓時變的清澈而盈滿笑意。

 

「還不錯啊!至少...」

 

李成烈輕啄了一下瞇起雙眼的金明洙,在他耳邊說。

 

「引來你的醋意了。」

 

這句話讓金明洙輕笑著在李成烈頸窩處蹭著,細語著充滿挑逗意味的言詞。

 

「那要試試其他的嗎?」

 

「在這裡?」

 

「你說呢?」

 

「杯子怎麼辦?」

 

「成鍾會收的。」

 

金明洙拉起李成烈進了房間。

 

 

 

房門一關,李成鍾便走了出來,無奈的收起地上的杯子和雜誌。

 

 

***

 

 

房間裡,金明洙吻著李成烈,激烈的令他有些站不穩。

 

「他還碰了哪裡?」

 

「嗯~手、腰、屁股和腿...啊~」

 

下體被觸碰的快感,讓李成烈忍不住的輕吟。

 

「這裡沒有嗎?」

 

金明洙的手隔著底褲時輕時重的揉著李成烈的稚嫩。

 

「你說呢?」

 

「你就是想要我生氣嗎?」

 

「你生氣了嗎?」

 

「你覺得呢?」

 

看著李成烈盈著笑意的眼,金明洙故意加重放在他敏感部位的力道。

 

「啊!不過是遊戲而已...」

 

李成烈瞪了一眼弄疼自己的人,委屈的軟語著。

 

「遊戲?那麼也跟我玩吧!」

 

話音一落,金明洙便吻上微啓的紅唇,不給他任何反駁的機會,霸道且激情。

 

脫下李成烈的上衣後,金明洙輕啃舔吮著頸側,耳邊傳來李成烈的輕吟,來到胸前,加重吮吻的力道。

 

「做什麼?會痛!」

 

李成烈推了推在自己胸前造成疼痛的人,表逹微弱的抗議。

 

「這樣你就不能撕上衣了。」

 

金明洙滿意的看著李成烈原本白晳的胸前,多了許多明顯的吻痕,再次埋首胸前舔弄著挺立的豔紅茱萸,牙齒輕輕啃咬著。

 

「唔、別...」

 

夾帶著快感的刺痛,讓李成烈語意不清的輕吟著。

 

「不舒服嗎?」

 

金明洙左手持續逗弄著另一邊的茱萸隨口問著。

 

「嗯、唔~不知道...」

 

疼痛中帶著麻癢的奇妙快感讓李成烈無法思考到底舒不舒服這個問題。

 

「嘻~成烈這裡也很敏感呢~」

 

金明洙輕笑的逗弄著李成烈胸前的敏感點。

 

 

被挑起的情慾讓李成烈扯著金明洙的衣服,用腿輕輕蹭著他的重要部位,想要更強烈的快感。

 

「明洙啊~」

 

「嗯?」

 

「到床上去。」

 

「為什麼?」

 

「腿酸。」

 

這個回答令金明洙停下動作,抬起頭望著李成烈。

 

李成烈有種不好的預感,不過金明洙沒說什麼,只是脫下李成烈的褲子,讓他坐在床上,自己則埋首於李成烈的兩腿之間,開始在他的大腿內側留下點點吻痕,右手圈著李成烈硬挺的稚嫩上下滑動,沒一會、李成烈的喘息聲變的急促,身體也逐漸緊繃。

 

「這樣你就不能穿裙子了。」

 

在高潮來臨前,金明洙停下動作突然的說。

 

「哈啊、別停...我快...嗯唔~」

 

李成烈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被打斷高潮的下半身,但勃發的慾望中心被圈在別人手裡,只能撐起身體上下擺動著臀,想要高潮。

 

金明洙看李成烈難受的皺著眉,玩歸玩,卻也捨不得他太難受,再說目地也逹成了,右手便再次上下滑動,吻上情人柔軟的唇,加快了速度,在手裡顫動的性器隨著緊繃的身體,濕潤了金明洙的掌心。

 

「舒服了?」

 

李成烈喘著,所有的思緒都停留在高潮的餘韻中,沒有理會金明洙的問題。

 

金明洙也不在意,右手探向李成烈的後穴,用手上的精液做潤滑,順利的進入穴內,耐心按壓,細心聽李成烈聲音的變化。

 

高潮餘韻未退,後穴又被修長的手指入侵按壓著敏感點,李成烈喘息又急促了起來,身體也開始渴望更多的充實。

 

金明洙抽出手指,用硬挺的性器頂著李成烈的穴口,卻不深入,而只是在穴口磨著。

 

「明洙啊~」

 

李成烈難耐的催促著,楚楚可憐的望著金明洙,但他只是有一下沒一下的頂著,令李成烈焦燥難耐,卻又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

 

「不做的話...不如換成鍾...」

 

「成鍾比較好嗎?」

 

靠近了不知死活的人兒,硬挺的慾望慢慢的沒入緊緻的穴口。

 

 

「呃唔~成鐘、哈啊、不像你那麼、那麼壞...」

 

「你故意的,對吧!」

 

金明洙咬著李成烈的耳珠,緩慢的動著。

 

李成烈只是笑著,吻著金明洙的側臉,在他耳邊吐著溫熱氣息,發出誘人的輕喘。

 

「壞傢伙...快點、嗯唔。」

 

不再滿足於對方過於緩慢的律動,李成烈扭著腰催促著。

 

「烈啊~你的SOLO會換一首,對吧?」

 

金明洙持續著緩慢的進出,低頭看著李成烈,身下的人微蹙雙眉不滿的瞪著他。

 

「會換吧?烈...」

 

李成烈回以沉默,金明洙就乾脆的停下動作再問一次。

 

「唔嗯、會啦!明洙啊...快點。」

 

停留穴中的異物滿漲的令人難受,李成烈的嗓音略帶哽咽的催促著。

 

得到滿意的回答,金明洙一邊加快進出的速度,右手再次撫上李成烈滲著透明液體的稚嫩。

聽著李成烈越來越急促的喘息,隨著身體的緊繃,在李成烈仰著頭把白濁的液體射在金明洙的手裡沒多久,金明洙也在緊窒的穴中射入灼熱的液體。

 

看著輕閉雙眼的李成烈,白晳胸膛上隨著呼吸上下起伏的點點紅櫻,因喘息而微啓的紅唇,讓金明洙忍不住又欺了上去。

 

「嗯唔~別、啊、明洙...」

 

李成烈察覺金明洙的意圖,試著阻止金明洙更進一步。

 

「嗯?」

 

金明洙專注的想要更進一步。

 

「不要了...」

 

「什麼不要了?」

 

「哈啊、東雨哥...」

 

「成鍾他們房間還有空位。」

 

「可是、唔!」

 

在理智被情慾打散之前,李成烈還在做最後的掙扎。

 

「烈、我好難受...」

 

金明洙拉著李成烈的手輕輕的舔著。

 

 

李成烈覺得金明洙實在很犯規,露出那樣的表情還搭上他充滿特色的卡通音,要叫自己怎麼拒絕他。

 

再說,停留在體內的異物再次勃發,也漲的令自己難受,只好雙手環上金明洙的脖子,讓彼此的身體貼近,在他耳畔輕輕說著。

 

「那就、快一點。」

 

 

就知道李成烈拒絕不了自己,金明洙笑著,用獨特嗓音不斷的細語著情話。

 

 

***

 

 

在狹小的床上,金明洙手指不斷的玩著李成烈的頭髮。

 

「睡吧!我好累。」

 

李成烈抓住干擾自己睡眠的手,睡意矇矓的說。

 

「你愛我嗎?」

 

「嗯~」

 

「烈、你愛我吧?」

 

「......以前推特上不是有做過表白了嗎?」

 

「我要聽你說。」

 

「不要。」

 

「烈...」

 

「不.要。」

 

「你只在乎成鍾...」

 

「......我只說一次。」

 

「嗯!」

 

李成烈無奈的看著金明洙燦爛的笑臉,在他耳邊給了他想要的答案,還主動的附上一個吻。輕輕的、在臉頰上,然後便轉身背對著金明洙。

 

金明洙看著李成烈羞紅的耳根,下巴輕輕的靠上他的肩。

 

「那你的SOLO會換吧!」

 

「為什麼要換?」

 

「因為有吻痕啊!」

 

「過幾天就淡了吧!」

 

「我會適時的加深的。」

 

金明洙輕輕的咬了一下李成烈的頸後,惹的他左閃右躲的。

 

「換歌很麻煩的。」

 

「你不是說你現在成長為男人了?那就不要扮女生了。」

 

「我那可是你最~喜歡的長捲髮美女耶!」

 

「你又不是女的。」

 

「嘖、那要跳什麼?」

 

Sexy Back不錯啊!」

 

「那首哦...成鍾不會選吧?」

 

「成鍾不會跟你搭擋,他要練琴。」

 

「什麼!!那我一個人跳不來啦!」

 

「找HOYA幫忙!他還可以教你。」

 

「也對!他跳舞又很性感。」

 

「是啊!而且你不是要展現男人味?這首歌穿西裝可帥了。」

 

「嗯、那明天先去問HOYA好了。」

 

李成烈在腦海裡想像著自己跳那首歌時,台下歌迷瘋狂尖叫的樣子,穿西裝帥氣還是比起穿裙子要好多了,穿裙子腳好涼。

 

金明洙笑著在李成烈耳邊說了句話,只見李成烈羞紅臉瞪了他一眼。

 

「閉嘴!快點睡啦!」

 

 

金明洙的笑容燦爛的令李成烈想給他一拳,卻總是下不了手,怎麼就老是被這傢伙佔上風?

李成烈懊惱的用被子蓋住頭,不理會金明洙的甜言蜜語。

 

 

金明洙滿意的擁著懊惱的李成烈入眠,明天還要通知另一個人換SOLO,李成烈裸露的地方只有他金明洙一個人可以看、可以碰。

 

 

 

我一個人的Trouble Maker

只能專屬於我一個人。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