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一個笑顏

關於部落格
望著你的笑容、想著你的快樂

只期望你擁有全世界的幸福

保留這份純真的笑顏
  • 21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糖-敖傑】病 一

============================================

本文開始





 

PM10:45

小傑拖著疲累的身軀走到了熟悉的家門口,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後,帶著笑容走進去......

小傑打開門進來後,對丫頭說他很累,要先去睡了。
丫頭望著小傑上樓的背影,歪著頭擔憂的說:「小傑少爺的臉色有點蒼白,不知道是不是生病了?」
「小傑既然說他只是有點累,就先讓他好好休息吧!倒是那隻西藏土狗都快十一點了,怎麼還沒回來?」王子看了一眼時鐘,話才說完,敖犬正好推開門進來。 
「敖犬少爺,您回來啦!」
敖犬對丫頭點了點頭,環視 客廳一圈,問:「小傑呢?還沒回來嗎?」
阿緯跳到丫頭身旁說:「四哥說他很累,所以先去睡了。」
王子起身說:「既然敖犬也回來了,那我也要先回房了。」其他人也跟著回各自的房間。
丫頭對著大家說:「各位少爺晚安!」然後往廚房走去,阿緯則跟在後面喊著:「丫頭!妳要做什麼?我來幫妳!」

威廉回房後,看見小傑整個人在床上縮成一團,走到小傑床邊輕輕問:「四哥,你沒事吧?很難過嗎?要不要去看醫生?」
「嗯!沒關係的,我睡一覺就好了。」小傑的聲音從綿被下傳來。
雖然威廉覺得音量起來不像沒事的樣子,但小傑都說睡一覺就好,所以威廉就回自己床上睡了。

小傑一直到聽見威廉均勻的呼吸聲,確定他已經入睡,才輕輕的嘆了口氣,把頭從被子裡探出來,盯著天花板,想著剛才回答威廉關心詢問的三個字【沒關係】,小傑經常用【沒關係】來讓別人放心,就像今天他看到的那一幕,小傑也試圖用【沒關係】來說服自己其實不在意,通常都很有用,但今天他卻張大著雙眼失眠了。
眼前又浮出在回家前所看到的那一幕,小傑用力的閉著眼睛、搖搖頭,想把那個畫面趕出腦袋,卻反而更清晰的在小傑腦中慢動作播放著,當敖犬輕輕吻上大牙的唇時,小傑從來沒有那麼強烈的希望過自己是個瞎子,因為只要看不見,他至少還可以在心裡偷偷的期盼,那天在教室裡的吻,其實不只是個單純的惡作劇 ...... 

 

 

  天氣晴朗的午後,教室裡小傑一個人在座位上玩著PSP,敖犬趴在桌上睡覺,其實他已經睡了一整節課了。
「其他人咧?」敖犬的聲音從後面傳來,小傑一轉頭,正好看到敖犬伸了伸懶腰,便笑著回答:「不知道,大概是去買東西吃吧!」說完又低下頭玩PSP。
「這東西有那麼好玩嗎?」敖犬走到小傑身邊問。
「嗯!這個很好玩啊!喏~你拿去玩看看就知道了。」小傑笑著把PSP拿給敖犬。
敖犬看著小傑,伸手接下PSP後,突然的俯身吻上小傑的唇,笑著說:「可是,我覺得這個更好玩耶!」

 

 

小傑不明白那天敖犬為什麼親他,但他其實很高興,因為那是敖犬第一次主動親他,盡管惡作劇的成份居多,可是小傑還是在心裡偷偷的期盼著,或許那一個吻並不只是一個惡作劇。但是,在今天,小傑心中的那一絲希望,卻徹底的在他眼前幻滅。
小傑盯著天花板,雖然那一幕對他的打擊大的令他想哭,但他並沒有因此掉下一滴淚,因為他實在想不出,明天當大家詢問他腫漲的雙眼時,要用什麼理由搪塞。小傑一向很擅常隱藏自己的感情,總不能說因為敖犬吻了大牙,所以他哭了一整晚吧!
雖然,他的確很想哭。

 

AM6:30

  當大家在吵雜的音樂聲以及丫頭可愛的問候聲中起床時,小傑已經坐在餐桌吃早餐了,當敖犬在小傑面前坐下的同時,小傑一口喝完丫頭泡的瑪奇朵,拿著書包站起來說:「我今天值日,先走了。」
「小傑少爺慢走!」丫頭恭敬的朝門口鞠躬。
「我沒胃口,也先走了。」王子看見小傑出門,便拿著書包跟上去。
「啊!王子少爺,怎麼這樣,至少也喝完瑪奇朵再走啊!」丫頭嘟著嘴對門口大喊!

 

小傑聽到背後的腳步聲,轉頭一看正好迎上王子的眼睛,王子看著小傑佈滿血絲的雙眼,皺著眉問:「眼睛怎麼這麼紅?沒睡好?」
「嗯!失眠。」小傑低著頭輕輕的說。對王子的詢問,小傑並不費心找理由帶過,因為他知道就算理由很完美,也瞞不過王子。
王子和小傑並肩走著,看著小傑低著頭回答,王子摸了摸小傑的頭說:「該不會整晚都沒睡吧?要不要我幫你當值日?」
小傑搖搖頭笑著說:「不用啦!我沒那麼虛弱啦!而且我有睡啊!只是沒睡飽而已!」王子沒有繼續追問,只是又摸了摸小傑的頭。

  今天,彤彤回來上課了,雖然是在快放學的時候才來,看著彤彤進教室,背後響起的歡呼聲,小傑連回頭的勇氣都沒有,因為怕看到敖犬和大牙親密的眼神交流,畢竟,彤彤是他們兩個一起去勸回來的。
這天晚上,小傑又失眠了。

 

隔天,班上抽簽選中筱婕代表班上參加直排輪比賽,看著這個名字和自己同音的女生第二次摔倒大哭後,小傑心軟的決定去教她直排輪,或許有點事忙,就比較不會去想敖犬和大牙的事,但筱婕的運動神經實在太糟,不論小傑怎麼教,只要一放手,筱婕就一定跌倒。

終於,明天就是比賽的日子了,筱婕自知以她目前的程度,肯定還沒開始比,就會摔的不成人形,於是在上課時,對班導提出她想棄權,大牙對小傑說:「小傑,你都可以教筱婕了,乾脆你替她去比賽啦!」
聽到大牙的話,小傑冷冷的拒絕:「那妳為什麼不去幫她比賽?」
APPLE提高分貝的說:「會直排輪了不起啊!有種你就秀給大家看啊!我就不信你會有多帥!」
小傑轉頭看向APPLE說:「喂~我教她都沒有人感謝我了咧!我幹嘛幫她比賽!」
說完班上一片靜默,丫頭只好出來打圓場,最後看在丫頭的面子上,小傑還是答應了。


比賽當天,全班都去加油,輪到小傑時,只見小傑做了幾個難度頗高的空中特技,贏得滿場掌聲,當他準備來個空翻做結尾時,因為前天練習的太晚,結果,小傑的特技收尾沒有成功,而是在滿場的驚呼聲中,以墜地收場。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