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一個笑顏

關於部落格
望著你的笑容、想著你的快樂

只期望你擁有全世界的幸福

保留這份純真的笑顏
  • 21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糖-敖傑】病 二 (激H)





 


所有人跟著到了醫院,看著小傑被推進手術房裡,只能焦急的在手術房外等著,筱婕和丫頭都擔心的哭了,敖犬則不斷的在手術房前來回走動。
終於,醫生出來了,說小傑的傷勢並不嚴重,但還是要住院觀察幾天,大家都鬆了口氣。
王子對彤彤說:「時間不早了,我看大家也都累了,妳們先回去吧!這裡有我們幾個兄弟就夠了。」

然後王子要丫頭和阿緯去辦住院手續,辦好之後在病房裡王子問丫頭:「小傑要住院不能回家,這樣也算破壞合約嗎?」
丫頭說:「關於這一點,我剛才有打電話去問過老爺的律師,他說只要有醫生證明就可以了,畢竟這是意外呀!」
王子點了點頭說:「嗯!那妳和小煜他們先回去吧!我和敖犬留下來照顧小傑。」
這時,一直待在小傑病床邊的敖犬突然開口說:「王子,你和他們一起回去吧!這裡我一個人就夠了,明天去學校時,順便幫我和小傑請假。」
看著就連對他說話,視線也不離開小傑的敖犬,王子說:「我知道了,那等一下我幫你們帶一些換洗的衣物來。」
敖犬點了點頭表示有聽到,王子就帶著其他人回家了。

回家的途中,威廉擔心的問:「二哥,你說四哥會不會一醒來就忘了我們啊?」
小煜用力的往威廉的頭打下去說:「你白痴喔!又不是在拍鄉土劇。」
王子看著被打的威廉說:「應該不會啦!醫生不是說過,小傑的傷並不嚴重啊!」

 

  敖犬看著躺在病床上的小傑,頭上纏繞著繃帶,緊閉的雙眼、蒼白的臉,目光停留在小傑沒什麼血色的唇,敖犬回想起第一次到老爸的豪宅,知道原來自己還有五個弟弟,從五個男孩中,敖犬一眼就注意到這個不多話,一直低頭玩著PSP的男孩,當這個男孩抬起頭看著自己露出一個友善的笑容時,敖犬只是呆呆的跟著傻笑,【笑容很可愛】這是敖犬對小傑的第一印象。

記得他們六人搬進新家才一個多月,身體一向健康的敖犬居然感冒了,發燒的敖犬雖然病的昏沉,卻清楚的記得那天下午,那個小心翼翼輕輕掃過他唇邊的吻,小傑一直不知道那時敖犬其實已經醒了,那是敖犬第一次發現小傑對他的感情。

之後,敖犬悄悄的觀察小傑,雖然沒有像王子或小煜那樣出色的外表,但小傑和善的笑容令人忍不住的想親近他,而敖犬也發現,小傑對任何人都是相同和善的笑容,包括對他,小傑和那些喜歡他的人不同,並沒有過多充滿愛意的眼神停留在他身上,
要不是那個吻,溫熱香甜的觸感那麼真實,敖犬會以為那只是一個夢,這也是第一次,敖犬發現小傑這麼擅常隱藏自己的感情。


那天下午在教室裡,小傑拿著PSP笑著抬頭要他玩玩看,敖犬低頭看著笑的可愛、興奮的跟他推薦PSP的小傑,突然忍不住的吻上小傑,微濕的柔軟唇瓣,敖犬又嚐到那天床邊的香甜味道,輕輕的一吻,敖犬看著驚訝的張大雙眼、滿臉通紅的小傑,覺得這樣的小傑可愛的令他想獨佔,而這樣的想法令敖犬有些不安,向來是萬人迷的敖犬,從來沒有過這種想獨佔某個人的心情,就算是交往過的歷任女友,敖犬也從沒有過這種感覺,從來就不曾費心去強留過任何人,雖然敖犬可以確定小傑是喜歡他的,但敖犬害怕他的這種感覺是種錯覺,真的和小傑在一起後,這種感覺就會消失,他或許可以無所謂,但小傑呢?他不想讓小傑受傷,也不想讓小傑可愛的笑容消失,於是敖犬想或許和小傑當一輩子的兄弟會比較好吧!所以故意選在小傑回家的必經路線,跟大牙告白、接吻,本以為自己可以無所謂的,卻沒想到心會那麼痛。


看著小傑蒼白的臉,敖犬回想著過去,連王子敲門都沒聽到,於是王子一進病房看到的就是敖犬坐在床邊,盯著小傑的臉發呆,王子嘆了口氣搖搖頭把從家裡帶來的東西放下,對著敖犬說:「敖犬!你發什麼呆啊?我做了便當,要不要吃一點?」
「不用了,我現在還不餓。」敖犬搖搖頭,視線依然沒有離開小傑。
王子放下便當,稍微整理一下帶來的東西後說:「那我先走了,有事打給我。」看到敖犬點了點頭,王子就回去了。

病房再次只剩敖犬呆呆的看著小傑,敖犬輕輕的摸著小傑的臉,想起他和大牙告白接吻後,隔天小傑迴避的態度,敖犬喃喃自語的說:「明明不想傷你的,卻還是讓你傷心了吧!」敖犬握著小傑的手,趴在床邊睡著了。

  小傑張開眼,有點搞不清楚自己在哪裡,從頭部傳來的陣陣疼痛,提醒他在失去意識之前發生了什麼事,手邊傳來的溫熱,讓小傑注意到趴在床邊睡著的敖犬,看著敖犬握著他的手睡的香甜的樣子,小傑輕輕的笑了,細細的看著敖犬睡臉,想仔細的記在心裡,「如果這份感情是不能說出口的,那麼就讓我多記住你一點吧!」小傑輕聲的說著。

小傑慢慢的抽回被握住的右手,敖犬因為小傑的動作而醒來,揉了揉眼睛說:「小傑,你醒啦!要喝水嗎?還是要吃東西?王子有煮便當來哦!」
「嗯!我想喝點水。」看著敖犬忙著倒水的身影,小傑有點不解,為什麼照顧他的人不是丫頭而是敖犬。
「慢點喝,等一下六點時護士會來換葯。」敖犬把水杯遞給小傑,看了一眼時鐘。
「謝謝!其他人咧?怎麼不是丫頭留下來照顧我?」小傑接過水杯問道。
「都回去了啦!如果你這麼不希望我在這裡,那我可以打電話叫丫頭過來。」聽到小傑的問題,敖犬有點不悅,話一說完就拿起手機準備打電話。
「不是的!我...哦、好痛!」小傑不明白敖犬為什麼突然生氣,但看他拿起電話要打給丫頭,心裡一急就拉住敖犬,因為起身的動作太突然,不小心撞到吊著點滴的鐵柱而忍不住的喊痛。

敖犬轉身看著左手摸著頭,因為疼痛而皺著眉,右手卻還緊緊拉著他的小傑,嘆了口氣,把手機塞回口袋說:「很痛嗎?都受傷了幹嘛還亂動,醫生說你的傷雖然不嚴重,但畢竟是撞到頭,還是要小心一點,所以你不要亂動了啦!」敖犬在床邊坐下。
「我只是想跟你說我不是那個意思,所以...」看到敖犬坐回床邊,小傑鬆開手有些笨拙的跟敖犬解釋著。
這時,護士敲了門進來幫小傑換葯,叮嚀著如果要洗澡必需等點滴滴完,等點滴快完的時候要通知她們,洗澡時要小心別讓傷口碰到水,還有明天要做頭部檢查,然後病房回到兩人獨處時的寧靜。

看著低著頭的小傑,敖犬打破僵局拿起王子放在桌上的便當說:「躺了一整天,你應該餓了吧!雖然有點冷了,但你還是吃一點吧!」轉身卻看到小傑呆呆的看著他,於是又問:「如果你想吃別的東西,那我去幫你買。」
「我吃了二哥做的便當,那你呢?」小傑不解的看著敖犬。
「我跟你一起吃啊!」敖犬看著一臉疑惑的小傑笑著坐下。
看著敖犬的笑容,對此時同吃一個便當的親暱,小傑有一種在作夢的不真實感,呆呆的照著敖犬的嘴型張開了嘴,口中的飯菜味道把小傑拉回現實,把食物吞下後,看到敖犬又送上一口飯菜時說:「那個...我可以自己來。」
「我餵比較快呀!身為一個病人,就乖乖的動口吃就對了。」便當在敖犬的堅持下,你一口、我一口的吃完了。

敖犬洗好便當盒,擦乾收好後,和小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看著小傑一慣的笑容,敖犬突然問:「小傑,你這樣一直笑著,不會累嗎?」
「蛤!?什麼?為什麼這樣問?」小傑一愣,眨著大眼問。
「我是想說,你快樂嗎?」敖犬認真的問著這個問題。
小傑垂下眼,低著頭想了想,給了敖犬一個甜甜的笑容說:「嗯!我很快樂啊!」至少現在是真的很快樂,小傑偷偷的在心裡加上一句。
就這麼聊著,到了快九點時,小傑的點滴快完了,於是敖犬按鈴叫來護士,護士收走點滴瓶,又叮嚀一次傷口不能碰水就離開病房。

護士走後,小傑看著敖犬拿出兩人的衣物問:「敖犬,你拿那些做什麼?」
「當然是要洗澡啊!」敖犬很理所當然的回答。
「我知道你要洗澡,可是你拿著"我的"衣服做什麼?」小傑加重語氣在"我的"兩個字上。
「當然是和你一起洗啊!護士說不能讓你的傷口碰到水。」看著臉越來越紅的小傑,敖犬覺得這樣逗小傑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不、不用啦!我會注意的,我自己洗就可以了。」看著敖犬戲謔的笑著,小傑紅著臉想把衣服搶回來,卻被敖犬反扣在床邊。
「你確定可以自己洗?」敖犬把衣服丟到身後的沙發上,靠近小傑輕輕的說著。
小傑看著臉幾乎要碰上的敖犬,感覺到敖犬溫熱的氣息,心漏跳好幾拍,害怕眼睛透露自己的心情,小傑緊閉著雙眼別過頭去。

敖犬看著紅著臉別過頭去的小傑,心裡有個聲音叫他停止,他不是不想傷害小傑嗎?如果跨過了這道線,一切就回不了頭了!雖然不想破壞原本的平衡,但在此刻敖犬更想知道小傑面對他的挑逗,會有怎樣的反應。
敖犬進一步的含住小傑的耳垂,輕輕的舔咬著,小傑忍不住的輕哼一聲,身體開始往後移,想躲開敖犬迷人的挑逗。看到小傑的反應,敖犬哪可能這麼輕易的收手,順著小傑的移動,敖犬開始舔吻著小傑的頸項一直到鎖骨。

「嗯哈、等、等一下,你、啊、你這個玩笑太、啊嗯~太過份了!」小傑忍著因敖犬細碎的吻而產生的快感,斷斷續續的想阻止敖犬玩下去。
而聽在敖犬耳裡,小傑軟軟帶著輕喘的抗議,彷彿是在魅惑著敖犬更進一步的動作,敖犬輕咬小傑的鎖骨,抬頭輕吻著小傑的臉,在耳邊略為沙啞的說:「你覺得,我是在開玩笑嗎?」
聽到敖犬的話,小傑驚訝的睜大眼睛看著敖犬,敖犬趁小傑還來不及反應時,吻上他因為驚訝而微張的唇。
小傑用力的想推開敖犬,卻被敖犬用右手把小傑反抗的手壓在枕頭上,左手開始解開小傑身上礙眼的病人服,雙手被抓住固定的小傑,用力的扭動身體,想脫離敖犬的壓制,但敖犬幾乎全身壓在小傑身上,即使小傑奮力抵抗,敖犬的唇也不曾離開過小傑,輕咬小傑的下唇,吸吮著小傑特有的香甜,柔軟的舌相互纏繞著,漸漸的小傑的反抗不再激烈,敖犬依依不捨的離開小傑的唇,看著因為缺氧而急速喘息著的小傑,敖犬邪邪的笑著,用小傑的病人服綁住小傑的手。

「呼、哈啊、敖、敖犬!你幹嘛綁、綁著我的手?」小傑看著自己的手被綁住,用力的想掙脫雙手的束縛。
「這樣我的手才能幫你做點別的事啊!」敖犬把小傑的手拉到自己頸後繞著,然後順著小傑的頸項輕輕的舔吻著,舌尖輕輕滑過,讓小傑輕輕一顫,左手則向下探進小傑隨著快感而堅挺的反應。
「你瞧!忍著不是很難受?我來讓你舒服一點!」敖犬邊吻邊說,左手也開始時快時慢的套弄著小傑堅挺的東西。
「唔嗯、哈啊~不、不行!啊嗯、快、停止!嗯~哈啊、敖、敖犬~唔~不要~」小傑強忍著不斷高升的快感,用僅存的一點理智想阻止敖犬,因為他不想明天檢查時,帶著一身的吻痕。
敖犬當然明白小在擔心什麼,細碎的舔吻著小傑的鎖骨說:「我會小心,不留下吻痕的。」而小傑的理智,在敖犬的輕聲安撫中消失。

敖犬綿密的輕吻來到小傑胸前,輕輕的用舌尖舔弄著因為刺激而挺立的果實,引來小傑一聲輕喘,敖犬進一步含進口中用舌頭舔吮著,小傑輕輕一顫,一串嬌喘忍不住輕洩出口:「呃哈、嗯哼~敖、犬、唔嗯...哈、啊~」把被綁住的雙手伸回胸前,敖犬抬起頭,看著小傑因為高漲的情慾,而變的迷矇的雙眼、泛紅的雙頰,讓小傑看起來更顯嬌媚!
敖犬把小傑手上的束縛解開,同時加快左手的動作,零碎的輕吻順著小傑的唇邊一路吻到頸項,小傑得到自由的雙手,緊緊的抱著敖犬。

「唔哈、嗯哼~啊、啊嗯、敖犬、哈、哈啊、我、嗯~哼、啊啊~我、嗯哼~唔~」敖犬抬頭對上小傑盈滿情慾的眼,輕吐氣息濕潤的唇微張。
「沒關係,不用忍耐的。」敖犬輕輕在小傑耳邊細語著,然後把小傑因為快感而溢出口的呻吟用吻堵住。
從下體陣陣襲來的強烈快感,讓小傑將敖犬抱緊,隨著一道溫熱的液體噴灑在小傑平坦的腹部和胸前,感覺到懷中的人從緊繃到鬆軟,敖犬離開小傑香軟的唇,看著小傑逹到高潮後的急促輕喘,敖犬將自己和小傑的褲子脫掉,,一邊繼續用舌頭舔弄著小傑胸前挺立果實,一邊用手把小傑腹部的濕滑黏液收在手上,再慢慢的探向小傑後面的小穴,持續的舔吻,讓小傑依然沉浸在高漲的情慾中,敖犬用手中黏滑的液體當潤滑,慢慢把修長的中指插入緊窒的小穴。

「呼哈、唔嗯~哈、哈、嗯嗯~啊!!!好、好痛!!!」異物侵入的疼痛,把沉浸在情慾中的小傑拉回現實。
「不要、好疼!你要做什麼...唔~~」小傑驚慌的張開眼,皺著眉的抗議又被敖犬以吻堵住,雙手用力的推拒,但剛剛才高潮過的小傑,力氣依然敵不過敖犬,敖犬用右手把小傑用力推拒的雙手固定在胸前,在小傑耳邊輕聲安撫著:「別怕!放輕鬆點!」接著把食指也插入,緩慢的開始抽插,敖犬持續舔吻著小傑的唇,吸吮著小傑濕軟香甜的舌,逐漸適應異物的小傑,不再強烈反抗,感覺小傑的身體不再緊繃,敖犬放開小傑的雙手,細細的輕吻著小傑的唇,用舌頭順著小傑的頸項一路舔到胸前,右手探進小傑口中,「嗯~哈啊、啊啊、嗯哼~唔~」小傑親吮著敖犬的手指,隨著小傑身體放鬆,敖犬把手指抽出,調整自己和小傑的姿勢,敖犬讓小傑抱著自己,輕輕的在耳邊說著:「身體放鬆一點,別怕!」接著慢慢將自己堅挺的反應挺進小傑潤滑過的小穴。

「唔!!!好痛、快停止!好、好痛!!啊、不要...好痛--」雖然敖犬已經用手指讓小傑適應異物侵入的不適,但現在進入的東西粗細和手指畢竟不同,撕裂般的疼痛和不適,讓小傑驚慌的想推開敖犬,卻被敖犬用右手牢牢的抱在懷裡,小傑在驚慌之餘,用力的咬住敖犬的左肩,敖犬只是悶哼一聲,沒有反抗也沒有推開小傑,只是持續輕聲的安撫著小傑。

「放鬆一點,別怕!小傑、把身體放鬆一點就不會痛了,別怕!」敖犬將堅挺的部份全部沒入小傑緊窒的穴中後,便停下動作,強忍著想要抽插的慾望,不斷的在小傑耳邊輕聲安撫,舔吻著小傑的耳垂、頸間,耐心等著小傑適應他的入侵。
聽著敖犬柔聲的安撫,小傑發覺敖犬進入他體內後就停下來沒有進一步的動作,鬆開緊咬著敖犬的口,輕聲叫著敖犬,敖犬聽到小傑的聲音,抬頭看到小傑濕潤的眼中透露著不解,敖犬輕輕的吻上小傑的眼,因情慾而更顯沙啞低沉的聲音,像魔咒般在小傑耳邊輕聲呢喃,小傑的身體漸漸適應體內的異物,緊緊抓著敖犬的手,稍稍的鬆了一點。

感覺到小傑原本緊繃的身體逐漸放鬆,敖犬開始緩慢的在小傑體內進出,對還沒完全適應的小傑來說,雖然敖犬已經盡量放慢,但每一次緩慢的進出,都還是讓小傑覺得很痛,小傑緊咬下唇,強忍著想大叫的衝動。
看著緊咬下唇的小傑,敖犬知道他還是很難受,只能深深的吻著小傑,彷彿要奪走小傑所有空氣的深吻,交纏的舌,吸吮著彼此,敖犬輕咬著小傑的唇,再吻至耳垂,小傑在敖犬耳邊輕喘著,疼痛開始被莫名的快感取代。

「哈啊、啊啊、敖犬、唔嗯、哈、哈、我覺得、啊啊、好熱、好熱、啊嗯、好、好難受、哈啊、啊...」小傑軟軟的呻吟,在敖犬耳邊細語,敖犬開始加快抽插的動作。
「呃啊、啊啊~敖犬、哈啊、不、不要、啊啊~我覺得、嗯哼~好、好奇怪、哈啊、嗯啊、感覺、啊啊~感覺好奇怪、哈啊~」抵擋不住因強烈撞擊而產生的痛苦與快感,小傑緊緊抱著敖犬,用修長的雙腿夾住敖犬的腰。

敖犬停下動作,在小傑耳邊壞心的說:「好!我不動,你自己來可以吧?」敖犬把小傑抱起來,讓他坐在自己身上,看著臉紅輕喘,有些不知所措的小傑,敖犬用手扶著小傑的腰,用力的往上一頂,「啊嗯~」小傑輕喘一聲身體往前把手放在敖犬胸前,輕咬著下唇開始前後的扭動著下身。
敖犬享受著因小傑的主動所帶來的強烈快感,忍不住的輕哼一聲,撐起上半身吻上小傑的唇,小傑回應著敖犬纏綿的吻,敖犬吻著小傑,一邊配合著小傑的動作,用力的往上頂,小傑一往下,敖犬就往上頂的更深。

「唔嗯、哈、哈啊~慢、慢一點、啊嗯、啊嗯~好深、啊啊~好深、嗯哼~敖犬~啊啊--敖犬~」敖犬聽到小傑叫著自己的名字,軟軟的呻吟聲,誘惑著敖犬加快進出的速度與力道。
「小傑~哈啊、我的小傑、嗯哈、可愛的小傑、告訴我、哈、哈啊~你是屬於我一個人的。」敖犬在小傑耳邊輕聲的說。
「啊啊--嗯哈、敖犬、嗯哼、我是你的、哈、哈嗯、是你的、你一個人的、嗯啊、永遠、一輩子、都是、嗯啊~只屬於你、啊哈、啊嗯~屬於敖犬一個人的小傑。」比之前更強烈的快感,讓小傑無法去思考敖犬話裡的涵意,只能憑著本能回應敖犬。

敖犬在小傑的頸後吻吮出一個屬於他的痕跡,就像小傑在他肩上留下的牙印,是屬於戀人專屬的印記,用右手撐住身體,左手探向小傑因刺激而再次堅挺的反應,熟練的套弄著。
「哈啊、嗯哼~不行、啊嗯、那裡、呃嗯、敖、敖犬、哈啊、啊啊--」前後同時被刺激的快感,讓小傑緊緊的抱著敖犬,隨著快感噴灑而出的熾熱液體沾濕自己和敖犬的身體,敖犬緊緊的抱著小傑,把熾熱的液體全數射入小傑體內。

看著在激情過後,軟軟的窩在自己懷裡閉著眼輕喘的小傑,敖犬在小傑的眼輕吻一下說:「小傑、要洗澡囉!醒醒!」
「嗯~好累哦~我不要洗...」小傑在敖犬的懷裡動了一下,軟軟的拒絕。
敖犬笑著看小傑撒嬌的樣子,一把抱起小傑走向浴室,仔細的避過傷口,幫小傑清理身體,順便草草的幫自己沖完澡,又抱著小傑回病床上,幫他穿好衣服,看著睡的香甜的小傑,敖犬拉著小傑的手,笑著趴在床邊睡著。






                                      --待續




H部份很難弄,因為考慮著要不要輕輕帶過就好,
可是我個人還是比較偏向想看多一點的,
結果感覺有點寫的太細了...OTZ
要是有人看了之後要說這是25禁的話,
我是也沒什麼立場好反駁的...=_=

總之,動作的描述和喘息聲讓我卡了頗久,
不想把小傑寫的太娘,但是可以參考的東西也不多,
叫我妹快拿出重鹹的BL小說來給我參考,她就叫我自己去找,
可是我對著她那一堆行李,就沒什麼想找的動力,
可能還是會有人覺得小傑的呻吟很女生,
我是不否認有參考A片和H漫,但是男生也是會這樣叫的!!
因為我也是有參考G片的!!!XDDDD


最後,重點就是,我現在是走純情路線的!!(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