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一個笑顏

關於部落格
望著你的笑容、想著你的快樂

只期望你擁有全世界的幸福

保留這份純真的笑顏
  • 21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糖-敖傑】病 三

=============================================================== 三  隔天,小傑醒來時,看見敖犬又拉著他的手趴在床邊睡著,回想昨晚的激情,小傑不禁紅了臉... 『告訴我,你是屬於我的...』看著敖犬熟睡的臉,小傑猜想著這句話的意思,猜想著昨晚的激情是敖犬一時的衝動,還是發現了自己對他的感情所給予的回應?會嗎?答案會是後者嗎??儘管非常明白機率幾乎是零,小傑還是對這個答案抱著一絲希望。 敖犬醒來,看到小傑甜甜的對他笑著道早安,想起昨晚,敖犬覺自己像個禽獸,小傑是個病人,而他卻沒有讓小傑好好的休息... 「小傑,昨晚...對不起!」敖犬帶著愧疚的語氣低著頭說著,因此沒有看到小傑的笑容在聽到他的道歉時,在臉上僵住了。 「為什麼要道歉呢?昨晚什麼事都沒發生呀!」小傑搖搖頭,隨即掛上一貫的溫和笑容裝傻。小傑在心裡笑自己傻,明知不可能卻老是抱著一絲希望,敖犬已經有大牙了,昨晚的一切當然只是一時的衝動,又怎麼會是回應自己感情的溫柔呢... 「小傑...」敖犬不懂,昨晚小傑誘人的呻吟聲彷彿還在耳邊,那麼真實的香甜觸感,怎麼會成了現在的一句什麼事都沒發生? 敖犬想解釋,卻被敲門聲打斷。 丫頭甜甜的向他們打招呼說:「少爺們好,剛才醫生說小傑少爺做完檢查就可以回家了,所以丫頭已經辦好出院手續了。」 「嗯!謝謝妳!丫頭,辛苦妳了。」小傑笑著摸摸丫頭的頭。 「沒有啦!這是丫頭應該做的。啊!對了!敖犬少爺,你等一下要回學校上課哦!因為王子少爺只幫你請了半天假!」被小傑摸頭的丫頭有些羞卻的低下頭,又突然想起王子的叮嚀。 「什麼!?我不要!我走了,誰送小傑回家?」死王子,請什麼半天假!我話都還沒跟小傑說清楚耶...敖犬在心裡罵王子。 「我可以自己回去啦!而且丫頭會陪我的,對吧?丫頭!」小傑笑著看向丫頭,在此刻,小傑只想避免和敖犬獨處,不想再從敖犬口中聽到他對昨晚的懊悔。 看到丫頭甜甜的點頭,敖犬也只能換上制服對小傑說:「那我先走了,有事就打給我!」看著小傑一如往常的笑容,敖犬心想,反正都住在一起,再另外找時間和小傑好好的談一談吧! 小傑和丫頭回家後,小傑一個人躺在床上盯著天花板,腦中又浮現昨晚的激情,小傑用力的搖搖頭,閉著眼在心裡默念著:那是一場夢、那只是一場夢,沒錯!那只是一場過於真實的夢,夢裡所說的話並不能代表什麼,現在夢醒了,一切都該回歸正常。小傑不斷的在心裡催眠自己,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在睡夢中,聽到熟悉的聲音叫著自己的名字,小傑張開眼,看到敖犬的臉,又閉上眼輕輕的說了一句:「這是夢!」 敖犬來叫小傑下去吃飯,一進來就看到小傑睡的香甜,雖然不想吵醒他,但又想到丫頭說小傑一回家就開始睡,都沒吃東西,只好在小傑耳邊輕輕叫著小傑的名字,結果小傑看了他一眼後,居然以為在做夢,又閉眼繼續睡。到底都在做什麼夢啊?敖犬有點啼笑皆非的看著小傑可愛的睡臉,決定採用另一種保証小傑不會又以為在做夢的好方法。 敖犬慢慢的吻上小傑的唇,溫熱的氣息、濕潤的觸感,成功的讓小傑從夢中驚醒。 雖然小傑已經醒了,但敖犬却不想就此結束,趁著小傑張口想抗議的時候,敖犬的舌頭探進小傑口中,開始吸吮著屬於小傑的甜美滋味,被吻的上氣不接下氣的小傑,只能用雙手緊緊的抓著敖犬的衣服,敖犬忍著想進一步侵犯小傑的慾望,不捨的離開小傑誘人的唇。 「你你你、你在做什麼!?」小傑喘著氣紅著臉質問著眼前這個害他缺氧的兇手。 「叫醒你啊!」敖犬舔舔唇,一點歉意也沒有的回答。 「總有正常一點的方法吧!哪有人這樣叫人的?」小傑抱著小抱枕縮到牆邊。 「我有正常的叫你啊!可是你就不醒還說在做夢,所以我才想出這個方法啊!醒了沒?如果還沒醒,我還有一個更好的方法哦!」敖犬笑著看小傑縮到牆邊的防衛動作。 「什麼更好的方法?」才剛醒來,腦筋一時轉不過來的小傑傻傻的問。 敖犬笑著靠近小傑,抽走他懷中的抱枕,在小傑的唇邊親了一下說:「就是這樣...」敖犬突然把小傑壓倒在床上,用吻堵住小傑的驚呼聲,雙手滑進小傑的T恤裡,不安份的遊走,敖犬啃咬著小傑的唇,埋首吻著小傑的頸項。 對敖犬突如其來的動作,小傑掙扎著,却推不開敖犬,只能輕喘著阻止敖犬:「嗯哼、敖、敖犬、快住手、啊、我已經醒了!」 敖犬停下動作,看著小傑有些驚慌的臉笑著說:「醒了嗎?那就下來吃飯吧!」 看到小傑用力點頭的可愛反應,敖犬心情愉快的下樓,小傑跟在敖犬身後,心中卻充滿疑惑,在醫院那晚可以說是衝動,那剛才那是怎樣?是另一場惡作劇嗎?還是...小傑用力的搖搖頭,推翻自己所期盼的一絲希望。 「小傑,怎麼了?頭會痛嗎?」小傑抬頭對上王子擔憂的眼神,露出甜甜的笑容說:「沒事啦!二哥!」 看著王子讓小傑坐在身邊,敖犬心裡有點不爽,晚上回到房間後,敖犬忍不住的問:「王子!你是不是喜歡小傑?」 準備睡覺的王子,面對敖犬突然又直接的問題,愣了一下笑著說:「嗯!很喜歡啊!難道你不喜歡小傑嗎?」 敖犬沒有回答,只是拉起被子躲在裡面不出聲,王子看著敖犬,在心裡罵著:笨狗,死要面子又不懂隱藏,想死你活該! 王子安穩的進入夢鄉後,敖犬在被子裡想著如果同樣的問題,自己能像王子那樣肯定又直接的說出來嗎?雖然小傑親口說過他一輩子都是屬於自己的,但也不能保証在情慾之下說的話是真心的,後來小傑不也否認昨晚所發生的一切嗎?敖犬還是不懂為什麼小傑會說昨晚什麼事都沒發生,明明就什麼都發生了啊...不行!還是要找個機會,找小傑問清楚!敖犬在心裡下了決定。 隔天,來了一個叫甜甜的美女管家,說是老爺派回來幫丫頭照顧小傑的,從那一天起,敖犬一直找不到機會和小傑單獨相處,小傑總是和甜甜在一起,不然就是和王子在聊天,再不然就是和阿緯打鬧著,敖犬很心急,在學校時打手機給小傑,想用電話說清楚,電話的另一頭傳來小傑略為低沈的慵懶嗓音,但是說沒兩句話就被掛掉,雖然急,卻也沒什麼辦法可想,小傑很明顯的不想和他獨處,這一點,讓敖犬很不爽... 小傑知道敖犬有話要跟他說,但是他很怕聽到的又是敖犬的道歉,關於那些對自己過於親密的惡作劇,雖然每次都會在心裡要自己明白,那些對敖犬來說都只是遊戲,卻又無法控制每一次的親密接觸,所帶來的欣喜與希望,小傑笑自己傻,明知不可能還老是要抱著希望,所以避免自己和敖犬獨處,避免自己因為敖犬的遊戲而陷的更深。 甜甜在家裡除了照顧小傑之外,也負責幫丫頭減輕她的工作,而甜甜的萬能,讓笨手笨腳的丫頭覺得自己一無是處,少爺們對甜甜的好,也讓丫頭心理不平衡,當大家在餐桌稱讚甜甜時,丫頭一個人縮在樓梯邊邊傷心,阿緯發現丫頭的異狀,溫柔的安慰著丫頭說:「丫頭!妳別難過,我會一直支持妳的!」雖然阿緯陪著丫頭,但是少爺們的忽視,讓丫頭覺得這個家已經不需要她了。 假日當大家都在客廳K書時,阿緯突然很慌張的跑來問:「有沒有人看到丫頭?我到處都找不到她,手機也沒人接!」 敖犬皺著眉說:「不可能吧!丫頭一定在家的啊!你有沒有仔細找啊?」 阿緯著急的說:「我都找過啦!就是都找不到才來問你們啊!」 威廉說:「說起來,今天好像還沒喝到丫頭泡的瑪奇朵耶!」 小煜說:「今天早餐是甜甜準備的啊!」 小傑擔憂的說:「不會吧!丫頭真的離家出走了喔?」 敖犬問:「可是,丫頭離開這裡,她還能去哪裡?」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卻沒有人回答的出來。 阿緯生氣的大吼:「自從甜甜來了之後,你們眼中就只有甜甜,完全忽略丫頭,現在好了!丫頭不見了!你們開心啦!」說完就衝出門。 王子說:「我們都把丫頭的陪伴看的太理所當然了,卻對她不夠關心,又太忽略她的感受了!」 敖犬站起來說:「如果丫頭不在了,那這裡就不像個家了,我們一起去把丫頭找回來吧!」 王子、小煜和威廉各自動用自己的朋友群幫忙尋找,敖犬則和小傑一起要去和阿緯會合,在途中,敖犬拉住小傑問:「你為什麼躲我?」 「我哪有躲你?不是每天都有見到面嗎?」被拉住的小傑停下來看著敖犬。 「是每天都有見面,卻沒有一刻能單獨在一起。我有話要對你說啊!」敖犬直視著小傑的大眼。 「現在找丫頭要緊,有什麼話以後再說吧!」小傑避開敖犬的注視,轉身正好看到阿緯,就跑到阿緯身邊幫忙發傳單。 當他們六人找了一天却一無所獲,疲累的回到家時,丫頭穿著甜甜的護士服,端著剛泡好的瑪奇朵出來,大家發現丫頭回來了,七嘴八舌的要丫頭不要再離家出走了。 丫頭一臉歉意的說:「對不起!讓少爺們擔心了!」 阿緯站到丫頭身邊說:「丫頭!妳不用道歉啦!讓他們擔心也好,這樣他們才會知道妳有多重要!」 王子對丫頭說:「以後有什麼委屈一定要說出來,不可以再一聲不響的離開,知道嗎?」 丫頭歪著頭不解的說:「可是,我有跟敖犬少爺報備過,說我週未要去住在鬼鬼家呀!」 丫頭這麼一說,敖犬才想起好像是有這回事,大家海扁敖犬一頓後,王子問:「丫頭,妳怎麼會穿著甜甜的護士服?甜甜呢?」 丫頭笑著回答:「是甜甜到鬼鬼家找我,要我回來的,說少爺們都很擔心我,然後說她的任務已經完成,所以她要回老爺身邊了,叫我穿著這套護士服替她跟少爺們說再見。再見!」丫頭甜甜的揮著手。 小傑對著丫頭輕聲的說:「總之,丫頭妳以後再要再這樣做了,我們都很需要妳呀!」 丫頭甜甜的笑著說:「嗯!我知道了,少爺!今天丫頭買了好多菜回來唷!等一下就讓我來做大餐給少爺們嚐嚐!」丫頭拿著鍋子往廚房走去,敖犬他們則跟在後面說要幫忙!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