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一個笑顏

關於部落格
望著你的笑容、想著你的快樂

只期望你擁有全世界的幸福

保留這份純真的笑顏
  • 21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糖-敖傑】病 四 (激H)

四 丫頭的離家事件結束後,大家又開始煩惱英文考試的事,新來的英文老師超機車,考試不畫重點就算了,居然還不限範圍,就連高智商的王子都感到頭痛,更別說其他五個。 丫頭為了讓大家順利通過考試,於是在家裡各處都設下密碼,除了王子之外,大家都沒吃到晚餐,敖犬和威廉只好到外面買東西吃,當敖犬在想著要買什麼回去時,威廉突然拉住他。 「幹嘛?」敖犬轉身看著威廉。 「大哥,你看!他們不是我們班的嗎?」敖犬順著威廉指的方向看過去,被追打的果然是他們班的同學。 「真的耶!威廉,我們走!」敖犬帶著威廉衝上去。 在一陣混戰過後,兩人帶著傷回到家,引來眾人的關心詢問,敖犬只是輕輕的帶過,就回房了。 隔天,十姐妹為了英文考試的事向老師抗議,英文老師笑笑的說:「你們班連制服都和別班與眾不同了,我想,你們應該早就習慣這些特殊待遇了吧!何況,我看有人根本就不在意啊!」 全班的視線集中到趴著睡覺的敖犬和威廉身上,被叫醒後,老師問:「睡的還好嗎?班長!」 敖犬揉揉眼睛說:「還可以啦!如果妳講話不要太大聲,我會睡的更好!」 老師笑著說:「很好!身為班長,上課打瞌睡,我看你臉上的傷也是跟別人打架的吧!記小過一支!下課!」 英文老師離開教室,大家想替敖犬求情,但英文老師却不理會。 英文老師機車到極點,而小傑在丫頭回來後,依然避免每一個和他獨處的機會,無處發洩怒火的敖犬只能在中庭亂踢石頭、用拳頭打樹,大牙出現阻止敖犬,勸他去跟老師道歉,丫頭和威廉以及王子也都勸他去道歉,敖犬覺得自己沒錯為什麼要道歉。 王子靠近敖犬悄聲的說:「我勸你最好去道歉,否則,會有什麼後果你知道吧!」 最後敖犬被威廉帶去跟英文老師道歉,在敖犬不甘心的低頭認錯,和班導納豆老師的求情下,英文老師就收回那支小過。 半夜,小傑想到廚房倒水喝,聽到客廳傳來電視聲音,好奇的走向客廳,看到敖犬窩在沙發盯著螢幕,雖然這些日子一直在避免和敖犬獨處,尤其是他和大牙的事已經公開的現在,小傑更是努力的隱藏這份不能說的情感,但看他一個人心情不好的窩在沙發,卻也還是忍不下心無視,輕輕的嘆了口氣。 「怎麼還沒睡?」小傑在敖犬身旁坐下。 「不爽!睡不著!」盯著没什麼內容的電視,平淡的語氣透露著敖犬正壓抑著的怒火。 小傑當然知道敖犬在不爽什麼,但如果不低頭道歉,後果的確都不會是他們所樂見的。 「其實,二哥說的也沒錯啊!」小傑低著頭輕輕的說著。 敖犬看著小傑,冷冷的說:「你倒是很維護王子嘛!」 對於小傑平時躲著他,卻又跟王子很親密這點已經很不爽的敖犬,在聽到小傑的話之後,更是覺得不高興,敖犬幾乎都要以為在醫院的那一晚和之前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他的錯覺,小傑其實並不愛他,但是敖犬還是想証實。 小傑不明白自己說的話,怎麼會和維護王子扯上關係?抬頭看到敖犬半瞇著眼,慢慢的往自己身上靠過來,小傑有種很不妙的預感... 「敖、敖犬?」小傑慢慢的往後退,尋找著能全身而退的方法。 敖犬壓住小傑,在他耳邊說:「怕什麼?又不是沒做過!」敖犬用力的吻上小傑的唇。 「不要...唔...」小傑想躲開,卻慢了一步。 敖犬有些粗暴的吻著小傑,探進口中的舌,交纏著彼此,敖犬啃咬著小傑的唇,吸吮著小傑濕軟的舌,直到喘不過氣,敖犬才放開小傑。 被吻的紅腫的唇微張著,急速輕喘的小傑,幾乎是半掛在敖犬身上,唇邊溢出的一絲唾液,讓小傑更添一分淫糜氣息。 看著小傑那雙因為剛才激情的吻,而盈上一片水氣的大眼,敖犬笑了,舔去小傑唇邊的液體,輕聲的在小傑耳邊說:「如果,你已經忘記在醫院說過的話,那麼,我會讓你再一次深刻的記得,你是屬於誰的!」 敖犬舔吻著小傑的耳垂,來到頸間時,加重力道吮出一道痕跡,忽重忽輕的吻,讓小傑忍不住的輕聲呻吟著,敖犬的手在小傑的衣服裡遊走,有些粗糙的手掌,輕撫著小傑光滑的身軀,陣陣的酥麻感,讓小傑輕輕的顫抖著,敖犬隔著衣服舔吮小傑胸前的果實,右手則向下探進小傑逐漸堅挺的反應。 「啊~嗯、不要、哈啊、哈啊、敖犬...嗯哼~」小傑用雙手阻止敖犬右手的動作。 「不要?可是你身體的反應,好像不這麼覺得耶!」敖犬反握住小傑的手,往下探入小傑早已高挺的反應。 被強拉著觸碰自己下體的小傑,羞却的急著想抽回自己的手,但敖犬却緊緊拉著,用小傑的手來回撫摸小傑的下體。 「怎樣?很舒服不是?」敖犬用舌頭輕舔著小傑的頸間。 「哈嗯~這裡、是、啊、是客廳...」被輕舔的酥麻感,讓小傑的理智一點一滴的消失。 「那又怎樣?」敖犬蠻不在乎的回答,輕咬著小傑的喉結,再輕輕的吻回小傑唇邊,輕舔著小傑的唇。 「嗯哼、會有人...唔嗯~」趁小傑說話的時候,敖犬給了小傑一個深深的吻,不同於方才的粗暴,輕柔的深吻,讓小傑試著回應敖犬的溫柔。 發覺小傑略嫌青澀的回應,敖犬鬆開小傑的手,加重力道吸吮著小傑口中的香甜,小傑得到自由的手,輕輕的環上敖犬的頸,充滿情慾的吻,讓兩人的喘息變的急促而沉重。 「嗯哈、這麼晚,大家都睡了。」敖犬輕啄著小傑的臉,輕聲的說著,手也開始在小傑高挺的反應上套弄著。 小傑閉著眼輕咬下唇,忍住因快感而差點出口的呻吟,敖犬邊啃吻著小傑的頸項,一邊輕聲的說:「別忍耐,小傑!我想聽你的聲音。」 頸項被牙齒碰觸的酥麻感,讓小傑微微的輕顫著,卻還是搖搖頭強忍著不出聲。敖犬加快套弄的動作,也加重在小傑頸間的舔吻力道,右手則在衣服下輕撫著小傑,不斷被刺激的快感,讓小傑忍不住的輕哼一聲,身體開始緊繃,雙手緊緊環抱著敖犬,在小傑要爆發的前一刻,敖犬停下動作,用手指堵住小傑即將宣洩的出口。 「嗯哈、啊~敖犬?哈啊、唔...嗯~」小傑無法宣洩,難受的輕喘著,充滿情慾的迷濛大眼不解的望著敖犬。 同樣是男生,敖犬當然很明白小傑現在的難受。 「很難受是吧!想發洩嗎?求我啊!求我滿足你啊!」敖犬舔著小傑的頸項,壞心的提議,讓小傑猶豫著。 敖犬不停的舔吻和撫摸著小傑,身體傳來陣陣酥麻快感,却又無法宣洩的難受,讓小傑很快的就放棄忍耐。 「哈啊、嗯~啊、啊嗯、不要、這樣欺負我、嗯哈、敖犬、啊啊、哈、求你、哈啊~嗯唔、求你、嗯哼、敖犬~」皺著眉望著敖犬的大眼盛滿淚水,軟軟的請求著,卻不見敖犬有動作,小傑主動的吻上敖犬,學著敖犬吻他的方式,輕輕的啃吮著敖犬的唇,濕軟的舌探進口中,舔吮著敖犬的舌,敖犬把上衣脫掉,小傑輕吻著敖犬的頸項來到左肩,看到那個牙印,小傑輕輕摸著。 「對不起。」小傑輕柔的語調帶著濃濃的歉意。 「別道歉,並不會痛,真的!」敖犬看著小傑帶著歉意的大眼,輕輕吻著小傑的臉頰說。 怎麼可能不痛,都過那麼多天,還看的見這個牙印,可見當時他咬的力道有多大,小傑用舌尖輕柔的舔著左肩上淡淡的牙印。 敖犬化被動為主動,脫掉小傑的褲子,把小傑的T恤往上拉,要小傑咬住,敖犬用唾液沾濕手指,靈巧的和尖在小傑胸前來回的挑逗著,修長的手指慢慢的沒入小傑緊窒的穴中。 「唔嗯~」雖然之前有過一次經驗,但異物入侵的不適感還是讓小傑皺著眉悶哼一聲。 敖犬慢慢的加快手指的抽插,一邊持續的舔吻著小傑的身體,左手快開始套弄著小傑尚未宣洩的堅挺。 「唔、嗯哼~嗯嗯、呃哼~」小傑的息越來越急促,當他的身體又開始緊繃的時候,敖犬抽出手指,把自己的堅挺抵在小傑的後穴,左手加快套弄的速度,在小傑射出的同時,將自己的堅挺沒入穴中。 逹到高潮的快感和異物侵入的疼痛同時襲向小傑,快感與痛苦並存的衝擊,讓小傑完全無法出聲,只能張大著盈滿淚水的大眼,急促的喘息著。 敖犬依然在完全沒入小傑身體後,停下來等待小傑適應,溫柔的吻去小傑滑落的淚水,輕聲的要他放鬆身體,小傑深深的吸了幾口氣,雙手再次環上敖犬,敖犬埋首小傑的頸間,輕吻吐息,引起小傑一陣輕顫。 「哈啊、敖犬~嗯哼~」在小傑軟軟的喘息聲中,敖犬開始緩慢的抽插,小傑配合著敖犬的進出,輕輕的擺動著腰,敖犬慢慢的加快速度,小傑緊抱著敖犬,隨著律动在敖犬耳邊甜膩的輕聲呻吟著,敖犬突然停下動作... 「哈啊~敖犬?」小傑望著敖犬,不懂他為什麼停下來。 「小傑,我要你再告訴我一次,你是屬於我的吧?」敖犬認真的詢問著。 看著敖犬認真的表情,小傑笑著,輕輕的在敖犬的唇吻了一下說:「不論問幾次,答案都只有一個,小傑永遠都只屬於敖犬一個人。」 小傑吻著敖犬,主動的扭動著腰,輕喘著叫著敖犬,敖犬回吻小傑,在耳邊輕聲說:「你要記住今天說過的話,以後不准和王子太親近!」 「王子?」小傑很疑惑,怎麼無端又提起王子。 「可是他...呃啊~」小傑想解釋,但敖犬突然用力的往小傑體內一頂,不聽解釋的加快進出的速度,已經適應異物的緊窒小穴傳來強烈的酥麻快感。 「哈啊、哈啊、敖犬、啊啊~不要、嗯~哈、我、啊嗯~敖犬、啊、嗯哼~」小傑緊緊抱著敖犬,小臉埋在敖犬肩頸間急促的喘息著,小傑的身體隨著敖犬進出的速度越來越緊繃,在小傑的輕喘聲中,兩人一起逹到高潮,敖犬在射出之前,從小傑緊窒的穴中抽出,讓熾熱的液體噴灑在小傑的胸前。 激情過後,小傑躺在沙發上喘息著,敖犬把小傑的衣服脫掉,用衛生紙輕輕的幫小傑擦掉身上的液體,再把自己的T恤套在小傑身上,穿好衣褲後,把小傑的T恤丟到洗衣間,回到客廳準備把小傑抱回房裡時,却看到小傑盯著他發呆。 「怎麼了?」敖犬坐回小傑身邊問著。 小傑靜靜的望著敖犬,看著他溫柔的把他的T恤套在自己身上,聽著他用略為低啞的嗓音詢問著自己為何發呆,小傑在想,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敖犬發現自己對他的感情?是在醫院面對敖犬的挑逗卻沒有拒絕的那一晚?還是更早之前在教室裡的那個吻? 「小傑?小傑?你在想什麼?」看著小傑看著自己陷入沉思,敖犬輕輕的搖了搖小傑。 「我喜歡你,你是什麼時候知道的?」小傑輕輕的問著,他想知道,一向擅於隱藏情緒的自己,怎麼會被不擅觀察的敖犬發現自己對他的感情? 「呃...就是我發燒那次,你在床邊親我的時候...」敖犬照實說。 「你、你、你裝睡!?」小傑羞紅臉不敢相信,那時他以為不會有人知道的衝動,被偷襲者的熟睡居然是裝的!? 「我、我那也不算裝睡啦!就正好在你親我的時候醒來啊!除了繼續裝睡,我還能做什麼?」對小傑的指責,敖犬一臉無辜的反駁。 「好嘛!算我不對,不應該裝睡,別生氣啦!」見小傑低頭不語,敖犬伸手把小傑擁入懷中輕聲的道歉。 「你和大牙...」還沒說完,便聽到一聲輕嘆,抬頭對上敖犬充滿愧疚的眼,小傑開始後悔提到大牙。 「她...其實很無辜,因為是我先開口的,所以...」敖犬沒說完的話,被小傑的輕吻打斷,小傑把頭靠在敖犬胸前,緊緊的抱著敖犬。 「我不能確定會持續多久,所以,如果你覺得累了,想結束了,只要你開口,再不情願,我也會放手的...」敖犬充滿無奈的語氣,讓小傑在敖犬懷裡搖著頭,更加用力的抱緊敖犬。 敖犬溫柔的順了順小傑有些凌亂的髮絲,在小傑的額頭輕輕吻了一下說:「睡吧!明天還要上課。」 小傑靠在敖犬的懷裡用軟軟的語調撒嬌說:「可是,我想喝水。」 敖犬笑著抱起小傑走向廚房,讓小傑坐在餐桌上,倒了杯水拿給小傑,卻不見小傑接過水杯。 「怎麼啦?不是口渴?」敖犬疑惑的看著小傑。 「餵我!」輕軟的語調,說著任性的要求。 看著小傑雙手撐在桌上,雙腳晃丫晃的可愛樣子,敖犬靠近小傑,笑著喝下一口水,把水杯放在桌上,直接吻上小傑,有些冰涼帶著甘甜味道的水,從敖犬口中流入小傑口中,以為敖犬會拿著水杯到自己唇邊的小傑,完全沒料到敖犬會來這招。 「嗯唔~」毫無心理準備的小傑,忙著吞下敖犬口中的水,來不及嚥下的水從唇邊溢出,被吻到缺氧的小傑,只能緊緊的攀著敖犬的肩。 「夠了嗎?還是要再來一次?我怕會克制不了自己。」敖犬輕輕的舔去從小傑唇邊溢出的水痕。 「啊~夠、夠了!敖犬、嗯...」敖犬的話讓小傑有些慌張的阻止他,而敖犬又在小傑頸後吮出一道吻痕。 「那就回房睡吧!要我抱你回房嗎?」敖犬笑著輕輕的摸著小傑的臉。 「我自己可以走,你也早點睡,不然又要打瞌睡了!」小傑把手搭在敖犬的肩上,輕輕的親了敖犬一下後,就一溜煙的跑回房。 看著小傑的背影,敖犬笑著收好水杯,回房躺在床上,想著目前的狀況,對於大牙,敖犬無法狠下心來傷害她;對於小傑,敖犬不否認想獨佔他所有的目光,却不能給小傑任何承諾,如果最後還是不能避免傷害,希望能把傷害減到最輕,敖犬閉上眼,決定暫時不想這件事,以後的事,就以後再煩惱吧! --待續 =================================================================== 總之,接下來的第五章會很久之後才生的出來, 這一章終於讓兩人的關係明朗化了,(←早就明朗化了吧...=_=) 所以也試了一下明朗化之後的甜密感覺, 我只能說......我是個不會寫甜文的人......OTZ 接下來會甜密一陣子...... 怎麼辦啊~~~我幹嘛這樣折磨自己!? 就讓他們悲到底就好了咩!寫什麼甜文......ⓧ︿ⓧ 悲文比較有靈感啊~~~(抱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