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一個笑顏

關於部落格
望著你的笑容、想著你的快樂

只期望你擁有全世界的幸福

保留這份純真的笑顏
  • 21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終極一家-鬼龍X灸舞】遊戲(激H)

========================================= 這一天,灸舞帶著一堆零食去夏家討論極陰之日的事,順便問蘭陵王從滅出來後,有沒有什麼異狀,討論到一段落後,灸舞說有點事要跟夏天單獨聊一下,於是夏天帶著灸舞到房間去。 灸舞跟著夏天進到房間裡,夏天拉來一張椅子說:「盟主,請坐!」 灸舞順手把門鎖上,接下來要跟夏天說的事要是被別人聽到,怕會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怎麼了嗎??」看著發呆的灸舞,夏天打破沈默有些擔憂的問著。 「其實是我覺得,這陣子我們經過風風雨雨,有種生命共同體的感覺。」灸舞笑著說。 「但是有些問題,總覺得比較難開口...」灸舞慢慢的逼近夏天。 「呃...盟主你客氣了...有什麼就直說。」夏天有種不是很妙的預感。 灸舞笑了一下,對著夏天說:「到床上說會更好說。」 「床上!?」夏天驚訝的以為自己聽錯了,下一秒卻被灸舞推倒在床上。 「盟主!你該不會是想講,你愛上我了?」夏天看著笑著慢慢逼近自己的灸舞,有點不知所措。 「我...我尊重你的選擇,雖然你是盟主,可是我不愛男生耶!」夏天不斷的往後靠,看著充滿魅惑笑容的灸舞,覺得體內的鬼龍在蠢動著。 「哦!不愛男生嗎?是嗎?真的?我只是想確定一下。」看著夏天害怕又有些尬尷的樣子,灸舞覺得很有趣。 灸舞玩夠了,笑著要起身時,腰部突然被一隻大手抱住,整個人倒在夏天身上。 「夏...鬼龍!?你怎麼...」灸舞撐起身子看著身下的人,卻發現不知何時夏天換成鬼龍。 「小灸舞,不是想玩嗎?夏天那麼悶,我可以陪你玩啊!」一個翻身,鬼龍輕易的把灸舞壓在身下。 「什麼?」灸舞有點搞不清楚現在的情況。 「我說,我可以陪你玩個很好玩的遊戲...」鬼龍把灸舞身上的外套脫掉,在灸舞的耳邊輕聲的說。 「遊戲?你、你在做什麼?嗯...」灸舞不懂為什麼玩遊戲必須舔著他的脖子,但頸間傳來的酥麻感,讓他忍不住的輕哼出聲。 「玩遊戲啊!可愛的小灸舞...」鬼龍抬起頭看著灸舞漆黑的雙眼,純淨的雙眸直直的望著鬼龍,鬼龍在灸舞的臉頰輕輕的吻著,吻到灸舞的唇邊停了下來,輕輕的用指腹撫摸著灸舞紅潤的雙唇。 灸舞輕輕的用舌尖舔了一下在他雙唇遊走的手,只是好奇用手摸他的唇有什麼好玩的?卻看到鬼龍在自己舔了他的手之後笑了。 「鬼龍?」充滿疑惑的純淨雙眼,依舊直直的望著鬼龍。 「別急,我會讓你玩的高興的...」鬼龍邪魅的笑著,低啞的嗓音,在灸舞耳邊輕輕的迴盪著。 鬼龍蜻蜓點水般的吻著灸舞的唇,雙手伸進灸舞的衣服裡,粗糙的手輕柔緩慢的在細緻的身體上遊走著,引起的陣陣酥麻感,讓灸舞忍不住的閉眼輕喘。 鬼龍加重力道的吻著灸舞,探進口中的舌汲取著灸舞的香甜,鬼龍的深吻,讓灸舞開始因為喘不過氣而掙扎著,纖細的手用力的想推開令人缺氧的原兇,但對方卻動也不動依舊霸佔著誘人的唇,最後也只能緊緊抓著鬼龍的手臂,試圖用僅剩的一點力氣讓對方知道再這樣下去他就要因為缺氧昏倒了... 鬼龍不捨的離開灸舞迷人的唇,灸舞急促的喘息著,鬼龍脫掉自己和灸舞的上衣,看著還在閉眼喘息的灸舞,鬼龍開始舔吻著灸舞,從頸間、鎖骨一直到胸前,冰冷的空氣和鬼龍濕暖的舔吻,讓灸舞忍不住的顫抖著,分不清是因為冷,還是被舔吻的快感。 「嗯、啊...」鬼龍用舌尖逗弄著胸前的乳首,灸舞輕聲的呻吟著。 「嗯~小灸舞,你的身體...真.敏.感。」鬼龍一邊用手持續愛撫著灸舞,一邊在灸舞耳邊輕聲的說著。 「唔嗯~什、什麼...」被鬼龍挑逗的情慾高漲的灸舞,沒有多餘的心思去注意到鬼龍在說什麼。 看著灸舞盈滿水氣的迷濛雙眼,鬼龍吻著誘人的紅唇,右手則慢慢滑過平坦的腹部,來到下身解開褲子輕輕的摩擦著灸舞逐漸堅挺的反應。 「唔...嗯哼~」鬼龍隔著薄薄布料的輕柔摩擦,讓灸舞難耐的抓著鬼龍的肩。 鬼龍一邊慢慢加重摩擦的力道和速度,一邊從灸舞香甜的唇一路舔吻至胸前,靈巧的舌尖不斷的逗弄著挺立的乳首。 「哈啊~唔...啊嗯~」下身和胸前不斷傳來的快感,讓灸舞忍不住的輕喘著。 「舒服嗎?小灸舞~」鬼龍舔著灸舞的耳骨,低啞的嗓音像魔咒般的在耳邊輕聲說著。 鬼龍啃咬著灸舞頸間,右手脫掉灸舞的褲子,在堅挺的反應上熟練的套弄著,灸舞輕軟的呻吟聲,讓鬼龍加快套弄的速度。 「嗯哼~鬼龍...哈啊、嗯、啊啊~」隨著鬼龍套弄的速度,灸舞弓起身體雙手緊緊抓著床單,喘息聲逐漸變的急促,鬼龍持續套弄著灸舞即將暴發的慾望,左手擐著灸舞纖細的腰讓他更靠近自己的身體,被抱起的灸舞,順勢把手擐上鬼龍的脖子,忍耐到逹極限,灸舞緊緊的抱著鬼龍,熾熱的液體隨著性器的顫動噴灑而出,鬼龍輕輕的把宣洩過後整個人鬆軟無力的灸舞放回床上。 鬼龍用手上的白濁液體當潤滑,修長的手指輕柔的進入灸舞緊窒的後穴,雖然灸舞有些不適的發出一聲悶哼,但沒有鬼龍預像中的疼痛反應,讓鬼龍知道灸舞並非第一次,這點令鬼龍很不高興,於是鬼龍抽出手指,把灸舞的雙腳分開... 「嗯哼~鬼...啊!!好痛~~停止!嗚~」原本透著疑問的迷濛大眼,因為鬼龍突然進入的動作而盈滿淚水,灸舞雖然不是第一次,但沒有足夠潤滑的粗暴動作令灸舞皺著眉推拒著鬼龍。 「停止?別怕,很快的,你就會捨不得要我停止了!小灸舞~」鬼龍吻著灸舞因為疼痛而落下的淚水,開始在緊窒的穴中緩慢的進出。 「哈啊、不要、啊啊~好痛...停、停下來、嗚嗚、不要...」鬼龍每一次的緩慢進出,都令灸舞疼痛不已,卻推不開鬼龍,只能嗚咽著要鬼龍停止。 看著身下皺著眉哭泣的灸舞,鬼龍有點心軟,雖然對於自己不是他的第一個男人這點很不高興,卻還是無法對他的眼淚視而不見,嘆了口氣,停下動作,鬼龍舔吻著灸舞,細碎的輕吻和鬼龍溫熱的鼻息,在冰冷的空氣中交錯成一股曖昧的情慾。 「嗯...唔...哈啊~」雖然進入體內的異物依然令灸舞感到不適,但鬼龍的舔吻所傳來的酥麻,讓灸舞忍不住的輕哼。 鬼龍舔吻著灸舞的耳後和頸項,要灸舞放鬆身體的低沉嗓音,像魔咒般的迷惑著灸舞,漸漸的,灸舞開始適應在體內的異物。 「嗯哼~鬼龍...嗯~」後穴傳來的麻癢感,讓灸舞有些難耐的扭著腰。 「小灸舞~別急,我會讓你滿足的...」鬼龍看著灸舞泛紅的雙頰和充滿情慾的眼眸,輕輕在他額上吻了一下。 鬼龍讓灸舞的手環上自己,開始緩慢的進出,鬼龍啃咬著灸舞紅豔的唇,深深的吻著灸舞,交纏彼此的舌,貪婪吸取著對方的甜美滋味,直到無法呼吸才鬆開彼此,離開雙唇的舌,纏繞著一絲唾液,讓整個房間更顯淫穢。 「哈、哈啊、嗯哼...」灸舞急促的喘息著,纖細的腰主動配合著鬼龍的進出輕輕的扭著。 「唔嗯...灸舞、你好緊...」鬼龍開始加快抽插的速度,右手再次輕輕的開始套弄著灸舞高挺的反應。 「啊啊~好熱、哈啊、好、好熱、唔嗯~鬼龍、鬼龍...啊啊~」前後同時被刺激的快感,很快的讓灸舞迎向第二次的高潮。 但鬼龍並不打算就此停止,右手依然持續的套弄著灸舞剛剛才宣洩過的性器。 「嗯啊~停、停下來、啊啊~不行了、鬼龍...嗯唔...」慌亂的想阻止鬼龍套弄的動作,卻一點力氣都使不上來。 「為什麼要停下來?我說過會滿足你的,遊戲才正要進入好玩的地方啊!小灸舞...」鬼龍把灸舞翻過身,讓灸舞跪趴在床上,從背後的繼續著剛才的動作,灸舞只能緊緊的抓著床單,大口的喘息著,迎向第三次的高潮。 「哈啊、哈啊、好難受...停下來、鬼龍...嗚嗯、不要...啊嗯...」無力的跪趴在床上啜泣著,斷斷續續不成句子的要鬼龍停下動作,但鬼龍依舊不為所動。 「停下來就不好玩了,你不是想要嘗嘗被人羞辱的滋味嗎?小.灸.舞...」鬼龍像情人般的在灸舞耳邊低吟,說出來的話語卻讓灸舞感到一股寒意。 「鬼龍...嗯哼、啊嗯...停止...我、哈啊、我不要玩了、停下來...」灸舞帶著哽咽的呻吟,近乎懇求的語氣。 「不玩?現在...已經不是你說不玩就能不玩的...親愛的小灸舞...」鬼龍沒有停下抽插和套弄的動作,低頭舔吻著灸舞的後頸,啃咬著灸舞的肩,再輕輕的吻著灸舞的背。 「哈嗯、不要、啊、啊嗯~鬼龍、哈、啊啊--」灸舞在鬼龍不間斷的刺激下,迎向第四次的高潮,整個人鬆軟無力的倒在床上,小小的身軀不住的顫抖著。 鬼龍並不打算就此放過灸舞,看著輕閉雙眼、大口喘息的灸舞,鬼龍拉起灸舞,讓他坐在自己身上,雙手扶著灸舞纖細的腰。 「這樣吧!你自己動,只要讓我舒服的射出一次,我們就結束這個遊戲,如何?」鬼龍躺著對無力的趴在自己身上的灸舞提出這個壞心的建議。 「啊哈、結束?嗯哼...啊嗯~」聽到鬼龍的提議,雖然灸舞有些猶豫,但還是有些吃力的撐起身體,慢慢的前後擺動著。 灸舞緩慢的擺動,讓鬼龍開始後悔這個提議,看著撐在自己胸前的白晳小手微微的抖著,再看著灸舞皺著眉喘息的樣子,鬼龍決定還是幫他一把。 「小灸舞,要這樣動我才會舒服啊!」鬼龍扶著灸舞的腰往上提,讓他從前後擺動換成上下的動作。 「唔嗯~這、這樣動?啊嗯...」灸舞喘息著照著鬼龍的話做,原本撐在鬼龍胸前的手抓著鬼龍的手臂。 「嗯哼、沒錯、灸舞...」鬼龍順著灸舞的律動往上頂,讓不知情的灸舞皺著眉倒抽一口氣。 「呃啊~哈啊、鬼、鬼龍...嗯唔~好深、別...啊啊~」被鬼龍打亂的律動,隨著鬼龍越來越快的速度和越來越重的力道,強烈的快感讓灸舞覺得自己就要瘋了。 「啊啊、慢點、嗯哈~不要...鬼龍、我、哈、哈啊~不行了...嗯啊--」再次高潮的灸舞,整個人趴倒在鬼龍身上,閉眼聽著鬼龍的心跳聲大口的喘息著,鬼龍翻身讓灸舞躺在床上,繼續加快抽插的動作,灸舞已經連抱著鬼龍的力氣都沒有。 「哈啊、哈、哈嗯~不要...求你...啊、啊啊~鬼龍...」灸舞帶著哽咽的請求,已經連喊都喊不出聲。 「我說過會讓你滿足的,很快就可以結束了...小灸舞...」鬼龍輕輕吻著灸舞,啃咬著灸舞的頸項,右手再次覆上灸舞宣洩多次的性器。 「不要...啊啊~鬼龍...哈嗯...」灸舞皺著眉想推掉鬼龍的手,卻只能抓著他的右手,而無法阻止他的套弄。 「別拒絕我,這一次,讓我們一起洩吧...灸舞...」鬼龍輕輕的在灸舞耳邊說著。 雖然灸舞已經宣洩過多次,但在鬼龍前後不斷的刺激下,灸舞還是再一次的顫抖著身體,半透明的液體噴灑而出,而鬼龍也在同時間將熾熱的液體射入灸舞體內... 鬼龍輕輕的幫失去意識的灸舞清理身體,再幫他換上衣褲,擁著灸舞在他唇上輕輕的一吻,希望自己不是跟夏天共用一個身體,這樣就可以一直抱著他不用放手,但逐漸失去的意識提醒著鬼龍,那只是一個不可能實現的願望,鬼龍緊緊的抱著灸舞,直到完全失去意識...        --END =================================================================== NO~~~~~~~~我已經江郎才盡了...囧rz 結局一整個爛梗的FEEL... 但是我已經盡力了...(擦淚) 感謝軍團長在家暴我之餘還提供點子,雖然只有一句話...XD 每天都在終極一家結束後,在MSN上一起嗨到凌晨兩三點, 還給我一堆YOUTOBE的姦情視頻, 害我一直分心不能專心寫文...XD 但要不是妳動不動就催文, 我想,我大概還會拖到十一月才寫好吧!!XD 軍團長... 快把師徒在調教之地的文寫出來啊~~~~XDDDD 會開始寫這篇,除了是因為軍團長的逼迫之外, 主要也是因為這部戲裡面的萌點太多了...XDDD 再來就是因為我的敖傑文一直在卡文中, 甜文苦手的我,連一個字都擠不出來...OTZ 所以就想說換個口味先, 現在也順利的在進行敖傑文了, 雖然好像並沒有很甜的跡象...XD 這個終極BL之家讓我們一群朋友HIGH到翻, 大家聚在一起聊的也大多是劇中配對有多萌, 我真的只能說,破梗當梗用也太HIGH了!!!XDDD 最後一段的激H文是邊看JIN主演的有閑俱樂部一邊打出來的, JIN太可愛,害我一直分心啊!!! 然後,蘭陵王好帥啊~~~~ 被迫脫掉衣服的肉體也好受啊~~~~ 夏天身材好讚啊~~~~ 神行者耍賤招時好可愛啊~~~~ 師徒好萌啊~~~~~ 鬼鳯我愛你~~~~~~~~XDDDD 吳尊的火炎頭好醜,沒有火炎好帥~~~ 最後,不負責預告... 如果我的腦漿有回來探視我的話, 可能會有師徒的激H文...(羞) 但是機會不高就是...XD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