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一個笑顏

關於部落格
望著你的笑容、想著你的快樂

只期望你擁有全世界的幸福

保留這份純真的笑顏
  • 21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糖-敖傑】病 五

=================================================================== 接下來的日子,大家都在煩英文考試的事,敖犬和小傑的關係明朗化之後,彼此間的互動一如往常,唯一不同的,是敖犬看小傑的眼神,多了一份寵溺,發現這一點的人,除了王子之外,還有小煜,雖然覺得奇怪,但小煜並沒有想太多,因為小傑是有種讓人想寵他的氛圍在,如果今天對像換成威廉或阿緯,小煜會認為敖犬病昏頭。 英文考試那天,大家都沒想到原本機車到極點的英文老師怎麼突然變了!?考試內容簡單的不得了,所有人都順利過關。 在英文危機解除後,班上來了兩個轉學生,一個是開朗帶著傻氣的李銓,另一個則是冷酷話不多的小馬;在考試期間,小煜和威廉同時失變了,李銓想了個辦法讓他們兩個宣洩心中的情感,很快的就和六兄弟打成一片;而個性冷酷的小馬則和衝動的敖犬槓上,在體育課比籃球時撞傷敖犬的鼻子,去圖書舘找資料時,又一言不合差點跟敖犬他們打起來,還好丫頭即時趕到;幾次的衝突巧合,都和李銓有關,讓王子以及小煜開始懷疑要整他們的人,其實是李銓。 隔天,敖犬要出門時,被丫頭叫住:「敖犬少爺!你今天要把合約內容背熟啦!不然又發生像圖書舘的事就糟了。」丫頭抱著一大本的合約書嘟著嘴說。 「厚、哪有那麼倒楣啊!回來再背啦!」敖犬拿著安全帽就想閃人。 「敖犬、我覺得丫頭說的沒錯,你不覺得你最近好幾次都差點犯規嗎?」王子闔上書看著敖犬。 「對啊!而且你不覺得每次幾乎都和李銓有關,這一點很怪嗎?」小煜在一邊附和著王子。 「還好吧!只是巧合啦!好了啦!我要閃了!」敖犬不以為然的說完,就騎著機車走了。 靠在房裡的落地窗旁,小傑靜靜的看著敖犬離去的背影發呆,對敖犬的情感已經不需要壓抑隱藏,知道自己在敖犬心裡擁有一個位置,小傑覺得一切幸福的很像一場夢,如果可以,小傑希望時間停留在每一個他和敖犬獨處的時光,但敖犬和大牙的互動,殘忍的提醒著小傑離他想要的幸福還很遠。 自從那晚在客廳的對談後,小傑和敖犬之間,沒有誰再次主動的提起過大牙,彷彿從一開始,他們之間就不曾存在這個問題。 但小傑心裡明白,即使不提起,也不代表著大牙和敖犬不曾交往,他們只是很有默契的選擇忽視某些事。小傑選擇忽視大牙每次在敖犬身邊,笑的甜蜜的幸福模樣;敖犬選擇忽視小傑看著他和大牙在一起時,溫和笑容裡不經意流露出來的寂寞目光。 「大哥那麼急著出門,也不知道要去哪裡?」威廉重重的坐在床上。 「大概是去約會吧!」被威廉的聲音拉回思緒的小傑,淡淡的笑著說。 「真好!要是容嘉學姐也願意跟我約會就好了...」充滿羨慕的語氣,威廉垂頭喪氣的坐在床邊。 「如果容嘉學姐表明一輩子都不會跟你約會,那你就會放棄容嘉學姐嗎?」小傑坐到威廉身邊,搭著他的肩問。 「怎麼可能!要是那麼容易就能放棄的話,我就不會這麼煩了...」威廉皺著眉苦惱的說著。 「既然如此,那你就堅持下去啊!說不定有一天容嘉學姐就被你感動了!」小傑拍拍威廉的肩鼓勵他。 「你說的對!四哥!你真是我人生的導師!我現圶就去找容嘉學姐!」威廉給了小傑一大大的擁抱後,就衝出房間。 小傑揉著被威廉的蠻力弄疼的手臂,想著威廉的話,覺得有點哭笑不得。人生的導師?有沒有這麼誇張啊!小傑笑苦笑的搖了搖頭,躺回自己床上,抱著那天晚上在客廳裡,溫柔套在自己身上的那件,有著敖犬味道的T恤,想起自己跟敖犬要那件T恤時,敖犬那個為難的表情,小傑就很想笑;敖犬非常喜歡那件T恤,雖然為難,却也還是給了小傑,從那天起,小傑每天都抱著那件T恤睡覺... 王子敲了門却沒反應,於是輕輕的推開房門,看著小傑在床上睡的沉,手上的T恤原本屬於誰,王子當然很清楚,那是敖犬幾乎每天都穿著睡的衣服,還在想怎麼這幾天都沒看到他穿,原來是在小傑這裡。 「小傑、小傑!」王子輕輕的搖醒小傑。 「唔~二哥?幾點了?」小傑揉著眼睛問。 「快六點半了,丫頭提議要大家一起包水餃,快點下來吧!」王子輕輕的幫小傑順了順有些凌亂的頭髮。 「哦...敖犬也回來了嗎?」小傑用平淡的語氣問著。 「還沒。剛才丫頭說他有打電話回來說要在外面吃。」王子重覆著丫頭說的話。 敖犬要跟誰在外面吃,大家都明白,看著低頭不語的小傑,王子一度以為他要哭了,却沒想到小傑抬頭露出甜甜的笑容,拉著他往樓下走。 晚餐時間,小傑依舊和阿緯搶著要幫丫頭,飯後和大家在客廳裡看電視閒聊,十點半左右,敖犬推開門進來,把手上的蛋糕拿給丫頭;王子看著丫頭拿走蛋糕往廚房走,蛋糕是買給誰吃的,王子很清楚,因為六兄弟中,除了小傑之外,其他人都不愛甜食,而丫頭怕胖所以在家也幾乎不碰甜食,但每次敖犬回家,都會帶著甜食回來,而小傑每次在吃著那些甜食時,都會露出一種很滿足的表情,彷彿那是人生中最幸福的時刻,所以他和小煜都會把從女生那裡收到的甜食拿給小傑,雖然小傑對甜食來者不拒,卻從來不碰敖犬約會後所帶回來的任何食物,最後那些小傑不碰的甜食,大多數都進了阿緯的肚子裡... 王子看的出敖犬和小傑的關係大概明朗了,卻不明白敖犬為什麼還繼續跟大牙在交往?也不明白小傑為什麼這樣放任敖犬...儘管有著許多疑問,王子也不打算去問清楚,感情這種事,不是局外人可以幫上忙的,就讓他們自己去處理比較好。 「厚~大哥!你這麼晚才回來,一定進展到很不得了的地步厚!」阿緯跟威廉纏著要敖犬報告進度。 「哪有什麼進度啊!就看電影跟吃飯啊!!」敖犬的視線飄向窩在紅色單人椅上,認真玩著PSP的小傑。 「騙肖A!只是看電影跟吃飯哪會這麼晚才回來?」阿緯不相信的持續逼問著敖犬。 「信不信由你啦!閃開!」敖犬甩開阿緯和威廉,走上樓。 「欸、二哥!你相信大哥的話嗎?」威廉轉頭問王子。 「信不信有關係嗎?」王子看著小傑拿著PSP走上樓。 「難道你都不會好奇大哥跟大牙進展到哪裡哦?」阿緯坐到王子身邊問著。 「知道進展到哪又能怎樣?你們還是管好自己比較重要吧!」王子敲了一下阿緯的頭說。 小傑躺在床上盯著天花板想著,不用再隱藏情感的日子,為什麼獨處的時間反而變少了,是自己太過貪心了嗎?小傑轉身把頭埋進敖犬的T恤裡,有著熟悉的味道,假裝自己在他的懷裡,努力的不去想像今天敖犬和大牙的約會過程,就這樣迷迷糊糊的睡著,在夢裡的敖犬,只屬於自己一個人。 在學校裡,敖犬和小馬的衝突越來越多。終於,在李銓自願幫敖犬代收全班的午餐費,卻在收齊後不小心被偷了,敖犬在班上說想先用班費代墊時,小馬跳出來反對,班上正式分裂成兩派,當小馬沒有多花一毛錢的解決午餐事件,又風光的為班上贏得多座獎盃後,喜歡小馬的彤彤在班上提起重選班長的臨時動議,班導納豆在徵得敖犬的同意後,全班開始重新投票,李銓因為是雙方戰火的導火線,所以自動棄權,小馬以一票之差當選班長。 午餐時間,大牙問敖犬:「欸、你被搶走班長的位置,難道都不會不甘心嗎?」 敖犬聳聳肩無所謂的說:「不會啊!當初是為了推翻女生的暴...呃、謀求男生的福利,我才出來選班長的,既然現在班上的感情變好了,那誰當班長都沒差啊!」 大牙笑著稱讚敖犬:「想不到你這麼淡泊名利!好!我決定賞你一塊排骨!」大牙在自己的便當裡夾了一塊排骨餵敖犬吃下。 和丫頭、阿緯一起吃飯的小傑聽著大牙和敖犬笑鬧著,呆呆的一口一口吃著飯。 「小傑?你怎麼了?」看著光吃飯不吃菜的小傑,丫頭歪著頭輕聲的問。 「嗯?沒事啊!只是覺得今天的菜有點難吃。」抬頭看到丫頭擔憂的神情,小傑笑著摸摸她的頭。 「會嗎?我覺得還挺好吃的啊!」阿緯拍掉小傑的手說。 「那好!都給你吃啊!」小傑把自己便當裡,所有阿緯討厭的菜都夾到阿緯的便當裡。 阿緯不甘示弱的也把小傑討厭的菜夾到小傑便當裡,兩個人開始玩起攻防戰,丫頭則在一旁嬌滴滴的要他們兩個不要再玩了。 班長換人當之後,雖然小馬和敖犬的衝突還是不少,不過在丫頭不斷的提醒下,也只好忍氣吞聲不去理他;而王子最近很煩燥,因為原本一直纏著他,老在他身邊打轉的鬼鬼突然開始躲他,還用計把他和小薰關在一起,在小薰客觀的分析後,王子決定抓住鬼鬼問清楚,沒想到鬼鬼以〝一切不過是場實驗〞來解釋一切,這讓王子非常生氣,決定不再管鬼鬼的事。 丫頭看著生氣的王子和傷心的鬼鬼,決定把事實的真相告訴王子,原來鬼鬼得了癌症,王子決定在剩下的日子裡好好的陪鬼鬼,可是鬼鬼不領情,她要王子是真心喜歡她,而不要王子是因為同情才跟她在一起,當鬼鬼昏倒在教室裡時,王子一個箭步衝上去抱住鬼鬼,把她帶到保健室,看著躺在床上的鬼鬼,王子的腦海裡充滿著鬼鬼在他身邊晃來晃去的身影,詭計得逞時的得意表情,還有他對鬼鬼說謝謝時,鬼鬼那個很開心的笑容...在這一刻,王子才發現原來鬼鬼早就在自己心裡佔有一個位置,鬼鬼醒來後,王子對鬼鬼表明自己的心情,於是,鬼鬼終於答應王子。 這天,王子和敖犬都約會去了,阿緯拉著其他三人一起出門買東西,在過馬路時。小傑蹲下綁鞋帶,一台機車快速衝過來,差點就撞上小傑,幸好威廉機警的拉了小傑一把。 「四哥!你沒事嗎?」威廉扶起小傑。 「嗯!我沒事!謝謝你哦!威廉。」小傑感激的向威廉道謝。 「喂!你們差點撞到人,都不用道歉嗎?」小煜見對方亳無歉意的樣子,生氣的要對方向小傑道歉。 「拜託!是他自己不長眼的蹲在馬路上,關我們什麼事啊?」混混A說完便打算離開。 「你是瞎了,還是看不懂紅綠燈啊?紅燈本來就該停下來禮讓行人的啊!今天不道歉就休想離開!」阿緯一腳踩在機車面版上擋住去路。 雙方一言不合就打了起來,對方叫來十幾個人把小傑他們圍住,阿緯、小煜跟威廉打起架來輕輕鬆鬆,阿緯一個回旋踢,兩個人倒地不起;小煜一個右勾拳,輕鬆打倒一個人;威廉三兩下,也輕鬆撂倒兩個人;對方見他們三個那麼會打,便把攻擊重點放在不擅打架的小傑身上,威廉見小傑被圍,就跑過去救他,被拉開的混混B趁威廉扶小傑時,想一拳打過去,却被路過的小馬擋住,小馬要威廉扶著小傑到一邊去,混混B又趁機拿木棍打傷小馬,阿緯跟小煜聽見小傑的叫聲,便跑向他們三人,當他們五人逐漸被十幾個混混圍位時,敖犬和李銓拿著球棒趕到,對方見苗頭不對,就全都跑掉了。 因為這次的事件,讓敖犬他們跟小馬之間的關係好轉,不再針鋒相對,在學校的日子變的很平靜,當班上的同學們在恭喜鬼鬼終於如願以及祝她能長命百歲時,鬼鬼的病歷表被王子看到,覺得有點問題,便拿去跟英文程度也很好的小薰討論。 「鬼鬼,妳看的懂上面在寫什麼嗎??」王子在跟小薰討論之後,拿著病歷問鬼鬼。 「不懂啊!可是我看的懂上面有癌症的英文單字。」鬼鬼滿臉疑惑的回答著。 「我的老天啊!鬼鬼!妳根本就沒有病!」小薰笑著對鬼鬼說。 「沒病!!!???」聽見小薰的話,看到王子點頭,全班驚訝的全都看向鬼鬼。 「不可能啊?上面明明就說我得癌症啊!!」鬼鬼皺著眉搞不懂現在是什麼情況,怎麼自己突然沒病了呢? 「這上面寫的病名是:睪丸癌,妳有這東西嗎?」王子不敢相信古靈精怪的鬼鬼居然會笨到這種程度。 「沒有啊...那我怎麼會得這種病啊?」鬼鬼依然搞不懂現在的情況。 「鬼鬼!妳沒有病!!是醫生寄錯病歷給妳!!」小薰抓著鬼鬼開心的搖晃起來。 「我沒病?我沒有癌症!?我不會死了??」鬼鬼依然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 「真是太好了!鬼鬼!!恭喜妳!!」班上的同學七嘴八舌的恭喜鬼鬼。 「王子!我沒病!我不會死耶!」鬼鬼開心的拉著王子的手,卻被王子甩開。 「王子?我...我不是故意的啦!我也不知道啊!不然我再去做一次檢查,說不定我其他地方有病啊!」鬼鬼見王子沉著一張臉,怯怯的說著。 「閉嘴!大笨蛋!少說這種不吉利的話!妳離我遠一點!!」說完便轉身離開教室,王子生氣鬼鬼這麼粗心大意,害得大家白白為她膽心。 「王子~~王子等等我~~~」鬼鬼在後面追著王子。 「想不到王子最後還是栽在鬼鬼的手上。」敖犬跟小傑去倒垃圾時,笑著對小傑說。 「鬼鬼的努力,讓王子感受到她的心意,接受她的心意也沒什麼不好啊!」小傑淡淡的笑著說。 「那你呢?」敖犬停下來。 「我?我怎樣?」小傑不解的回問。 「你不會在意我跟大牙之間的互動嗎?」敖犬望著小傑,試圖從那雙漆黑的眼眸中看出一點訊息。 「你們是班對啊!就算我在意也沒用吧!我說過不逼你的。快回教室吧!」小傑笑著巧妙的迴避著敖犬的注視。 「小傑!」敖犬拉住小傑的手。 「怎麼啦?」小傑回頭輕輕的笑著問。 敖犬深深的吻著小傑,突如其來的吻,讓小傑有點不知所措的想躲,吻著小傑的敖犬緊緊的把小傑擁在懷中,讓小傑躲不掉這個讓他逐漸缺氧的深吻,直到喘不過氣,敖犬才鬆開彼此,看著小傑撫著胸大口的喘氣,因激烈的吻而顯的艷紅的唇微張著,張著因缺氧而濛上一片水氣的大眼看著敖犬,敖犬看著無比誘人的小傑,不明白為什麼小傑總是低估自己對別人的誘惑力,如果可以,敖犬真的想把小傑關起來,不讓任何人看到他。 「你可以再對我更任性一點的...」敖犬把還在喘氣的小傑擁在懷裡輕聲的說。 任性?真的可以嗎?我對你的任性...是被允許的嗎?? 那麼...能不能...就讓時間停在這一刻... 靜靜的在敖犬懷中,聽著他的心跳聲平緩自己的呼吸,小傑輕閉著眼忍著淚水,感受著敖犬的溫柔。                                 --待續 哇哈哈哈!!! 儘管卡到天荒地老,也總算把這一篇生出來啦!!!! 雖然沒什麼人在期待,但也是自己的一份執念在撐啦!! 不過,好像不算是甜文的樣子...囧rz 整個劇情和個性都開始跟黑糖的原劇偏離了... 反正自己寫爽的,應該也還好啦!! 因為一開始在寫的時候,黑糖的DVD卡上說大牙會因為覺得跟敖犬之間只是兄弟情, 所以會自己跟敖犬分手,沒想到結局居然復合了!!!???(怒) 然後是預定要寫來破壞敖犬跟小傑之間的壞人, 本來以為是李銓的,沒想到居然是小馬!? 害我一整個有點小慌張,就卡很重...Orz 還好後來自己有想到怎麼轉回來, 李銓居然不是壞人,真是太可惜了! 不過小馬的壞人超帥啊~~~~~ 在整理這篇時,一直在聽梁靜茹的崇拜, 所以有些在整理時才加入的內容, 都是在聽了歌之後才有的靈感, 這首歌不論是曲子還是詞意, 都很有一種令我想哭的感覺, 結果,本來說好應該是甜文的, 整理好的時候,發現整個沒有向甜文的方向發展, 有一種不要讓他們表明對彼此的感情, 反而會比較有甜文的感覺, 不過一切都太遲了...XDDD 在卡文的過程中,分心去寫了終極一家的配對, 然後我發現,在看終極一家的人比較多啊...XDDDD 像黑糖我寫了兩篇激H文,在天空那麼久, 點閱數雖然都有破一百五,但還是輸給終極一家的龍舞文...(淚) 而且看黑糖敖傑文的人都不是很愛留言, 龍舞文的短篇,卻有三四個人冒出來跟我一起HIGH, 其實心情有點複雜...Θ_Θ 不過就算沒人期待,我還是會努力寫完的!!XDDDD 接下來會先解決掉兩篇終極一家的激H短篇! 因為再不寫出來,我的腦漿就要再次離我遠去了...囧rz 我是個打鐵要趁熱的人...X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