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一個笑顏

關於部落格
望著你的笑容、想著你的快樂

只期望你擁有全世界的幸福

保留這份純真的笑顏
  • 21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終極一家-槍靈王X灸舞】永別(激H)

昏暗的石房,水滴的滴答聲響,清脆的在房裡迴盪著, 石房中靜靜佇立在窗前的少年,輕輕的嘆了口氣。 「師父,這裡就是你當初帶我來閉關修練的地方,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始終相信你是一個心存善念、正義凜然,卻又自以為英俊瀟灑、好吃懶做的天外飛仙。」灸舞一個人對著空氣自語著。 一個熟悉的身影,慢慢的靠近灸舞,灸舞輕輕的笑著說:「很高興你還是來了,沒有被槍靈王打敗。」 「我總是要把自己惹的麻煩解決,你烏風帶來了嗎?」神行者苦笑的問著。 看見灸舞拉開外套,露出插在腰間的烏風,神行者搖搖頭笑著感嘆:「沒想到我死,不僅可以謝罪,還可以一併除害,事情也算圓滿解決,不是嗎?」 「你是我師父,我下不了手。」灸舞難過的紅著眼,看著神行者。 「不要感情用事,你要殺的人不是我,是誤入歧途、不知悔改的槍靈王,我的肉體雖然結束了,生命卻重新開始啊!」神行者試圖說服灸舞為整個時空除害。 「還是那個心存善含、正義凜然、自以為英俊瀟灑,卻又好吃懶做的天外飛仙啊!」看著眼中含淚的灸舞,神行者笑著重覆剛才他所說的話。 「唉唷、都幾歲的人還哭啊?烏風拿出來,再不拿出來,等一下槍靈王出來就有麻煩了!」看著眼中充滿不捨的灸舞,神行者收起笑容,皺著眉要灸舞以大局為重。 當灸舞慢慢的伸手拿烏風時,神行者突然感到不對勁,槍靈王壓下神行者,出來面對灸舞。 「要你拿就拿,這麼見外啊?」不同於神行者的溫和,槍靈王挑釁著炙舞。 「槍靈王!!!」灸舞恨恨的拔出烏風對著槍靈王。 「別搞錯!你手上的烏風可是我的忠僕,不會殺自己的主人。」槍靈王狂妄的笑著。 「那你就試試看啊!看我開不開得了槍。」眼中充滿恨意的灸舞,緊緊的握著烏風說著。 「哼!張大眼睛看清楚,你要殺的,可是撫育你那麼多年的神行者的肉身。」槍靈王邪魅的笑著,篤定眼前這個善良的小盟主下不了手。 灸舞的確無法下手,即便現在身上的異能沒有消失,他也無法下手殺了最疼愛自己的師父,閉著眼不看眼前人,緊握著烏風的手依舊顫抖的厲害。突然,一隻溫熱的手輕輕的覆上握著烏風的手,灸舞張開眼,看著眼前拿下面具的人,那溫柔的神情,就像師父每次在他難過時安慰他的樣子。 槍靈王輕易的奪下炙舞手中的烏風,望著眼前這個張大著一雙淚眼的灸舞,槍靈王短暫出現的溫柔眼神,讓灸舞失去防備,強行欺上那張自己想念已久的紅唇,柔軟的觸感和香甜的味道,令槍靈王迷醉。 突如其來的吻,灸舞用力的想反抗,但已失去異能的灸舞,根本無力反抗異能強大的槍靈王,想要閃躲,頭卻被牢牢的扣住,濕軟的舌探進口中,汲取著灸舞口中的香甜,槍靈王的右手慢慢的滑向灸舞的下體,察覺槍靈王意圖的灸舞,在情急之下,用力的咬傷槍靈王的唇,鹹腥的血味立刻在口中擴散。 「唔...咬我?哼!等一下你就會求我了!」槍靈王放開灸舞擦掉唇邊的血,從口袋裡拿出一顆東西含進嘴中,慢慢的往灸舞靠過去。 「你、你不要過來...你要做什麼...唔...」灸舞閃躲不及,又被槍靈王一把抓住,槍靈王扣住灸舞的下巴,強行將口中的東西送進灸舞口中,直到確定灸舞吞下去後,才放開灸舞。 「咳、咳咳...你、你給我吞了什麼?」灸舞撫著胸口喘著氣說。 「等一下你就會知道啦!」槍靈王靠著牆不懷好意的笑著。 灸舞覺得身體有股奇怪的燥熱感,意識也漸漸的開始變的模糊,用手撐著牆用力的搖搖頭,試圖甩開那股令他不安的燥熱感。 「你...你到底...給我...吞了什麼?」身體發熱的灸舞,脫掉外套,瞪著槍靈王。 「很難受是嗎?覺得很熱是嗎??你現在沒有異能,所以發作的比較慢一點。」槍靈王慢慢的走向灸舞。 「這是我特製的春藥,叫做【唯我獨尊--一條根】,很快的,你就會求我了...」槍靈王捉住灸舞反抗的手,拿出一根繩子把他的手反綁在背後,在灸舞耳邊輕聲的說著。 「嗯、別想、我才不會求你!快放開我!」槍靈王溫熱的氣息,讓灸舞忍不住的輕哼一聲,雙腳一軟的坐倒在地上,卻還是嘴硬的反駁著槍靈王。 「哼!身體的反應很誠實啊!」槍靈王的手從灸舞纖細的腰滑入褲子裡,輕輕撫上灸舞因為藥效而高挺的性器。 槍靈王或輕或重的撫弄,灸舞緊咬下唇忍著想出口的呻吟,曲著身體想閃躲槍靈王的挑逗,身體因為強忍著高漲的情慾而冒著冷汗。 看著不屈服的灸舞,槍靈王輕笑著,開始舔吻灸舞的頸項,隔著衣服吸吮著灸舞的乳首,雙手遊走在灸舞消瘦的身體上,有些粗糙的手,輕輕的滑過細緻肌膚,引起灸舞一陣輕顫。 「幹嘛要忍耐呢?叫出來不是很好?就把我當成神行者就好啦!」槍靈王在耳邊用低沈的嗓音誘惑著灸舞,輕輕的舔吻著灸舞的耳垂。 「唔嗯、閉、閉嘴!我師父、跟你才不、不一樣...嗯唔...」灸舞皺著眉瞪著槍靈王,努力撐著一絲意志,不想在這個人面前認輸。 看著眼前倔強的灸舞,槍靈王突然很火大,他不明白,自己到底哪一點比不上那個懶散的神行者?同樣的身體同樣的聲音,為什麼灸舞就這麼恨他?半瞇著眼靜靜的看著灸舞。 「一樣的!小灸舞...我和神行者共用同一個軀體,我和神行者並沒有什麼不同啊...」槍靈王一邊輕輕舔吻著灸舞,一邊溫柔的說著。 「不...啊...不同的、師父...嗯、不一樣...」意識開始渙散的灸舞,想反駁槍靈王,但身體傳來的快感,讓他的話在出口後,全都成了軟軟的囈語。 「那你告訴我,哪裡不一樣呢?」槍靈王輕輕啃咬著灸舞的唇,輕啄著灸舞的臉,低啞的嗓音,持續蠱惑著灸舞。 「啊嗯、不...不知道、嗯...師父...哈啊...」槍靈王的挑逗讓灸舞無力思考問題,被綁住的雙手掙扎著想要自由。 看著眼神迷濛的灸舞,槍靈王解開他手上的繩子,脫掉灸舞的衣褲,石板的冰冷觸感,讓灸舞燥熱的身體稍稍的降溫,也喚回灸舞因為藥效而消散的意識。 「槍靈王!你要做什麼!?」灸舞激烈的反抗著槍靈王,手腳並用的想逃離槍靈王的壓制。 「哼!失去異能的你,以為能這麼輕易的逃開我嗎?而且,你剛才不也很享受?小灸舞」槍靈王抓住灸舞亂揮的雙手,分開灸舞的雙腳,俯身輕輕啃咬著灸舞的鎖骨。 「住口!我才...沒有...放開...」灸舞怒視著槍靈王,槍靈王帶著羞辱的言詞,讓灸舞再次緊咬著唇,也不想再溢出一聲會讓自己感到羞恥的呻吟。 「沒有嗎?那是我做的不夠多囉...」槍靈王舔吻著灸舞,一路從胸膛吻到小腹,左手輕輕的覆上灸舞堅挺的反應上,輕柔的搓弄著,力道輕的不足以讓灸舞發洩,卻又讓灸舞無法無視下體傳來的強烈快感。 「別忍耐,我說過,就把我當成神行者啊!」看到灸舞咬著唇,槍靈王放開灸舞的手,用指腹輕撫著灸舞的唇,輕挑的語氣,成功的讓灸舞開口反駁。 「閉嘴!我師父才不像你那麼卑鄙...唔嗯...」灸舞的怒罵被槍靈王的吻封住,灸舞用手想推開槍靈王,頭卻被槍靈王扣住動不了,不甘受辱的灸舞又再次用力的咬傷槍靈王。 槍靈王鬆開灸舞,舔掉唇邊的血,眼中努力壓仰的怒火,讓灸舞忍不住的想往後退,槍靈王壓住灸舞,加重力道的啃吻著灸舞,左手慢慢的探向灸舞的後穴,輕輕的按壓著。身體被撫弄舔吻的酥麻感,讓灸舞忍不住的輕哼,意識再次漸漸的變的恍惚,槍靈王調整姿勢,一口氣進入灸舞的後穴,在進入的同時,一道溫熱的白濁液體自灸舞顫動的性器噴灑而出。 「啊--啊啊...哈啊...」突如其來的侵入,讓灸舞難受的大口喘息著,高潮的快感和被異物入侵的疼痛,讓灸舞僵直著身體,用盡全身的力氣在抗拒著槍靈王的進入。 「嗯哼、真是極品,難怪神行者那麼寵你,鬼龍那麼迷戀你...」灸舞後穴的緊窒,讓槍靈王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放鬆一點,灸舞,這樣才不會難受...」槍靈王輕吻著灸舞的頸項,在他耳邊輕聲的要他放鬆。 「哈啊、嗯...師、師父...?」熟悉的身體、熟悉的觸碰、熟悉的溫柔語氣與熟悉的溫熱氣息,漸漸的,灸舞開始把槍靈王錯認為神行者,僵硬的身體慢慢的放軟。 「沒錯...就把我當成神行者...不要...再拒絕我了...」槍靈王瘖啞的嗓音,在灸舞耳邊低語著,帶著懇求的語氣,讓灸舞抬頭看著槍靈王。 「為什麼...」在恍惚間,灸舞在槍靈王眼中看到一絲哀傷,讓灸舞忍不位的伸出手撫著槍靈王的臉,槍靈王拉著他伸出的小手,在唇邊輕輕的吻著,灸舞不懂,他眼中的哀傷是為了什麼... 灸舞放鬆身體後,槍靈王開始加快進出的速度,一邊在灸舞的身體留下吻痕,左手又再次覆上灸舞輕輕顫動著的腫脹反應,因為藥效而更加敏感的灸舞,忍不住的輕喘呻吟,槍靈王只稍稍的加重左手套弄的力道,一道溫熟的液體便再次噴灑而出,渲洩過後的性器沒有疲軟的現象,槍靈王則持續或輕或重的套弄著。 「啊啊、停...嗯哈、啊...不要...嗯哼...」前後不間斷的強烈快感,讓灸舞話不成句的呻吟著。 槍靈王抱起灸舞,讓他坐在自己身上,停下動作看著眼神迷濛的灸舞,意識渙散的灸舞難耐的扭起腰,充滿情慾的漆黑雙眼,迷離的望著槍靈王,主動的吻上槍靈王的唇,在軟軟的呻吟聲中,抗議著槍靈王突然停止的動作。 槍靈王笑著回應灸舞的吻,溫柔而綿長,直到兩人都喘不過氣時,才不捨的分開,槍靈王輕啄著灸舞的唇,啃咬著灸舞的頸間,配合著灸舞的律動往上頂,石房中充斥著肉體碰撞的聲響,和清脆的水滴聲交錯成一股淫靡的氣氛;灸舞軟軟的輕喘呻吟在整個石房中迴盪著,誘惑著槍靈王加快進出的動作。 「哈啊、哈啊、不行了、嗯哼...師父...啊啊--」隨著槍靈王的進出,再次的強烈快感襲向灸舞,在高潮昏厥之前,灸舞彷彿看到槍靈王哀傷的掉淚。 神行者擦掉臉上的淚痕,看著昏睡的灸舞,這個年紀輕輕,卻背負著無比沈重負擔的孩子,神行者是打從心底心疼著他,過於沈重的負擔,讓灸舞的身體一直很虛弱,要說神行者在人世間還掛念著什麼?那就是灸舞的心情,擔憂著死後,灸舞在脆弱的時候,還能依靠誰?還有誰可以給他溫暖的安慰?還好,灸舞的身邊多了不少可靠的朋友;其實共用一個身體,神行者又怎會不明白槍靈王對灸舞感情,只怪槍靈王用錯了方式表逹,就讓一切的罪惡,跟著自己的生命一起結束吧... 小心的幫灸舞清理身體,穿好衣褲,神行者用異能刪除灸舞被槍靈王玷汚的記憶,只為了不讓這個純真的笑容從此消失,即使他的死已成必然的結果,也希望灸舞能永遠保有他的純真快樂的笑容。 「嗯...師父?」灸舞覺得全身酸痛又無力,看到神行者笑著盯著他看。 「醒了?」神行者輕輕的摸著灸舞柔順的黑髮。 「我怎麼了?怎麼...」順著神行者扶著他的力道站了起來,灸舞用力的甩甩頭,試圖讓自己的頭腦清醒一些。 「你被槍靈王下藥了,我暫時用異能壓住藥效。」神行者簡單的解釋著。 「下藥?槍靈王?」腦袋還有些暈眩的灸舞,一時間連貫不起來,一臉疑惑的望著神行者。 「嗯,等我死了,你的異能恢復之後,藥效就會再次發作,到時候,你要找人幫你...」神行者面色凝重的交代著灸舞,槍靈王特製的藥,一但動用異能,效力就會更強大,灸舞的異能和鐵時空的防護磁場相連,只要一恢復就會自動連上,所以也無法叫灸舞不要用異能,還好,灸舞身邊還有個忠心耿耿的守護者。 「難道...沒有別的兩全其美的方法嗎?你非死不可嗎?師父!」再次紅了眼眶的灸舞,難過的看著神行者。 「開槍!趁我還有良知的能力,我不知道還能撐多久。」神行者把烏風放到灸舞手上,叫灸舞開槍。 「可是師父,烏風不會殺自己的主人的,你也是槍靈王,也是烏風的主人啊!」灸舞面對著神行者,不斷的希望還有別的方法可以想。 「我叫你開槍就開槍。」神行者感到體內的槍靈王又在蠢動著,著急的命令灸舞快開槍。 「烏風不會殺好人的。」灸舞大聲的反駁回去,師父人那麼好,為什麼卻必需死在烏風槍下。 「我不是好人!!」神行者盡全力的壓制著槍靈王,想為灸舞多爭取些時間。 「我沒有異能,我開不了烏風!」緊握著烏風的小手顫抖著,灸舞強忍淚水想以沒有異能為藉口,打消神行者要他開槍的念頭。 「灸舞,我和你師徒一場,我神行者知足了...」神行者一把搶下灸舞手中的烏風,指向自己的頭,看著灸舞不捨的神情,神行者笑著動手了結自己的一生。 「啊!!!!!!!!!!!!!!!」當神行者的軀體倒臥在腳邊時,灸舞崩潰哭喊著。 在灸舞失去意識之前,彷彿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叫著自己,倒臥在一個熟悉的懷抱中...是誰? 可以確定的是,那個寵溺著自己、會跟自己搶甜食吃、在難過脆弱的時候靜靜的抱著自己輕聲安慰著的身影,已經不會再抱著自己了...永遠...都不可能了... 師父!讓我在心裡叫你最後一次! 從此...永別了...                                       ------END =================================================================== 認真的來聊一下寫這篇文的感想好了...^__^ 其實原劇有破綻,夏美在拿烏風時,重的讓她拿不起來, 那時好像是爺爺說只有烏風戰靈承認的人才能拿起烏風, 如果在調教之地的小萌主還沒有失去異能,那一切是合理的, 可是小萌主當時是個沒有異能的麻瓜,為什麼能單手拿著烏風??? 我想,一定是因為烏風也感受到槍靈王對小萌主的愛, 所以才讓他沒有異能也能拿起烏風的!!XDDDD 然後在神行者掛點時,其實我有點難過, 看到在調教之地的小萌主,單手握著烏風, 卻一臉不捨的樣子,心裡覺得很酸, 對小萌主來說,神行者亦父亦師亦友, 也是他唯一一個可以表現出脆弱的避風港, 神行者對於小萌主來說,是一個很特別的存在... 然後,是本來應該是壞人的槍靈王, 原本的設定,我是想讓他強上小萌主的, 跟軍團長在MSN上的討論,也是以激烈或溫和來做二選一, 軍團長說師父都要掛了,最後一次當然要激烈啊!!XDDD 所以,應該是要粗暴的開始,粗暴的結束的, 可是在寫的時候,卻默默的走向溫和的路線......=_=" 我真的有盡力的想讓槍靈王粗暴的, 但是,怎麼都寫不出來......囧rz 把寫到一半的文丟給軍團長看的時候, 她就抱怨說:〔啊不是要粗暴,這樣哪有粗暴...=_=〕 最後她說:〔上次的鬼龍也說要粗暴,結果也沒有......=_=〕 我只能說,面對淚眼汪汪的小萌主, 不管是鬼龍還是槍靈王還是我,都對他粗暴不起來......Orz 文裡槍靈王對小萌主的感情,只是我個人的延伸, 延伸點來自於槍靈王墮入魔道是因為”忌妒”神行者.....XDDD 當下我就在想,小萌主真是個充滿罪惡的男人啊!!XDDD 在過程中對小萌主的溫柔與悲傷, 全都來自於和神行者共用一個軀體, 我覺得,這種表裡的靈魂,總是有種很哀傷的結果...... 就像鬼龍想獨自擁有自己的身體一樣, 因為太害怕自己的存在會有消失的一天, 我不知道槍靈王為什麼會跟神行者共用軀體, 可是總是被壓制在體內見不得光的感覺, 我相信不會好到哪裡,尤其是,看著喜歡的人, 甜蜜的笑容在眼前,卻不是為了自己, 結果,因為同情,我還是無法把槍靈王寫的很壞......O_Q 我看終極一家其實也沒有很久, 認真說來,大概是從最後十集才開始看......XD 所以,要是文中有破綻或是寫的個性不合原劇, 麻煩請睜隻眼閉隻眼,就讓他過去吧......(遠目~) 文中有出現槍靈王自己特製的春藥叫〔唯我獨尊-- 一條根〕......(想笑就大力的笑吧!) 這個藥名除了前面四個字是我自己加上去的之外,其實是真有其名的, 我媽在用的酸痛貼布就是叫〔一條根〕......XDDDD 然後,在MSN上跟軍團長討論文章走向時, 軍團長發出:〔槍靈王特製的春藥?為啥?〕的疑問, 我的回答:〔反正他在神行者體內那麼閒,研發個春藥也算打發時間啊!很合理!〕=3=y-~ 所以,大家可以明白為什麼槍靈王有特製的春藥可以用了吧!!XDDD 至於,槍靈王做好春藥後,有沒有找別人做試驗藥效...... 就讓各位去想吧!! 然後,這篇是槍舞文,不過,小萌主其實以為是跟師父做的, 所以,要是不接受槍舞的人,可以自動轉換成師徒文,我不會計較的!!XDDD 在對話中,小萌主叫著師父,然後對話外的名字我還是寫槍靈王, 是為了想要表現出自己想要的那種委屈,身下的人那麼拼命的抗拒自己, 我覺得槍靈王其實挺委屈的,相同的一個軀體, 小萌主對自己的完全抗拒,相較於小萌主對神行者的全然接受, 這是我同情槍靈王的原因之一...... 不過,這都只是我自己的感覺啦!!! 最後,可能會有人覺得結局的部份有伏筆, 哼哼哼............................................. =_,= 想吧!猜猜那個在小萌主昏倒之前趕到的人是誰??(軍團長麻煩泥不要破梗啊!!) 不過,我不會再挖坑給自己跳啦!!!!!XDDD 感謝軍團長一直在半夜丟一些有的沒的跟我在亂HIGH, 雖然一直在防礙我的進度...=_= 然後跟我在MSN上討論走向跟進度,還偶爾要幫我看一下內容順不順!! 雖然如此,五百字的感想或師徒文泥還是要擇一交出來的!!(指) 我的媽......後記寫那麼長......Orz 有一種後記該不會比本文長的FEEL......=_= 看到這裡的人,也感謝泥!!(_O_) 雖然,有在說服自己不要太在意留言之類的, 但是有人看完之後,有感想跟自己一起HIGH, 其實,就是一種動力!! 老話一句,看完之後留言跟我HIGH的人,謝謝泥! 看完不留痕跡的人,我也不會恨泥!!XDDDD 我會調適自己,讓一切隨緣的!!X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