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一個笑顏

關於部落格
望著你的笑容、想著你的快樂

只期望你擁有全世界的幸福

保留這份純真的笑顏
  • 21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終極一家-脩X灸舞】守護(激H)

.-------------九五招待所 「不要...快住手...」不間斷的惡夢,讓灸舞睡的極不安穩,夢裡不斷重複著神行者舉槍自盡的畫面,不論灸舞如何的請求、哭喊,都無法阻止舉槍者的動作,最後留下的,只有一抹染紅的笑容。 看著床上因夢魘而囈語著的人,脩伸手想撫平灸舞緊鎖著的眉頭,才碰上眉頭,卻看見從眼角滑落的晶瑩淚珠,緊緊握著灸舞的手,希望能減輕他心裡的難過,神行者的死,給灸舞的打擊之大,不是外人所能想像的,尤其神行者是死在灸舞眼前... 想起從夏天那裡聽到盟主單槍匹馬去找神行者時,心裡就一直有種很不祥的預感,當他趕到石屋時,聽見盟主悲傷的哭喊聲,進到石屋看到他倒臥在血泊中,脩無法形容當時內心的恐懼,尤其是看到盟主帶著淚痕蒼白的臉,脩不只一次責備著自己的大意,怎麼會在這種時候卻沒守在盟主的身邊,讓他受到這麼大的傷害。 看著床上人兒的睡臉,輕輕擦去他眼角滑落的淚水、撫過他回復血色的紅唇,脩握著灸舞的手,在灸舞耳邊輕聲安撫著:「別怕、我會一直守著你,別怕...」彷彿聽見脩的安撫似的,灸舞停止了哽咽的夢囈,睡的比較安穩。 等到灸舞沉睡後,脩替灸舞把被子拽好,望著灸舞俊俏消瘦的臉龐,思及灸舞已經一日一夜滴水未進,脩不禁皺了皺眉。放眼望去,房裡除了遍地的零食還是零食,昏迷了一整天,還是該讓他吃點流質的食物比較合適。輕手輕腳的來到廚房,脩熟練地熬起粥來。 當脩準備把熬好的粥端到房間時,突然聽到灸舞的一聲哭喊,立刻放下手上的粥飛奔到房裡,看到灸舞茫茫然的望著自己的雙手喃喃自語。 「盟主?」脩輕輕的坐到床邊叫著灸舞。 「血...好多血...我...我殺了師父!師父死了...我殺了他...我殺了他...」灸舞的雙眼很茫然的盯著自己的雙手,不斷的重複說著。 「盟主!你沒有殺死神行者前輩,不要再自責了!」脩輕聲的安撫著灸舞不穩定的情緒。 「是我!是我殺死的!!你看,我的雙手都是血...我殺了師父,我的雙手都是師父的血...是我...我沒有阻止他...都是我...我害死師父...是我...」灸舞抬起頭,看著脩的一雙大眼那麼明亮,卻彷彿認不清眼前人,舉起乾淨的小手在脩的眼前,顫抖著的聲音大聲的喊著滿滿的自責。 「沒有!不是你殺死的,你的雙手沒有血,神行者前輩不是你殺的。」看著不斷責備自己的灸舞,脩心疼的緊緊把灸舞擁入懷裡。 「可是...師父死了,他丟下我...不要我...嗚嗚...師父不要我,我再也沒有、可以回去的地方了...」被緊緊抱著,灸舞哭著,對脩泣訴著他的不安,閉起雙眼,眼前盡是那一抺無法遺忘的溫柔笑容。 「別哭,我會一直陪著你,永遠都不會丟下你,一輩子都守著你...」懷裡人兒脆弱的哭喊,讓脩更用力的抱緊灸舞,輕聲的,在灸舞耳邊安撫著。 在脩溫暖的懷裡,聽著他溫柔的聲音安撫著自己,灸舞放聲大哭,像個孩子般的哭著,緊緊抱著脩,像是要把這輩子的淚水全都流完一樣的哭著,而脩只是輕輕的拍著灸舞的背,任由他淚濕自己的衣服,讓灸舞宣洩這陣子一直壓抑著的情緒。 在脩的安撫下,灸舞從號啕大哭漸漸的變成啜泣,發覺懷裡的人從原本的激動漸漸平靜,脩低頭輕聲詢問著:「好一些了嗎?」 灸舞在脩的懷裡輕輕的點頭,脩笑著站起身,準備去廚房把熬好的粥端出來,才轉身,手卻被拉住,回頭看到灸舞帶著淚的大眼驚慌的看著脩問:「你要去哪裡?你說過不會丟下我的...」哽咽的聲音和顫抖的手,說明灸舞心裡的不安。 「我要去廚房把粥端過來,你一整天沒吃,肚子一定餓了吧?」脩輕輕的摸著灸舞的頭,溫柔的安撫灸舞,擦去他臉上的淚痕。 「不要!我、我不餓...」灸舞緊緊的抱住脩的手,深怕脩會像師父一樣丟下他一個人。 「多少吃一點吧!不然我們一起去廚房吃好嗎?」看到灸舞抱著他就像溺水的人緊緊抓著浮木一般,雖說是鐵時空的盟主,畢竟也還只是個孩子... 看到灸舞點頭,隨手抓了一條薄毯,脩一把抱起灸舞,覺得懷裡的人輕的不像話,微微的皺著眉,邁步走向廚房,把灸舞放在餐椅上,為他披上薄毯,便把剛才熬好的粥裝到碗裡,坐在灸舞身旁,一小口一小口的餵著,沒多久就把一鍋粥吃完了。 輕輕為灸舞擦去唇邊的殘跡,脩笑看著眼前這個說不餓還吃完一鍋粥的孩子。 「嗯...對不起,我不小心把粥吃完了...」灸舞紅著臉帶著歉意說著,其實他真的有點餓。 「沒關係,本來就是做給盟主吃的,還想吃點什麼嗎?」脩溫和的笑著,邊收拾桌上的碗邊問著坐在椅子上的灸舞。 「嗯...我想喝熱可可。」灸舞把頭靠在桌子上看著脩忙碌的樣子。 「來、小心燙!身體有沒有哪裡不舒服?」脩把泡好的熱可可放在灸舞面前,詢問著他身體的狀況。 「沒有!不過師父說我被槍靈王下藥了,他先幫我把藥效壓制住,但等我異能回復後大概就會再次發作。」灸舞事不關己似的說著,小口的喝著熱飲。 「下藥?神行者前輩沒有說是什麼藥嗎?」脩想起把灸舞抱回九五招待所,幫他洗去身上血跡時,看到灸舞身上遍佈的斑斑紅印,現在又聽到他被下藥,心裡有種不好的預感。 「不知道,師父沒有說...然後他...他就...」記憶突然回到石屋當時,眼前又浮現出那一片血紅,以及在血紅中,神行者扣下板機前的那一抺溫柔的笑容,灸舞哽咽著說不下去。 「好了!不要再去回想,等會我請異能醫生過來看一下!不要再想了!」看到灸舞握著杯子的小手顫抖著,脩緊緊的抱著灸舞,責備著自己的粗心,怎麼讓他又回想起神行者自殺的畫面。 「我沒事的啦!我可是鐵時空有始以來最年輕最帥氣的盟主耶!」突然被抱住的灸舞,笑著對脩說,不希望他太擔心。 看著灸舞強忍悲傷反過來笑著安慰自己,脩不自覺的伸出手摸著灸舞的臉。 「脩?」脩突然的動作,看著自己卻不言語,異常沉靜的空氣,讓灸舞有些不自在的看著脩。 「啊!?抱歉!屬下失態了!」灸舞的聲音,讓脩收回在他臉上輕撫的手,為自己的失態道歉。 「不是說了,單獨相處時就別屬下卑職的叫嗎?」灸舞笑著喝掉手上的可可,看來,要脩改掉這個稱呼應該挺難的。 脩清洗著手上的杯子,灸舞則披著毯子站在旁邊看著,突如其來的一陣暈眩,讓灸舞有些站不住的拉著脩的手。 「盟主?怎麼了?不舒服嗎?」放下杯子,脩擔憂的詢問著。 「沒什麼!只是突然有點頭暈。」灸舞笑著說,覺得體內有股異常的燥熱感。 「先回房休息吧!我去請異能醫生過來一趟。」對於灸舞被下藥一事非常不安,希望不會是如自己所想的那樣,脩抱起灸舞走向房間。 「脩...我好熱...嗯唔、好熱...」灸舞躺在床上扯著身上的睡衣,體內那股異常的燥熱感越來越強烈,讓灸舞難受的喘息著。 「盟主?很難受嗎??我立刻去請異能醫生過來!」看著灸舞臉上不自然的紅暈,脩皺著眉,想著果然被下了春藥吧! 「來、來不及吧!我記得師父說、哈啊、藥效如果發、發作的話、要我找人幫我...」拉著脩的手,灸舞斷斷續續的說出神行者的交代,這種異常的燥熱感,自己中的八成是春藥。 「找人幫你!?怎麼幫?」話才問出口就後悔的想咬掉自己的舌頭,中了春藥還能怎麼幫... 「我想,我中的大概是春藥,所以...」灸舞垂著眼,小手緊張的玩著被子,因為害羞而說不出口的要求,讓灸舞的臉變的更加豔紅。 「我去找夏天或蘭陵王來幫你。」既使灸舞沒有說出口,脩也明白是要怎麼幫,拿起手機想著找誰比較快,手卻被灸舞拉住。 「不要!我不想被別人、看到我這個樣子...」灸舞阻止脩,深深的吸了幾口氣,試著想平復體內的燥熱。 「盟主,不要胡鬧了!你的身體比什麼都重要!!」脩一心為灸舞的安全心急,卻沒有細想灸舞話中的含意。「要是來不及解毒怎麼辦?何況他們也不是外——」 「我說了不要你聽不懂是嗎??就算來不及也不用你管!!」灸舞打斷脩的話,大聲的吼回去。 不知是否是藥性的關係,脩的話和體內平息不住的燥熱,讓灸舞更加煩燥易怒。 他深吸了一口氣,試圖以神行者的方式使用異能將藥性壓制住,不料發現那股煩人的燥熱感稍稍的平息一些,但意識卻開始煥散,灸舞立刻停止使用異能,卻已經來不及了。 「盟主?」看到灸舞難受的大口喘氣,脩擔心的上前扶住灸舞,卻突然被灸舞一把拉倒在床上。 「好難受...哈啊、幫我...脩...幫我...」跨坐在脩身上的灸舞,在脩的耳邊喘著,急躁的開始舔吻著脩的頸間。 「盟主!?快住手、我、我去找蘭...」脩抓住灸舞的肩,把他推離自己,壓抑著被灸舞挑起的情慾,提起另一個比自己更適合的名字。 「我就要你幫我!!!我命令你幫我!!!!」灸舞再次打斷脩的話,大聲的吼著,不明白為什麼自己都做的這麼明顯了,脩卻還要找別人來。 「盟主!?」脩驚訝的看著灸舞漂亮的雙眸充滿悲傷。 「你就這麼不喜歡我嗎?情願讓別人抱我,也不願幫我?」灸舞哭著,哽咽的聲音說著不想相信的理由。 「那麼討厭我的話,就不要管我啊!為什麼還對我那麼溫柔...好殘忍...」灸舞顫抖的手緊緊抓著脩的衣服,泣訴著脩的殘忍。 「盟主、我並不是討厭你,只是不希望你後悔,畢竟你現在是受到藥效的影響...」脩嘆了口氣,輕輕的對著趴在他胸前哭泣的灸舞說。 「我才不、不會後悔,因為是你,我才、要你幫我的...」聽到脩的話,灸舞抬起滿是淚痕的小臉,哽咽的說著。 「真的...可以嗎?盟主...」脩用手輕輕擦去灸舞臉上的淚水。 「嗯!只要你別再叫我盟主...」灸舞輕輕的點著頭。 「灸舞...」脩輕輕的吻著灸舞的臉,在他耳邊輕聲叫著他的名字。 一個翻身,輕易的把灸舞壓在身下,深深的吻上這個令他想念已久的紅唇,灸舞香甜的滋味,令脩細細的品嚐著,直到雙方都無法呼吸才不捨的離開,灸舞大口的喘著氣,脩順著頸項一路舔著來到鎖骨,雙手解開灸舞身上的睡衣,在細緻的身體上遊走著,身體因為藥效而變的更加敏感的灸舞輕吟著,手輕輕的抓著脩的頭髮,聽著灸舞的輕吟,脩笑著加重在他身體上舔吻的力道,左手在背後遊走著,右手則輕輕覆上灸舞昂掦的性器。 「啊哈、脩、嗯啊、啊--」突然加重力道的舔吻,和被輕碰的敏感處,讓灸舞忍不住的顫抖著。 「怎麼?不夠舒服嗎?」脩舔吻著灸舞纖細的腰側,右手開始或快或慢的套弄著。 「嗯哼、不、不是、哈啊、好熱...」被舔吻的地方和被輕輕套弄的性器,傳來一陣陣電流般的酥麻感,讓灸舞原本就因情慾高漲而升溫的身體,更加發燙。 脩舔吻著灸舞的下腹,加重右手套弄的力道和速度,左手扯下灸舞的睡褲,撐開灸舞的雙腿,舔著灸舞的大腿內側,引來灸舞的一陣輕顫。 「啊哈、唔...嗯、脩、哈啊...」灸舞難耐的抓著被單呻吟著。 「想要更舒服嗎?灸舞...」脩看著灸舞漂亮的雙眸迷矇的看著自己,在他耳邊低聲詢問,右手持續套弄著灸舞的性器,看到灸舞輕喘著點點頭,脩笑著在頸間、鎖骨、胸前落下細碎的輕吻。 「啊、啊啊--別...哈啊、脩、呃啊...」因情慾而堅挺的性器突然被溫暖包覆,濕軟的舌在性器周圍輕輕滑動,帶給灸舞一陣陣強烈的快感。 「不要嗎?為什麼?」脩吻著灸舞的性器,靈巧的舌尖輕輕的劃過柱身,在頂端繞著圈。 「啊哈、不行、嗯哼、脩...啊嗯、好、好髒...哈啊、脩...不、啊啊--」在脩高超的技巧下,灸舞弓著身體,在脩口中射出一道溫熱的黏液。 脩把口中的黏液吐到手中,一邊吻著灸舞,一邊把手上的液體塗在灸舞的後穴,輕輕的按壓著。 「唔嗯、哈、哈啊、味、味道好怪...」灸舞在脩的口中嚐到自己精液的味道,皺著眉輕喘著說。 脩笑著看灸舞皺著眉的可愛樣子,輕輕的把修長的中指插入灸舞的緊窒的穴中,在聽到灸舞輕聲的呻吟時,又多加兩根手指,慢慢的開始抽插的動作。 「啊、啊嗯、脩...快點、嗯唔、給我...」後穴手指的緩慢動作,讓灸舞難耐的要求著,因藥效而敏感的身體想要更多。 「還不行,不做好準備的話,會受傷的,乖、灸舞!再忍一下...」脩慢慢的抽插著,小心的放鬆灸舞的後穴。 「不要...快給我、啊嗯、脩...我要你...哈啊...」情慾高漲的灸舞,此刻只想要脩填滿後穴的空虛,想要更深入的滿足。 「放鬆點,灸舞...」脩抽出手指,慢慢的把自己高昂的性器挺進灸舞的穴中,立刻被包覆的溫暖,讓脩發出一聲低吟。 「啊哈~好、好熱、啊啊、脩、嗯啊、好舒服...」灸舞緊緊抱著脩,在他耳邊叫著。 脩輕輕啃咬著灸舞的喉結,一邊加快進出的速度,聽著灸舞軟軟的呻吟聲,在他胸前留下一道吻痕,然後讓灸舞的腿架在肩上,又放慢進出的速度,淺淺的退出,用力的推進,讓灸舞忍不住的大口喘著氣。 「呃啊、脩...哈啊、好棒、嗯哼、不、不行了...啊啊--」灸舞緊緊抓著床單,緊繃的身體隨著一道噴出的白濁液體而漸漸鬆軟下來。 灸舞再次高潮後,脩忍著想繼續抽插的慾望,停下動作,輕輕吻著灸舞,直到灸舞又難耐的扭著腰時,脩把灸舞抱起來坐在自己身上,看著灸舞自己擺動著腰。 「啊嗯、脩...哈啊、還、還不夠...再、啊哈、再給我更、更多一些...」灸舞顫抖的手撐在脩的胸前,一邊上下扭動著下體,輕輕的呻吟著。 脩配合著灸舞的律動,加快進出的速度,看著灸舞因為藥效而顯得瘋狂迷亂的神情,用吻封住他略顯高吭的呻吟,纏綿的深吻,汲取著對彼此深深的慾望,在結束分離之際,一絲銀線纏繞著彼此不捨的舌。 「啊、嗯唔、脩...啊哈、啊、好深、啊啊--」隨著脩加快速度的進出,灸舞再次的弓著身子,射出點點白濁的液體,而脩也在灸舞體內射入炙熱的黏液。 灸舞無力的縮在床上喘著,脩輕輕的幫他拉好被子,看到從灸舞後穴緩緩流出的白濁液體,脩走到浴室放好熱水,再把灸舞抱進浴室,因為疲累而睡著的灸舞在被抱起的時候,無意識的往脩的懷裡縮了縮,脩輕輕和灸舞一起進入浴池,讓灸舞靠在自己身上,小心而輕柔的用修長的手指幫灸舞清理穴中的黏液,手指在穴中的清理動作,讓沉睡中的灸舞發出誘人的呻吟,小手忍不住的抓著脩的手臂。 「灸舞乖,放鬆一點,再一下子就好了。」脩輕聲的哄著灸舞,持續著清理的動作 「脩...」在清理結束後,脩準備離開浴池時,灸舞拉住脩。 「怎麼了?」脩看著灸舞濕潤的雙眼,摸著他濕軟的秀髮輕聲的問著。 「我、我要你再抱我一次!!」灸舞紅著臉鼓起勇氣的提出要求。 「為什麼?藥效應該解除了吧?」脩不解的看著灸舞,不想讓他過於疲累。 「可、可是...過了今天,你就不會再抱我了...」斗大的淚珠從灸舞漂亮的眼中滑落,哽咽的抱著脩。 看著緊緊抱住自己的灸舞,在懷中啜泣著,脩輕輕的抱起灸舞到床上,用浴巾輕輕的擦拭著灸舞的頭髮,然後蹲在灸舞面前,握著他的手說:「不會的,我一輩子都會守在你身邊、陪著你!」 看著脩溫柔的笑容,聽著他用堅定的語氣對自己訴說著承諾,灸舞撲到脩的懷裡放聲哭著,而脩只是默默的抱著他,輕輕的拍著灸舞的背,安撫著他心裡的不安。 看著哭累睡著卻還緊緊抓著自己右手的灸舞,脩輕吻著灸舞的手,輕輕撥開他額上的頭髮,看著他細緻如陶瓷般美麗的臉,陷入沉思。 是從什麼時候起,這麼的在意一個人呢? 是初次見面時,那嚇人的玩笑後揚起的得意笑臉? 還是那次在我面前表露內心軟弱時的無助? 我想,從你昏倒在我懷裡那一刻起,那份悸動就已悄悄的在我心中萌芽了吧! 無法放任你一個人逞強,無法看著你一個人難過卻還要強顏歡笑, 即使必需違背呼延覺羅戰士家族與生俱來的使命, 也只想守護著你一個人,永遠。 即使有一天... 你不再需要我,我依然會默默的守著你!                                                 --END =================================================================== 這次最要感謝的就是每天都跟我在MSN上嗨到凌晨兩三點的軍團長!!XDD 在我卡文時,供獻出那沒怎麼在用的腦漿幫我修文,還有催我寫文, 雖然到了後期大多數的時間都在阻礙我寫文的進度...XDDD 但我還是很愛泥的~~~沒有泥就生不出這篇文啊~~~軍團長~~~(抱大腿) 是說,我妹看到我在MSN上跟軍團長求救時,還以為我跟軍團長在聯合創作...XDDDD 其實,並沒有,我只是卡文叫軍團長供獻一點腦漿而己!!!XDDD 關於這篇文,是延續上一篇槍舞文的, 如果看不懂,就去翻槍舞文來看一下...XDDD 雖然都沒有人留言猜一下最後去抱住灸舞的人是誰...(蹲在牆角畫圈圈) 當然,雖然文中也不可避免的有些劇中的內容, 但本篇內容是原劇沒有的,所以有破綻也請不要太在意!!(羞) 脩舞這個配對...感覺好像也很冷門的樣子, 可是我覺得其實很萌,畢竟脩可是從小萌主一出場,就緊緊的跟在他身邊的, 明明就應該是守護輔助終極鐵克人的呼延覺羅一族, 卻一直守著小萌主,就算夏天變成了終極鐵克人,脩也不曾離開過小萌主...(羞) 但是脩釦還是比較多人推,就像小萌主跟師父明明就萌到一個不行, 連調教之地都出來了,還是有一堆人覺得師徒是冷門配對...=_= 扯遠了,總之,寫完師徒文後,決定要再寫一篇脩舞文時, 就決定用這個標題,因為一想到要寫脩,就直覺想到是個稱職的守護者!!XDDD 不過在寫文時很卡,因為脩的死個性很難抓...=_= 結果在寫H時,脩的個性就跑掉了...囧rz 跟軍團長在MSN上抱怨脩的死個性,等到決心要做時,小萌主都馬上瘋掛點了吧!(以上是軍團長的發言) 後來也有在考慮乾脆換個人來當小攻好了...=_= 軍團長說想看蘭舞文,可是蘭陵王的個性跟脩沒多大的差別,何況他還很愛冰心...=_= 我才不要自己再次的跳進火坑...XDDD 夏天的話,在之前被小萌主推倒時,就拒絕過小萌主了...ᄒ3ᄒ 比較有用、好寫又強勢的攻君,像槍靈王、師父和鬼龍,死的死、消失的消失,結果也是一點用都沒有, 最後只好乖乖的寫脩舞...=_= 本篇想表逹灸舞失去師父的難過和無助,還有神行者死在自己眼前卻無能為力的恐懼和自責, 但是我除了甜文不拿手之外,這種內心情感的描述也很苦手,只能說,書念的太少...=_= 就像我在槍舞文裡說的,神行者對灸舞是一個很特別又重要的存在, 亦父亦師亦友,是灸舞在疲憊或脆弱的時候,一個可以讓他發洩情緒,不必在意外人眼光的避風港, 在神行者面前,灸舞不用撐著盟主的身份,可以只做一個17歲的少年, 所以當神行者和槍靈王是同一個人的事被發現後,灸舞拼命的想著怎樣才能救師父, 神行者的死,除了讓灸舞難過之外,也讓他有著無法保護最想保護的人的自責吧!! 我覺得灸舞其實很依賴脩,對他有絕對的信任在,從他剛見面就在脩面前軟弱那兩分鐘就能看的出來, 東城衛的隊長也不是幹假的!!XDDD 然後是H文部份... 我盡力了!!Orz 這次突破自己的心防,寫了口交...ᄒ///////ᄒ 雖然寫的很不詳細,但我己經盡力了, 我很不想寫這個的,這次為了脩舞,終於突破自己的心防了...(感動)(←個屁) 請不要問我脩那高超的口技是哪學來的,(遠目) 我想,每個人心裡都有自己的答案...XDDDD 不過我不介意有答案的人留言跟我說...XDDDD 本來是想讓脩舞再浴室再做一次的, 不過我懶了,腦漿也乾了... 總之,能結束掉自己挖的坑也是件可喜可賀的事!!(灑花) 接著就是認真的寫自己堅持的敖傑文了, 是說,敖傑文寫的比較順,激H部份也是小受主動...XDDDD 終極一家就在這裡告個段落了!! 雖然很冷門,但我還是覺得脩舞很萌!!!!XD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