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一個笑顏

關於部落格
望著你的笑容、想著你的快樂

只期望你擁有全世界的幸福

保留這份純真的笑顏
  • 21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糖-敖傑】病 七 (激H)

七 回到家後,小傑倒在床上,眼前盡是剛才看到的畫面,大牙親暱的餵敖犬一口冰,敖犬細心的擦去大牙唇邊的奶油,大牙笑的羞澀甜蜜,還有...敖犬眼中的溫柔... 小傑閉著眼,轉身把自己埋進被子裡,拼命的告訴自己不要想、不要比較、不要羨慕、不要讓自己陷的太深...總是不斷的這樣警告著自己,努力的不去想、不去在意,卻怎樣也止不住淚水,不知不覺中,早已深陷的心,要怎樣才能收的回來?敖犬、敖犬...「敖犬...」無法回收的心,哽咽的聲音,輕喊著他的名字,卻無法傳到他的耳裡... 夜裡,小傑在敖犬房裡,坐在床邊,敖犬看小傑低著頭不說話,以為他在氣今天中午的事,便蹲到他面前問:「小傑,怎麼了?在氣我不能陪你吃飯嗎?」 小傑抬眼看著敖犬帶著歉意的笑容,輕輕的搖搖頭,敖犬輕輕撥開遮住小傑眼睛的髮絲問:「那你怎麼不說話?」 小傑靜靜的看著敖犬帥氣的臉,修長的手指輕輕撫過敖犬的眉眼、鼻尖,停在唇上輕輕的撫著,那麼溫柔的語氣,耐心的哄著自己沒來由的情緒,還有什麼好不滿的呢?敖犬等著小傑的回答,任由他的手在唇上輕撫,不懂為什麼他就在身邊,而小傑看著他的眼神卻那麼的寂寞... 「吻我!」就在敖犬準備再次開口時,小傑先說話了。 突如其來的要求,讓敖犬愣了一下,看著小傑閉上雙眼仰著頭的樣子,敖犬溫柔的、輕輕的,給了小傑一個淺淺的吻。 在敖犬結束這個輕吻時,小傑扯著敖犬的衣服說:「抱我!」於是敖犬溫柔的抱著小傑,輕拍著小傑的背,希望可以減少他的不安和寂寞。 「不是這樣的,敖犬...」小傑吻著敖犬,濕軟的舌探進口中與敖犬交纏著,然後埋首在敖犬頸間說:「抱我,敖犬!緊緊的、狠狠的抱我,然後...」哽咽的輕訴,輕的讓敖犬仔細的聆聽,卻還是聽不清最後一句。 「小傑...」敖犬輕輕拉開小傑,想問清楚剛才的最後一句話。 但小傑把敖犬推倒在床上,不給他開口的機會,跨坐在敖犬身上,主動的吻著敖犬,在敖犬準備奪回主導權時,小傑笑著離開敖犬的唇說:「因為你沒有陪我吃飯,所以罰你不准動。」 小傑低頭吻著敖犬,下體輕輕的扭著,隔著短褲薄薄的布料,輕輕的磨蹭著彼此的性器。 「嗯~小傑、你確定這是懲罰嗎?」敖犬閉眼享受著小傑難得的主動,舒服的發出一聲低吟,如果這也算處罰,那多罰幾次也沒差。 「是不是懲罰...等一下就知道了!」小傑笑著,不同於平常純真的笑容,在月光的陪襯下,顯的魅惑誘人,敖犬伸手撫過小傑的唇,卻被小傑拉住。 「不是說過不准動嗎?」責備的話語,卻帶著笑意,小傑脫掉敖犬的衣服,把敖犬的手綁在背後。 「小傑,有必要綁著我嗎?」敖犬笑著讓小傑調整自己的姿勢。 「當然!這是懲罰啊!要開始囉...」讓敖犬靠著枕頭半躺著,小傑在敖犬耳邊輕聲說著。 小傑輕吻著敖犬的臉,輕的沒有觸碰到,卻讓敖犬能清楚的感受到,小傑香甜的氣息和嘴唇的溫度,敖犬往前想要真實感受小傑香甜的唇,卻被小傑躲過。 「你看、你又不乖了!」小傑笑著,壓住敖犬的肩,雙手被反綁的敖犬動彈不得。 「小傑...」低啞的嗓音,充滿著渴求。 「想吻我嗎...?」小傑的手輕輕的撫著犬的唇,看著敖犬點頭舔吮著唇上的指尖,輕笑的俯身在敖犬耳邊說:「還不行哦...」 順著頸項、鎖骨到胸前,小傑有一下沒一下的舔吻著,撩撥著敖犬高漲的情慾,持續往下吻著敖犬的腰側和腹部,來到下腹的敏感處,小傑隔著短褲,輕輕舔咬著敖犬堅挺的反應,牙齒隔著布料的輕咬摩擦,讓敖犬忍不住的輕顫呻吟。 「哈嗯、小傑、放開、唔、放開我...」敖犬受制於被反綁的雙手,輕喘著要小傑鬆開手上的束縛。 「放開?是要放開你的手?還是這裡?」小傑裝傻的問著,把敖犬的褲子脫掉,左手輕輕的覆上敖犬的性器,濕潤的舌尖在性器頂端繞了一圈。 「哈、啊啊、小傑、不、不要再玩了!」冰涼的手指在火燙的反應上輕輕套弄,讓敖犬難受的喘著。 「我沒有玩啊!這是懲罰,記得嗎?」小傑笑著輕吻敖犬的臉,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伸進敖犬口中,讓他舔吮著,然後背靠著敖犬曲起的腿,張開雙腳,讓敖犬清楚地看見他的後穴,把敖犬舔吮過的手指慢慢的插入後穴,皺著眉,適應著自己手指帶來的不適。 「嗯哈、啊--敖犬、哈啊...」適應異物後,小傑開始在敖犬面前抽動手指,軟軟的呻吟,叫著敖犬的名字。 看著在自己眼前自慰的小傑,顯得如此誘人,敖犬開始體認到這個懲罰的痛苦,只能看著卻不能碰,腫脹的慾望顫動著,渴求著小傑溫暖的身體。 「小傑...夠了吧...要怎樣你才肯放開我?」敖犬瘖啞的嗓音,透露著想要小傑的強烈慾望。 敖犬的話讓小傑停下動作,抽出手指,輕輕的撫上敖犬的性器,俯身笑著說:「這樣吧...如果、嗯唔、你能忍著、哈、呃啊、不比我先、先出來,啊嗯、那我就、就放開你...」一邊說著,一邊對著敖犬腫脹的慾望,緩緩的沉下腰,大口喘息著適應慢慢進入體內的異物。 「嗯唔、不公平...」忍著因進入小傑緊窒後穴所帶來的快感,敖犬發出抗議。 「啊哈、懲罰、唔嗯~本來就、就不公平啊...」小傑吻著敖犬的唇,在他耳邊輕吟著,慢慢的前後擺動著腰。 緩慢的律動,對敖犬是種折磨,對小傑也是種折磨,緩慢進出的異物,讓情慾不斷爬升,卻得不到滿足,小傑在敖犬耳邊難耐的輕喘著,隨著情慾而升溫的身體,渴求著更激烈的碰撞、更深入的快感。 「小傑、很難受吧...快鬆開我的手,我會滿足你的...小傑...」聽著小傑的輕吟,敖犬舔吻著小傑的耳垂,在他耳邊輕聲蠱惑著,想在小傑理智開始消散時,結束這個折磨兩人的懲罰。 「不行...哈啊、處罰...不行...哈嗯...」小傑不成句的呻吟著,後穴傳來的麻癢感,讓小傑難受的不斷擺動著下身,身體誠實的想要更多滿足。 「你動手讓自己比我先射出來,就可以結束這個處罰了。」即便是情慾勝過理智的現在,小傑依舊固執的堅持著,敖犬只好照著他的規則提出另一個方法。 小傑沒有猶豫乖乖的照著敖犬的話做,虛軟的身體靠著敖犬的腿,開始在自己挺立的性器上套弄著,隨之而來的快感,讓小傑輕輕的呻吟著。 「呃啊、嗯...哈、哈啊...」這樣的姿勢,讓小傑停止腰部的動作,卻讓體內的異物更加深入,不自覺的加快套弄的速度,一心只想快點擺脫這份令他難受的快感。 「哈啊、啊、啊啊--敖、敖犬!」敖犬看著小傑自慰,用力的撐起上身舔著小傑的頸項,這個動作讓小傑體內的異物又脹大了幾分,讓小傑慌亂的停下手上的動作,抱住敖犬,在他耳邊嬌喘著。 「不繼續嗎?小傑...快結束這個懲罰...」敖犬啃咬著小傑的頸項輕聲的說著。 「嗯啊、哈、哈、幫、幫我、啊嗯、敖犬...哈啊...」小傑虛軟的靠著敖犬的肩,雙手在敖犬背後摸索著,不斷累積的快感,讓小傑理智全失,顫抖的手急著解開敖犬手上的束縛。 「可是你叫我不淮動啊!乖、快動手結束這個懲罰。」雙手自由的敖犬看著小傑因情慾而泛紅的臉,誘人的迷亂神情,敖犬吻著小傑,壞心的要小傑繼續自慰。 「啊哈、啊、敖犬、嗯唔...哈嗯、啊啊--」軟軟的呻吟抗議著,手卻還是乖乖的覆上急欲宣洩的性器,在略為加重力道的套弄下,一道溫熱的白濁液體點點灑落在敖犬的腹部。 「嗯唔...小傑好乖、處罰結束了,現在讓我來給你獎賞...」小傑無力的攤掛在敖犬身上喘息著,後穴因高潮而急劇收縮的內壁,讓敖犬低吟一聲,低啞的嗓音在小傑耳邊哄著。 敖犬舔著小傑的耳垂、啃咬著小傑的喉結、輕吻著小傑的鎖骨、舌尖輕輕逗弄著挺立的乳首,一邊緩慢的進出小傑的體內,一邊在胸前、腰側及腹部留下點點紅印,舔著因汗水而略為濕冷的肌膚,在敖犬的舔吻挑逗下,小傑的身體輕輕的扭著,渴求更激烈的快感。 「哈嗯、好棒、啊啊、再更深一點、更用力一點、啊唔、更、更愛我一點、哈啊、敖犬...」小傑輕軟的呻吟、主動的言語,讓敖犬有些驚訝,沒想到小傑有這麼放蕩的一面。 「好!要來囉!小傑...」敖犬笑著輕啄小傑的臉,開始加快速度和力道,淺淺的退出再深深的進入,每一次的撞擊,都帶給小傑強烈的快感。 「啊、啊哈、好深、啊、敖犬、哈啊、呀、嗯唔、不、不行了、啊啊--」不間斷的輕吟,來不及吞嚥的唾液從唇邊溢出,敖犬順著溢出的水痕回舔至唇邊,在小傑高潮之際深深的吻上他的唇,小傑因高潮而再次劇烈收縮的後穴,讓敖犬忍不住的全數射進小傑體內。 「哈啊、好熱、啊嗯、好、好熱...啊啊--」小傑舒服的在敖犬耳邊輕喘著,雙手緊緊抱住敖犬,噴灑而出的白濁液體,沾濕了兩人的腹部。 敖犬輕輕的把小傑抱到浴室,在新家每個人的房裡都有一間小浴室,雖然只能淋浴不能泡澡,但像現在這種情況,要幫小傑清理身體就方便很多,單手扯下一條浴巾鋪在地上,讓小傑躺上去後,打開蓮蓬頭,溫熱的水浸濕兩人,敖犬先清理掉兩人身上的精夜,然後讓小傑靠在自己身上,要小傑張開雙腿,兩隻修長的手指輕柔的探進小傑的後穴。 「啊...唔...」手指的入侵,讓情慾尚未褪去的小傑忍不住的輕吟著,閉著眼把頭轉向敖犬的頸間。 「小傑、忍著點、別出聲誘惑我,我會忍不住...」低頭輕吻著小傑微張的唇,略微撐開緊閉的後穴,看到一道白濁液體慢慢流出後,手指開始輕輕的騷刮著穴中的肉壁,而這個動作所帶來的強烈快感,讓小傑反射性的繃緊身體,閤上雙腿想往後退。 「乖、放鬆點,別閤上,這樣不好清理!」敖犬一手撐開小傑的腿,一邊舔吻著小傑的耳垂輕聲哄著。 「哈啊、嗯~敖、敖犬、啊啊、唔嗯...」小傑努力的想放鬆身體,但敖犬的每個動作和輕吻所帶來的快感,都令小傑無法克制的顫抖著。 「嗯?怎麼啦?小傑...」敖犬抽出手指、輕輕的覆上小傑的性器,在他頸間輕輕吻著。 「啊~哈啊、給我、敖犬...唔、啊嗯、給、給我...」再次被挑起情慾的小傑,無法滿足於敖犬輕柔的碰觸,身體渴求著與敖犬更深入的交合。 「不行...會弄髒的...」敖犬無視小傑的要求,壞心的持續舔吻著小傑,被刺激著情慾卻又得不到滿足,讓小傑難受的開始推拒敖犬的挑逗,敖犬卻不放手,持續輕撫套弄和舔吻著,讓小傑的忍耐到逹極限。 「啊哈、給我、唔嗯~好難、受、哈啊、啊、敖犬...」小傑哽咽的求著,在浴室升起的水氣中,濕潤的雙眼更顯迷濛。 「小傑乖,我用手滿足你好不好?」不想讓小傑太累,敖犬輕聲的哄著,一邊加重在性器上套弄的力道與速度。 「不要、哈啊、我想、想要你、唔嗯、啊...進、進來、哈啊、唔嗯~啊~」小傑阻止著敖犬套弄的動作,轉身面向敖犬,顫抖的手輕輕扶著敖犬堅挺的反應,對準穴口緩緩的沉下腰,在異物進入的瞬間,發出一聲滿足的嘆息。 「哈啊...小傑...」穴中的緊窒和溫暖所帶來的快感,讓敖犬低吟著,配合著小傑的律動。 「嗯唔、啊、好深、敖犬...哈啊、我、啊、不行了...啊...」後穴被填滿的快感,讓原本就要爆發的小傑弓著身子,急欲宣洩卻被敖犬用手堵著性器頂端的出口。 「還不行,我的小傑...敢這樣誘惑我,就要承擔後果,再忍一下...」敖犬加快抽送的速度和力道,密閉的小小浴室裡,迴盪著小傑軟軟的呻吟,以及敖犬的低喘。 「啊哈、嗯~不要、呃唔、讓我、啊、哈啊、別、啊啊、慢、慢點...哈~啊、啊啊--」前端無法宣洩的痛苦和後穴傳來的強烈快感,讓小傑出口的抗議,全都軟化成呢喃低吟,突然小傑仰著身,後穴的內壁劇烈的收縮著,敖犬即時退出小傑的身體,同時鬆開堵著出口的手,在微微顫動著的性器上稍微加重力道的撫著,兩人同時噴灑出的白濁液體,交錯的落在彼此身上... 小傑坐在床邊,靜靜的讓敖犬吹乾頭髮,收好吹風機的敖犬,伸手輕輕抬起小傑的臉溫柔的問:「怎麼了?太累了嗎?」 小傑輕輕的搖搖頭,給敖犬一個甜甜的笑容;看著小傑的笑容,敖犬不多問,只是輕輕的吻了一下臉頰,擁著小傑躺在床上,整個房間,安靜的,只聽見彼此的呼吸聲。 「敖犬...」 「嗯?」 「你愛我嗎?」軟軟的聲音,輕輕的從懷裡傳出。 「嗯!我愛你。」低頭吻著小傑的唇,說出令小傑安心的答案。 「那你可以...答應我一件事嗎?」小傑輕聲的問著。 「你說。」敖犬輕輕的揉著小傑的頭髮。 「你可以喜歡大牙,但是,不要愛上她好不好?」微微顫抖的聲音,透露著不安,卻讓敖犬迷惑了。 「我不懂...喜歡和愛不是都一樣嗎?」敖犬不解的問。 「不一樣的!!答應我,不要愛上她好不不好?」小傑有些激動的扯著敖犬的衣服。 「我答應你,不愛上她!小傑別哭...」看著小傑泫然欲泣的雙眸,敖犬心疼的輕撫著小傑的背。 「你會知道的...總有一天,會明白喜歡和愛不同...」小傑在敖犬懷裡用哽咽的聲音輕輕的說著。 小傑很害怕,怕敖犬愛上大牙,到時候,自己還能像現在這樣待在敖犬身邊嗎?雖然敖犬對自己一直很好、很溫柔,但每當看到敖犬看著大牙的神情,總是令小傑非常的不安,所以,即使心裡明白感情是無法控制的,也想聽敖犬親口對自己承諾;可是,當他明白兩者的不同時,會不會就是自己該離開他的時候了? 輕輕擦去他眼角殘留的淚水,看著小傑帶著淚痕的睡臉,敖犬在想,自己是不是做錯了?是哪裡做錯了?是對大牙的告白?還是在醫院的那晚,沒有克制住想要小傑的慾望?為什麼他的小傑本來很單純,在他面前總是笑的像個天使,現在他卻總是讓他的天使不安的在哭泣...要怎樣才能消除小傑的不安?是不是只要和大牙分手,小傑就不會再不安?會像以一樣,單純快樂的笑著? 寂靜的深夜,敖犬帶著一堆沒有答案的問題,輕輕的抱著小傑入夢。 在夢裡,他的小傑一如初見面時的笑著... 單純、天真、純淨的就像個天使...                                      --待續 在看隨手拿著寫的本子時,滿滿三頁多的字,我真的以為會爆字數...OTZ 在整理打上電腦時,有在想是不是要分成兩篇? 可是又覺得很麻煩,因為在鮮網會刪掉H場面, 這樣一來分兩篇放,內容就會太少, 我這個人是內容太少就會覺得對不起點進來看文的讀者, 所以本來是想說後記只好寫少一點,不要癈言那麼多...=_= 後來算字數時,居然沒有爆字數...XDDDDD 本文一共才一萬六而已...XDDDD 然後就閒著沒事算了一下所有章節的本文字數, 最少的是第一章,只有六千多個字, 最多的是第二章,有兩萬個字...XDDDD 第五章是一萬五千多個字,其他都在一萬到一萬二左右...XDDD 但草稿其實都只有兩頁到兩頁多一點而已, 我想大概是因為這次在整理時,沒有加入太多新的內容吧!!XDDD 這篇內容是原劇沒有的,想表逹小傑的不安和敖犬對小傑的溫柔, 不過我對內心細膩的情感表逹很苦手... 然後是這次的H場面,初次寫了小受主動的H...(羞) 我自己是覺得還不錯啦... 不過有很多畫面要轉成文字描述其實有點難, 結果,似乎還是畫面比較有FEEL... 我已經盡力了,我只能說,小時候不認真念書, 才會導至現在文筆這麼爛...Orz 我想,我歷任的國文老師如果看到,大概都哭了吧...(哭的重點錯誤...XD) 其實早就想寫小攻動彈不得,然後小受主動誘惑的點, 只是一直還在考慮要怎樣把畫面寫出來, 先發的一篇脩舞文也是小受誘惑小攻,不過寫的沒敖傑這篇來的詳細, 我忘了是哪個朋友在MSN上跟我抱怨脩舞的H寫的太短了... 關於這點,我還是只能說,我盡力了,脩的死個性不像敖犬這麼好發揮...=_= 然後,在這篇也寫到一直很想寫的場景,終於也讓敖傑在浴室裡做了!!!(灑花) 最後,我要預告,這篇是在這個系列裡,我最後一次仔細的寫敖傑兩情相悅的H文, 之後H部份會比較少,所以卡文八成會卡很重, 看文重點在H場景的同好們可以結束妳們的等待了!!囧rz 隨著劇情走向,我還會再寫一章有點強迫的H文,地點應該還是在浴室, 然後,我有點沒辦法把文轉回黑糖的原劇了......Orz 反正,我會再努力把文導回原劇,然後快點結束掉原劇的部份, 接著就可以隨性的寫啦!!!!!不用再管有沒有破綻這回事!!!!!(←本來就沒在管破綻吧...) 總之,還是要感謝軍團長在對六棒沒有愛的情況下,還願意給我一點建意, 也感謝綺在軍團長不在線上的時候,給我一些意見,雖然泥說寫多了就文筆就會好,要有自信, 但是我還是覺得我的文筆很爛...Orz 謝謝點進來看,還很有耐心看到這裡的同好!!XD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