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一個笑顏

關於部落格
望著你的笑容、想著你的快樂

只期望你擁有全世界的幸福

保留這份純真的笑顏
  • 21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糖-敖傑】病 八

八 AM11:45 小傑下樓看見丫頭一個人在廚房裡忙碌,卻沒看到其他人,拉開一張椅子坐在餐桌邊。 「小傑少爺!你醒啦!」丫頭聽到聲音轉身看到小傑,甜甜的送上一杯瑪奇朵笑著說。 「其他人咧?怎麼只有妳在家?」小傑看著丫頭忙碌的背影問。 「阿緯少爺去幫我買醬油,小煜少爺去練團,其他的少爺們都去約會了。」丫頭用嬌滴滴的聲音報告著所有人的行縱。 「我來幫妳吧!」小傑走到丫頭身邊幫她拿著盤子,只是想找點事忙,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小傑少爺謝謝你!可是你不應該玩一整晚的電玩的,雖然今天放假,但是熬夜對身體很不好,知道嗎?」丫頭拿著鍋鏟,一手插腰嘟著嘴鼓著腮幫子的責備。 「知道了!菜要焦了哦!」一整晚的電玩,虧敖犬想的出這種爛藉口,看著丫頭氣呼呼的樣子,小傑笑著提醒丫頭。 「哎唷~都焦掉了啦!怎麼辦?」丫頭手忙腳亂的搶救鍋裡的菜,看著眼前這盤焦黃的高麗菜,丫頭很沮喪。 「沒關係啦!我們可以吃沒焦掉的部份啊!」小傑拍著丫頭的肩,溫柔的安慰她。 吃過午飯後,阿緯陪丫頭去買東西,小傑則斜躺在沙發上打電玩。 「我回來啦!!怎麼只有你在家?」敖犬回家後,看到小傑窩在沙發打電玩。 「回來啦?怎麼這麼早?不是去約會嗎?」小傑頭也沒抬的問著。 「只是吃午飯而已啊!不要玩了,我帶你去個好地方啊!」敖犬坐到小傑身邊拿下他的PSP。 「喂~我都要過關了耶!要去哪啊?」聽見PSP傳來遊戲結束的音樂,小傑沒好氣的瞪著敖犬。 「以後再玩就好啦!快走吧!」放下PSP,敖犬拉著小傑出門。 坐上敖犬的重機,兩人一路狂飇至偏僻無人的海邊,敖犬停好機車後,拉著小傑走進一處洞穴,兩人來到盡頭,映入眼簾的, 是一片小小的沙灘,小傑一臉掩不住的興奮讓敖犬得意的說:「這是我以前無意間發現的,超隱密的哦!」 「好棒!好像私人海灘哦!」小傑閉著眼,興奮的說著。 敖犬輕輕的吻著小傑,在他耳邊低語著:「是私人的沒錯啊!專屬你我!」 聽到敖犬的話,小傑笑了,雖然明白那是哄他的話,但敖犬的用心讓小傑很感動。 兩人並肩坐著,聊起了小時候的事,小傑只是靜靜的聽著敖犬說,直到敖犬把話題轉向他,才輕描淡寫的說著母親的早逝、寄人籬下的無奈,到後來北上念書被找來跟兄弟們相認,平淡的語氣彷彿說的是別人的事。 「你舅舅對你好嗎?」敖犬問著。 「也沒有什麼好不好,舅舅收入本來就不是很好,多一個孩子對他們來說也是一筆開銷,加上他自己孩子也很多,自然就比較不會注意到我,倒也沒餓過我就是。」小傑低頭笑著伸展雙手。 敖犬看不到小傑的表情,但從他的話裡,也不難想像一個孩子寄人籬下時的委屈,小傑的沉靜並非與生俱來的。 「你現在有我們在,你不再是一個人了。」敖犬輕拍著小傑的手。 「嗯...」聽到敖犬有些哽咽的聲音,小傑輕輕的點點頭。 敖犬沒有再說話,只是緊緊的握住小傑的手,而小傑也只是靜靜的任由敖犬握著,感受著他手心傳來的溫暖。聽著海浪的聲音、看著太陽慢慢的接近海平面,任由時光慢慢的流逝,緊握的手,始終不曾放開。 「吶、敖犬!你說台灣會不會下雪啊?」小傑靠著敖犬的肩問著。 「會吧!」敖犬左手擐著小傑的腰,把頭靠在小傑的頭上,難得的寧靜,兩人靜靜的看著海平面上的夕陽。 「怎麼說?」小傑抬起頭看向敖犬,對這個答案充滿好奇。 「這個世界上什麼事都會發生,誰能保證台灣不會下雪?」敖犬笑看著小傑好奇的表情。  「那你說,下雪時,我們在做什麼啊?」問著不太可能發生的假設性問題,期待著敖犬的答案。 「嗯...我們會在房間裡,蓋著被子,互相取暖!」敖犬看著小傑笑的甜蜜的笑容,在他唇上輕輕一吻,再緊緊的抱住小傑。 「呵呵、誰要跟你蓋著被子取暖,你好色!」小傑掙開敖犬的擁抱,笑著站起來,背對著敖犬閉眼享受海風的輕拂。 「我本來就很色啊!誰叫你這麼誘人...」敖犬從小傑背後抱著,開始在小傑頸間舔吻著。 「哈哈、好癢、啊嗯...敖犬...」小傑笑著閃躲敖犬的吻,但敖犬抱著小傑,加重在頸肩的吻,雙手開始在小傑衣服裡游移。 小傑被敖犬放倒在沙灘上,敖犬細細的吻著小傑,從誘人的唇瓣、耳垂、頸項、一直到鎖骨,拉起小傑的衣服,靈巧的舌開始舔吻小傑的身體... 「嗯~等、等等、唔嗯...別、哈啊、敖犬!」在敖犬迷人的挑逗下,小傑輕喘著阻止敖犬。 「嗯哼~幹嘛?我在忙...」敖犬舔著小傑的頸,雙手開始解開小傑的褲子。 「嗯~不要、啊嗯、這裡、是沙灘...」小傑拉住敖犬的手,輕聲的提醒著。 「又怎樣?反正又不會有人...」敖犬反握住小傑的手輕吻一下,再輕捧著小傑的臉,吻上誘人的唇,汲取著小傑總是令他迷醉的香甜味道。 「哈啊、不是這個問題...嗯、敖犬!!」小傑用力推開敖犬,站起來看著倒在沙灘上的敖犬。 「厚、小傑...」被推開的敖犬像個要不到糖吃的孩子的反應,讓小傑笑了出來。 「很晚了,我們該回去了。」小傑面向大海看著太陽沈入海裡,兩人獨處的時間,總是覺得特別短暫... 敖犬看著小傑望著夕陽的神情,突然有種很不安的感覺,於是他拉住小傑,看著小傑笑著轉身面向他時,輕輕的把小傑擁入懷中。 「小傑...你不會離開我的,對吧?」埋首在小傑耳邊的低訴,些微顫抖的嗓音透露著不安。 「嗯!我不會離開你,除非你不要我。」突然被抱的小傑不懂敖犬的不安,只是很習慣的,溫柔的回抱敖犬,輕輕用手拍著敖犬的背,安撫著他的不安。 小傑的安撫讓敖犬抬起頭看著他,看著他的笑容,敖犬輕輕的吻著小傑,小傑回應著敖犬的吻,敖犬則因為小傑的回應而吻的更深。 「走吧!我們回去吧。」敖犬鬆開小傑的唇,拉著還在喘息的小傑走向停車的地方。 在回家的路上,小傑靠著敖犬的背,輕輕哼著歌曲,到了家門口,正好遇到王子。 「二哥,你剛回來哦?」小傑笑著跟王子打招呼。 「嗯!」看著小傑的笑容,和敖犬一臉兇狠的表情,王子搭著小傑的肩進門。 丫頭的問候聲,讓敖犬要出口的話全都呑進肚子裡,吃晚餐時,王子坐在小傑和敖犬中間,幫小傑夾菜還餵他吃,在場的人都覺得很好玩,笑的很開心,只有敖犬瞪著王子狠狠的在心裡罵著:死王子!幹嘛坐那麼近,夾什麼菜...還餵、還餵!?小傑是都不會反抗哦!當我死了是吧! 晚餐過後,敖犬衝進王子房間說:「喂!你很故意哦!幹嘛跟小傑那麼親蜜?你都有鬼鬼了!」 「你還不是有大牙?更何況小傑又不是你的。」早就料到敖犬會來找他,王子慢慢的拿出換洗衣物準備洗澡。 「現在是怎樣?下戰帖是吧?誰怕誰!」敖犬擺出戰鬥姿勢。 「笨狗!是兄弟才跟你說,你要擔心的人不是我。」懶的再跟敖犬吵下去,王子推開敖犬下樓洗澡。 「不是你?那還有誰啊?喂!說清楚再走啊!!」敖犬對著王子的背影喊著。 難道還有別人對小傑有意思?會是誰?是筱婕嗎?一定就是她吧...自從小傑教她直排輪,又替她上場比賽受傷後,她就一直在小傑身邊晃啊晃的,本來想說只是個小孩,應該沒什麼威脅,但是連王子都警告我了,還是注意一點比較好。 這天夜裡,小傑睡的很甜,敖犬卻失眠了...... 隔天,學校午休時間,在頂樓,小傑臉上止不住的笑意,讓小馬很好奇的問著:「你今天心情很好嘛!」 「嗯!是啊!」小傑笑著說。 「願意說來讓我分享一下嗎?」小馬試探性的問著。 「不行!這是秘密!」收起便當的小傑站起來伸了個懶腰。 看樣子,大概是跟敖犬有關。小馬看著小傑的背影想著,應該加緊行動嗎?還是應該慢慢來? 小馬走到小傑身後,小傑轉過身,小馬突然伸手往他唇邊摸了一下,讓小傑嚇了一跳:「什、什麼?」 「有飯粒!」小馬把手上的飯粒往嘴裡送,笑著對小傑說。 小馬的動作,讓小傑紅著臉有些不知所措,正好鐘聲響起,小傑鬆了一口氣的說:「該回教室了!」便轉身離開頂樓。 看著臉紅逃離現場的人,小馬笑了,小傑的反應看起來對自己並不反感,只是現在有個敖犬擋在中間,那隻頭腦簡單的狗對他來說也不是多大的問題,問題在小傑對敖犬放的感情有多少。 小傑紅著臉走進到教室,引來王子的關心,小傑只笑說是剛才跑的太快,而敖犬依然沒有注意到應該注意的人,在學校依然被大牙霸佔著,而回家後,深夜裡,敖犬抱著小傑在床上,叫小傑不要跟筱婕太親近,小傑也只是笑著點頭答應,輕輕的窩在敖犬懷裡,獨佔著他的溫柔,也只有此刻,敖犬是屬於他一個人的,小傑從來不逼迫敖犬做選擇,是不想讓敖犬太過為難,而小傑的放任,卻讓敖犬漸漸的習慣這樣的日子...... 這天的班會,李銓提議全班一起出外遊玩,大家都很讚成,興奮的七嘴八舌的討論行程,本來打算兩天一夜的旅行,在敖犬的反對之下,換成了一日來回的水上遊樂園之旅。 而午休時間,因為小馬要處理一些事情,所以把鑰匙給了小傑,要小傑先上去。 小馬處理好之後,上了頂樓一開門,就看到小傑靠著牆沉沉的睡著,輕輕閉著的雙眼,長長的睫毛,紅潤的雙唇,小馬細細的看著小傑的睡臉,脫下外套想幫小傑蓋上時,看到他潔白的脖子上,有著一個刺眼的紅印。看著那個紅印,小馬很清楚那是什麼,一種不甘心的衝動,讓小馬輕輕的吻上那張令他渴望已久的唇,比想像中來的更柔軟,有種香甜的味道,試探性的探進口中的舌,卻意外的得到小傑的回應,小馬近乎貪婪的汲取著小傑的甜美,卻在小傑溢出的輕吟、叫喚聲中停了下來。 看著小傑輕輕的張開眼,小馬舔舔唇笑著對他說:「很甜!」 「什麼很甜?」醒來的小傑,看著小馬的動作,和他的話,突然意識到他指的是自己,剛才的吻不是夢,下意識的伸手擦拭著有些紅腫的唇。 而小馬看到小傑的動作,更確定了剛才聽到的名字,小傑把自己當成敖犬,所以才會對那個吻有所回應,看著小傑擦拭嘴巴的動作,讓小馬怒火中燒。 「怎麼?我的吻讓你覺得很髒嗎?」上前抓住小傑的手,大聲的吼著。 「好痛!!你做什麼?快放開我!!」雙手被壓在牆上的小傑,對小馬突如其來的怒火覺得莫名其妙,又掙脫不了小馬的手,只能狠狠瞪著小馬。 看著生氣的小傑,小馬稍稍的放鬆手上的力量,但就這麼放棄又不甘心,於是小馬再次吻上小傑,而這次,小傑左閃右躲的奮力抵抗著他的吻,小馬用手扣住小傑的下額,強行吻上小傑的唇。躲不開的小傑一張口,便狠狠的咬了小馬,一陣鐵銹的腥味在彼此的嘴裡蔓延,小馬痛的鬆了手,小傑立刻用力推開小馬。 「你瘋了嗎?我們都是男生,你到底在做什麼!?」生氣的小傑漲紅著臉,對著被推倒在地的小馬大聲吼著。 「你說呢?我到底在做什麼?」舔了舔唇上的傷口,小馬笑著回問小傑。 「我怎麼知道你在做什麼?就算是玩笑也玩的太過火了!」看著小馬的笑容,小傑伸手想拉小馬起來,把一切歸於只是個很惡劣的玩笑。 小馬拉住小傑的手,一用力,將他拉入自己懷裡,一反身,將他壓在身下,趁小傑還來不及反應時,吻著他的潔白的頸項,在那個刺眼的紅印上,吸吮出一個代表自己的痕跡,動手把小傑的領帶拉鬆,解著衣服上的釦子。 「嗯~唔、不要、快停止、小馬!!」小傑拼命的想推開小馬,跟敖犬多次的經驗,讓小傑很清楚不阻止的話,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為什麼?因為我不是敖犬嗎?所以敖犬可以做的事我就不行?」小馬在小傑的耳邊低語著。 他知道自己和敖犬的事?知道卻還這麼做?為什麼?小馬的話,讓小傑停下反抗的動作,任由小馬解開制服的領帶和釦子,曝露在空氣中的身體輕顫了一下,在小傑的胸前及纖細的腰側,還留有一些尚未消退的淡粉色吻痕,輕吻落在那些即將褪去的吻痕上,重新吮出新的痕跡。 對小傑的感情,小馬已經不想再忍耐了,慢慢的靠向小傑耳邊低語著:「我愛你,小傑!離開敖犬,跟我在一起吧!」 不言不語不反抗的小傑,雙眼直直的盯著天空,小馬的話傳進耳裡,讓小傑閉上眼,笑了...我愛你三個字,那麼令人心動,卻不是從想聽的人口中說出,離開?要是有這麼容易就好了。 腦中突然出現敖犬的笑容,小傑張開眼,伸手阻止小馬往下身碰觸的手,冷冷的開口:「你說的對!因為你不是敖犬,所以不行。」 「為什麼!?他根本配不上你!!」小傑的話,讓小馬不甘心的吼著,像敖犬那樣三心二意的人,根本就不配讓小傑那麼愛他。 「配不配都與你無關,我的身體只習慣敖犬的觸碰。」站起身穿好衣服,小傑明白的拒絕小馬,因為清楚帶著希望的等待有多難受,所以要徹底的斷了小馬對自己的情感。 『我的身體只習慣敖犬的觸碰』連一點點的希望都不給,那麼絕情的,讓他連反駁的機會也沒有。無關嗎?的確是無關的,對小傑的心疼,他並不領情,還能怎麼做?要放棄了嗎? 小馬呆坐在原地,看著小傑離去的背影,悲哀的發現自己連掉淚的資格都沒有,只能苦笑著,鎖上這道原本連結自己和小傑的鐵門。                                    --待續 ================================================================================ 咈咈咈!!!!!! 我終於也寫出甜文啦!!!!!(←自以為是甜文) 首先,還是要感謝一下軍團長在跟我high飛輪海時, 還要抽空幫我修一句原本看起來不順的詞.......XDDDD 本來是想在情人節當天發出來當賀文的, 沒想到甜文部份太少,貼去某論壇算字數才三千多, 只好放棄賀文,慢慢的增加內容, 後來又貼去那個論壇算字數時,居然才五千多, 就想說怎麼可能,不管我怎麼看都不只五千多, 就改貼到別的論壇算字數,結果是一萬五千多......=_= 這都是命啦!!命中註定我不能發賀文之類的。 這篇文有一段其實是早就寫好的, 就是小傑問台灣會不會下雪那段, 或許會有覺得銜接不順的地方, 麻煩就不要太計較了,我對甜文很苦手.........=_= 這篇總算也把進度拉到要去旅遊那段了, 離本劇的結局也不遠了......(感動灑花) 結局一到,就可以不用再管劇情,自己愛怎麼寫就怎麼寫了! 這次當然也充滿了我個人的腦中鍊成,除了李銓提議旅行那段之外, 其他全部都是脫離本劇的內容。 然後,在後面我讓小馬吃了一點甜頭,然後告白了, 也讓小傑狠狠的拒絕小馬,突然有種小馬很可憐的FEEL, 讓小傑用那句話來拒絕小馬,好像有點殘忍...... 學校頂樓的戲份也要宣告結束了, 其實我還是很喜歡頂樓的說......=3= 最後還是要再次的感謝點進來看文的同好, 也要感謝願意留言跟我HIGH的同好和給我票的同好, 雖然留言跟我討論走向的幾乎沒有, 不過我也看開了啦!!自HIGH就自HIGH唄!! 醬子就算最後草草結束,也不會有太大的壓力!!X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