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一個笑顏

關於部落格
望著你的笑容、想著你的快樂

只期望你擁有全世界的幸福

保留這份純真的笑顏
  • 21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蛋炒飯開工花絮延伸文-大東X禹哲】想你.愛我 (H)

=================================================================== 年假過後蛋炒飯開工,八大的記者前往採訪,問到禹哲搬了新家有沒有請朋友去新家玩,結果一旁的兩個女生吵著說禹哲沒誠意,大東幫禹哲解圍說:「等大家殺青後,一定要去禹哲家打電動。」 只見禹哲一臉委屈的指著大東說:「我明明就有找你來打電動,然後你每天都說你要睡覺。」 訪問結束後,記者一離開拍片現場,大東便拉著禹哲到一旁說:「你剛才幹嘛那樣說?」 「有說錯嗎?我只是說出事實而已啊!」禹哲露出甜甜的微笑說著,一邊拍掉大東的手。 「你生氣了哦?我那陣子就很想睡啊!那不然今晚去你家住好不好?」大東撒嬌的語氣,讓禹哲忍不住的笑了出來。 「不用這麼勉強,我要去拍戲了啦!」遠處傳來工作人員的叫喚聲,禹哲輕拍大東的臉,說完便去工作。 工作結束後,禹哲走到停車場,看到大東斜靠在他的車邊,有些驚訝的問:「大東?你怎麼還在這裡?」 「不是說好,今天去看你的新家啊!」跟著禹哲上了車,大東笑著回答。 「不一定要今天啊!瞧你的手那麼冰。」禹哲開著車,彎進24小時的小麥買了兩杯熱咖啡。 「不行!一定要今天,因為我的禹哲在生氣。」一臉認真的大東,看著禹哲的臉說著。 「我沒有生氣,而且,我也不是你的。」大東說的話讓禹哲紅了臉,羞怯的反駁著。 「好!你不是我的,但我是禹哲的大東啊!所以今天要去住你家!」滿意的看著駕駛座上的人越來越紅的臉,以及唇邊逐漸擴散的笑容。 大東進了禹哲的新家後,便四處閒晃,禹哲也只是笑著任由他去,看到大東拿出電玩開始認真的打起電動,禹哲從廚房泡了一杯熱牛奶給大東,自己則進房拿出睡衣,進浴室洗完澡出來,一邊擦拭著頭髮,一邊拿出另一套睡衣給大東。 「你不跟我一起洗哦?」看著手上的睡衣,和擦拭著頭髮的禹哲,大東失望的問。 「我已經洗好了啊!快去洗澡,很晚了。」轉頭看著牆上的鐘,突然被擁進一個溫暖的懷裡。 「跟我一起洗嘛~」從背後抱著禹哲,大東在耳邊撒嬌,舔吻著禹哲的頸項。 「啊...大東、不要...嗯唔、汪東城!!」轉身推開大東,禹哲瞪著大東,大東只好乖乖的先去洗澡。 禹哲在房裡吹乾頭髮時,突然電話鈴響,掛斷後,又被擁進一個溫暖的懷裡。 「在跟誰講電話?」把頭埋進禹哲的頸間,嗅著禹哲身上的香味。 「劇組打來說我明天下午才有戲,洗好澡怎麼不擦乾頭髮?會感冒的。」起身拿起大東的浴巾,輕輕的幫大東擦拭著頭髮。 「哦!反正你會幫我擦啊!」坐在床邊乖乖的讓禹哲吹乾頭髮的大東,笑的天真一付理所當然的說。 面對大東這種天真無辜的笑容,禹哲也只是笑著繼續吹乾大東的頭髮,一雙手悄悄的環上禹哲的腰。 「大東!你這樣抱著我,是要我怎麼弄乾你的頭髮?」放下吹風機的禹哲,試著想拉開環在自己腰上的手。 「那就不要管我的頭髮啦!反正都要乾了。我好餓哦~禹哲!」把頭貼在禹哲腹部,輕輕的磨蹭撒嬌。 「好~你乖、放開我,我去煮麵給你吃。」笑著輕撫大東微濕的頭髮,哄著這個愛撒嬌的男人。 「不要、我現在...比較想吃你...」拉起禹哲的衣服,大東在禹哲平坦的腹部和纖細的腰側,輕輕的舔吻著。 「嗯唔...大東...」細碎的舔吻,讓禹哲輕吟著,原本輕撫頭髮的手,輕環上大東的肩,直接跨坐在他腿上。 蜻蜓點水般的吻,輕輕落在禹哲的頸項、耳邊,最後停留在柔軟的唇上,轉化成激烈而纏綿的深吻,交纏著對彼此最深切的渴望,就在彼此都快喘不過氣的時候,一陣鈴聲打斷兩人纏綿的深吻。 「哈啊、大東...嗯唔~你的手機、在響...」看大東沒有停止的打算,禹哲輕喘著提醒大東。 「沒關係...讓它響吧...」大東在禹哲耳邊舔吻著,雙手慢慢的滑進睡衣裡遊移著。 「嗯哼、可是...啊!」大東突然加重力道的吻,讓禹哲輕吟一聲,輕輕的抱住大東。 「禹哲...你好香...」吻著禹哲的肩,大東深深吸了一口氣,嗅著禹哲身上淡淡的香味,噴灑在頸肩的溫熱氣息,和在身上遊移的輕撫挑逗,讓禹哲逐漸陷入情慾中,床邊傳來的鈴聲,又把遠離的理智拉了回來。 「嗯唔、大東...啊嗯、等等、電話...」推開大東,伸手想拿手機。 「我不要等...」一把又將禹哲抱回懷裡。 「你乖,我接完電話再繼續哦。」笑著看大東一臉不情願的鬆開手,禹哲在他唇上輕啄一下,接起手機。 「Calvin什麼事?」 「禹哲,大東在你那邊吧!」 「是啊!要叫他聽嗎?」禹哲邊說邊拍掉大東開始不安份的手,用眼神警告他不要亂來。 「不用了,你轉告他明天早上九點有通告...禹哲?你沒事吧?」禹哲突然的驚呼聲,引來辰亦儒的關心詢問。 「啊、沒事!我會轉告大東的!嗯!Bye Bye。」掛掉電話後,禹哲轉身瞪著這個在自己耳邊吹氣,還笑的一臉無辜的人。 「汪大東!你很故意哦!」用力的在大東手臂上打了一下。 「厚~不然你電話講好久,我很無聊啊!」摸著被打的手臂,一臉委屈的樣子,想引起對方的同情。 「才三分鐘不到的時間哪會很久,而且我們是在談你的事耶!」看大東一臉委屈樣子,禹哲笑出聲的捏著大東的臉。 「那現在談完了,我們繼續吧!」拉下禹哲的手,向前再次吻上禹哲的唇。 「唔嗯、不行、你明天要早起、嗯啊、會遲到的...」大東的每一個吻都落在禹哲的敏感地帶,被挑起的情慾和僅剩的理智在拔河。 「有你在,我不會遲到的...禹哲,我好想你...」大東在禹哲耳邊呢喃低語,輕訴著這些日子的思念。 「說謊!每天都會在片場碰面,有什麼好想的,是想念我的身體吧...」責備的言語,唇邊卻帶著止不住的笑意。 「很想你!真的!身體...只是本能,是因為愛你...」儘管禹哲的語氣帶著笑意,但大東卻緊張的撐起身體解釋著。 看著大東認真的神情、滿載思念的清徹雙眼,禹哲所有的理智全都融化在大東充滿愛意的話裡。 輕輕的拉著大東的衣服,主動吻著他的唇,在他耳邊輕聲的說:「那...你就用本能...好好的...讓我知道你...有多想我...多愛我...」 禹哲充滿暗示的挑逗言語,讓大東笑著加重在耳邊的吻,綿密的吻,從敏感的耳垂,順著頸項來到鎖骨,熟練的解開禹哲身上的釦子,在頸部和鎖骨間啃咬著,再一路舔至胸前,用舌尖逗弄著胸前的敏感點。 或輕或重的舔吻啃咬、略為粗糙的手摩擦著細緻肌膚,電流般的麻癢感,讓禹哲輕顫呻吟著,往下在對方早已高漲的情慾上輕輕撫弄著,充滿情慾的雙眸透露著想要更多的快感。 「啊嗯...哈...嗯唔、大東...哈啊、可以了...嗯啊...嗯哈、大東...」難耐的輕嘆,不自覺輕扯著大東的頭髮。 「還不行...會痛的,再忍忍...」吻著禹哲因情慾而泛紅的身體,輕聲安撫著身下這個難耐的人兒,左手輕輕的覆上禹哲堅挺的性器,緩慢而輕柔的套弄著,右手則在後穴輕輕的按壓著,修長的中指慢慢插入穴中。 「唔嗯~啊嗯、哈啊、大東...嗯啊、啊、哈嗯...」下體傳來的酥麻快感,和後穴異物的不適,讓禹哲輕咬著唇呻吟著。 加重套弄性器的力道,試著想轉移禹哲的不適,在後穴進出的手指又慢慢加了兩根,在穴中找尋著敏感點,在聽到禹哲的一聲驚呼後,大東笑著加快在後穴抽插的速度。 「啊啊、嗯唔...哈啊、不...啊嗯、大東...啊、啊--」強烈的快感,禹哲的身體從緊繃到鬆軟,輕閉著眼大口喘息著。 輕輕的調整禹哲的姿勢後,大東輕輕的在禹哲耳邊細語著:「要進去了,放鬆點...」 「呃唔、啊啊...哈啊、哈啊...呃嗯...」久未經事的禹哲,大口喘氣著,努力的放鬆身體,卻還是不太適應進入身體的異物。 「很痛嗎?我拔出來好了...」看著禹哲皺著眉的痛苦模樣,大東心疼的想退出禹哲體內,卻被輕輕拉住。 「哈啊、啊、沒、沒關係...嗯唔、等一會...啊嗯、會好的...」忍著異物所帶來的不適感,讓大東的性器慢慢的没入體內,緊緊抱著大東,在他耳邊輕喘著。 全數沒入禹哲體內後,大東停下動作等著禹哲適應,因情慾而更顯低沉的嗓音在禹哲的耳邊迴蕩著,不停呢喃細語著情話,禹哲逐漸的忘卻體內異物所帶來的不適,疼痛漸漸轉化成難耐的麻癢感,讓禹哲輕吟著扭動身體。 「可以了嗎?禹哲?」輕撫著禹哲的臉,看到他輕輕的點頭,大東開始慢慢的加快進出的速度。 深深的吻著禹哲,不停進出的動作,禹哲甜膩的嬌喘,不斷的誘惑著大東,身體想要更熾烈的慾望,低喘與輕吟,在房裡交纏成一首淫穢的樂章。 「啊啊~好深、唔嗯...」突然被大東拉起的禹哲,跨坐在大東身上,雙手放在大東線條分明的腹部,撐著自己無力的身體。 扶著禹哲纖細的腰,配合著他的律動往上頂,因情慾而更加美艷的禹哲,總是令大東近乎瘋狂的沉迷其中,輕輕的抱著禹哲,讓他貼近自己胸膛,在他頸後吮出一道痕跡。 「我好愛你...禹哲...」沙啞的聲音在耳邊低訴著情話。 「嗯~那你、以後不淮、哈嗯...再、啊嗯~拒絕我...」帶著哽咽的輕喘,在大東耳邊細語著。 大東點頭,輕輕的吻著禹哲,一個翻身把他壓在身下,開始加快速度與力道,聽著身下人兒的嬌喘,弓起的身體,大東的手覆上禹哲即將再次宣洩的性器,阻止他的宣洩。 「啊唔、大東...哈啊、放、放開...嗯唔、好難受、啊嗯~」不能宣洩的難受,讓禹哲皺著眉伸手想拉開大東的手。 「還不行...禹哲...讓我們一起...唔...」拉著禹哲的手,身下人兒的難受大東很清楚,進出的速度又加快了一些,想快點讓彼此解脫。 「哈啊、慢、嗯哈...大東...別、啊嗯、不要...哈啊、在裡面...啊啊--」被束縛的性器得到解放,隨著一道白濁粘液噴灑而出,禹哲弓著身體,後穴一陣陣的收縮著,感到一道熾熱液體射入裡體內。 「汪大東、你很可惡耶!就叫你不要射在裡面啊!很難清理耶!拔出來啦!」看著大東用衛生紙輕輕的擦拭著自己身上的精液,卻還不退出自己體內,禹哲推著大東的肩說著。 「我會幫你清啊!再讓我待一下嘛~禹哲...你好溫暖...」大東把衛生紙丟進一旁的垃圾桶,抱著禹哲撒嬌。 「啊嗯~別動、哈嗯...」細微的動作,讓禹哲忍不住的輕喘,發覺體內的性器有再次腫脹的現象。 「我們再來一次嘛~禹哲...」輕輕的又在禹哲敏感的耳垂舔吻著。 「不行、嗯哼~你明天、九點的通告、哈嗯、起不來的...」努力的想忽視大東的挑逗,理智再次和情慾在拔河。 「可以的、有你在啊...而且...是你要我愛你的...禹哲...」低啞的嗓音,在禹哲耳邊蠱惑著。 「我沒有...哈啊、大東...嗯唔、啊嗯...最、最後一次哦!」大東注視著自己的深情眼眸,讓禹哲說不出拒絕的話,面對大東的要求,禹哲就是無法狠下心來拒絕,只好任由他在自己身上再次點燃情慾... 寂靜的深夜,高掛夜空的皎潔明月也羞見這一室旖旎春色... AM 8:05 金黃色的陽光灑落在巧克力圖樣的被單上,溫暖著被窩裡睡的香甜的兩人,一道剌耳的鈴聲劃破寧靜的早晨。 伸手按停剌耳的鈴聲,禹哲輕拍環在腰上的手說:「大東、起床了!醒醒!」 「嗯~再給我五分鐘...」收緊環在禹哲腰上的手臂,大東的語氣帶著濃濃的睡意。 「好吧!再5分鐘就要起來哦...大東!放開我!」禹哲想起床準備早餐,卻拉不開環在腰上的手,於是皺著眉要大東鬆手。 輕輕的鬆開手,窩在被子裡,少了一些溫暖,看著禹哲走浴室的背影,大東不自覺的傻笑著,閉上眼抱著空出來的枕頭,上面還留有禹哲淡淡的香味和體溫。 準備好早餐,禹哲坐在床沿,輕輕的搖著大東:「大東、該起床了!」 「你吻我,不然我起不來...」沒有張開眼,大東噘著嘴等著禹哲的吻。 「又不是睡美人,不要玩了!要遲到囉!」禹哲笑著輕捏大東的臉。 「你不吻我,那我要再睡一百年...」等不到禹哲的吻,大東轉身用被子蓋住頭。 「那你睡一百年好了,我打電話跟Calvin說。」禹哲笑的甜美,語氣中卻淨是明顯的警告意味。 「禹哲...」大東拉著禹哲的手,委屈的看著他。 「親一下就要起床哦!」輕輕嘆了一口氣,還是心軟的在大東唇上輕輕一吻。 「還不夠...禹哲...」成功得到禹哲的同情,卻無法滿足於蜻蜓點水般的輕吻,大東在禹哲要離開之前,翻身將他壓在床上,深深的吻上禹哲甜美的唇。 「嗯...大東...不...嗯唔...汪大東!你不要太得寸進尺哦!」禹哲用力推開大東,生氣的罵著。就知道沒那麼簡單,可惡的汪大東... 看著生氣的禹哲,大東只好乖乖的進浴室梳洗,出來後,悄悄從禹哲背後抱住,在他耳邊撒嬌說:「禹哲...你生氣了哦?對不起嘛...」 「我才沒那閒工夫跟你生氣,快坐好啦!要喝什麼?」笑著推開大東,張羅著他的早餐。 「什麼都可以,你決定吧!」大東乖乖的坐在桌前,笑的無邪的看著禹哲。 「還笑,快點吃,我幫你叫了車,八點半就要下樓了。」幫大東倒了杯鮮奶,坐下跟著他一起吃。 結束早餐後,禹哲陪著大東下樓,在電梯裡,大東玩著禹哲的頭髮問:「等一下你要做什麼?」 「再回去睡一下吧!今天沒課,戲又是下午的通告。」拉下大東的手笑著說。 「哦...」大東失望的低著頭。 「怎麼啦?」看到大東失望的樣子,禹哲摸摸他的頭輕聲的問。 「我以為你會跟我一起去耶...」大東失望的語氣讓禹哲笑彎腰。 「你們飛輪海的通告,我去幹嘛?」雙手捏著大東的臉,禹哲笑著反問。 「啊!!!會痛...就、就當去探班啊!」把禹哲的手握在手心,大東輕撫著禹哲的唇。 「別任性了,快上車吧!別遲到!」拍拍大東的臉,笑著看著他上車。 送走大東後,禹哲回到床上躺著,睡眠不足讓眼睛有些乾澀,閉上眼,卻一點睡意也沒有,翻來轉去的,身邊少了熟悉的溫暖,怎麼就睡不著了呢?真傻...以前沒有不也睡的很好?怎麼才一晚,又變的如此眷戀?伸手把大東睡過的枕頭抱過來,冷了...沒了大東的體溫,還留有一些他的味道,足夠的,他不是給了我,那麼深的愛嗎?禹哲笑著,甜甜的進入夢鄉...                                      END =================================================================== 聊聊這篇文吧!!XDDDDD 我把大東寫的很愛撒嬌,因為大東撒嬌真的超可愛的!!!(大心) 禹哲則是好像管的動大東,又很像拿大東一點辦法也沒有...XDDD 嘛~寫文本來就是個人的腦內練成,所以文中的個性跟他們現實中會有出入, 大家就不要太在意這一點了,畢竟人家的觀察力不好......(羞) 在結尾的部份大東和禹哲各自眷戀著彼此的溫暖, 至於枕頭上的味道,當然,只是種感覺!!XDDDD 才一個晚上,哪會有什麼味道......XDDDDD 然後,也免不了讓小倆口打情罵俏一番!!! 巧克力圖樣的被單被笑了...XDDDDD 我覺得很可愛啊!!!那是禹哲喜歡的圖案說......=3= 最後,還是要感謝軍團長幫我看了一行文, 本來以為這一篇可以不用提到她的名字的...... 是說,軍團長只是個代號!並不是名字!!!XDDD 想不到最後還是免不了要提到,請記得快把尊綸文交出來!!!XDDDDD 然後,也要感謝打擊信心之友,雖然泥幫我看的那一行,最後因為癈材君死當,結果還是改了, 但還是感謝泥花心思幫我看文!!XDDDD 最後很照舊的感謝點進來看文的同好, 感謝給我票的同好,也感謝花時間留言跟我HIGH的同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