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一個笑顏

關於部落格
望著你的笑容、想著你的快樂

只期望你擁有全世界的幸福

保留這份純真的笑顏
  • 21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飛輪海-儒綸】不是喜歡...

=================================================================== 愛情,是無止盡的佔有... 身體、視線、笑容、心... 當然,也包括思念。 這一天,禹哲收工後去找大東,想約大家出來吃宵夜,才停好車準備進公司,正好在門口遇到大東。 「禹哲!來看我哦?」開心的拉著禹哲的手,大東笑的很燦爛。 「來找大家吃宵夜啊!收工了吧?」看著大東的笑容,禹哲任由他搭著自己的肩。 大東帶著禹哲來到飛輪海專用的休息室,在門外聽到吵雜聲,當禹哲轉開門把的同時,和裡面衝出來的人影撞了個正著,差點沒被撞倒,還好大東在身後穩穩的扶住禹哲。 「亞綸?怎麼了?」低頭一看,亞綸淚眼汪汪、一臉委屈的看著禹哲。 「吳吉尊欺負我...」一看到禹哲,便緊緊的抱住他哭訴。 「別哭、別哭!到底是怎麼回事?」輕拍著亞綸的背,看向房裡的兩人,疑問還是沒得到解答。 看到窩在禹哲懷裡哭泣的亞綸,大東很想把他拉開,但是禹哲帶著警告的眼神,讓他只好扶著兩人進休息室,關上門。 「現在是怎樣啊?吳尊你幹嘛欺負亞綸?」大東扶著禹哲和亞綸坐在沙發上,質問著一言不發的吳尊。 「是他自己每次都想太多,我才沒有欺負他。」吳尊最討厭被冤枉,何況這件事本來就錯不在他。 「Calvin你說。」輕輕的安撫著懷裡哭的傷心的亞綸,禹哲看向亦儒,等著他解釋現在的情況。 「就是小豬在網誌上寫吳尊是他女友的事啊!」其實吳尊只要哄一下亞綸,事情一下子就可以解決的,真搞不懂他在耍什麼狠。 「那不是只是個玩笑嗎?怎麼會鬧成這樣啊?」大東抓著頭,一臉疑惑。 「你都跟小豬接吻了,有照片為証還說是玩笑?少騙人!」亞綸突然從禹哲懷裡跳起來指著吳尊大吼。 「哪有接吻!!只是做做樣子而已,根本沒親到啊!而且我跟你接吻那次還有好多記者拍到耶。」急著為自己辯解的吳尊,拿上次被記著拱著接吻的事做例子,卻讓亞綸更生氣。 「所以我和小豬是同等級,我也只是個玩笑而已?」聽到吳尊拿自己跟小豬比,傷心的眼淚像斷線的珍珠般,不停的從漂亮的大眼裡掉下來。 「你有完沒完啊!都說不是那個樣子,你還要鬧到什麼時候?」話一直被曲解,讓吳尊更加怒火中燒,大聲的吼著。 「你少說兩句,哄哄他不就沒事了嗎?」亦儒看著縮回禹哲懷裡大哭的亞綸,嘆了口氣對吳尊說。 「為什麼!?我又沒錯!明明就是他沒事找事,愛哭鬼!」吳尊不打算為自己沒做過的事道歉。 「吳尊你不要再說了,沒看到亞綸現在這麼難過嗎?」摟著亞綸顫抖的肩,禹哲輕斥著。 「對啊!少說兩句吧!」忙著在一邊遞面紙的大東附和著。 「你們就是都這樣寵他,他才會一直像個長不大的孩子一樣任性!」明明就只是玩笑,跟亦儒玩的更誇張,也沒看他反應那麼大,現在卻害他被大家指責。 雖然自己也和其它兄弟一樣疼愛亞綸,可是耍任性也有個程度吧!!是嫌他還不夠煩嗎? 「我就是愛哭、就是長不大、就是任性、就是愛無理取鬧!用不著你管啦!吳吉尊!」亞綸拿起身邊的抱枕和大東手上的面紙盒用力的丟向吳尊。 「你夠了哦!不要以為大家都要讓你!」伸手擋住亞綸丟過來的東西,原本就飽受偏頭痛之苦的吳尊忍不住的走上前揪住他的衣服,揚起的手被人抓住。 「喂!說就說,幹嘛動手?」看情形不對,大東立刻擋在中間隔開吳尊,把禹哲和亞綸護在身後,禹哲則輕聲安撫著懷裡那個因為受到驚嚇,而瞪大一雙淚眼不停輕輕顫抖的亞綸。 「放手!」用力甩開亦儒的手,背向眾人,其實一抬手吳尊就後悔了,再生氣也不該想打人,尤其是看到亞綸淚眼中的恐懼和不敢相信的眼神。 「太衝動會壞事,兩個都冷靜一點吧!」亦儒嘆了口氣揉著被大力甩開的手腕說。 「你要打我?除了兇我還要打我!?誰要你讓?誰希罕你讓??我有求你嗎??以後我的事情都不用你管!」被吳尊的動作嚇到腦中一片空白的亞綸,在禹哲的安撫下漸漸回過神,越想越生氣,越想越委屈,明明就是他不對,現在居然除了兇他之外還要打他,生氣的亞綸被禹哲拉著、被大東擋著,氣到漲紅著臉對吳尊大吼。 「不管就不管,誰愛管就誰管。」本來有點愧疚的吳尊被亞綸一吼,氣又上來,也跟著吼了回去,一點也不管亦儒和禹哲在一旁始眼色。 「很好!吳吉尊你了不起!我這輩子都不用你管!!!」說完便用力掙開禹哲的手,擋在前面的大東看到禹哲往後倒,便快速的衝上去把他抱在懷裡,避免禹哲撞到梳妝枱,亞綸往前跑過吳尊身邊時,吳尊伸手抓住他的手。 「幹什麼!放開我!!放開我!!!」被抓住的亞綸很生氣,用力的扭著手,左搖右晃的想甩開吳尊的手。 「你要去哪裡?很晚了。」雖然才說不管他,卻也還是放不下心,怕傷到亞綸的手,吳尊只是輕輕握著,順著亞綸的力氣左搖右晃,卻一點都不打算鬆手。 「關你什麼事!?放手!!我要回家啦!」持續用力想甩開手的亞綸,不管怎麼甩,都沒辦法掙脫吳尊的手,明明對方就沒用力,怎麼就甩不開呢?亞綸氣呼呼的張口準備咬下去時,吳尊鬆開了手,亞綸便甩上門離開休息室。 「喂!吳尊!!你怎麼放開手了??」亦儒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種時候吳尊居然還放亞綸自己衝出去? 「他要咬我耶!反正他都說要回家了啊!」一臉委屈的吳尊不懂放手錯在哪裡?難道真的要讓亞綸咬一口哦? 「厚~你真是白痴耶!」亞綸連外套和包包都沒拿,是要怎麼回家,一臉受不了的亦儒白了吳尊一眼後,拿了外套和包包追了出去。 「吳尊,你不追嗎?」從剛才就一直抱住禹哲的大東看向面對門口發呆的吳尊。 「不追!!」其實很想追上去,但是一口氣就是嚥不下去,可惡!頭好痛!煩死了。 「吶!止痛藥!不追是沒關係啦!反正Calvin都追上去了,回去之後再好好的跟亞綸談一談,他其實很好哄的。」禹哲從大東的包包翻出止痛藥拿給吳尊,拍拍他的肩,可以給的建議都說了,希望情況不要再惡化下去。 「哼!誰要哄他!」吃下藥後,看著鏡中笑的甜美的禹哲,吳尊還是說著不由衷的話。 「走吧!大東!」還嘴硬,禹哲笑著拉起大東準備離開。 「哦!不吃宵夜了嗎?」接過禹哲的包包,大東低聲問著。 「亞綸和Calvin都走了,我看吳尊現在也沒心情吃,還是我們自己去吧!」說完,兩人便一起離開休息室,留下吳尊一人。 看著旁邊不開心的望著車窗外的亞綸,亦儒能明白亞綸的心情,雖然和小豬的交情也不錯,但不安的心情還是會有的,偏偏遇到這個吳吉尊,有時候又單純遲頓的令人想扁他,蠢到極點。 稍早,亦儒一出公司,便在門邊的牆角看到縮在一旁哭泣的亞綸,慢慢的走到他身旁,看到他抬頭淚眼婆娑的看了亦儒一眼後,又把頭埋進膝蓋哭著。 「不是吳尊,很失望嗎?」蹲在亞綸身邊輕撫著他的頭,苦笑著說。 「才沒有,誰失望了!」賭氣的抬起頭反駁著,濃濃的鼻音透露著他的傷心。 「走吧!我送你回去。」把外套披在亞綸身上,站起身笑著對亞綸伸出手。 看著亦儒溫柔的笑臉,默默的把手放在他的手上,輕輕的被拉進溫暖的懷裡,低著頭啜泣著。亦儒只是輕輕的摟著亞綸,慢慢的走著,上了車後,直接的往亞綸和吳尊住的地方開。 「我不想回家。」上車後便一直沉默不語的亞綸,在車子快到門口時開了口,視線依舊停在窗外。 「可是...」亦儒覺得不太好,想勸亞綸回家,但話沒說完便被打斷。 「我現在不想看到他。」知道亦儒要說什麼,反正見面也只是吵架。 「那...就先去我那裡吧!這陣子正好剩我一個人在家。」輕輕嘆了口氣,這麼晚了也不能送亞綸回父母家,看亞綸沒反對,便把車子調頭開回自己的住處。 進了住處後,亞綸直接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亦儒把包包放進房間,回到客廳時,看到亞綸抱著抱枕縮在沙發上,依舊盯著螢幕。 「先去洗澡吧!睡衣我放在床上。」亦儒在亞綸的身邊坐了下來,想先讓他去洗澡準備睡覺,累了一天,又生氣又大哭的,一向身體不好的亞綸,還是早點休息比較好。 「哦...」雖然應了聲,卻一點移動的打算也沒有,持續盯著螢幕發呆。 「哦什麼啊!去洗澡啊!」啼笑皆非的看著身旁這個一點動靜也沒有的人。 「你先去洗啦!我要看電視!」舉起手揮啊揮的,依舊沒有把視線從電視上移開。 「不行!你現在就去洗!!」一把抱起窩在沙發上不動的亞綸,到了浴室門口把他放下,到房間拿起睡衣塞到亞綸手上,把他推進浴室裡關上門,聽到淋浴的水聲後,才走進房裡的另一間浴室。 洗完澡出來,看到亞綸又坐回沙發上盯著電視,任由頭髮上的水珠滴落。亦儒嘆了口氣,拿起大毛巾走到他身旁,輕輕的開始擦拭著亞綸的頭髮。 「怎麼不擦乾?會感冒的。」緊盯著螢幕不發一語的亞綸,亦儒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一顆顆掉落的淚珠,讓亦儒覺得很心疼。螢幕上正播放著籃球火的拍攝花絮,畫面傳來吳尊和小豬的打鬧,看著傷心,既然會難過,為什麼還執意要看呢?拿起搖控關掉電視。 「啊!我還在看耶...」亞綸抗議著抬起頭,皺眉嘟嘴的可愛模樣,讓亦儒笑著摸了摸他的頭。 「明天還有通告,早點睡吧!」不容反抗的語氣,讓亞綸不情不願的進了房間。雖然亦儒平常很竉他,又一付人畜無害的溫和模樣,但在該堅持的時候,決不會輕易讓步。 「Calvin,你不睡這裡嗎?」看亦儒拿著枕頭和被子,亞綸眨著大眼問。 「我睡沙發。」房裡只有一張床,所以打算去睡沙發,還好家裡的沙發還挺好睡的。 「為什麼?床這麼大,就一起睡啊!」拍了拍自己身邊的位置。 「可是...」抱著枕頭和被子,站在床邊猶豫著,亞綸身上穿著明顯大很多的睡衣,亦儒在衡量著自己的自制力。 「哎唷~陪我啦!我不要自己睡...好冷耶!」亞綸跪坐在床上,身上圍著被子,楚楚可憐的看著亦儒。 「我有開暖氣,哪會冷?」雖然這樣說,卻還是把手上的枕頭和被子放到床上。 「耶!耶!!我就知道你最好了!!」亞綸開心的在床上跳啊跳的。 「好了啦!睡吧!」一把抓住亂跳的亞綸,讓他躺在床上、幫他蓋好被子,然後關了燈。 月光透過窗照進房裡,亦儒背對著亞綸,看著窗外高掛的月,沒有睡意,也只能任由時間流逝,就在睡意漸漸侵襲的時候,腰間突然俏俏的環上一雙手。 「亞綸?」轉身輕聲的叫著,懷裡的人依舊閉著眼沒有回應。 也睡的太熟了吧!這麼沒戒心...亦儒笑著伸手輕輕摸著亞綸柔軟的頭髮,看著他縮起了手,把被子拉到他的肩上,右手將他摟入懷裡,左手輕輕的撥開覆在臉上的頭髮,露出純靜可愛的睡臉,視線停留在那張粉嫩的紅唇上,低下頭,小心的靠近,就在唇即將貼上時,「......尊」無意識的叫喚,讓亦儒停了動作,笑的苦澀。 即使在吵的這麼兇的情況下,你的夢裡依然只有他嗎??看著懷裡那個越縮越過來的人,一顆頭在懷裡蹭啊蹭的撒嬌動作,紅潤的唇帶起的一絲笑意...在夢裡,很快樂嗎?輕輕的,在亞綸的頭上吻著,抱著他在懷裡,嗅著他身上淡淡的香味,閉上眼、笑了!在此刻,亦儒覺得,即使是替代品也沒關係,只要他開心就好。 吳尊回到住處,並沒有直接走進自己的房間,而是站在亞綸的房門前按著電鈴,很久,一直沒動靜,從包包裡找出備用鑰匙開了門,屋子裡的一片漆黑和靜默,宣告著主人不在屋子裡的事實,吳尊走到亞綸的床邊曲膝坐著,在黑暗中,床邊的鬧鐘秒針的聲音清楚的令人煩燥,而再次隱隱做痛的頭疼,伴隨著他渡過漫長的一夜。 隔天,休息室裡氣氛低迷,難得四人聚在一起卻異常的安靜,詭異的氛圍讓大東坐立難安,亞綸則是一直粘在亦儒身邊有說有笑,而吳尊的黑眼圈更讓化妝師慌了手腳。 吳尊盯著鏡子裡反射出的小小身影,拉著亦儒耳語著,笑的那麼開心,彷彿昨日的傷心都只是一場夢境。 「你昨天去哪了?為什麼沒有回家?」工作人員都出去後,吳尊來到亞綸面前沉著一張臉,語氣中明顯壓抑著怒氣。 「我去哪裡要你管!!你不是不管我?」收起笑容,冷冷的回了幾句,轉向另一邊,故意不理吳尊。 「我等了你一整夜,你不知道我會擔心嗎?」該死,頭又開始痛了。 「是你自己要等的,我又沒有叫你擔心...」嘴硬的反駁著,卻越說越小聲。 原先的怒氣,在經過一夜的冷靜之下,其實已經消化的差不多了;加上聽到他說等了自己一整夜,心裡很不爭氣地覺得暖暖又甜甜的,其實,他的要求很簡單,只是想要吳尊哄他一下罷了,就算只是一句別生氣也可以,偏偏遲頓的吳尊就是不說,現在又臭著臉來質問他... 看到鏡子裡的吳尊皺著眉,知道他又犯頭疼,有點心軟,可是又嚥不下這一口氣。 「你...」還想說什麼的吳尊,被敲門聲打斷,一個工作人員進來說要準備上台了。 亞綸推開吳尊,拉著亦儒出休息室,吳尊呆站在一邊,大東只好拉著他跟上去,在台上唱著新歌時,兩人也沒了原本的互動,雖然笑容依舊,卻少了那份親暱的感覺。 收工後,四個人在休息室收著自己的東西,亞綸不斷的用眼角偷偷瞄著吳尊,想著如果他再來跟自己說話的話,就算沒有道歉也沒關係,但吳尊卻只是低著頭快速的收著自己的東西,亦儒看在眼裡,嘆了一口氣想著,明明就很在乎彼此的兩個人,搞什麼冷戰啊! 大東在一邊打電話給禹哲,掛了電話後,對著氣氛微妙的三個人說:「呃...那個...禹哲問你們要不要一起去PUB喝一杯?」 「好啊!大家好久沒有一起去吃東西了!一起去吃啊!」亦儒笑著附和著大東的話,推了推吳尊,用視線暗示著這是個和好的好機會。 「我不去!我要回家休息。」吳尊毫不領情地冷冷開口。 拍戲、廣告代言與唱片宣傳再加上父親的傷勢,這陣子已經夠讓他心力交粹了,一夜無眠頭又痛的要死,一肚子氣無處可發,吳尊只想回家讓自己冷靜一點,經過亞綸的身邊,連看也沒看一眼,便離開休息室。 「呃...那現在...」看著吳尊離開,亞綸咬著下唇強忍眼淚的樣子,大東想著是不是又破局了。 「去啊!幹嘛為了他一個人不去!!」賭氣似的抓了包包就要衝出去。 「等等啦!外面冷,先穿好外套吧!」亦儒抓住亞儒,幫他穿上厚厚的外套,三個人才一起離開休息室。 三個人到了某知名夜店,進了包廂後,亞綸拿起桌上的啤酒就猛灌,亦儒也不阻止,大東在禹哲身邊坐下。 「怎麼了?還沒和好嗎?」禹哲拉著大東悄聲問著。 「本來好像要和好了啊!可是吳尊也不知道又發什麼神經,就變成現在這樣了。」一臉無奈的大東悄聲的回答,想著再不解決,他實在受不了休息室那種詭異的氣氛了。 「亞綸你喝慢一點,會醉的。」亦儒拿走他手上的第五瓶啤酒,皺著眉說。 「醉就醉啊!反正又沒人管!!」搶回亦儒手中的啤酒,持續往喉嚨裡灌。 「算了啦!你就讓他醉吧!」禹哲阻止亦儒,有些心疼的摸著亞綸的頭。 「嗚嗚~還是你對我最好!他們、都好壞...都、都欺負我...嗚~」空腹連喝五瓶啤酒的亞綸,開始抱著禹哲啜泣。 「你喝醉了啦!快放開禹哲啊~~~」大東想拉開亞綸,但喝醉的亞綸一整個人賴著禹哲,結果變成大東和亞綸兩個人,一人一邊的霸著禹哲。 「汪大東!你既然知道亞綸醉了,那你是在跟他搶什麼啦!」看著禹哲在中間無奈的發出求救訊號,亦儒笑著走過去拉開大東。 「可是他佔的是我的...」還沒說完的話,被禹哲一瞪又呑了回去,大東一臉委屈的喝著酒,他也知道亞綸很難過,但也不用一直佔住禹哲吧!亦儒那麼空,幹嘛不去抱他... 「好啦!我帶他回家可以了吧!」亦儒把趴在禹哲身上的亞綸摟了過來。 「嗯~我不要回家...」亞綸趴在亦儒背上囈語著。 「要不要我幫忙啊?」大東有點擔心的問著。吃醋歸吃醋,大東也是和大家一樣疼愛著這個弟弟。 「不用啦!這點重量我還行!」笑著和大東以及禹哲告別後,背著亞綸離開夜店。 「禹哲!你說明天吳尊會不會就被甩了啊?」看著亦儒小心翼翼地的走出大門,大東摟著禹哲好奇的問。 「不會!」禹哲斬釘截鐵的說。 「為什麼?喝醉耶!亦儒趁虛而入不是正好?」看向身邊吃著點心的禹哲,大東好奇為什麼他這麼確定。 「因為Calvin很愛亞綸,所以不會這樣做啊!」笑著輕捏大東的臉說。 「我不懂!如果是我,我就要搶過來,才不想看喜歡的人這麼難過的樣子咧!」還是很疑惑的大東一口喝光杯裡的酒,禹哲沒答話,只是笑著又幫他滿上一杯。 「那如果我喜歡別人,你會怎麼做?」看著禹哲笑的神秘,大東好奇的想知道禹哲的做法。 「你不會!」禹哲喝了口酒,笑的甜美。 「假設一下啊!你又怎麼知道我不會?」雖然自己的確不會,但還是想知道禹哲會怎麼做。 「如果是事實的話,我不強留,笑著祝福你,然後自己回家躲起來哭!你捨得看我哭?」禹哲突然低著頭,語帶哽咽的說著。 「不捨得!!我這輩子都不會這樣對你的!!」看到禹哲難過,緊張的把他摟在懷裡輕聲哄著。 「呵呵~那不就得了!」轉眼間又笑的甜美的禹哲得意的說。 「厚~我怎麼就這樣被你吃的死死的啊...」一發現被騙,大東有些沮喪的喝著酒。 「這樣不是很好嗎?因為你很愛我啊...」輕輕的在大東唇上一吻,依偎在他懷裡撒著嬌。 「嗯...可是,再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啊!現在休息室的氣氛很難熬耶...」大東很難得的沒有得寸進尺的要求更多,反而又把話題帶回原本的問題上。 「這個你不用擔心啦!我敢說不出兩天,吳尊和亞綸一定會和好的!」禹哲笑著,拍了拍大東的臉保証。 回到家,把亞綸放在床上,正想著要不要幫他換上睡衣時,一雙手突然悄悄的環上自己的腰。 「怎麼了?不舒服?想吐嗎?」轉身輕輕的把亞綸按回床邊坐著,輕聲的詢問。 亞綸搖搖頭,因為醉意而顯的迷濛的大眼看著亦儒,慢慢的,越來越接近對方,然後,輕輕的在亦儒唇上印上一個吻。這個出乎意料的吻,讓亦儒嚇的往後跌坐。 「幹嘛反應、那麼、大?你不想、不想抱我?」亞綸帶著醉意,撲到亦儒身上扯著他的衣服,斷斷續續的說完。 「你喝醉了啦!快住手!!」手忙腳亂的阻止著亞綸。 「為什麼?你討、討厭我?」雙手被亦儒抓住的亞綸,張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盯著亦儒看。 「我沒有討厭你。」耐著性子回答著。 「那、那你為什麼不、不抱我?」說完又要往亦儒的唇吻上去。 「亞綸!!你這是在賭氣!你會後悔的!!快住手!!」被壓在下面有點難施力,乾脆一個翻身反把亞綸壓在身下。 「我不會後悔!你不是喜歡我嗎?」楚楚可憐的清秀臉龐,十分令人不捨。 「我對你不是喜歡,所以不能抱你。」這種曖昧的姿勢,身下人又不斷的引誘著自己,身體很誠實的起了反應,但亦儒很清楚不能失去理智。 「你討厭我...你跟可惡的吳吉尊一樣...」引誘失敗,亞綸慢慢的爬回床上,縮在被子裡哭著。 看著縮在床上啜泣的人兒,亦儒嘆了口氣,拿出手機撥了一組號碼,在響了第二聲後被接通,話筒另一邊傳來的聲音顯的有些疲憊。 「喂!汶萊土人,亞綸喝醉了!正在色誘我,我不保証我的理智可以維持多久——」話還沒說完就被掛斷,亦儒笑著搖頭,明明就很在乎,之前幹嘛不順勢和好就好。 「等等吳尊就過來了,別哭了。」亦儒坐在床邊,輕輕拍著縮在被子裡的人。 「......我不要見到他...」從被子裡傳出的聲音帶著濃濃的鼻音。 「別任性了,他來之後,好好的跟他談,知道嗎?」把被子拉下,伸手輕輕的幫亞綸擦掉臉上的淚痕。 門鈴聲伴隨著敲門聲,亦儒一開門,便看到吳尊滿身汗有些狼狽的大口喘著氣。 「人呢?」一看到亦儒,便喘著氣問,著急的心情溢於言表。 「在我房裡,我出去買點東西,不要把我家砸了。」笑著拍拍吳尊的肩,體貼的讓他們兩個獨處。 「Calvin!!謝啦!」吳尊感激的看著亦儒,亦儒則回給他一個溫和笑容出門去。 吳尊走進亦儒的房間,看到在被窩裡輕輕顫抖的身影,輕輕的出聲:「阿布?」 「你來做什麼?不是不管我?」被窩裡傳出悶悶的聲音,帶著哽咽。 「我們不要再吵了好不好?」吳尊有些無奈的嘆著氣,雖然才幾天,但是這種冷戰的感覺真的很累人。 「誰跟你吵!?反正你現在有小豬就好了,我根本、根本就不重要!」推開吳尊的懷抱,亞綸拿起枕頭丟向他。 「你很重要啊!誰說你不重要?」耐著性子安撫著亞綸。 「你騙人!你罵我、兇我、還打我...」帶著醉意的亞綸,越想越生氣,開始隨手拿起東西就往吳尊的方向砸。 「我沒有打你啊...」一臉無辜的反駁,動也不動的任由亞綸拿東西砸向他,想著要是被砸中就可以裝悲情跟亞綸和好,但說也奇怪,不知道是不是亞綸太醉,會傷人的東西一樣也砸不到吳尊身上,傷不了人的卻砸的很準。 「明明就有!你就有!你打我...」直接衝上去用力的推著吳尊。 「好啦好啦!都是我的錯!你不要生氣了好不好?」緊緊的把亞綸抱在懷裡哄著。 「你跟別人那麼親熱還兇我...」被抱在懷裡的亞綸哭訴著。 「對不起嘛!以後我只親你一個!別哭...」輕輕的吻著、柔聲的哄著,坐在床上抱在懷裡慢慢的搖著,直到亞綸睡著。 走在街上的亦儒,縮了縮身子,覺得有些冷,果然還是應該穿上外套的,走進便利商店,買了一杯熱咖啡,坐在附近的公園椅子上發呆。不知道他們談的如何了?應該和好了吧!亞綸喝醉了,吳尊應該不會又蠢到跟他吵起來了吧?一陣鈴聲把思緒拉了回來。 「喂?」接起手機,傳來吳尊的聲音。 「Calvin!阿布睡著了,我先帶他回家。然後,那個阿布有摔壞你房裡的一些東西,明天你再列張單子給我吧!」看著房間裡的慘況,有點同情亦儒。 「嗯!我知道了,路上小心。」亦儒笑著回答,看樣子應該是和好了。 回到家後,雖然有心理準備,但房間裡的慘狀還是讓亦儒哭笑不得... 隔天,休息室回復平常的吵鬧,亞綸和大東不知道在吵什麼,最後大東追著亞綸跑,亞綸則大笑的躲到吳尊身後,吳尊則擋在中間笑著幫亞綸推開大東,於是大東只好去找亦儒來幫忙。 「不要以為你們人多就了不起,亦儒快來幫我!!」大東拉著亦儒說。 「你們兩個也太幼稚了吧!!」亦儒笑著看亞綸躲在吳尊背後對大東做鬼臉。 「哼~有本事你叫禹哲來幫你啊!!」亞綸也把亦儒拉到自己身邊。 「可惡!!我打電話跟禹哲告狀!!」大東拿起電話要打給禹哲,亞綸衝上去跟大東搶電話。 「喂~小心一點...」吳尊緊張的看著往大東身上撲的亞綸叮嚀著。 「大東不會傷到他啦!吶、拿去。」笑吳尊緊張的樣子,遞給他一張單子。 「這是什麼?」拿過單子,看著上面密密麻麻的字,吳尊一臉疑惑的看著亦儒。 「帳單啊!」笑著在吳尊旁邊坐了下來。 「這麼多!?你去搶好了!!」看著單子最後的總數字,吳尊的眼珠差點沒掉下來。 「喂~搞清楚,我房裡很多東西都是國外帶回來的,有一些根本也買不到了耶!」亦儒喝著咖啡,看著吳尊緊緊皺著眉,傷腦筋的樣子。 「可是,十七萬也太多了吧...」看著亦儒的笑,吳尊有種被設計的感覺。 「什麼東西太多?」聽到吳尊和亦儒的談話,亞儒丟下大東,跑過來好奇的問著。 「沒什麼!是吳尊欺負你的代價,其實算少的,對吧!吳吉尊!」亦儒笑著回答。 看著吳尊猛點頭,亞綸一臉狐疑的想問下去,這時工作人員又進來說該準備上台了。 幾天後,在馬來西亞宣傳公主小妹時,記者又問起小豬和吳尊的事。 「小豬在他的部落格上放我們的照片說我是他的女朋友,有也是他是我女朋友好咩!可是辰亦儒吃醋了,從那一天起,他就都不跟我說話了。」吳尊求饒似的把話轉到亦儒身上,希望口才好的他可以幫自己解圍。 「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虧我們在一起這麼久。」亦儒笑著附和著吳尊的話,一付委屈的語氣把大家都逗的很開心。 回到後台,亦儒看著吳尊急忙的跟亞綸通著電話,看他笑的甜蜜的樣子,也放下心來。 這兩個人,會一直幸福的走下去吧?看著吳尊的笑容,亦儒想著遠在台灣的那一邊,有個笑起來,甜的可以融化悲傷的人。 是他思著、念著,只能守護卻無法擁有的人。 幸福,就是看著你的笑容, 只要你快樂就足夠了、值得了, 其他的,並不那麼重要,是吧!                                     --END =================================================================== 咈咈咈......又是一篇現實文, 難道,我要走向現實文了!!!??? 沒這回事,這只是因為等軍團長的尊綸文等的太久了...=_= 所以,只好自己寫一篇儒綸文來刺激一下軍團長這個癈材...XDDDDD 本來以為會破兩萬字的,不過加上後記也才兩萬出頭,XDDDD 扣掉標點符號一些有的沒的,大概也就一萬八到一萬九左右!!XDDD 依照貫例的要感謝軍團長在半夜接受我的騷擾...XDDDDD 這次的文很感謝有軍團長幫我順文, 幫我更改裡面的一些內容,還幫我抓錯字, 讓整篇文看起來比較合理也比較順, 這次沒有H內容,想看的同好很抱歉,讓妳們失望了...(←根本沒人要看) 想看尊綸部份的人,請期待軍團長!!XDDDD 這篇文比較是著重在亦儒身上,亞綸的部份寫的不多,吳尊的部份更是少, 然後也很理所當然的少不了拿東禹這對來當點綴...XDDDDD 我似乎除了東禹之外,寫出不個甜文的FEEL......Orz 這篇是架構在尊綸之下的儒綸文, 在我的感覺中,亦儒很像是亞綸的守護者, 就像終極一家裡的脩對小萌主一樣,小心的呵護著,不忍讓他傷心難過, 不同的是,師父掛了,鬼龍消失了,脩有吃到小萌主, 而亦儒只能被亞綸在喝酒賭氣之下襲擊,還被嚇到跌坐在地上...XDDDD 這一切都是因為尊爺還活著,而他們也沒打算分手...=_= 尊綸高調的太王道了,所以亦儒只好退而求其次的當個守護者。 我覺得我的後記有點寫的太長了, 在看別人的文時,有些人都沒寫後記, 有寫後記的人,也沒人像我寫這麼長的, 軍團長就說我的前言加後記,有時感覺都比本文來的多...=_= 沒辦法,我就是個人蔘建立在癈話一堆上的人, 我會努力讓自己不要這麼多癈話的!! 最後,感謝有耐心看到最後的同好, 謝謝點文來看的人、投票給我的人、留言跟我HIGH的人!! 我會努力的朝著我的妄想走下去的!!XDD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