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一個笑顏

關於部落格
望著你的笑容、想著你的快樂

只期望你擁有全世界的幸福

保留這份純真的笑顏
  • 21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糖-敖傑】病 九 (激H)

=================================================================== 九 冰冷的水潑灑在臉上,平復剛才在頂樓上被擾亂的心,試圖讓思緒不再那麼混亂,小傑看著鏡中的自己,手輕輕的撫過被頭髮遮住的吻痕,同樣的位置、不同的人、相同的痕跡、不同的心情。 對於小馬,小傑並非完全不心動的,只是,每當心裡動搖時,腦中總會浮現敖犬的臉,心裡就一陣的疼,敖犬的笑容,他眼中的溫柔,牢牢的,把小傑困在這份愛裡,有溫言軟語的甜蜜,但令人不安的寂寞,卻總多過那些短暫的甜蜜。很累,對於說服自己等待,會有那麼一天,敖犬會只看著自己,這麼期盼著,卻很明白這不過是種奢望,他的笑和溫柔,都不會只屬於自己... 「小傑!」敖犬的聲音讓小傑嚇了一大跳。 「幹嘛反應那麼大?你剛才在想什麼?」看到小傑的反應,敖犬邊洗手邊問。 「沒什麼啊!在想你!」小傑壓下心中的慌亂,露出笑容輕輕的帶過,這樣的答案不算說謊。 敖犬顯然很滿意這個答案,大大的笑容燦爛的掛在臉上,小傑看著敖犬的笑容,腦中浮現頂樓那張悲傷的臉。 夜裏,從小傑房裡傳來細微的喘息聲,床上交纏的人影,緩慢規律的進出,身下的人難耐的嬌喘,濛上水氣的眼半瞇著,環上腰的修長雙腿,下身主動的迎合,小傑用身體的反應告訴敖犬他想要更多。 敖犬舔著小傑泛紅的身體,看到他頸後的吻痕心疼的問:「這個痕跡怎麼還在?是我吻的太用力嗎?」 「哈啊、嗯~沒、沒關係、不消失、啊~唔、這是、是証明...」小傑選擇遺忘吻痕還清晰可見的原因。 「什麼証明?告訴我...」敖犬停下動作,看著身下的人,主動的擺動著腰,從口中溢出不滿足的呻吟。 「啊、哈嗯~別停、你知道的...哈啊...」停留在體內的異物不動,讓小傑有些難受,主動的扭著腰,被分開的雙腿騰空,找不到施力的支撐點,小傑的主動,只讓穴中的異物輕輕的摩擦著,更加令人難耐的麻癢,讓小傑難受的喘著。 「我要聽你說,乖、快告訴我...」敖犬在小傑耳邊舔吻著,低啞的嗓音輕輕的呢喃著。 「証明...呼...嗯~屬於你、啊啊、我的、身體、我的心...都屬於你、哈啊、嗯唔~只屬於、屬於你...敖犬、哈、哈啊、愛我...」輕輕的吻著敖犬的唇,不甚熟練的伸出舌頭舔著敖犬的唇,努力學著他吻自己的樣子,卻總顯得笨拙。 敖犬笑著回吻小傑,已經吻過那麼多次,卻一點進步也沒有,吻的還是那麼青澀,和誠實、誘人的身體不同,總是在一些小地方顯現他的單純,像是咬著下唇,以為這樣可以阻止溢出口的呻吟,熟不知,壓抑住的輕喘更誘人。 深深的吻著小傑,開始加快下體的動作,耳邊迴盪著小傑的甜膩呻吟,敖犬在他耳邊輕語:「還不夠,小傑!在我面前,更墮落些、更淫蕩些,只在我面前,小傑...」 「啊啊~好棒、再更愛我一點...嗯哼~哈啊、啊...敖犬、敖犬...嗯~唔、哈啊...」在耳邊細語的呢喃,小傑無法細想,身體激烈的碰撞,讓他只能大口的喘著、呻吟著,緊緊抱著敖犬,指尖在他背上留下幾道抓痕。 緊緊相依的身體,彼此的肌膚相互摩擦著,在敏感的身體上所產生的搔癢感,竟也如此令人難耐。敖犬扶起小傑的腰,讓兩人的身體更加貼近,隨著下身的律動,平坦的腹部時重時輕的摩擦、擠壓著小傑的性器,再次深深的吻上小傑甜美的唇,封住他越來越壓抑不住的呻吟,緊繃的身體隨著噴灑而出的白濁液體,慢慢的鬆軟下來,後穴的一陣陣痙攣,把溫熱的粘液吸入體內深處,激烈的進出漸趨緩慢,最後,敖犬趴在小傑身上喘息。 聽著彼此的輕喘,感受著對方的心跳,敖犬,在這一刻,我們的心貼的這麼近...這麼近... 「嗯~不要,再、再多留一會...」敖犬想退出小傑體內,撐起的上半身,卻被小傑輕輕的拉了回來,軟軟的聲音、撒嬌的語氣,一顆頭在敖犬的頸窩處蹭啊蹭的。 「可是,這樣我會忍不住的...」敖犬在小傑耳邊細語,稍稍的撐起身體,不讓小傑承担自己全部的重量。 「沒關係,你不用忍,我想記住...」在敖犬的注視下,令人羞怯的情話未說完,便消失在甜蜜的深吻裡。 「你這是在誘惑我嗎?小傑...」輕啄著小傑的唇,看他羞紅臉的模樣,總是令敖犬沉醉。 「你說呢...啊~嗯唔...」耳邊的吐息撩撥著未平息的情慾,游移在敏感處的手和舌尖,讓小傑忍不住的呻吟,隨即又輕咬著唇壓抑下來。 「唔、小傑、你的引誘...真是磨人啊...」小傑仰著頭,溢出口的呻吟,挑起敖犬的慾望,緩緩的想退出小傑的身體,卻發現緊窒的後穴緊緊的吸附著,穴中的異物和這道吸力拉扯著,敖犬緩緩的退出,再讓後穴慢慢的一點一點吸入。 「哈啊...啊、呀啊、好熱...哈啊、啊...」不是敖犬的主動推進,內壁一寸寸的吸附著異物,緩慢而確實的行進,讓小傑清楚的感受著異物的熱度與脈動,不同於以往的快感,一波波的襲來,微微顫抖的弓著身子,緊緊的抓著床單,說不出話,只能不住的呻吟著,更加敏感的身體,敖犬只是輕輕一握,白濁的液體便渲洩出來,一道熱流注入後穴深處,小傑便陷入深沉的黑暗中... 再次張開眼,看到的是敖犬的背影,正輕手輕腳的準備離去,輕輕的開口:「敖犬!」看到敖犬頓了一下,回頭帶著歉意的笑著。 「嘿嘿...把你吵醒了哦...」敖犬搔著頭乾笑著坐回床邊,已經盡量的放輕動作,卻還是把小傑吵醒了。 「你要走了嗎?再多陪我一下,好不好?」小傑拉著敖犬的手,只希望可以再多獨佔敖犬一會兒。 低頭對上小傑懇求的眼神,敖犬沒有說話,只是輕輕的抱著小傑,一起躺在那小小的單人床,手在小傑背上摸索著。 「好癢、你在摸什麼啦?」小傑想躲,又怕把敖犬推下床。 「小傑...你把你的翅膀藏哪去了?」抱著小傑,低啞的嗓音在小傑耳邊呢喃著。 「什麼翅膀?我哪有那種東西?」一臉疑惑的問著,仰頭看到敖犬唇邊的笑意。 「你有的,天使都有翅膀,讓我把它丟掉之後,你就離不開我了...」動作很輕、聲音很柔,頭抵著小傑的頭輕輕的說著。小傑的臉泛著淡淡的紅暈,羞的直低頭。 「丟不掉的,因為你就是我的翅膀啊...」很小聲,在寂靜的房裡,清楚的傳進敖犬心裡。 抬起小傑羞紅的臉輕輕吻著:「我愛你、小傑!」敖犬在小傑耳邊低語著,明顯的感覺到懷裡的人頓了一下。 這是第一次,敖犬主動的說他愛我...小傑覺得鼻頭有些酸酸的,有些哽咽的要求著:「再說一次...」 聽到哽咽的聲音,敖犬低頭想看小傑是不是哭了?小傑把頭壓的低低的,敖犬也不勉強,又一次輕輕的說:「我愛你!」 「再說一次,好不好?」抬起淚濕的臉看著敖犬,原本迷濛的大眼被淚水洗淨後,顯得格外晶瑩,軟軟的撒嬌,聲音依舊帶著一點鼻音,羞怯的笑著。 「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放的更柔的聲音,低訴著情話,咒語般的呢喃在耳邊迴盪著,滿滿的情意在瞬間,填滿了因為不安而疲憊的心,在敖犬溫暖的懷裡,小傑覺得所等待的幸福,或許,並不會只是一種奢望... 然後,到了大家期盼的校外旅行,全班都在客運站等著上車,卻遲遲不見威廉。 「威廉怎麼這麼慢?」敖犬不耐煩的直看錶。 「不然我打個電話問他在哪裡好了!」王子拿起手機準備撥號時,敖犬的手機響了。 「喂!威廉,你是接容嘉學姐接到美國去了哦?」接起電話的敖犬劈頭就是一陣罵。 「對不起啦!大哥!我跟容嘉學姐還在等車啊!」話筒另一邊傳來威廉充滿歉意的聲音。 「我看你和容嘉學姐直接去水上樂園跟我們會合吧!嗯、那就醬啦!」敖犬收起手機,要大家上車。 到了目的地後,大家都玩的很開心,小馬被彤彤拉去買飲料時,聽到水上樂園的員工在談論著最近更衣室有小偷,好像是一群年輕人,於是小馬用計慫恿彤彤,買通一個小男孩栽贓給敖犬,害他被冤枉是小偷,老闆要把他抓走時,在場的小傑、王子和阿緯幫敖犬做証,卻被當成共犯一起抓起來,本來老闆打算把他們交給警察,但是,在小薰保證會抓住真正的犯人,來証明敖犬他們的清白,老闆給她們半天的時間去抓犯人,在大家的幫忙下,順利的抓到真正的犯人,老闆為了表示歉意,硬是要辦一桌好料的陪罪,在大伙準備開動時,威廉和容嘉學姐也到了,王子和小煜討論著今天的事,懷疑一切都是李銓主導的,敖犬生氣的質問李銓為什麼要一直陷害他?李銓則是一頭霧水的反駁著,在一陣混亂中,他們六人是兄弟,而且可以繼承一百億的事情曝了光,大牙覺得被敖犬欺騙,於是很生氣的離開現場,其她姐妹也跟了上去,彤彤拉著小馬也一起離開。 十姐妹坐在大廳討論著敖犬他們的事,大牙不發一語臭著臉坐在一旁,原本就知情的丫頭和鬼鬼也不敢出聲,彤彤想著今天發生的一切,看著坐在一旁的小馬開口問:「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們的事了?」小馬沒有回答,低頭沉默。 「所以你從一開始,就只是在利用我?」雖然答案很明顯,但彤彤還是期望著一切只是自己胡思亂想。但小馬依舊沉默不語,而彤彤越來越大的聲音,引來其她姐妹的注意。 「你到底有沒有愛過我!?」帶著最後一絲希望對著小馬吼著。 終於,小馬抬起頭看著彤彤說:「對不起...」 看到小馬充滿歉意的眼神時,彤彤就知道答案了,幾乎是同時,彤彤傷心的轉身離開。 「彤彤!」大牙白了小馬一眼之後,帶著姐妹們追上去,留下小馬一人呆坐在大廳。 這一切都被上完廁所要回包廂的王子聽到了,回到包廂的王子把聽到的話告訴大家,敖犬很疑惑的問李銓:「那你幹嘛每次講電話都神秘兮兮的?」 李銓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那是我老爸打來的啦!因為我們每次講電話都會吵架,我不想被大家看到,很丟臉!」 「原來如此!那你幹嘛沒事提議要班遊?」小煜接著問。 「哦!那個其實是小馬建議的,因為我念完這學期就要跟我爸去南非了。」李銓說出要轉學的事,在場的男生都依依不捨的跟李銓道別,而這件事就這樣有驚無險的落幕。 敖犬他們的事被傳開後,成了全校女生瘋狂追逐的對像,除了女生們不感興趣的小傑和阿緯之外,其他四人都被追的很煩,其中又以王子和小煜最為瘋狂,但小煜拉著小薰公開兩人在交往的事實後,那些女生自己敵不過便紛紛放棄,而鬼鬼則努力的捍衛得來不易的愛情,威廉依然獨鍾容嘉學姐,敖犬和大牙冷戰中,沒心思理那些女生,事情又漸漸的平息下來。 這天,小馬來辦轉學的事,在教室被敖犬六人攔下來。 「小馬!你為什麼要這樣整我?今天一定要把話說清楚。」敖犬坐在小馬面前質問著,威廉則站在小馬身後防止他逃走。 「對啊!我們應該沒有哪裡得罪你吧?」王子開口附和敖犬的話。 小馬看了小傑一眼,便淡淡的說:「很簡單,只要你們六兄弟違反規定,那一百億的遺產就是我的了。」 「為什麼?」小煜提出質疑。 「我爸是遺產執行人,你們一違規,錢就會捐給某個基金會,到時我爸只要成立一個基金會,就可以拿到所有的錢了。」小馬一五一十的說出所有的事。 「你爸是那個油頭律師!?」所有人都非常驚訝。 「放心吧!我已經跟我爸說過了,我不會再幫他做這種事了,你們自己小心點吧!」小馬笑著離開了教室。 離開學校前,最後一次上頂樓,靠在圍牆上抽著煙,回想著和小傑在這裡共渡的每一刻,一抹淺笑、一個蹙眉,都那麼清晰的在眼前浮現,身後傳來開門聲,轉身看見的是小傑一貫溫和的淺笑。 「沒想到模範生也抽煙?我以為只有敖犬會這樣做。」小傑淺笑的看著小馬手上的煙。 「你說過我和敖犬很像的,何況,我從來也沒說過我是模範生。」小馬輕輕的吐出一縷煙霧,看著那縷煙飄到小傑面前,然後被他皺著眉用手揮散。 沉默,讓頂樓連風的聲音都聽的清楚,小傑不說話,因為不知從何說起,有些話想問,卻開不了口,問了,有些關係就回不去原點了,於是小傑只是靜靜的看著小馬抽著煙。 小馬不說話,因為怕一開了口,時間就會開始流動,再也見不著小傑,希望時間多停留一會兒,讓他可以細細的記住眼前這個,令他迷戀又心疼的人,於是小馬只是靜靜的抽著煙。 「我們...還是朋友嗎?」小傑低下頭,小聲的問著。 「敖犬和大牙的冷戰並不在我預料之中,如果他們還是沒分手...小傑,你就不要再留戀了。」沒有直接回答小傑的話,小馬弄熄手上的煙,右手輕撫著小傑軟軟的臉頰,看著小傑的眼神充滿憐惜。 小傑注視著小馬,明白他話裡的意思,所以,當小馬慢慢的吻上自己時,小傑沒有閃躲,不拒絕也不回應,只是站著、閉上眼,讓小馬的唇貼上自己的唇。而小馬也沒有再更進一步,他明白,小傑不拒絕並不代表接受,就像敖犬和大牙的事,小傑不逼迫並不代表他不在意,只是不說而已,小心的,把委屈和嫉妒藏在心裡。一個輕吻,再多就不行了,小馬告訴自己別貪心。 「你這樣放任敖犬,會讓他把一切都當成是理所當然,等待,不一定會有回報的。」離開小傑的唇,輕輕嘆了一口氣,眼底依舊是滿滿的心疼。 「沒關係 ...」小傑垂首淺笑著,輕聲的說。他知道這樣放任敖犬不好,但是沒關係,他願意。 「你知道我想做的不只是朋友,但我可以接受朋友的位置,至少,我們還是朋友。」看著小傑的笑,小馬笑著給了小傑一個答覆。 是的,至少還是朋友。 在回家的路上,敖犬心情很不好,小傑知道他為了大牙的事心煩,只是默默的走在他的身旁,突然,敖犬停了下來,小傑抬頭看見大牙站在眼前,兄弟們很識相的找了藉口離開,敖犬看了小傑一眼,小傑笑著拍了拍敖犬的肩,便和王子一起離開。 「你為什麼要騙我?」大牙冷著臉質問。 「我哪有騙妳...我只是沒有說而已。」敖犬反駁著。 「你為什麼不說?」 「有什麼好說的?有人一見面就介紹自己會繼承一百億的遺產嗎?」 「那我們交往之後,你又為什麼不說?」 「我覺得沒什麼好說的啊!妳跟我交往又不是為了那一百億,幹嘛那麼在意?」敖犬對大牙的質問漸漸的不耐煩。 「當然不是為了一百億,但是你瞞著我!一段感情裡沒有信任,那不如分手算了。」大牙很氣敖犬不信任自己。 「分手就分手啊!」敖犬不明白大牙在氣什麼,賭氣的吼了回去後,便轉身回家。留下大牙一個人在原地掉淚。 敖犬一回到家,便氣呼呼的回自己房間,大家猜著八成是和大牙吵架了,後來証實兩人分手了,小傑不知道自己該不該高興,因為敖犬那麼的不開心,也許,敖犬終於發現他對大牙的感情了。於是,小傑依然什麼都沒說,只是靜靜的陪著敖犬,但被大牙搞的心煩意亂的敖犬,沒有心思去注意到小傑的心情。 丫頭很著急,想盡辦法的想讓敖犬和大牙和好,於是利用自己生日那天,辦了一個生日會,請來十姐妹和容嘉學姐,趁機讓敖犬和大牙和好,而在大夥的鼓噪下,大牙和敖犬也和好了。 在大家正開心時,門鈴聲響起,阿緯衝去開了門,看見一位美麗的少婦,嬌滴滴的聲音說要找丫頭,原來她就是丫頭失散多年的媽媽,母女相認後,丫頭的媽媽又帶了兩個孩子和一個孕婦,說那是敖犬他們的弟弟們,由於現在的家住不下那麼多人,於是丫頭的媽媽和新來的兄弟都住到舊家去,丫頭則每星期的六、日都回舊家幫媽媽,阿緯也跟著去,老爺訂下的一年之約,在這一天到期了,六兄弟確定可以繼承遺產,但也都決定繼續這樣的生活,生活基本上沒什麼改變,但不同於以往一定要在午夜之前回到家,如果要外宿也都會打電話回來跟丫頭說一聲。 敖犬跟大牙和好,小傑和敖犬的關係也依然沒變,敖犬不主動提到和大牙的事,小傑也就什麼都不問,彷彿整件事從來沒有發生過,但依偎在敖犬懷裡時,卻更加的不安,而敖犬卻沒有發現小傑的不安。 每次大牙來家裡時,小傑總是躲在房裡,不想看敖犬和大牙和好後,更甜蜜的樣子,然後,在大牙要回去時,靜靜的站在窗邊看著敖犬跟大牙依依不捨的道別,耳邊總會響起小馬在頂樓上說的話,想著是不是真的不該再留戀了?卻還是捨不下敖犬懷裡的溫暖。 雖然已經不用再遵守合約的規定,但放學後他們六兄弟還是會一起回家,這天放學後,小傑回教室要拿書包,在接近教室門口時,裡面傳出的聲音,讓小傑停住腳步,就站在門邊,看到教室裡的兩個人影,是敖犬和大牙,正擁吻著。 小傑靠著牆坐了下來,止不住手的顫抖,摀住嘴,怕一出聲就會被發現,敖犬的手摟著大牙的腰,大牙的手則輕輕的環在敖犬的肩上,小傑想哭,但接下來的話,卻讓他聽見自己心碎的聲音。 「敖犬,你愛我嗎?」大牙難得嬌羞的聲音,在此刻聽來是如此刺耳。 「嗯!我愛妳。」幾乎沒有考慮的,敖犬便說出口。 小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離開那裡,也不知道離開時有沒有被發現,只是回過神時,自己坐在資源回收室的角落裡,不斷的掉著淚,曲膝抱著,低頭啜泣。你愛她?那我呢?你不是答應我不愛上她的嗎?我只是滿足你需求的角色而已嗎? 「小傑!你躲在這裡做什麼?」敖犬有些生氣的吼著。他拿著自己和小傑的書包去跟王子會合,王子說小傑不知道跑哪去了,於是他要王子他們先回家,自己則在學校裡四處尋找,終於在這裡找到縮在角落的小傑。 小傑抬起淚濕的臉,看著生氣的敖犬,卻一句話也不說,又把頭埋進膝蓋裡。 「怎麼了?誰欺負你?」看到小傑在哭,敖犬的怒氣在瞬間全都消失,蹲在他面前輕聲的哄著。 但小傑還是不出聲,只是一個勁的搖頭,卻沒有再抬起頭來看過敖犬一眼,整個回收室充滿著小傑的啜泣聲,於是,敖犬坐到小傑身邊,輕輕的摟著他。 還是這麼的溫柔,可是,你知道嗎?敖犬,我好累...慢慢的靜下心後,小傑輕輕抬起頭說... 「敖犬...我們分手吧......」                                        --待續 ================================================================ 在這篇,終於正式結束掉黑糖瑪其朵原劇的劇情部份了!!!(灑花) 以後就是我個人的腦內鍊成部份啦!!!!!XDDDDDD 對於原劇的劇情交待,其實我寫的頗草率, 有刪掉一些部份,像是阿緯對丫頭的大告白,還有筱婕對小傑的告白, 對話大概也有錯,因為我懶得再開檔來看內容, 很多東西也都只是帶過去,想說有交待就好......(煙) 因為我一口氣濃縮了好幾集的內容,只想快點結束掉原劇的內容, 如果覺得我寫的很趕,就不要太計較吧!!(羞) 頂樓又出現了!!!XDDDD 激H也出現了......(遠目) 其實,本來沒打算寫H的, 但不知道為什麼就又默默的出現H部份了......OTZ 讓我默默的覺得,我把敖傑寫的好肉慾......=_= 其實,他們不是每天都在做的......(←沒有人會誤會,好咩!!!) 然後,為了之後的走向,讓小傑和小馬和好了, 在新家裡,小傑的房間也是有窗戶的,根據我的觀察, 小傑的房間就在面對新家正門口的左邊二樓那個窗戶!!!XDDDDD 然後,在這篇裡,敖犬被兩個人提出分手啦!!!!! 我覺得,我好像把敖犬寫的很壞的FEEL,不過應該也還好啦! 尊綸文交不出來的朋友曾經跟我說, 我的敖傑文就是悲→上床→再悲→再上床...... 以這樣的模式在行進中,其實,好像的確有醬子的現象......囧rz 就好像我用激H在撫慰小傑的委屈一樣......OTZ 然後是抽煙的部份,我很討厭煙味,卻怎樣也擺脫不掉煙味, 而且香煙一點都不好抽,這麼討厭,幹嘛還要寫進來? 那當然是以後會用到啊!!!XDDDDD 抽煙和吸二手煙都會得肺癌、鼻腔癌、支氣管癌、咽喉癌等等... 抽煙對皮膚也很不好,對牙齒也不好,所以,好孩子不要抽煙哦!!!! 最後,敖傑文沒有人幫我順文, 所以如果看的很不順的話,請不要太計較。 感謝所有點進來還很有耐心看到最後的同好, 以及在鮮網給我票的同好,留言跟我HIGH的同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