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一個笑顏

關於部落格
望著你的笑容、想著你的快樂

只期望你擁有全世界的幸福

保留這份純真的笑顏
  • 21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BBT-煜王】 替代品(H有)

=================================================================== 總是,只能在一旁看著你和他笑鬧著,一開始,打不進你們的圈子,因為年紀小;到現在,大家都熟識之後,才終於發現,我進不去的,是你們的世界,三年的時間,真的不是那麼容易追趕上的吧! 每天,敖犬都在晚上睡的迷糊時,緊緊的抱著王子,王子想掙開,卻怎樣也推不開,只好任由他抱著,當聽到敖犬叫著小傑的名字時,抬頭看到他閉著眼卻笑的燦爛的臉,王子就有一種想要一拳扁下去的衝動。 靜靜的在敖犬的懷裡,手也悄悄的環上他的腰,敖犬會輕輕的用臉磨蹭著自己的頭,其實,敖犬的懷裡挺溫暖的,小傑抱起來,也是這種感覺嗎?在胡思亂想中不知不覺的睡著。隔天,在小傑的叫聲中醒來,看到小傑踩著敖犬的重要部位,聽見敖犬的慘叫和阿緯、威廉幸災樂禍的笑聲... 看著敖犬從床上跳起來撲向小傑,從背後抱著他,下巴靠在小傑肩上磨蹭,抱怨著他怎麼這麼狠心的對他?原先的怒氣在一瞬間消失無蹤,小傑笑著閃躲敖犬,要他快去梳洗,看著乖乖進浴室的敖犬,王子呆呆的坐在床上等腦袋清醒。 刷牙洗臉後,王子看著鏡中帶著稚氣的臉,還不足以讓你發火嗎?應該很生氣吧!看到敖犬抱著我...可是卻絲毫不影響你們之間的親暱,為什麼?對他的信任這麼深?真的這麼難進入嗎? 出了房間,看著滿臉笑容向自己打招呼的小傑,王子也笑了,坐在小煜身邊,接過小傑遞給他的早餐,對著敖犬說:「敖犬!你晚上睡覺時,能不能不要再抱著我啊?」一如預期的,從小傑臉上消失的笑容,但是還不夠,愛湊熱鬧的阿緯和威廉不在,得靠自己才行。 「幹嘛突然說這個?抱一下又不會死。」被咖啡嗆到猛咳的敖犬,一邊擦著桌上灑出來的咖啡一邊抱怨著。 「可是你抱那麼緊,我很難睡耶!」語氣中絲毫感受不到困擾的意味,王子露出純淨的笑容,說出口的話卻那麼曖昧的引人遐想,小傑低頭沉默的專心吃著早餐,王子看不出他的表情,但是,應該動搖了吧? 「抱一下而已,還好吧!我每天晚上也都緊緊的抱著小傑啊!就沒聽他抱怨過。」小煜的話,讓敖犬瞪大了眼,讓小傑羞紅了臉。 出乎意料的發言,王子看著身旁依舊慢慢吃著早餐的小煜,猜不出他是在幫敖犬解圍?還是繞圈在安慰小傑說那沒什麼? 早上的事,讓敖犬和小傑有了口角,「我現在不想談這件事。」小傑冷冷的丟下這句話之後,轉身離開休息室。 敖犬則是臭著一張臉,在休息室走來走去,最後把氣出在椅子上,用力的踼倒一把椅子後,也離開了休息室。看著無辜被踼倒在地上的椅子,王子突然有一點罪惡感,敖犬和小傑吵架是因為自己和小煜的話,但他們兩個卻沒有任何一個人怪罪他或小煜,只是兩個人在吵。 還在發呆的時候,肩上突然搭上一隻手,轉頭看到小煜笑咪咪的說:「別想太多,要錄影了,走吧!」 還沒回過神,便被小煜拉進棚裡,敖犬和小傑都坐在位置上,依舊是最帥氣的表情和最可愛的笑容,但兩人之間卻空著一個位置,小煜把王子推去坐了那個空位,他則坐在原本小傑最常坐的位置,一整集錄下來,兩個人都沒什麼交談。 錄完影後,敖犬拉著小傑離開,那天晚上,到了凌晨兩點多才回來,然後,敖犬再也沒有抱過王子,偶爾翻身時,還是會把腳往他身上放,但也僅止於此。隔天,一切都回復像往常一樣,一樣笑容滿面的人,一樣親暱的動作,一樣充滿愛意的眼神交流... 在休息室裡敖犬和小傑討論著等一下要錄的雙人舞細節,阿緯突然大叫:「敖犬!敖犬快來幫我!」 只見威廉單手擋著阿緯的頭,阿緯拳打腳踼的,卻打不到威廉,只好向敖犬求助。 「阿緯!我來幫你了!」敖犬笑著衝過在威廉身邊戳來戳去,讓威廉左閃右躲的。 「喂~你們以多欺少,不公平!」被兩個人夾攻的威廉一邊阻擋阿緯,一邊閃躲著敖犬。 「哈哈哈!威廉!我來幫你!!」小傑跑過去幫威廉抓住阿緯的手。 「啊!那我也來幫你好了!」敖犬幫小傑抓住阿緯的腳。 「敖犬你怎麼窩裡反啦!?這算什麼兄弟?」被兩個人壓制在地上的阿緯不服的嚷嚷著。 「好了啦!再壓下去人都扁了...」威廉把敖犬和小傑拉開,再把趴在地上的阿緯拉起來。 四個人大笑著,又開始另一波追逐戰,門外傳來工作人員說要錄影的叫聲,他們便有說有笑的進棚錄節目。 節目上兩人的雙人舞贏得了滿堂彩,默契依舊好的沒話說,即使是和敖犬認識更久的阿緯,都不見得有這樣的好默契,王子跟著大家笑著拍手,看著台上笑的開懷的兩人,不經意的眼神交流,舉手投足的小動作,明顯令人妒嫉。 「王子!你怎麼了?」看到王子盯著眼前的便當發著呆,小傑擔憂的問著。 「哦!沒有啊!哈哈!」轉頭看到小傑充滿擔憂的眼神,王子笑著拿起便當小口的吃著。 「沒事就好。那我先閃了!Bye!」小傑笑著拍了拍王子的肩,遠處傳來敖犬的叫喚,小傑離開了休息室。 才一晚就和好如初嗎?高傲的敖犬,倔強的小傑,同樣不服輸的兩人,是誰先低頭了呢?一定是小傑吧...總是他在放低姿態的,不是嗎?看著小傑離去的背影,王子依舊發著呆。 「發什麼呆?不快點吃等一下又要錄影了。」小煜拉來一張椅子坐在王子身邊。 「哦!有點吃不下。」扯出一個笑容,王子乾脆把便當收起來。 「吃不下便當就吃麵包吧!等一下還要錄兩集,多少補充一下體力。」小煜拿出一個波蘿麵包給王子。 「謝謝...」吃著麵包,王子看著笑咪咪的小煜盯著自己,有些不自在,小煜那雙漂亮的眼睛,彷彿能看穿自己的心似的。 錄影結束後,王子回到休息室,只剩下小煜還在,便問:「其他人呢?」 「他們都先回去了,走吧。」拿起包包,小煜笑著跟王子一起走出光啟社。 回到住處時,正好遇到阿緯和威廉出門,王子問:「這麼晚了,你們要去哪裡?」 「哦!跟朋友約吃宵夜,晚上不回來了。」阿緯和威廉互看一眼後對王子說,而威廉把小煜拉到一邊去說了幾句話之後,就和阿緯離開。 「剛才威廉跟你說什麼?」王子和小煜進屋後,好奇的問著。 「沒什麼!你今天睡我那間吧!」小煜淡淡的說完後,便把準備回自己房間的王子拉進房間。 「啊!為什麼?」看著把門關起來的小煜,王子不解的問。 「小傑今天睡在敖犬床上,你不會想去當夾心餅干吧?」小煜不意外的看到王子呆坐在床上。 「吶~你先穿小傑的衣服吧。」從小傑的衣櫥裡拿出一套衣服塞給王子。 「我要穿自己的...」看著手上乾淨的衣服,任性的說著,其實穿小傑的衣服也沒什麼關係,但此時,他就是不想穿。 一把拿回王子手上的衣服,丟回小傑的衣櫥裡,走到另一間房間,用力的拍打房門吼著:「敖犬!莊敖犬!!」 「幹嘛啦!」房裡傳來敖犬不耐煩的聲音。 「把王子的衣服拿一套來。」 「叫他穿小傑的啦!」 「他說要穿自己的!快拿來啦!」 「厚~很煩耶...拿去...」敖犬在王子的衣櫥隨便抓了兩件衣服開門塞給小煜,王子突然用力推開門衝進房間。 「喂!幹嘛啦?不是把衣服拿給你了嗎?」來不及阻止的敖犬很不爽。 一進房間看到小傑光裸著上身睡在敖犬的床上,白晢的肌膚上有著淡淡的紅斑,王子呆站在原地,直到敖犬站在他面前遮去小傑的身影。 「看夠沒?看夠了就滾出去。」冷淡的語氣透露著敖犬的不悅。 「我...我要拿枕頭...換了我睡不著...」回過神的王子隨口扯了一個理由,拿了枕頭就回到小煜的房間。 洗完澡,小煜在客廳看電視,王子躺在小傑的床上,眼前盡是剛才在房間裡,躺在床上的身影,原本只要一點點聲音就會被吵醒的小傑,剛才卻睡的那麼沉...甩甩頭,翻身想快點睡著,就在睡意漸漸來襲時,安靜的房間裡,除了客廳傳來的電視聲外,似乎還夾雜著一些細微的喘息聲,王子突然張開眼,客廳裡的電視聲在此刻停止,壓抑住的喘息聲,在隔音很差的房間裡,清晰的傳進王子的耳裡。是小傑的聲音,那麼媚惑的呻吟,在耳邊迴盪著,彷彿可以看見小傑此刻有多誘人,王子發現自己有了反應,捲縮著身體,聽見小煜進來的聲音,沒有開燈就直接上床,小傑的喘息聲,從牆的另一邊傳過來,王子又往裡面縮了縮,怕被小煜發現自己的不對勁。 「小傑的呻吟聲很誘人,對吧?」黑暗中,小煜低沉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毫不修飾的話語,彷彿早已習慣這一切,絲毫不覺得尷尬。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啊!幹什麼?放手!」王子本來想裝傻,身後突然環上自己腰間的手,讓他驚呼一聲,隨即又壓低音量慌張的阻止小煜往下探入的手。 「只是聲音就足以讓你有反應?」小煜在王子耳邊舔吻著,手覆上王子的性器輕輕的套弄著。 「啊~放、放開!」身後的舔吻、下體被撫弄的快感、耳邊清晰的喘息聲,讓王子掙扎著想阻止小煜,卻使不上力。 沒有理會王子的掙扎,小煜只是熟練的搓揉刺激著王子的慾望,另一隻手滑進衣服裡遊走著,逗弄著胸前的敏感點,王子捲縮著身子,眼眶逐漸濕潤,雙手摀著嘴,不讓令人羞愧的呻吟溢出,就在王子即將高潮時,小煜突然停下動作,把王子翻過身壓在身下,拉高王子的衣服,輕輕吻去他的淚水,此刻,王子才發現原來自己哭了。 「為什麼...?」帶著哽咽的聲音,王子不解的問。 「沒有為什麼,只是順從本能而已...如果你不想要,我可以停的...」小煜低沉的聲音在耳邊呢喃著。 王子本來想拒絕,卻突然浮現回家前,小煜帶他去吃宵夜,對他說敖犬和小傑的事時,那雙寂寞的眼,王子突然明白一些事,其實,他和小煜,都不過是彼此的替代品,對那個不屬於自己的人,所有找不到出口的慾望,都在此時想找一個人慰藉空虛的心。於是,王子任由小煜脫去他的衣褲,在身上愛撫舔吻著,然後在射出之後,任由他的手探向從未被觸碰過的後穴。 「別怕,放鬆一點,這樣才不會痛...」小煜將修長的中指輕輕的插入王子的後穴,僵硬的身體透露著王子的恐懼,小煜輕聲的哄著。 王子努力的想放鬆身體,但越是想放鬆,身體就繃的越緊,小煜耐心的舔吻愛撫著王子的身體,小心的擴張王子緊窒的後穴,為等一下的進入做準備,在感到王子的身體漸漸放鬆後,小煜抽出手指,將自己的慾望頂在穴口磨擦著,讓王子有點心理準備,一口氣進入王子的身體裡,異物進入的不適,讓王子緊緊的抱著小煜,在他耳邊小聲的喘著氣,眼淚不停的掉,小煜輕輕的吻著王子,耳垂、臉頰、頸間、鎖骨,避開了柔軟的唇,手輕輕覆上再次堅挺的性器,試著轉移王子對疼痛的注意力。 「哈啊、嗯唔...」原先的不適逐漸被莫名的快感取代,王子開始難耐的扭動著。 王子的反應,讓小煜笑著開始緩慢的進出,逐漸加快的速度,讓王子的意識開始飄散,在恍愡間,小傑誘人的喘息聲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自己甜膩的呻吟和小煜低啞的呢喃,在快速的抽插後,穴口漸漸變的有些麻痺,穴裡的異物卻燙的令人難受。 「啊、哈啊、不要...嗯唔~哈啊、不...啊哈、唔嗯--」王子弓著身體輕輕的顫抖著,後穴一陣陣的痙攣著,小煜抽出穴中的異物,和王子的性器同時噴灑出白濁的液體後,黑暗的房裡,只剩下兩人的喘息聲和心跳。 清洗過後,王子被小煜緊緊的抱在懷裡,聽著小煜沉睡的呼吸聲,想起稍早他所說的話。 『敖犬跟小傑的世界不是那麼容易可以破壞的,他們都為了維持彼此的夢想而放棄了很多東西,所以特別珍惜彼此那份得來不易的情感,就算吵架也吵不長的。』 『哼!反正小傑會先低頭啊!』 『你錯了,每次吵架時,先低頭道歉的都是敖犬哦!』 『為什麼?』 『你一定覺得每次都是小傑在放低姿態,所以道歉的一定是小傑,其實,一份感情,如果只有單方面在退讓的話,是維持不久的,敖犬對小傑的珍惜,比你想像的還要深,只要稍微注意一下,並不難發現的...』 在說著這些話的小煜,看起來是那麼寂寞,放空的眼神裡看到的...是誰呢? 之後又過了幾天,他們之間沒有人提起那天的事,在王子醒來之後,小傑也只是帶著歉意笑著說了一句『抱歉!佔了你的床。』似乎只有自己一個人記得那一天,敖犬的冷淡、小傑的呻吟,小煜的觸碰... 坐在車上,王子看著窗外發呆,今天要錄哪裡怕的地嶽體育館的超激九十分,王子討厭這個單元,但是製作單位和FANS好像很喜歡,看我們被折磨的越慘,就尖叫的越大聲越開心。 到了目的地,這次的運氣很不好,一下子就抽中要換,因為被胡椒粉弄到眼睛,只好退場留下小傑和威廉兩人,先去清洗眼睛,之後,工作人員說我可以不用再進場,所以就坐在鏡頭拍不到的地方看小傑和威廉被折磨的慘狀,敖犬他們的運氣實在太好了,一連好幾次都抽中不換,看著小傑被黑衣人推倒、架住,無力反抗只能無助的叫威廉救他的模樣,敖犬的焦急全寫在臉上,想快點把小傑換上來,卻一直抽不到,終於明白小煜的話,只要稍微注意,並不難發現他們對彼此的重視。然而,小煜又是用什麼樣的心情,在注視他們呢? 我們為了這個夢想犧牲了陪伴家人的時間、圈外朋友之間的熱絡、私生活的隱私、隨意逛街的自由,換來名利和FANS的瘋狂崇拜,在光鮮亮麗的外表下,為了不辜負許多人的期待,我們拼命的學習,為了不拖累彼此,我們都放棄了一些堅持,努力的去做一些原本不可能會做的事...過了幾年後,我們回頭檢視這一切,會覺得值得嗎?還是會情願不曾經歷過這一切? 隨著結束的笛聲鳴起,看著他們誇張的抱怨,敖犬笑著為節目做了結尾,五個人筋疲力盡的走出體育館,在眼中打轉的淚不爭氣的掉下。 「王子!你哭什麼啊?」敖犬一出體育館就看到王子在哭,一臉疑惑的問。 「我沒有哭!是胡椒粉沒洗乾淨啦!」王子接過小傑遞上的面紙說。 「你的胡椒粉也在眼睛裡太久了吧!」威廉和阿緯在一邊哈哈大笑的取笑他。 「很痛耶!不然你自己來試看看嘛!」王子反駁著。 「好了啦!快上車,我想回去洗澡啦!臭死了...」小傑站在敖犬身邊催促著大家上車。 看著一邊笑鬧著走向車子的四個人,王子慢慢走在後面,突然一隻手搭上自己的肩,回過頭看到小煜笑著的臉。 「不是跟你說不要想太多嗎?」看王子的樣子,就知道他又在亂想些有的沒的。 「你覺得...值得嗎?這一切...」王子低著頭問。 「你覺得不值得嗎?」小煜沒有回答卻反問王子。 「我不知道...」 「我覺得很值得啊!至少我認識了你們啊!」小煜笑著搓著王子的頭說。 「喂!邱勝翊、楊奇煜!你們快一點好不好?」小傑在車上大吼著。 「催什麼催啦!我跛腳耶!」小煜搭在王子的肩上一跛一跛的慢慢走回去。 坐在車上,其他五個都筋疲力盡的睡著,王子看著車窗外快速後退的景物,想著小煜的回答,不自覺的在唇邊勾起一絲笑意...沒錯!不論付出的和得到的是不是成正比,至少,我們都曾發光發熱過,至少,我們都還有彼此...                                     --END =================================================================== 很好!終於結束了!!XDDDDDD 這篇文是為了要感謝我那打擊信心之友, 感謝他燒了好物來補充我乾涸已久的腦漿!!XDDD 雖然我還沒拿到手...=_= 他叫我寫一篇王子文,所以就生出這篇了... 這篇煜王文,說實在的,我寫的有點苦惱... 因為王子我其實不是很熟...(←難道敖傑就熟了嗎?) 所以不太會抓王子的個性, 基本上,寫王子的話,我會寫王傑文, 但打擊信心之友又說要有激H, 我目前還無法讓敖傑分開,因為這陣子敖傑太高調了!!XDDD 也無法像尊儒文那樣寫,因為小傑的個性做不出來...(←個人覺得) 所以只好寫煜王了...XDDDDD 不過文中煜王彼此注視著的都是別人, 延續著我一貫寫不出甜文的手法, 最後就變成這篇很莫名其妙的文了...OTZ 雖然很莫名其妙,但我還是有對這篇文想表逹的東西啦... 這篇雖然是煜王,但我想,應該會有人覺得敖傑成份比較重... 因為我最近有點迷上撲朔迷離多角關係的FEEL, 所以以敖傑為主寫了煜王文, 從開始想介入敖傑之間所做的一些試探, 成功之後的愧疚,到失敗後的不甘心, 以我對王子的認知在寫他的感覺,我已經盡力了,請不要打擊我...Orz 最後還是在文裡加入了最近很HIGH的地嶽體育館, 在第一次時,王子被黑衣人推倒在地,居然就喊了小煜!!XDDD 雖然後來立刻改口叫小傑,但己經讓我HIGH了!!XDDDD 當下只想著:王子啊王子!要告白也別這麼光明正大啊!都不在同一隊是叫心酸的哦?XDDD 然後結尾是......我個人的一些有的沒的的想法... 希望他們都很快樂!也希望這些孩子所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最後,感謝所有點進來看的同好, 也感謝所有留言跟我HIGH和在鮮網給我票的同好! 感謝支持!!!^___^ 敖傑的雙人舞好HIGH啊!!!!!!!!!!!!!!!!!!(←無義意的內心吶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