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一個笑顏

關於部落格
望著你的笑容、想著你的快樂

只期望你擁有全世界的幸福

保留這份純真的笑顏
  • 21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糖-敖傑】病 十 (激H)

================================================================================


 

 

 

「敖犬...我們分手吧...」小傑的話,讓敖犬伸出的手停在半空。
敖犬把小傑轉向自己,看著他問:「小傑,你說什麼?我沒聽清楚。」

一定是聽錯了,小傑怎麼會打算跟我分手?敖犬有些緊張的看著小傑,猜想著他聽到自己詢問時會有的反應。
小傑會用他淚汪汪的大眼,楚楚可憐的看著我,然後說沒什麼,再撲進我的懷裡撒嬌。是的,所以一定是我聽錯了!
小傑緩緩的抬起頭,眼淚還不停的往下掉,如同敖犬所猜想的樣子,淚汪汪的大眼,楚楚可憐的看著他,但開口說出的話語,卻粉碎了敖犬的猜想。

「我說,我們分手吧!」帶著哽咽的聲音,一字一字,清晰的傳進敖犬的耳裡。
「為什麼!?」敖犬力持鎮定的問,伸手想幫小傑擦去臉上的淚。
「我累了...」小傑撇過臉,不想讓敖犬的溫柔再次動搖自己的心,用手背抺去臉上的淚,有些虛弱的說。
「我不要!你說過不會離開我的。」敖犬站起來有些大聲的拒絕,彷彿這樣小傑就會收回他的話。
「你也說過會放了我的...」你還說過不會愛上大牙...近乎喃喃自語的音量,把敖犬說過的話重覆一次,提醒著他給過的承諾,小傑扶著牆慢慢的站起來。
「我後悔了,我不要和你分手...」敖犬緊緊的抱著小傑,像個孩子般的在他耳邊耍賴,每一次,小傑總會依著他,露出一種拿他沒辦法的笑容,很可愛的,緊緊回抱著他,這一次,小傑也會依他的。
小傑用力地回抱著敖犬,記住他手臂的力量、身上的味道、懷裡的溫暖,然後,深深吸了一口氣,輕輕推開敖犬說:「沒有我,你還有大牙,不是嗎?」
帶著淺淺的笑容,看著敖犬驚訝的表情,小傑努力的讓聲音聽起來不那麼在乎,但眼中的不捨,卻洩露了他的心。
小傑的話,讓敖犬呆愣在原地很久...很久...


敖犬回到家後,正好看到丫頭端著甜點下樓。
「給小傑的?」話一出口,敖犬就覺得自己問的很白痴,六個兄弟中就只有小傑愛吃甜食,那些當然是給小傑的。
「嗯!小傑少爺說沒有胃口,所以我想說甜點應該可以讓他有些食慾,但是他還是不想吃,不知道是不是生病了...」丫頭擔憂的說完,便把東西端到廚房去。

敖犬走到小傑的房間,盯著門板猶豫著要不要敲門,可是,敲了門,小傑出來了,要對他說什麼?說我會立刻跟大牙分手?還是說我很滿意現狀,不想改變?敖犬就這樣站了半晌,然後,什麼也沒做便轉身回房。
躺在床上的小傑聽著慢慢遠去的腳步聲,再一次的失眠...

 


隔天,丫頭和阿緯回舊家幫忙,威廉和王子出去約會,小煜則和小薰約在家裡,敖犬沒有約會,難得的在家裡看了一整天的電視,小傑依舊躲在房間裡。
到了下午四點多時,敖犬受不了小煜拿著吉他一直在唱歌,就離開客廳,而王子帶著鬼鬼回家,鬼鬼一看到小煜拿著吉它,便鬧著要小煜唱歌。
「唱什麼?」有了聽眾,小煜開心的拿著吉他詢問在座的人。
「唱情歌!我要聽情歌!!」鬼鬼很開心的窩在王子懷裡說。
「情歌哦?沒問題!」小煜本來有些猶豫,只見小薰悄悄的在他耳邊說了幾句話,小煜便爽快的答應。


撥弄著琴弦,優美的旋律,略為低沉的嗓音溫柔的唱著...

是否真的愛我 別對我沉默
這月色美麗的夜晚 你在想什麼
是否真的愛我 別對我冷漠
你心裡有什麼樣的話 儘管對我說

還記得曾經編織的夢想 也許你早已遺忘
絢爛的愛情在多年以後 也許漸漸變的平淡

你可知不是我不了解愛情 微妙難捉摸
不是我不懷疑弦外的愛情會迷惑
總是那肩並肩走過的歲月 刻劃在心頭
切切地叮嚀著我與你長相廝首

悠揚的樂聲在屋子裡迴盪,字字句句繾綣纏綿的縈繞在每個人心裡...


敖犬在頂樓抽著煙,輕柔的樂聲停止,敖犬在頂樓看見王子四人一起出門,屋子回復到原先的寂靜。從口中慢慢吐出一陣煙霧,看著它在眼前蔓延、消散,就像小傑的笑容...敖犬突然想到王子曾經對自己說的一句話,『你知道為什麼小傑從來不叫你大哥嗎?那是因為你在他心裡很特別。』

特別嗎?捻熄手上的煙,走到小傑的房前敲了門,清脆的敲門聲在寂靜的屋子裡顯得有些刺耳,門的另一頭,仍舊是一片靜默,就在敖犬轉身準備放棄時,身後傳來開門聲,回頭看到原本緊閉的門開了一條縫。

走進小傑的房間,拉緊的窗簾透不進一絲光線,敖犬在黑暗中摸索著開了燈,看見小傑縮在床上的角落。

又是漫長的沉默,敖犬討厭沉默,不發一言的沉默令他不自在,彷彿在兩個人的世界中,再也找不到任何相同的話題;而沉默,卻恰巧是小傑最擅長的,總是安靜的在敖犬身邊聽他說話,有時也會有兩人都沉默的時候,但那種沉默和現在不同,小傑會笑著依偎在他的懷裡,而不是像現在遠遠的,縮在角落裡。

寂靜的房間,尷尬的沉默蔓延著,在彼此的呼吸和心跳聲中,夾雜著一聲聲細微的啜泣,敖犬爬上床,卻看到小傑縮的更進去,於是停在床中間嘆了一口氣。

「小傑...我不想和你分手...」敖犬的話沒有得到小傑的回應,依舊是寂靜的沉默。
「小傑...再給我一點時間...」再一次開口,如果沒有那幾不可聞的啜泣聲,敖犬會以為小傑其實已經睡著了。
「多久...」氣若遊絲的話,帶著濃濃的鼻音,小傑依舊沒有抬起頭。
「什麼?」敖犬一時會意不過來。
「你要我給你時間,多久?」帶著鼻音的話,有著深深的疲憊,沒有期限的等待,放大了對愛情的種種不安。
敖犬的沉默,讓小傑緩緩的抬頭,「你愛上大牙了,對不對?」看到敖犬的猶豫,小傑把心裡長久的疑問問出來。
「我不知道...但是我愛你,你不要跟我分手好不好?」看到小傑哭腫的雙眼,敖犬很心疼,卻無法否認小傑的問題,因為他的確不知道,他甚至連愛和喜歡有什麼不同都還搞不清楚,他只確定一件事,就是不想和小傑分手。

伸出手輕輕的擦去小傑臉上未乾的淚痕,這次小傑沒有閃躲,乖乖的讓敖犬把自己摟入懷裡輕聲哄著。
還是心軟了,明明警告過自己的,卻總是在對上敖犬的眼睛時,就無法狠心的拒絕,沒關係,既然無法狠下心,那就這樣吧...讓自己深陷到無法察覺他的謊,沉溺在這場夢裡不要醒來,反正,也早就無法自拔了...

在敖犬的懷裡,小傑沉沉的睡去,敖犬看著在懷裡熟睡的人,長長的睫毛上,還帶著淚珠,輕撫著小傑的臉,似乎已經很久沒有看見小傑的笑容了。為什麼總是在哭呢?為什麼總是無法猜到你在想什麼呢?我所做的,不足以安撫你的不安嗎?低頭輕輕吻上小傑的唇,柔軟的唇瓣,一如往昔的香甜味道,帶著一點淡淡的鹹味。

「嗯~」小傑輕吟一聲,在敖犬懷裡蹭了蹭,尋找著更舒服的位置,小手輕輕的扯著敖犬的衣服,微蹙的眉在瞬間化開,被一抺甜蜜的淺笑取代。
無意識的撒嬌,讓敖犬下了決定,不論對大牙是什麼情感,他都不想失去小傑。
「我不會再讓你難過了...小傑...」輕輕的吻落在小傑額上,懷裡的人正做著甜美的夢,在夢裡,心愛的人緊緊的擁著他,輕輕的在他耳邊許下承諾......

 

 

 

之後的日子,敖犬以期末考為由,減少了和大牙的約會,一方面多點時間陪小傑,一方面希望藉由這樣的疏遠,讓大牙主動提分手。


敖犬待在家裡的時間多了,才發現小傑幾乎不出門,平時還好,就算其他兄弟有約會,也還有丫頭和阿緯在家,一到假日,大家都出去約會時,偌大的房子就只剩下小傑一人。
「為什麼不出去玩啊?」在某個假日的午后,敖犬和小傑在客廳裡看著電視。
「什麼?你想出去玩嗎?」突如其來的問題,讓小傑一臉疑感的看向敖犬。
「不是啦!我是想說你都一直待在家裡,不無聊嗎?」看小傑困惑的表情,敖犬一邊解釋,一邊把小傑拉入懷裡。
「還好啦~而且我偶爾也會跟朋友出去吃飯啊!」順著敖犬的力氣,小傑側坐在敖犬懷裡,雙腳橫放在敖犬腿上,頭枕著敖犬的肩。
「跟誰?」低頭聞著從小傑身上傳來的淡淡甜味,曖昧的姿勢讓敖犬有些心猿意馬。
「跟小馬。」小傑很喜歡在敖犬懷裡的這個位置,敖犬的心跳聲和溫暖,都讓小傑感到安心。
「又是他?」小傑的回答,把敖犬的神智拉回來,皺著眉,不滿的情緒表露無遺。
「怎麼了?」對敖犬不悅的語氣感到困惑,小傑抬起頭看著敖犬。
「我不喜歡你和他在一起...」看著小傑漆黑的眼充滿困惑,仰著臉盯著自己,微張的唇,粉嫩的彷彿在誘惑著他,低頭吻上小傑,糾纏著口中溫熱柔軟的舌,在他耳邊低語著。
「嗯唔~他只是朋友...」纏綿的吻,讓小傑溢出模糊的呻吟。
敖犬吻向小傑的頸側,鼻尖輕輕的劃過,曖昧的氣息,噴灑在小傑的頸上,他輕顫著把臉埋進敖犬懷裡。
「唔...這裡是客廳...」被挑逗的快感並沒有讓小傑忘了自己身在何處,輕聲的提醒著敖犬。
「我想要你...小傑...」低啞的嗓音在小傑耳邊低語著,含住小傑的耳垂輕咬著。

環在腰上的手滑進衣服裡,輕撫揉壓著細緻的身體,埋首在肩頸處的吻,讓小傑難耐的輕喘,緊緊的抱著敖犬,急促的喘息、高升的體溫、一觸即發的情慾,被門口傳來的聲音打斷。

「咳嗯、西藏土狗,你要發情也挑一下時間和地點吧!」王子的話讓原本纏綿的兩人立刻分開,事實上,是小傑推開了敖犬,紅著臉坐到另一邊;一進門就看到限制級畫面的王子,只慶幸還好鬼鬼留在車上沒跟進來,不然以她那種打破沙鍋問到底的個性,要跟她解釋是件很麻煩的事。
「既然知道我發情,幹嘛不自己識相一點!」被打斷的氣氛讓敖犬口氣不是很好。
「二、二哥,你怎麼回來了?」小傑紅著臉,試著轉移話題緩和目前的氣氛。
「回來拿個東西,等一下就要走了。」王子笑著摸了摸小傑的頭。
王子拿了東西準備出門時,回頭對敖犬說:「土狗!如果無法克制發情的時間,至少也該挑一下地點。」
「哼!討厭鬼終於滾了!小傑,我們...」看到王子出門,敖犬想繼續剛才被打斷的事,接過小傑輕聲詢問。
「二哥說的也沒錯,這裡是客廳...」小傑低著頭猶豫著。
「那我們回房間去!」趁小傑來不及反應時,敖犬直接把小傑抱上樓。
「啊~等、等一下、不要...」小傑回過神時,已經在敖犬的床上被上下其手。
「等什麼?我不要等...」敖犬拉起小傑的衣服,舔吮著他胸前的敏感點。
「不行...啊嗯、明天、明天要出門...啊...」小傑掙扎著推開敖犬,要是繼續下去,萬一被看到吻痕一定很丟臉,小傑光是想就臉紅。
「出門?跟誰?」小傑的話讓敖犬坐起身問。
「跟小馬,我們約了要去買一款電玩。」小傑紅著臉拉好衣服輕輕的說。
「又是他?他不是回美國了嗎?」陰魂不散的傢伙,該不會就是王子要他注意的人吧?
「現在美國的學校已經在放暑假的,所以他還會在台灣待一陣子。」看到敖犬皺著眉,小傑輕輕挽著敖犬的手解釋。
「我也要去!」不容拒絕的語氣,讓小傑有些驚訝的看著敖犬。
「可是...你明天不是跟大牙...」是不是錯覺?他好像在敖犬眼中看到一絲妒意...
「結束之後我去找你們。」打斷小傑的話,敖犬用力的把他擁入懷裡。
「嗯...」輕輕的點頭,小傑很開心可以多一點時間和敖犬相處。

 

 


隔天,敖犬和大牙在逛街,一付心不在焉又猛看錶的樣子,終於惹火大牙。
「喂!你幹嘛一直看錶?跟我逛街很煩嗎?」大牙不太高興的質問敖犬,難得的約會,卻好像只有她一頭熱。
「不是啦!逛這種女生的東西我本來就沒興趣啊!」敖犬一臉無奈的說。
「算了!那麼不情願的話,你就不用陪我了。」大牙有些賭氣的說。
「哦!那我就先走啦!Bye~」一心牽掛小傑的敖犬並沒有注意到大牙越來越難看的臉色,轉身走向停車的地方。

大牙原本只想耍點小脾氣要敖犬哄自己,卻沒想到他居然真的就走了,看到他拿起手機叫著另一個人的名字,大牙拿起手機,看著手機裡存的兩張照片,輕輕的按下傳送鍵,唇邊浮出一絲笑意...,最後你還是要回到我身邊的,敖犬!

 

小馬看著小傑笑的甜蜜的掛上電話,心裡一陣酸楚,卻依舊笑著問:「敖犬要過來了嗎?」
「嗯!他說等一下就到了。」小傑吃著眼前的聖代,整顆心早已飄到敖犬身邊。
「那他到了之後,我再走吧!」小馬伸出手輕輕擦去小傑唇邊的冰,不自覺的竉暱動作,自然的彷彿一切本該如此。
「為什麼?你還有事嗎?」小傑一臉疑惑的問。
「我可不想當你們的電燈泡。」小馬笑著看小傑低下頭滿臉通紅的樣子。

後來,一直到了晚上九點,敖犬依然沒有到,小馬和小傑走在路上,看著小傑從原本的興奮、擔憂到現在的失望,小馬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來安慰他,只能沉默的走在他的身旁。
「對不起,讓你陪我等那麼久...」始終低著頭的小傑打破沉默,語氣中帶著深深的歉意。
「沒關係啦!也許敖犬突然有事不能來,你不要想太多。」拍拍小傑的肩,小馬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幫敖犬找藉口,他只是不想看到小傑這麼失望的表情。
「嗯...謝謝你...再見!」到了車站,小傑露出笑容對小馬道別,上了車之後,看著車窗外,小傑在心裡告訴自己不要想太多,一定就像小馬說的一樣,回到家後,他一定會一臉歉意的跟自己解釋的。


小傑一進門,丫頭便上前關心的詢問:「小傑少爺!歡迎回來!吃過飯了嗎?」
「嗯!吃過了!」看著丫頭甜甜的笑容,小傑也跟著露出笑容。
「那就好!」丫頭轉身走向廚房。
「丫頭...那個...敖犬他...回來了嗎?」小傑有些猶豫的問著。
「是的!敖犬少爺今天兩點多就回來了。」丫頭雖然有點疑惑為什麼小傑要問她敖犬回來沒的事,但依然乖巧的回答問題,看到小傑點點頭之後,丫頭便又轉身回到廚房洗碗。

那麼早就回來了...為什麼不接電話?為什麼讓他空等?小傑敲著敖犬的房門:「敖犬?」
等不到回應,小傑輕輕的開門進去,床邊的小燈照映出側躺在床上,背對小傑的身影。睡著了嗎?小傑輕手輕腳的坐在床邊,看著閉眼沉睡的敖犬,視線停留在他的唇上,又再一次,輕輕的、小心翼翼的吻上敖犬。

在小傑離開房間的那一刻,敖犬輕輕的張開眼,翻身看著緊閉的門,唇上的溫暖觸感尚未消散,一瞬間,讓他有種回到最初,小傑第一次親他的錯覺...原本還在天堂,卻在一瞬間掉進地嶽,只不過是兩張照片,不能代表什麼的,不是嗎?這麼說服自己的敖犬,眼前又浮現下午在咖啡廳外看到的那一幕...那麼親密的動作,原來誰都可以對你這麼做嗎?原來不是只有我是最特別的嗎?滿腔的妒意和怒火,讓敖犬難得的失眠了...

 

 

隔天,敖犬帶著黑眼圈出現在餐桌上時,把大家嚇了一跳,七嘴八舌的取笑敖犬居然也會失眠,敖犬看了小傑一眼,正好對上他擔憂的眼神,隨即又移開視線,敖犬在一夜之間轉變的態度,讓小傑既困惑又不安。

今天是學校的結業式,明天就開始放暑假了,納豆交待一些放假期間該注意的事之後,就讓大家回去;兄弟們各自有約會,於是小傑一個人慢慢的晃回家,在途中,突如其來的一陣大雨,淋的小傑一身狼狽。


回到家後,在浴室放了熱水,準備好好泡個澡,溫熱的水從蓮蓬頭輕輕灑落,小傑閉上眼、仰著頭讓熱水洗去一身寒意,一雙突然環抱住自己的手,讓小傑嚇了一跳。

「敖犬?啊、不要...」熟悉的溫暖和挑逗,小傑阻止敖犬在身上遊移的手。
「為什麼不?你沒鎖門不就是希望我進來嗎?」敖犬在小傑白晳的頸後輕輕的舔著,低啞的嗓音在耳後說著曖昧的言語。
「我只是、只是忘了...唔...不要...」小傑紅著臉,閃躲著敖犬在頸後的吻,雖然在浴室也很刺激,但如果其他人回來的話就糟了。

傳入手機裡的照片,加上小傑此刻的拒絕,讓敖犬誤解,咖啡廳裡的那一幕,再次鮮明的出現在眼前,憤怒讓理智斷了線,矇住了眼,看不出小傑的拒絕是因為羞怯。
「不要?因為我不是小馬嗎?」把小傑轉向自己,壓抑著怒氣,直直的盯著他漆黑的眼,眼裡除了不解還有驚慌,無辜的張著大眼,那一瞬間,敖犬幾乎要放棄小傑背叛自己的這種荒唐想法,不過是兩張照片,能証明什麼?
「為什麼?他只是...唔!」小傑不明白為什麼敖犬會提到小馬,也不明白敖犬生氣的原因,想解釋卻因為誠實的身體在此刻對敖犬的觸碰起了反應輕顫著,讓敖犬更生氣。
「只是朋友?卻讓你聽到他的名字時就有反應?」敖犬輕輕撫弄著小傑昂揚的性器質問著。
「不是...我...啊!!」覆在脆弱性器上的手突然用力一握,讓小傑疼的掉淚。
「不是?不是什麼?不是朋友?」敖犬放輕力道,在小傑耳邊輕聲的問。
「哈、啊嗯、敖犬...啊、哈啊...」帶著哽咽的聲音輕喘著,原先的疼痛、而後的輕柔,一陣酸麻的快感自下身傳來,小傑的理智逐漸遠去。
「想要了嗎?在他面前...也是這麼淫蕩的扭著身體嗎?」敖犬溫柔的聲音,在小傑耳邊說著羞辱的言語。
「沒有...放手...啊!放、放開!!」敖犬的話讓小傑突然從情慾裡清醒過來,想起其他人隨時會回來,小傑用力的推開敖犬。
「不要嗎?剛才不是還淫蕩的扭著腰嗎?還是...」一想到小傑為了小馬而拒絕他的觸碰,敖犬便無法克制怒氣的抓住小傑的手,將他壓向牆邊。
「啊!好痛!敖犬!放開我!!」小傑的手被敖犬反扣在身後。

被怒氣衝昏頭的敖犬,彷彿聽不見小傑的哭喊,依舊粗暴的在小傑身上留下斑斑紅印;而敖犬不同於以往的異常行為,讓小傑有些害怕,掙扎著想脫離敖犬,一個重心不穩,整個人跪趴在地上,膝蓋直接落在地上,讓小傑痛的站不起身。
「可以再喊大聲一點,等王子他們回來,我不介意讓他們一起來欣賞...」輕輕的撫上小傑的背,敖犬在他耳邊警告著,他知道小傑會忍住痛、會忍住叫聲。
「為什麼 ...嗚...要這樣...?」小傑忍著痛,啜泣著問敖犬。
「我要你記住,你的心是我的,身體也是我的...」敖犬輕輕抱著小傑的腰,將堅挺的性器貼近緊閉的後穴。
「會痛、要忍住喔!」溫柔的嗓音在小傑耳邊響起,敖犬的話和動作沒有讓他放鬆,反而讓小傑感到一陣恐懼。
「不要、敖犬...不...啊!!!!唔...」沒有任何準備和潤滑就被貫穿的後穴,傳來撕裂般的疼痛,比以往任何一次都還要強烈的疼痛,令小傑幾乎要昏過去,但其他人隨時會回來的危險,讓小傑用力的咬著下唇忍住想尖叫的衝動。

小傑因為恐懼和疼痛而繃緊的身體,讓敖犬的進出變得有些困難,敖犬知道小傑很痛,但腦中不斷浮現出照片的畫面,讓他在此時只想狠狠的懲罰小傑。不讓他有任何喘息的空間,猛烈地開始進出的動作。
「不要...呃!好痛...」小傑在自己口中嚐到鹹腥的血味,敖犬強行進出的動作,加深了疼痛的感覺。
「不要?可是你這裡夾的我好緊呢...你在小馬身下也是這樣嗎?」鮮紅的血液緩緩從兩人的接合處流下,濕潤了原本乾澀的腸道,讓敖犬的進出不像原先那麼困難。
「為、為什麼?呃哈、我沒有——唔!!」小傑不明白為何敖犬要一直提到小馬,身體上的疼痛讓小傑的思考變得遲頓,他實在沒有多餘的心思去猜想敖犬話裡的意思,一心只想減輕身上痛苦的他,盡可能的放鬆自己僵硬的身體,但敖犬越來越快的動作,粗暴地抽插著他的身體,使他完全無法放鬆,只能咬牙祈禱一切快結束。
看著拼命忍耐的小傑,敖犬開始心軟,卻又揮不去腦中不斷浮現的畫面,一想到小傑和小馬在一起的畫面,敖犬就無法克制怒火,在要射出之前,敖犬退出小傑的身體,噴灑而出的白濁液體,點點灑落在癱倒在地上的小傑身上,有一種誘人的淫糜姿態,抬著濕潤的雙眼看著自己,敖犬撇過頭轉身離開浴室。


小傑在地上躺了一陣子,身體的疼痛稍稍減緩後,才慢慢的坐起身,拿起掉在地上的蓮蓬頭清理身上的精液,這是第一次敖犬不顧他的感受,自顧自的發洩性慾;也是第一次在結束之後,沒有得到敖溫柔的呵護;在敖犬轉身離去的那一刻,小傑彷彿在他眼中看到一絲恨意...
慢慢的躺在浴池裡,下身傳來一陣陣的刺痛感,熱水麻痺了痛覺,小傑有些暈眩的感覺,突然覺得很冷,溫熱的水暖了身體,卻暖不了心裡的冰冷,又躺了一陣子後,才慢慢的離開浴池,用浴巾擦乾身體,穿好衣服打開門,看見正好路過的威廉,還來不及打招呼,便眼前一暗昏了過去。

「四哥!?你怎麼了??」威廉驚慌的聲音引來其他的人注意。
「怎麼了?」王子聽見威廉的叫聲,趕過來時便看見小傑倒在威廉懷裡,臉上泛著不自然的紅暈,呼吸也很急促。
「不知道啊!我路過看到四哥出來,就突然昏倒了!二哥!四哥會不會死啊?」威廉眼裡泛著淚,哽咽的問著。
「別亂說,丫頭!妳去叫救護車!」瞪了威廉一眼後,王子叫同樣在一旁驚慌失措的丫頭去打電話,這時威廉懷裡傳來細微的聲音。
「不要...去、去醫院...我不要...」在昏沉中聽到救護車,小傑的手緊緊的抓住眼前人的衣服。
「二哥!你看...」所有人聽到小傑的聲音都停了下來,小煜在這時靠到王子身邊,悄聲的指著小傑頸後要王子看。
「算了!威廉,你把小傑抱到他的房裡,丫頭和阿緯去買退燒葯,如果明天還沒退燒就叫救護車來。」王子當機立斷的分配其他人工作。

小傑頸後的吻痕一定就是他不肯去醫院的原因,死土狗發情也不懂節制,害小傑生病也不敢去看醫生,要是轉成肺炎怎麼辦?看著其他人忙碌著,卻沒看到那個應該更緊張的人,王子嘆了口氣進了敖犬的房間。 
「敖犬!小傑昏倒了。」王子看著躺在床上背對自己的敖犬。
「他昏倒關我什麼事!」敖犬並不是沒聽到威廉的叫聲,只是還在賭氣,就乾脆待在房裡不聞不問。
「你又是為了什麼事跟小傑吵架?前陣子不是好好的嗎?」王子實在很受不了敖犬這麼幼稚的個性,不明白小傑怎麼會愛上這隻死土狗。
「......不關你的事!」敖犬不想把照片的事說出來,雖然很生氣,也不想讓別人看到小傑的這種照片。
「不想說就算了!不管又是為了什麼事,把話說清楚就好了,小傑不是不明理的人。」遠處傳來威廉的叫聲,王子在離開前對著敖犬說。

 


敖犬被王子叫去照顧小傑,知道王子是要自己跟小傑好好的談一談,也許,是該聽聽小傑的解釋,或許那不是他自願的,小傑從來就不是會腳踏兩條船的人,看著躺在床上沉睡的小傑,敖犬伸出手輕輕的摸著他柔軟的髮絲,原本緊閉的雙眼輕輕的顫動,敖犬有些不捨的收回手,看著小傑張開眼,有些茫然的看著自己。

「醒了?吃藥吧。」敖犬淡淡的語氣,拿起桌上的藥和水遞給小傑,看著他皺著眉乖乖的吃下藥。
「敖犬...咳咳、你為什麼生氣?」小傑撐起酸疼的身體,聲音有些沙啞的問。
「你想知道?」敖犬反問小傑,看到他認真的點頭,敖犬拿出手機,按了幾下後丟給小傑看。
「為什麼...怎麼會有...」小傑拿著手機的手顫抖著,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連話都說不清楚。
「你現在知道了,有什麼話要說嗎?」看著小傑在一瞬間刷白的臉色,敖犬確定了小傑是知情的,卻不反抗,難道真的是自願的嗎?
「我...」小傑不知道要怎麼解釋,敖犬一夜之間轉變的態度都在此刻有了解答,可是他無法說全都是小馬逼迫的。
「怎麼不說了?我在等你解釋啊。」敖犬想聽小傑自己說這一切都是假的,只要小傑親口否認,那麼他會相信,只要小傑親口說的話,他都會選擇相信。
「......我無話可說...唔!」即使自己很清楚沒有對不起敖犬,但是照片上沒有反抗的自己也是事實,於是小傑張著濕潤的雙眼,看著生氣的敖犬,清脆的巴掌聲在寂靜的房間響起,左臉熱辣的疼痛,讓他掉下淚。
「你不要用這種眼神看我!所以你之前要跟我分手也是為了他?」敖犬緊握著拳頭壓抑著怒氣,看著小傑眼裡的委屈,明明就是他背叛自己,為什麼還能一臉委屈的看著他,好像都是他的錯。
「不是的...」看著生氣的敖犬,小傑急的掉淚,昏沉的腦袋卻完全無法思考。
「不是?那為什麼讓他吻你?為什麼不反抗?為什麼不解釋?」抓著小傑肩搖晃著,看到他一直搖著頭,卻依舊不解釋,只是用一雙濕潤的大眼看著自己。
「我還傻的以為你是為了大牙不開心...其實,你早就不愛我了...對吧?」敖犬背對著小傑,怕從他眼裡看到愧疚,證實自己的猜測。
「敖犬...」看到敖犬要離開,小傑哽咽的叫住敖犬,看他緩緩的轉過身,小傑從來沒有看過敖犬那麼難過的樣子。
看著小傑驚慌的眼神,敖犬深深的吸了口氣,坐到小傑身邊,輕輕的抹去他臉上的淚痕,在他唇上印下一個淺淺的吻,輕撫著他的臉頰說:「結束了!小傑...你自由了...」敖犬看到小傑唇邊勾起一道美麗的弧度,他居然笑了!?原來真的都是自己在自作多情,分手讓他那麼開心,敖犬閉上眼,轉身離開小傑的房間。

就連分手都能那麼溫柔的說出口,在敖犬說出那句話時,以往的一切甜蜜景象以及未來的幸福憧憬,全都在小傑眼前崩塌碎成千萬片,這一次是真的結束了。小傑腦中一片空白,只想要留給敖犬一個完美的印象,所以他笑了,要敖犬記得他的笑臉,在敖犬關上門的那一刻,眼淚再次潰堤。


敖犬回到房間,把怒氣渲洩在房裡無辜的擺設上,一直以為就算沒有小傑也不會太難過的,卻沒想到原來心痛的感覺這麼難受,什麼不會離開我,都是騙人的,最後還不是飛離我身邊了?可是,卻還是無法恨他,看到他的眼淚還是會不捨,為什麼?為什麼?「可惡...」敖犬一拳打在枕頭上,也止不住從眼中不斷落下的淚水。

 

 

切切地叮嚀著我與你長相廝首

 


寂靜的深夜裡,止不住的淚水伴隨著輕柔的樂聲迴盪在兩個心碎的人心裡...

 

 

                          --待續

 


=================================================================


這次依然要大力的感謝軍團長幫我順文,
除了抓錯字之外,也幫我把一些內容改成比較優美的詞句,
還有燒了一片補腦漿聖品的G片之友,
雖然腦漿依舊乾涸中,但我還是很感謝泥的!!
另外還要感謝昆恩丟了一篇超激的虐H短篇文給我補充腦漿,
還給了我一部和服G片,雖然虐H短篇文比較補!!XDDD
我愛泥~~~~(羞)(←被昆恩的粉絲踼飛)


爬回來,該感謝的感謝完之後,
依照貫例的來聊一下這篇的感想,
延續上一篇小傑提出分手後,讓敖犬找了時機跟小傑復合,
丟文給軍團長順文時,她說看完之後只有一個感想...
就是小傑好死心眼...=_=
昆恩則是說都這樣了還會分手!?
沒辦法,他們不分手,我就沒有讓小傑去跟小馬同居的點,
不過,要讓這篇文結束在這裡我個人也是不反對啦!!!(被揍)
在浴室的強上H文,整個讓我有點卡到,
寫出來的內容和想像中的不太一樣,
覺得不夠虐,其實在我自己腦中的畫面是更虐的,
但是文筆不夠好,寫不出來...OTZ
丟給軍團長順文時,她說改了不少...XDDDD
像〔粗暴的抽插著他的身體〕這句就是軍團長加的,
我就說好髒!!XDDDDD
軍團長說因為她牙齒很痛,所以要讓小傑也很痛!!XDDDD
這些不是重點...(←驚!?那什麼是重點?)

其實主要還是希望放在內心的FEEL啦!
可是感覺寫不是很出來那種很痛的內心,
因為人家太單純了...(扭捏)
讓敖傑幸福一下子之後,又立刻讓他們分手,
總之,雖然拖了很久,也讓敖傑順利分手了,
下一篇就要讓小傑跟小馬同居了,
順便問一下,有人想看敖犬和大牙的H文嗎?
我在考慮要不要寫...
昆恩是很抗拒啦!還給我看大牙的素顏照!XDDD
想說,問一下其他人的意見...(羞)
說到大牙,造成敖傑分手的照片,
就是在前幾篇裡小傑在頂樓被小馬強推在地上的那一幕,
至於為什麼大牙會有這個照片...=_,=
當然是偷拍的,之後我會看心情考慮要不要寫出是誰去拍的!!XDDDD
雖然大牙在本篇的戲份不多,但很多事情她是知道的,
她在戲裡雖然是個很大喇喇的個性,但畢竟是個女的,
該有的第六感和心機可是一樣都不少的...=_,=

 

最後,還是感謝點進來看文的同好,
留言跟我HIGH的同好,
以及在鮮網給我票的同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