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一個笑顏

關於部落格
望著你的笑容、想著你的快樂

只期望你擁有全世界的幸福

保留這份純真的笑顏
  • 21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日本雜誌拍攝花絮延伸文-尊綸】暖手 (激H有)

=============================================== 我原意用生命為你暖手, 緊緊的握住, 一輩子, 永遠, 都不放開... *** 日本某飯店頂樓。 「很好!再一張!吳尊看鏡頭喔!」攝影師再一次提醒吳尊目前還在拍攝中,但吳尊望向鏡頭拍了幾張後,忍不住又將視線轉回身旁那個凍的全身打顫、臉上卻努力掛著燦爛笑容的人。 「好!休息一下!」眼見炎亞綸發抖的程度已經無法繼續拍照,攝影師一放下相機要大家休息,汪東城立刻用手搓著亞綸的手臂為他打氣,試圖替他增加一些溫度。 「阿布!你還好吧?」另一邊,吳尊也靠上亞綸顫抖得厲害的身體,關心地詢問,雖然大東的動作很刺眼,但眼前最重要的,是幫這個極度怕冷的小傢伙取暖。 「一點都不好!冷死了...」炎亞綸緊緊的用雙手環住自己的身體,發抖的聲音讓吳尊和大東更努力的幫他取暖。 辰亦儒站在一旁看著兩人手忙腳亂地幫亞綸取暖的模樣,忍不住想笑。要不是八大的記者在場,他覺得吳尊一定會推開大東,緊緊的抱住炎亞綸,用自己的身體溫暖他。 「好了!最後一組照片,大家加油!」聽到攝影師的話,四人打起精神繼續拍攝。 *** 「啊!為什麼你有咖啡喝?我也要!」一收工,炎亞綸立刻離開寒冷的頂樓,一進去便看到八大的記者在拍攝吳尊喝熱咖啡的鏡頭,嘴裡嚷嚷著不公平,上前搶吳尊手上的咖啡。 「啊!小心、會燙到啦!」怕咖啡灑出來會燙到炎亞綸,吳尊把拿著咖啡的手舉高,炎亞綸伸直雙手拼命往上跳,卻連吳尊的手腕都碰不到。 「小氣鬼、連一杯咖啡也不請我!」炎亞綸氣呼呼的嘟著嘴抱怨。 「哪有不請你,你剛才那樣很危險啊!」吳尊哭笑不得的把手上的咖啡遞給眼前這個,就算生氣也依舊可愛的人。 「耶~好溫暖!!早點給我不就好了。」炎亞綸得意的捧著熱咖啡,藉著手中的熱度驅走寒意。 「要去吃飯了,走吧!!」和大東在休息室跟記者聊天的亦儒,在送走記者後,進來叫他們吃飯。 晚飯過後,累了一整天的四人各自回到房間裡休息。 如同汪東城都會優先讓體力較差的炎亞綸先去洗澡休息,吳尊當然也不例外。 「為什麼房間裡也這麼冷啊?」一出浴室便被冷空氣凍的直發抖的炎大少爺,忍不住嘟嚷:「暖氣、棉被!!」 「喂、頭髮要吹乾啊!!」吳尊一把抱住出了浴室就要往床上跳的炎亞綸。 「厚~放開我啦~很冷耶!我要蓋被子!!」被吳尊摟在懷裡的炎亞綸拼命想掙脫吳尊的蠻力,雖然他的懷裡也很溫暖,但在懷抱外的手腳依舊冷的不得了,只有溫暖的被窩才是他的目標。 「不可以、要吹乾頭髮才能上床,不然會感冒的!」一手牢牢將在懷裡掙扎的人緊緊抱住,一手拿起床頭上的吹風機,開始幫他吹乾頭髮。 「你好囉嗦,又不是我媽...還有,為什麼我要跟你同房啊!」因為畏寒而在吳尊懷裡縮成一團的炎亞綸停止掙扎,太明白這個抱著自己的人,一遇到和自己健康有關的事,便不會輕易妥協,於是只能把頭輕靠在膝上悄聲的抗議著。 對炎亞綸的抱怨聽而不聞,吳尊仔細而小心的弄乾他的頭髮後,收起吹風機。 「阿布?」看著懷裡的人左晃右搖的腦袋瓜子,吳尊溫柔的將他抱進鋪好的被窩裡。 洗完澡出來,吳尊蹲在床邊細細的端詳亞綸的睡臉,長長的睫毛下,緊閉的雙眼,不見醒時的靈動慧黠,小巧的鼻子平穩的呼吸著,細緻的臉不像剛出道時的黝黑,比古銅色更淡一些的膚色在燈光的照射下,透著絲綢般的光澤,就像工匠用盡心思所造出的,最美麗無瑕的娃娃,視線停留在紅潤的唇上,不需要任何人工潤飾,便能誘人犯罪,輕輕的在唇上印下一個吻,用自己的唇,小心的確認、感受著他真實的溫度和柔軟,下腹的一陣燥熱,讓他不捨的離開甜美的唇...想要你的慾望已經強烈到,僅僅只是看著你的睡臉,身體便有了反應。 「我該拿你怎麼辦才好呢...」無奈的語氣,嘴角卻帶著寵暱的笑,輕輕的在他額上一吻;而沈睡中的人,渾然不知差點被吃掉,只是輕輕的翻了身,露出一個甜美的笑容,隨著床上的人兒翻身的動作,吳尊在床邊輕輕的替縮成一團的亞綸重新蓋好被子,動作輕柔地不影響已甜甜進入夢鄉的炎亞綸。 吳尊站起身,怕吵醒熟睡的亞綸,於是用浴巾隨意的擦拭頭髮,拿起桌上的筆記型電腦,坐在床上處理汶萊的事業,想藉由工作來遺忘剛才被勾起的性慾,身邊的人卻突然的往身上靠過來。 「你在看什麼?」半瞇著眼,睡眼惺忪的問著吳尊。 「吵到你了嗎?我在看報表。」笑著把一臉想睡的炎亞綸拉進懷裡,讓他靠著自己的胸膛。 「哦...你不是說沒吹乾頭髮會感冒嗎?」對做生意的事沒什麼興趣,亞綸發現吳尊的頭髮沒吹乾,小手輕輕的穿梭在吳尊微濕的髮間。 「我和你不一樣,我身體比較強壯,所以沒關係。」吳尊在亞綸臉上輕輕一吻笑著說。 「你就是這樣才會偏頭痛啊!」嘟著嘴責備吳尊對自己身體的不用心。 「嗯!我下次會注意的。」尚未平復的慾望有被挑起的跡象,讓吳尊有些心不在焉的回答亞綸的話,深吸一口氣重新把注意力放回電腦上。 「不要看了啦...我要你抱著我!」不滿被忽略的亞綸,一顆頭在吳尊厚實的胸膛蹭啊蹭的,命令式的撒嬌,讓吳尊笑著關上筆記型電腦。 「只是抱著你就夠了嗎?這算是邀請吧!」一個轉身把炎亞綸壓在身下,在他耳邊低語著。 「啊~什麼邀請?沒有、唔嗯~不要...好冷!!」還想睡的亞綸還沒搞清楚自己什麼時候邀請了什麼時,吳尊落在身上細碎的吻,讓他忍不住的輕吟,睡袍被拉開的瞬間,溫暖的身體接觸到冰冷的空氣,讓他打了個冷顫。 「很快就不會冷了...」自己送上來的獵物,不吃對不起自己,吳尊輕聲的安撫著炎亞綸。 深深的吻著亞綸的唇,彌補方才未能滿足的慾望,吻到讓他忙著補充氧氣而忘了寒冷,再順著頸項、鎖骨,直至胸前敏感處,先是輕啄,然後用柔軟的舌尖輕輕舔著,在挺立的乳首周圍以畫圓的方式輕輕的繞圈,引來亞綸的一陣顫慄。 輕巧的舔弄,轉為力道更重的吮咬,柔軟舌尖輕舔的騷癢感,伴隨著堅硬牙齒嚙咬的刺痛感,交錯成一種莫名的快感,在睡袍下遊走的手輕撫著光滑的肌膚,一寸寸的點燃慾火,被挑起的情慾讓身體更為敏感。 「啊、好熱、嗯唔~」從被觸碰的地方燃起的灼熱感,慢慢的擴散至身體各處,難耐的燥熱讓亞論發出抗議,下體不自覺的往上靠向在自己身上燃起慾火的元兇。 「我說過...你很快就不冷了,對吧...」吳尊笑著在亞綸耳邊曖昧的低語,對於身下的人兒不自覺輕蹭著自己,透露想要更多的訊息視而不見,想看他更焦燥難耐的樣子。 埋首舔吻著亞綸的頸項,耳邊傳來甜膩的輕嘆呻吟,右手覆上早已堅挺的慾望,輕柔緩慢的套弄揉捏,技巧性的挑逗著,卻不讓他痛快的渲洩。 「啊、哈啊、不要...好難受、嗯唔~尊...哈嗯...」扭動著腰,濕潤的眼眸有些茫然的望著吳尊,輕啓的朱唇吐露著勾人的呻吟,雙手覆上自己的性器,想要從這股難受的燥熱中解脫,卻在碰上吳尊的手時,被分別拉到身體兩旁,十指交扣的緊緊握住。 「真的...不要嗎?阿布...」舔著亞綸的耳垂,吳尊低沉的嗓音像惡魔般在耳畔挑逗誘惑著,火熱堅硬的慾望輕輕磨擦亞綸的性器,精壯的身體輕微的碰觸,都引起亞綸的一陣顫慄。 「啊啊、不要這樣...嗯唔~哈啊、啊、唔...」弓著身子緊貼著吳尊的身體,身上的睡袍磨擦著細緻肌膚,所產生的麻癢感,讓他縮回身子,想減輕身上難耐的燥熱;然而,壓在身上的人却不肯輕易放過他。 綿密的吻從耳垂、嘴唇、頸部、鎖骨,在胸前紅艷的果實上逗留,細細的舔吮著,引出一串誘人的嬌喘,再往下順著腹部、腰側,輕輕的舔吻,然後停在平坦腹部的一處凹陷處,柔軟舌尖繞著周圍輕輕的舔著,偶爾伸入凹陷處吮吻,電流般的強烈快感,讓亞綸張大著雙眼喘息著,交握的手用力到連指尖都泛白,繃緊的身體,隨著射出的白濁液體慢慢鬆軟下來。 輕舔著因為高潮而劇烈起伏的小腹,把噴灑在平坦腹部上的粘液含了一些在嘴裡,然後吻上微張的唇,口中的白濁液體,順著糾纏在一起的舌,傳入亞綸口中。 「好吃嗎?阿布...」離開誘人的唇,吳尊抬起頭問。 「唔嗯、哈啊、什麼...哈啊...」迷亂的雙眸,失去焦距的看著吳尊;熾熱的情慾,燒的令亞綸無法思考。 「你的精液啊...自己的味道...好吃嗎?」輕吻著殘留在長長睫毛上的淚珠,曖昧的問著令人害羞的問題。 「嗯哼~唔、好怪、嗯...」亞綸微皺著眉說,不喜歡那個味道。 「要嚐嚐我的嗎?」低沈的嗓音在他耳邊引誘亞綸,輕輕的吹一口氣,溫熱的氣息讓亞綸輕吟著。 「嗯...好...」亞綸跪趴在吳尊的兩腿之間,小手輕輕撫著眼前微微顫動的昂揚,乖順的動作証實他的腦袋還沒恢復運轉。 吳尊以半躺的姿勢,享受著難得的服務,在吞吐間,舒服的嘆息著,低頭看著亞綸,長長的睫毛,因情慾而泛紅的雙頰,紅艷的小嘴在自己的堅挺上下移動著,口中柔軟的舌頭,隨著吞吐的動作,輕輕的掃過柱身與頂端,吳尊必須很努力的忍耐,才能克制住想在亞綸口中渲洩的慾望。 埋首在兩腿之間的亞綸,並沒有發現吳尊內心的掙扎,專注的與眼前堅挺的物體纏鬥;先是試探性的輕啄柱身,再伸出小巧的舌尖舔弄頂端,隨後含住炙熱的慾望,又頑皮的用牙齒輕咬,耳邊傳來吳尊的低吟,口中的炙熱又漲大了一些,微微的顫動著,離開腫漲的慾望,『原來這個咬起來是這種感覺』亞綸舔著唇想著;舔唇這個無意識的動作,此刻看在吳尊的眼裡,卻像是淫媚的邀請,他伸手拿起放在床邊的潤滑劑,這是稍早亦儒叫他和亞綸吃晚餐時,偷偷拿給他的,還一臉詭異的笑著強調會有很不錯的效果,擠了一些在手上,趁亞綸專注的舔著自己的慾望時,把修長的手指探入緊窒的小穴。 「嗯唔、好冰...」突然入侵的異物讓亞綸停下動作,冰涼的潤滑劑讓他輕顫著。 吳尊抽出手指,輕輕吻著亞綸,讓他坐在懷裡,在他的後頸舔吻著,堅挺的慾望在背後的穴口輕輕摩擦著,亞綸整個人坐躺在吳尊身上,被架開的雙腿無法閤上,吳尊的雙手從腰間往前覆上亞綸再次挺立的昂揚輕輕的套弄。 「啊啊、唔嗯...啊、尊...」冰涼的潤滑劑在此刻起了微妙的變化,讓亞綸變的更加燥熱,難耐的輕蹭著吳尊的身體,在他耳邊輕喘著。 「嗯~怎麼了?阿布...」看著亞綸難耐的嬌態,吳尊舔吻他的頸側,故意裝傻的詢問。 「嗯...啊、我想要...好熱...嗯唔~」後穴甬道裡傳來的麻癢,讓亞綸難受的輕扭著腰,而背後炙熱的堅挺,卻始終只在穴口輕輕磨擦。 「想要什麼?阿布...說清楚...」低啞的嗓音在耳邊蠱惑著。 「想要你...尊...嗯啊、哈啊...我想要你...唔...快點、啊啊、進來...」灼人的情慾,讓此刻的挑逗成為折磨。 亞綸離開吳尊的懷抱,往前趴著,把渾圓漂亮的臀瓣高高翹起,已經充份濕潤的穴口,正一張一合的在眼前誘惑著。吳尊扶著亞綸的腰,吻著他的頸和背,卻依舊只在穴口磨擦著,偶爾淺淺的探入一點,又立刻抽出,更加難耐的感覺,引來亞綸不滿足的抗議。 「呃啊、哈、哈啊、不要、深一點、啊啊、再更深一點...」因為藥效的關係,亞綸說著平時羞於啟齒的要求,略帶哽咽的嬌嗔著,吳尊一口氣進到深處,便又停了下來,濕潤溫暖的甬道,緊緊的包覆著炙熱的慾望,亞綸拱起背,射出一道白濁液體後,無力的在吳尊身下喘著。 吳尊輕撫著亞綸渲洩過後,有些萎靡的性器,持續舔吻他光滑的背,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探入他的口中,停在穴中的慾望開始緩慢的進出。 「唔嗯~不要、啊、好累...嗯啊~不要...哈啊...」精疲力盡的亞綸,掙扎著想逃開吳尊的挑逗,卻反被他緊緊地抱住,後穴的進出也逐漸加快,渲洩過的慾望在吳尊的套弄下,再次勃起顫動著。 「怎麼可以只有你一個人快樂...不覺得這樣很不公平嗎?阿布...」吳尊充滿磁性的嗓音在耳邊低語著。 情慾再次被挑起的亞綸,開始不自覺的配合著吳尊的律動,原本的掙扎也轉化成滿足的呻吟。吳尊翻身把亞綸壓在身下,讓進出更加方便,看著臉頰泛紅、雙眼迷矇的亞綸,吳尊加快進出的速度和力道,讓他只能不斷的呻吟著,雙手在身旁摸索著,吳尊輕輕的握著無措的小手,輕啄著紅潤的唇,從亞綸漂亮的大眼裡清楚的看見自己的臉,耳邊又傳來甜膩的輕吟,吳尊輕吻著他漂亮的雙眼,感覺到身下的人兒身體開始變的緊繃,在一聲低吼後,炙熱的液體射入不斷收縮的穴中,亞綸緊繃的身體也漸漸的鬆軟下來,吳尊靠在他的身上喘著,緊握的手始終不曾放開... 激情過後,吳尊把亞綸抱進浴室清理身體,再輕輕的把他放到床上,輕攬著他的腰,亞綸往身邊溫暖的懷抱靠過去,抬頭看著吳尊竉暱的笑容說:「你不工作了嗎?那些報表不看可以嗎?」 「嗯哼~那些東西不急,而且會吵到你不是嗎?你現在只要乖乖睡覺就好,還是說...這是另一次的邀請?阿布...」看著亞綸張著大眼看著自己的嬌憨模樣,無疑是一種令人無法克制的誘惑,吳尊輕啄著他的臉頰和嘴唇,懷裡的人身笑著閃躲。 「哈哈哈、才不是,啊、好癢!!」亞綸閃躲著吳尊的吻,笑著依偎在他懷裡。 「那就睡吧!不要再誘惑我了。」溫柔的吻輕輕的落在亞綸的額頭,收緊環在腰上的手,吳尊緊緊擁著心愛的人兒入眠。 *** 隔天,炎亞綸一進餐廳就看到辰亦儒一臉笑意的招呼著他坐下,體貼的幫他拿了早餐:「很累嗎?」 「腰很酸。」聽著亦儒意有所指的問話,亞綸沒好氣的回答,坐下吃著早餐。 「禁慾太久的關係,他不會還在睡吧?」亦儒調侃的話引來一記白眼。 「在幫我整理行李,等一下就過來了吧!大東呢?」才問出口,便看到大東笑的燦爛的走過來。 「這麼早就在想我啊?」大東坐在亞綸身邊,右手搭著他的肩開玩笑,讓亞綸笑的東倒西歪。 「哈哈哈~~誰在想你!我要打電話跟禹哲說你欺負我!」笑著反駁大東的亞綸立刻搬出禹哲的名字,很得意的看到大東慌張的差點被咖啡嗆到。 「咳咳咳、拜託!你也不用動不動就要去跟禹哲告狀啊!我哪有欺負你...」一臉委屈的大東用眼神向亦儒求救。 「亞綸開玩笑的,誰讓你那麼好騙!」亦儒的話一出口,亞綸立刻伸出手跟他擊掌。 「對了!你和吳尊的房間冷氣開那麼強,難道都不會冷嗎?」自知玩不過兩人的大東低頭邊吃邊轉移話題。 「什麼冷氣?冷都冷死了,誰還會開冷氣啊?」亞綸一頭霧水的回問。 「就昨天你在洗澡時,我去找吳尊拿東西,看到你們房裡的冷氣只有十五度耶!」大東歪著頭一臉疑惑的回答,不懂亦儒為什麼要對著他擠眉弄眼。 「十五度!?難怪那麼冷...吳吉尊!你給我過來!!!」恍然大悟的亞綸看到正好走進餐廳的吳尊,丟下沒吃完的早餐,氣呼呼的拉著他的手回房。 「什麼?我還沒吃早餐啊...阿布...」好不容易整理好兩人的行李,準備來吃早餐的吳尊就這麼不明所以的被亞綸拉著走。 「我不應該問嗎?」看著走掉的兩人,大東一臉茫然的問著在一旁幸災樂禍的亦儒。 「沒有!你問的好極了!」亦儒拍拍大東的肩,笑著看離去的兩人,看吳尊怎麼收拾,這下有好戲看了......... 離開飯店後,到了機場三個人有說有笑的在前方走著,只留下一個苦著一張娃娃臉的人拿著所有人的行李跟在後方...                                  --END =================================================================== 終於...把這一篇文生出來了...OTZ 給軍團長的點文, 依舊少不了軍團長順文的功勞......(感動落淚) 雖然軍團長有在抱怨為何她的點文還要由她來順文... 我只能說,我寫文的時間可以找到有空幫我順文的人不多, 而且,我這是讓妳搶先看耶!!!有什麼好不滿的??(甩鞭) 在感謝完軍團長之後, 就照貫例的聊一下這篇文的內容好了!! 如果不曾錯過飛輪海大小新聞的同好們, 應該不難發現,這篇是以他們在日本某飯店頂樓拍雜誌為背景的, 炎亞綸這傢伙一整個就是犯罪的基本範例啊~~~~ 居然冷到整個人抖到一個不行,被東尊包圍著取暖的畫面實在太HIGH了!!!XDDDD 這次把尊爺寫的超持久的, 前戲之長,連幫忙順文的軍團長都驚呼:〔怎麼還沒有進去啊?〕(←不懂的請去問朋友) 所以請不要再跟我抱怨H不夠激...=︿= 老娘我不接受這種抱怨...(被揍) H部份都在燃燒我的腦漿,當然軍團長也有在順文時燃燒到一點點, 我只能說,我腦中的畫面更激,不過書唸的太少,找不到足夠的詞彙形容, 看的不過癮的,我只能說聲抱歉,請另找高手吧!!(羞) 然後,因為是點文,我個人對尊爺不是很熟... 所以內心戲不多,主要在撐場面的還是H場面...XDDDD 背景音樂如果跟本文聽起來不順的話,也不要太計較,反正很快就會換掉了...XDD 我還是只能說,果然就是要有FU寫起來比較順啊...OTZ 最後,感謝所有支持我的同好們!!!XDDDD PS.這次的後記好短啊!!!(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