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一個笑顏

關於部落格
望著你的笑容、想著你的快樂

只期望你擁有全世界的幸福

保留這份純真的笑顏
  • 2124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糖-敖傑】病 十二(完)

終於結束啦!!!!!!!!!!!!
長逹一年多一點點的時間,
說實在的,我沒想到自己會寫那麼久...=_=
我人生中的腦漿都供獻在這部上面了...
雖然在途中有分心去寫一下東唐和一家的師徒、脩舞、鬼舞等等之類的文,
甚至在最近應該如火如荼更新這篇可能是最後一章或倒數第二章的敖傑文的同時,
還分心跑去寫了兩篇MO祿文和一篇執事店遊記...XDDDD
相信我,我真的只是需要治癒我的乾涸的心靈,
絕對不是偷懶不寫文...(心虛)

這部我第一次下海就開始的長篇,其實在別人眼裡只能算是中篇之類的,
畢竟只有十二章,比起讓我下海寫文的某作者的長篇,動輒二十幾篇,
甚至別的作者三、四十篇的長篇比起來,我這不過是一點點的份而已,
但也夠讓我苦惱的,對這部真是充滿五味雜陳的FU,
不過,在BBT要畢業的這個時候,同時結束掉這部敖傑文,也算是命啦!
之前在鮮網看到一堆作者對BBT要全面換新底迪的事感到無比傷心和灰心,
甚至有人為這件事決定關掉專欄,其實我覺得沒有那麼嚴重啦!
雖然有人說二軍才剛選出來,為什麼就要全面換新底迪,二軍那些底迪該怎麼辦之類的,
還有人感嘆還沒開始就結束,或捨不得六棒之類的...
畢業只不過是個里程埤而已,底迪們在節目太久了,尤其是第一代的底迪們,其實都很累了,
雖然一開始在做二軍PK的時候有說,沒選上二軍不等於淘汰,
但是在經過長期的PK之後,沒進二軍的底迪再留在節目中也很難有更大的發揮,
何況一、二代的底迪經過兩次出道的落敗,心理壓力和失望不安一定更大,
不過整個下來,我覺得小樂進來的很不是時候,既沒趕上二軍選拔,
又沒過多久就被全面換掉,有種很妙的FU。
反正也不是解散什麼的,還是在別的地方看的到他們,我覺得也還好,
不過看了新底迪之後,我很擔心收視率...=_=




內有BL!慎入!!

======================================================================

 

一個人的心...
可以碎幾次呢?
當淚都乾了,就會痊癒吧?
痊癒之後就能忘了吧...
所有的過往,甜蜜、不安、傷害...

 


***

 


面對一扇鎖上的門,小傑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直到冰冷的雨落在身上時,才發現不知不覺來到敖犬第一次約他出門的地方,敖犬陪他排了一整個上午的隊......然後呢?手機的鈴聲響起,我們的約會就結束了......小傑想起那天自己笑著對敖犬說沒關係的時候,敖犬眼裡的不捨,欲言又止,最後還是轉身離去。
是啊!在期待什麼呢?從一開始就知道的規則,不是嗎?大牙優先,再來才是我,為什麼還放任自己深陷?心一點一點的沉淪,不安隨之而來,嫉妒如影隨形,一切的一切,都壓的自己喘不過氣,再也無法完美的隱藏情緒,而現在,只剩下自己一個人了...

突如其來的大雨,讓原本熱鬧的街道,頓時顯得冷清,在下著大雨的街上獨自遊盪的小傑,和匆忙避雨的人形成強烈的對比;漫無目地的走著,就連交通號誌由綠轉紅也沒看到...

「小傑!!!」熟悉的聲音讓小傑停下腳步,突然被扯入一個濕淋淋的懷裡,小傑有些茫然旳看著眼前的人。
「你在幹什麼!?很危險你...」語帶關心的責備,小傑彷彿沒聽到,只是怔怔的盯著小馬。
「你怎麼了?發生什麼事嗎?」小馬注意到小傑的不對勁,於是柔聲的問著。
「敖犬...?」看著眼前模糊的人,小傑不甚確定的叫著。
「我不是敖犬,你怎麼在這裡?我先送你回去好不好?」看著小傑恍惚的樣子,和他現在的穿著,小馬擔心的牽著他的手邊走邊說。
回去?敖犬泠漠的眼神浮現在眼前,混雜著悲傷和不諒解,他不能回去,已經回不去了...「我不回去...」小傑停下腳步,站在原地重覆的說著。
「不回去!那先去我那裡好嗎?」小馬不知道小傑為什麼不回家,但是雨下的這麼大,也不能放他一個人繼續在這裡淋雨;摟著小傑凍的發抖的肩,輕聲的哄著,揚手招來一輛車,小傑就這樣被小馬帶回他住的地方。

 

***

 

 

帶著小傑,小馬沒有回家,而是進入一棟高級的大厦,一身濕的兩人搭電梯到了七樓,小馬拿出鑰匙開門,進了屋子,寛廣的樓層附有簡單的廚房和浴室,客廳裡擺放著一套價值不斐的影音設備和沙發。

「這是我住的地方,你就先在這裡住下來!淋了那麼久的雨,一定很冷吧!先去洗個澡,別想那麼多了。」小馬拿出浴巾和乾淨的衣物給小傑,把他推進浴室裡,直到裡面傳來水聲才離開。


小傑站在浴室裡,脫掉濕透的衣褲,看著身上淡淡的痕跡,那是敖犬最後一次碰他時所留下的,沒有以往的溫柔憐惜,只有疼痛和羞辱...溫熱的水不斷的從蓮蓬頭落下,小傑在水柱下縮起身體抱膝哭泣著,在心裡告訴自己,這是最後一次,就讓自己哀悼這份令他如此眷戀不捨,卻注定沒有結果的愛情吧!此後,就收起淚水,收起那份無法克制的情感...在水聲的掩蓋下,小傑小聲的啜泣著,即使是被傷的這麼徹底的現在,卻還是如此眷戀著敖犬的溫柔,纖細的肩微微的顫抖,分不清臉上的水和淚,最後一次放任自己為敖犬掉淚,從今往後,就再也沒有為他掉淚的理由和資格了...

小馬拿起手機跟父親問了王子的電話後,播了通電話給王子,告訴他小傑的情況後,便掛掉電話,轉身看到小傑傻傻的站在浴室門口。

「怎麼站在這裡?」小馬輕輕拉著正在發呆的小傑,讓他坐在床邊,溫柔的幫他擦拭頭髮。

小傑低著頭,溫柔在髮間穿梭的手,勾起他的回憶,曾經,敖犬也這麼溫柔的幫他擦拭頭髮,在他們歡愛過後...到頭來,一切不過是場夢而已,自己唯一能留住他的溫柔和關注的,不是心,也不是愛,而是身體......

「你不想和我上床嗎?」小傑緩緩的開口,沒有害羞也沒有顫抖的語調,平淡的就像在問他要不要一起吃飯。
「我想啊!但不是現在...」小馬停下動作笑著回答,雖然不知道他和敖犬發生什麼事,但一定很嚴重,不然小傑怎麼可能說出這種話...
「為什麼...?」抬起頭,對上的是一雙滿是疼惜的眼睛,突然模糊的視線,讓小傑想起另一雙熟悉的眼,也曾經這樣看著自己,在自己哭著要他別愛上......
「因為你不願意,我不想強迫你,也不想看你後悔...」小馬蹲在小傑面前,並沒有因為朝思慕想的人提出的要求,而失去理智,他清楚的知道,現在望著自己的淚眼,真正看到的並不是自己。
「我不會的,沒有人能強迫我,全都是我自願的,我不會後悔,我可以...我可以的...」小傑近乎喃喃自語的音量,說服著小馬,也說服自己。
「那你為什麼哭?」輕輕擦去小傑臉上的淚。
「在我身邊,你不用這麼逞強的。」面對他的沉默,小馬坐在小傑身旁,輕輕的把他擁入懷裡。
「他答應我不會愛上大牙,然後在我想放棄時說他不想離開我,最後,他說要放我自由...他不要我,卻說要放我自由...」小馬的溫柔,讓壓抑住的淚水潰決,小傑傷心的哭訴。帶著濃濃的鼻音哽咽著,小傑不知道該相信什麼,是深情的承諾、傷心的挽留、還是冷漠的道別...
「他沒有不要你,那只是一時的氣話而已,他現在肯定很後悔...」小馬輕拍著在懷裡顫抖的肩,柔聲的安撫小傑的情緒,直到他哭累,在懷裡沉沉睡去。

幫小傑蓋好被子,看著他淚濕的睡臉,回想著方才小傑的哭訴,如果小傑的懂事得不到他的珍惜,那麼自己或許還有機會...
「他說要放你自由,你就忘了他吧...我會比敖犬更珍惜你的...」輕輕的在小傑額上印下一吻,小馬輕聲的說。

這一夜,小傑夢到敖犬,就近在眼前,卻怎麼也碰不著,只是冷漠的不斷重覆說著...

你自由了,小傑...

 

 

隔天,小傑醒來,睜開酸澀的眼睛,有些茫然的看著陌生的房間,聞到早餐的香味,看到小馬開門進來。
「早安,先去洗個臉,準備吃早餐!」小馬揉著小傑的頭髮笑說。

等小傑出來後,小馬招呼著他坐在沙發上一起吃早餐,小傑不說話,小馬也不會主動問他,兩個人就這樣安靜的吃著早餐。
「小馬,你不問我發生什麼事嗎?」看著小馬收拾著桌子,小傑輕輕的開口。
「你想說嗎?」小馬收好桌子,坐到小傑身邊回問。
「我不想勉強你,只要你開心就夠了。」看到小傑低頭不語,小馬輕嘆一口氣,對於小傑的沉默,他並不在意。
「謝謝...」小馬的體貼,讓小傑很感動,但是又覺得愧疚,因為心裡很明白,自己能給的,遠遠不及他所付出的。
「你不要想太多,我們是朋友,對吧!」看到小傑愧疚的樣子,小馬故做輕鬆的笑著。
「我會忘記他的...」小傑輕輕的靠在小馬的肩上說,像是在對他說,更像是在對自己承諾。
「嗯、我知道...」小馬輕輕撫著小傑柔順的髮絲附和著。
遺忘是否這麼容易,他們誰也不確定...畢竟是曾經那麼深愛過的人,怎麼可能說忘就忘?但是沒關係,不管遺忘需多久,只要還有一絲希望,他都不打算放棄,現在幸運之神是站在他這邊的,他就不信敖犬能一輩子都擋在他們之間...

 

接下來的日子,他們一起吃飯、一起坐在沙發上看DVD、打電動,偶爾在放晴的時候一起出門買東西,對小馬偶爾的摟摟抱抱也不反抗,但是小馬知道,即使小傑現在笑著,也不代表已經忘了敖犬。
記得有一次他從背後抱住小傑,卻明顯感覺到他的身體變的僵硬,即使轉身看到是小馬時便立刻露出笑容,但他眼底散不去的驚恐令小馬印象深刻。小馬不知道小傑為什麼會反應那麼大,但可以確定的是,一切都和敖犬脫不了關係,因為他在問小傑原因時,小傑避開他的視線只是淡淡的帶開這個話題。

 


***

 

 


另一方面,小傑的離家,有王子幫忙找藉口,所以並沒有引起太大的騷動,敖犬依舊每天出門,回家後就待在小傑房裡;一直到兩個星期過後的某個晚上,敖犬帶著一臉的傷回家,嚇的大家手忙腳亂的。

「敖犬少爺!你怎麼了?」丫頭一臉擔憂的拿來醫葯箱。
「大哥!你說,是誰打的?我們替你報仇!!」威廉和阿緯異口同聲的說。
「這是我自找的,別追究了...唔!!很痛耶!丫頭!」敖犬面對兄弟們的擔憂,輕輕的帶過,皺著眉對丫頭抱怨。
「啊、對不起,你忍耐一下!」丫頭放輕力道的幫敖犬的傷口擦上葯後,敖犬便說想休息,拉著王子上樓。

兩人上樓之後,敖犬拉著王子進了自己房間,卻沉默不語,王子環視敖犬的房間一圈後,視線停在桌上那張六兄弟加上丫頭的合照上,那張照片每個兄弟都有一張,拉來一張椅子坐在敖犬面前等他開口。
「有事就快說。」就這樣面對面的看了十幾分之後,王子打破沉默的先開口。
「我和大牙分手了...」敖犬花了兩個星期處理大牙的事,雖然換來一頓海扁,但也算是順利分手。
「所以呢?」王子挑了挑眉,露出笑容的反問。看來也不是那麼無葯可救,不過大牙下手還真重。
「你覺得...我還有機會嗎?」對於被自己狠狠傷過的小傑,此刻的敖犬是一點信心也沒有。
「如果你指的是小傑會不會原諒你...我覺得會。」平時自信過剩的敖犬,也會有這麼沒自信的時候,看來小傑的離開倒是讓這隻土狗開了竅了。
「那...」王子的話讓敖犬燃起希望。
「如果是問小傑會不會回到你身邊...我覺得很難。」看到敖犬充滿期望的眼神,王子不得不澆他一盆冷水,畢竟原諒和再次接受是兩回事,何況這個白痴還說了很多狠話。
「你也這麼認為...」王子的話,等於直接宣判結果,如果連王子都沒辦法,那麼他還有什麼辦法挽回小傑?
「早知如此,當初為什麼不冷靜一點?」王子只覺得是敖犬自己活該,比起小傑的委屈,他此刻的痛苦一點都不值得同情。

對王子的責備,敖犬無話反駁,如果時光可以倒流,不管小傑說什麼,他都會相信,就算小傑什麼都不說,他也會選擇相信,可惜一切都太遲了,時光不會倒流,他對小傑的傷害也收不回來...

「也不是一點機會都沒有啦!就看你的誠意夠不夠。喏、小馬的手機號碼。」看敖犬頹喪的樣子,王子也不忍再苛責他,抄下小馬的電話塞到敖犬手中,拍了拍他的肩之後,王子便回自己房間。

 

敖犬盯著手上那串數字發呆,深深吸了一口氣,撥出號碼,響了兩聲後,話桶傳來對方的聲音。
「呃、那個、我、我是敖犬,小傑在嗎?」敖犬緊張的連話都說不清。
「他已經睡了,你有什麼事?」小馬一聽是敖犬,語氣不善的回答。
「沒有,我只是有話想跟他說。」敖犬對小馬冷漠的語氣並不在意。
「說什麼?說對不起,你不該腳踏兩條船還誤會他?還是要說經過兩個星期的考慮,你又後悔說要放他自由?」小馬冷冷的嘲諷。
「那是我跟小傑之間的事,不用你費心。」敖犬壓抑著怒火,但言談中已經透露出他的不爽。
「哼、那我們算是對這件事有共識,既然不用我費心,那就請你不要再打給我,我並不打算幫你轉逹任何事,就這樣!」小馬說完立刻掛掉電話。
「喂、喂!?可惡!!」敖犬用力的把手機摔到床上,一肚子火無處發洩,除了小傑之外,敖犬從小到大幾乎不曾對任何人這麼低聲下氣過,看著照片上小傑的笑容,敖犬的怒氣漸漸平息,他知道自己現在沒有生氣的資格,一切都是自找的,只要能讓小傑像以前一樣在自己身邊笑著,要他做什麼都可以...

 

 

 


小馬掛了電話,走出房間看著在煙灰缸上被點燃的菸,小傑就這樣窩在沙發上發呆,從冉冉上升的繚繞煙霧中,你看見了誰?在想著什麼呢?除了敖犬,還有別人進的去你的心嗎?小馬看著眼前的景象想著,要到什麼時候,你才會真正忘了他呢?走到小傑身旁坐下,輕輕的把他摟進懷裡,小傑也不反抗,任由小馬摟著,只是安靜的,閉上眼。

「我又聽到敖犬的聲音了...」燃盡的菸,靜靜的擱置在煙灰缸上,小傑在小馬的懷裡輕輕的開口。
小馬沒有搭話,這不是第一次了,有時在洗澡時突然衝出浴室,有時在深夜時從床上爬起來四處張望,每一次,都是因為聽到敖犬在叫他,彷彿敖犬從來沒有離開過小傑身邊。
「小馬...我是不是瘋了?」越是想忘,聲音就越是清晰,第一次聽到時,小傑真的以為敖犬來找他了,一次、兩次、三次...次數多了,小傑也不再像剛開始聽到時,那麼慌亂的四處尋找敖犬的身影,因為很清楚他不會再出現在自己眼前。
「沒有...你沒有瘋,這只是一個過渡期而已,別怕。」小傑的聲音透露著他的恐懼,小馬溫柔的安撫著小傑,收緊手臂,把懷裡顫抖的人兒緊緊的抱著。

輕輕拍著小傑的肩,小馬在心裡告訴自己,不讓他們見面是對的,時間會沖淡一切,不管是傷害還是思念,日子一久,小傑就會忘記他的...

 

***

 

敖犬並沒有因為小馬刁難而放棄,一天打三次以上的電話找小傑,不論小馬如何拒絕或惡言相向,敖犬依舊每天打電話,就這樣持續了三個星期,小馬被敖犬的電話騷擾搞的很煩燥,又無法拒接他的電話,如果不接,敖犬就會一直打到他接為止。


「我說過了,我不可能會幫你!不要再打來了!」小馬不耐煩的掛上電話,因為過於煩燥的心情,讓他把氣出在門上。
「怎麼了?在氣什麼啊?」被關門聲嚇到的小傑,一邊把晚餐端出來,一邊關心的詢問著。
「沒有啦!一個神經病,不要理他就好。」看到小傑,小馬立刻露出笑容抱上去,這幾天,小傑已經不再提起敖犬,也不再聽到敖犬的聲音。
「不要閙了,快來吃飯。」小傑笑著推開小馬,解下圍裙坐到小馬身邊吃晚餐。


飯後,小馬幫忙收拾桌子,看著邊哼著歌邊洗碗的小傑,思考著該怎麼開口。
「怎麼了?」小傑放好碗盤,轉身卻看到小馬盯著自己發呆。
「小傑,你跟我回美國好不好?」小馬鼓起勇氣開口。
「什麼?」小傑有些驚訝,以為自己聽錯了。
「暑假結束後我就要回美國了,你跟我一起去好嗎?」看著驚訝的小傑,小馬知道自己問的太突然,原本想過一段時間再問的,但是敖犬每天不放棄的來電,讓他很不安,或許早一點把小傑帶離這裡比較好...
「你不用現在回答我,還有半個多月我才回去,這段時間你好好的考慮一下,嗯?」小傑的沉默,讓小馬輕輕嘆了口氣,即使是會對自己撒嬌的關係了,也還不足夠讓他立刻答應跟自己回美國,要跨越朋友這條線,似乎還很漫長...帶著體貼的笑容,要小傑好好的考慮,看到他輕輕的點頭之後,起身回房。


獨自在沙發上坐了許久,小傑認真的思考著小馬的提議,雖然小馬說的輕鬆,但實際要成行,還是有不少麻煩,先不提答應之後,要辦轉學以及食衣住行等等的花費,光是【答應】本身所代表的意義,就令小傑十分猶豫,但是小馬對自己的付出,又十分令他感動,也許,離開對每個人都好...

 


敖犬連續的打了這麼久的電話,卻始終無法和小傑說上半句話,偶爾幾次從電話另一端,傳來小傑叫小馬吃飯或洗澡的聲音,都令敖犬更加的焦躁,他知道時間越久,他的機會就越渺茫。
「怎麼?還沒跟小傑說到話?」敖犬的著急,王子都看在眼裡,對他的煩躁寄予同情,想必在小馬那裡吃了不少閉門羹吧。
「怎麼可能說的到話,每次不是沒空就是睡了,小馬擺明不讓我跟小傑說話。」敖犬苦惱盯盯著手機,卻一籌莫展。
「兄弟一場,別說我不幫你,我想辦法幫你搞定小馬,剩下的就看你的努力了。」王子決定幫敖犬一把,拿起手機打給小馬。
「怎麼樣?」敖犬心急的想知道結果。
「他說只讓你錄一段話給小傑,我去跟小煜借錄音筆。」王子掛上電話走出房間,沒多久拿了一支錄音筆給敖犬。
「你錄好之後再拿給我吧!」能幫的都幫了,再來就看敖犬自己了,王子無奈的回房。

敖犬拿著錄音筆想了很久,想說的話很多,但又不知道要說什麼,要怎樣才能讓小傑聽了之後,會原諒他回到他身邊?最後,敖犬只說了幾句話,就把錄音筆拿給王子。

 


***

 

 

小馬拿著王子交給他的錄音筆,回想著王子在電話中跟他說的話...『很多事都必需說清楚後,才能真正打開心裡的結,只要讓他們兩個談一談就能知道小傑是不是真的對敖犬不在乎,如果小傑還是很在乎敖犬,你這樣做不是對小傑很不公平嗎?畢竟選擇權是在小傑手上的不是嗎?』
要把手中的錄音筆交給小傑,對他來說是個很大的賭注,理智告訴自己王子的話是對的,選擇權在小傑手上,但是心底有個聲音告訴自己,如果交出去了,小傑或許就會回到敖犬身邊了,以後再也不會有這麼好的機會,讓小傑心甘情願的留在身邊,理智和情感在拔河,最後,在眼前浮現小傑的笑容,在敖犬身邊,笑的那麼幸福......

「小傑...」還是比較想看小傑開心的笑,小馬把手上的錄音筆拿給小傑。
「你怎麼了?這是什麼?」小傑從小馬手中接過錄音筆,不懂為什麼小馬看起來那麼難過。
「裡面有一段話是錄給你的...」小馬說完就離開房間,關上門靠在門上坐了下來。

小傑一頭霧水的打開開關,從錄音筆傳來熟悉的聲音,原以為已經不在乎的,卻沒想到僅僅一句叫喚,便讓思念排山倒海的迎面襲來,原來遺忘這麼難,對你的眷戀竟遠遠超過被你傷害的怨懟,小傑的眼淚從眼裡不停的滑落,濕潤了床單......


小馬靠在門外,聽到房裡隱約傳來的低泣聲,他知道自己輸了,雖然聽不清楚敖犬到底說了什麼,但是小傑的眼淚清清楚楚的宣判他出局了,這是一場打從一開始就贏不了的戰爭,做了一場美夢,也該是清醒的時候了...

 


敖犬站在門前猶豫著要不要按門鈴,做夢也沒想到小馬居然會讓他跟小傑見面,錄音筆交出去後,就一點消息也沒有,本來都要放棄了,昨天接到小馬打來的電話時,敖犬很難形容內心的喜悅。
「你幹嘛笑的這麼噁心?」小馬還在想這麼久了,敖犬怎麼還沒到,一開門就看到他在門口笑的像個白痴。
「呃、沒有啦!」敖犬有些尷尬的騷著頭。
「小傑!我出去買東西!」小馬側身讓敖犬進門後,往裡面喊著,聽到房裡傳來小傑的回應後,穿上鞋子準備出門。
「小馬、謝謝你!」敖犬感激的道謝。
「謝什麼?我又不是為了你,如果你還是不懂珍惜的話,下回我會直接把他帶回美國。」小馬說完便把門關上。


小傑在房間裡吹乾頭髮,聽到開門聲,以為是小馬忘了拿錢包,轉身卻看到敖犬站在門口,笑容在瞬間凍結,不敢相信的睜大眼睛,還以為又是幻覺,慢慢的走上前,顫抖的伸出手輕輕撫上敖犬的臉...

「小傑...」敖犬抬起手,輕輕的覆在小傑手上,一出聲,小傑突然驚醒般的抽回手,往後退了幾步。
「你來做什麼?想看我會不會因為同情你,再跟你上床?」儘管對敖犬那麼的想念,但現在人在眼前,卻令小傑想起離開那天,他所說出口的傷人話語,眼神冷淡的那麼令人難忘。
「小傑...對不起!我不是故意...」敖犬解釋著,往前想離小傑近一點,卻看到他往後拉開兩人的距離。
「為什麼道歉?你說過已經不欠我的,我們誰都不欠誰,所以你不用道歉...」小傑努力的扯出笑容,語氣平淡的說著。
「小傑,你不要這樣!再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看著這樣冷靜的小傑,敖犬真的怕了,害怕小傑對自己真的不在乎了,於是衝上前緊緊的抱住小傑。
「放手!放開我!!你到底想怎樣!?說不要我的是你,在我決定要忘記你的時候,你為什麼又出現要我給你機會?你到底想怎樣...」小傑激烈的掙扎、吼叫著,但敖犬緊緊的抱著,不管小傑怎麼掙扎也不放手。
「你既然不相信我...為什麼還要我給你機會?我不是你洩慾的工具...我也會難過的...」小傑掙扎的力道逐漸變小,取代的是斷斷續續的啜泣聲。
「我相信你的,那些都只是氣話而已,你是我最愛的人,怎麼會是洩慾的工具?對不起,我不該讓你那麼難過...」敖犬輕聲的安撫著小傑,讓他在自己懷裡把委屈都哭出來,沒想到自己傷他那麼深。
「你騙人...你說我很、很淫蕩...還說我、是小馬的床伴...你、根本就、就不愛我...」小傑哽咽的泣訴著敖犬傷人的話。
「都是我不好,不該吃醋,明明知道你不會這樣做,卻還是嫉妒的失去理智,你原諒我好不好?」敖犬輕輕抬起小傑的臉,看著他淚濕的臉,滿心愧疚的說。
「可是...我再、再也不要做、只屬於你的小傑了...」小傑張著被淚水濕潤的大眼,看著敖犬楚楚可憐的說著。
「沒關係,那就讓我做只屬於你的敖犬吧!」敖犬笑著在小傑輕啓的唇上輕吻一下。
「你、你好可惡,你知不知道我好難過...」敖犬的話讓小傑委屈的開始大哭。
「對不起嘛!你這麼愛我,就原諒我這一次吧!」敖犬輕拍著小傑的背,任由他在懷裡哭著。
「我才、才不愛你...」小傑哽咽的反駁從懷裡傳出,
「好!你不愛我,但是我很愛你啊!我們回家好不好?」小傑言不由衷的反駁,讓敖犬笑著擦去他臉上的淚,輕聲哄著。

小傑輕輕的點頭,讓敖犬幫忙收拾行李,但其實他也沒有什麼東西好收拾,當初離家時什麼也沒帶,主要是不想不告而別,所以敖犬陪小傑等小馬回來。

「要回去了嗎?」小馬算好時間回到家,看到敖犬手上的袋子,就明白他們兩個應該合好了。
「嗯...謝謝你...我...」小傑不知道要如何表逹對小馬的感激。
「我說過,只要你開心就夠了,如果有一天你不要敖犬了,隨時可以打電話給我。」小馬半開玩笑的話,讓小傑笑出聲來。
「就算小傑不要我,我也不會再放開他的手,你死心吧!」敖犬宣示主權般的緊握著小傑的手。
「保重!」小傑給了小馬一個擁抱,簡短的兩個字,包涵著無限的祝福和感謝。

 


離開小馬住的地方,敖犬和小傑坐在計程車上,隨著電台播放的歌曲輕輕哼唱,相視而笑...


我明白 太放不開你的愛 太熟悉你的關懷 
分不開 想你算是安慰還是悲哀

而現在 就算時針都停擺 就算生命像塵埃
分不開 我們也許反而更相信愛

 


即使有過傷心和不安,
也無法遺忘對方所給予的溫暖和甜蜜...

 

 

 


                             --END


=============================================================

 


最後一次來談談內容,
最後這一章主要是寫小傑很難過,
其實在寫的途中,看了雨的一篇短篇〔月台〕之後,
曾經一度想改掉結局,讓小傑跟著小馬去美國,
然後等他爸掛了之後再讓敖傑相遇,
或是小傑自己先回台灣,過很久之後再讓敖犬不小心發現小傑,
不過,不論是哪一種結局,都表示我不能在這一篇結束掉這部,
基於種種懶散的原因,我還是決定排除掉以上那兩個結局...=_=y-~
不過基本上,這個結局也不是我本來預想的結局,
本來我是想讓小傑對敖犬說〔如果下雪的話,就原諒你!〕之類的,
然後在一片人造雪景中讓他們和好的,我連怎麼下雪都想好了,
可惜,人物不受控制...=_=
看到後面的同好,可能會覺得一整個很趕,
這一切都是因為結局己經開始磨光我的耐性了,
加上又超過一個月,無法在期限內把文交出來,讓我很焦慮,
一心只想快點結束掉這篇文,所以有很多東西都只是帶過,
敖犬在錄音筆裡的內容,我想應該也不是很重要...(←自以為)XDDD
可能也會有人覺得小傑原諒敖犬原諒的太快了,
但只是短短兩個月的暑假,原諒自然不能拖的太久,
我本來是想讓小傑跟小馬去美國,拖個一兩年來表逹小傑對敖犬有多難忘的,
但是一想到還要想休學等等的理由,一整個就懶了,請不要太在意...OTZ
然後小馬我本來想讓他更自私一點的,不過,最後還是讓他以小傑為重,
結果把他寫的超不像他的,只能說我對小馬真的很不了解啊...OTZ
王子則是從頭到尾都是軍師角色...XDDDDD
但感覺雖然是比較偏心小傑的,其實他都在幫敖犬啊!!!!
這難道是被敖王派的給暗中洗腦去了嗎????(←屁)
最後來說一下背景音樂,其實本來我跟昆恩說要放的是一首英文歌,
是揮著翅膀的女孩的英文版,超好聽!!
但我後來也想過要放時光機,不過時光機感覺比較偏悲劇,我已經答應不以悲劇收場了,
後來還是決定以上一篇MO祿文的同一首歌來當背景音樂,醬子也省去換歌的麻煩!!XDDD
總之,順利結束真是太好了!!!(灑花)


長期以來,這部敖傑文大多時間都是我一個人在苦惱,
後期開始分心飛●海和一家之後,軍團長偶爾會幫我順個文,
然後昆恩會幫我補個腦漿,也漸漸的有同好留言支持,
知道自己很喜歡的作者也有在注意這篇文時,其實心裡很開心...(羞)
在這裡結束掉這篇文,開心多過不捨,
很感謝最後說要幫我順文,又因為字數太多結果放棄的超遜軍團長,
以及長期以來一直追著這篇文還在鮮網和天空留言的同好們,
還有一些很害羞有在追卻不敢留言或沒有在追偶然不小心點進來看的同好們!!

讓我大聲的說一句~~~結束啦!!!!!
追文的同好們終於不用再苦苦等候我這沒腦漿的癈材更新啦!!!
我也終於自由啦!!!我要來寫黃貞伊的禮判大人和好朋友的姦情!!!!(←寫不出來)

以上,又變長的後記!!X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