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一個笑顏

關於部落格
望著你的笑容、想著你的快樂

只期望你擁有全世界的幸福

保留這份純真的笑顏
  • 2124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INFINITE-南圭】瘋狂 第一章 (激H)



這就是傳說中的生賀!!!
南優鉉...姐姐我也算對的起你了啦!!!(毆

其實本來想要寫的不是這樣的...
但後來文章自己就自動自發的變成這樣了...囧
本來要寫的是南優鉉很變態的說...囧
反正都變成這樣了...只好讓文章自己再發展下去了...囧
我是個無法挖制自己文章的笨蛋...(掩面
金隊長聖圭先生,你就安心的做好小受的本份吧!!!(被揍

感謝在這麼變態的開頭和奇妙的結尾中,
還能耐著性子看到最後的同好們!!!
我會努力在下一篇控制好文章的...囧



內有超激H的BL!!!
要逃走的趁現在!!!






===============內有激H慎入的可愛分格線======================





金聖圭在完全清醒過來之前,最先感受到的是腥味,男人在高潮之後,所留下來的白濁液體的氣味,接著就是身體的酸疼...

金聖圭動了動手,發現沒被綁住,這倒是令他有些驚訝,平時醒來只要不是在那男人懷裡的話,手腳通常都是被緊緊的綁住的...

不過金聖圭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糾結太久,此時的他只想好好的洗個澡,把身上那些刺鼻的腥味洗掉。

「唔!該死...」一翻身就軟倒在地上,金聖圭低聲咒罵著。

不知節制的性愛,讓金聖圭從一開始的恐懼反抗,到現在轉化成麻木,儘管如此,身體還是有些吃不消,昨天晚上在他昏過去之後,不知道又做了幾次...

半爬半走的,終於進到浴室,先沖去一身的黏膩,再舒服的泡進熱水裡,溫暖的熱氣,讓金聖圭發出一聲滿足嘆息。

有多久,不曾這樣舒服的泡過澡了呢?打從被關到這裡之後吧...

金聖圭迷迷糊糊的想著,身體放鬆的泡著,就在快睡著的時候,身體被觸碰的感覺讓他突然的清醒過來,眼睛一張開看見的就是一張笑的燦爛的臉,神經突然的緊繃起來,連帶著身體也做出反抗的動作,濺起的水花弄濕了男人的褲子...


「啊、那個、我...」金聖圭有些慌張的想解釋,卻被男人的話給打斷。

「這麼迫不及待的,想洗掉我留下的味道嗎?」男人輕輕的撫著金聖圭的臉,盈滿笑意的眼裡倒印著金聖圭充滿懼意的表情。

是的,比起帶著威脅的語意,更令金聖圭害怕的,是男人燦爛的笑臉...

「真可愛,哥的任何一種表情都可愛的令我不可自拔啊...該怎麼辦呢?」南優鉉輕撫著金聖圭的臉。

毫無預兆的深深吻上金聖圭,探入口中的舌捲上對方的,汲取著口裡的香甜,無視於金聖圭的反抗,激烈的深吻漸漸的不能滿足南優鉉。

不捨的離開了令人留戀的唇,看著在水裡顫抖的像隻落水的小貓似的人兒,南優鉉決定大發慈悲的放過他一回,畢竟,甜美的果實還是要留著最後再好好享用啊!

「餓了吧?」南優鉉依舊笑的燦爛,輕輕拍了拍金聖圭的臉,示意他出來吃飯,便轉身離開浴室。


南優鉉沒有一如往常的在浴室裡要了他,這讓金聖圭鬆了一口氣,卻也覺得疑惑,帶著戒心的金聖圭慢慢的走向餐桌,看到南優鉉在廚房裡忙著兩人的餐點,只有在這種時候,金聖圭才有自己沉思的時間,看著窗外透進來的光線,金聖圭猜測著現在的時間,應該是下午了吧...

隨即又搖搖頭輕笑出聲,打從被囚禁以來,醒來不是做愛就是吃飯,小房間裡沒有電視也沒有時鐘,時間對自己來說根本就沒有意義,還猜什麼呢?金聖圭笑自己傻。


「想什麼呢?笑的這麼誘人?」南優鉉端出煮好的餐點,映入眼簾的就是金聖圭難得的笑容。

金聖圭收起笑容,縮在椅子上,眼睛直盯著放在眼前的美味餐點。

對於金聖圭的沉默,南優鉉也不生氣,自顧自的吃起麵來,金聖圭的這種小反抗對他來說,也是迷人的不得了。他的金聖圭,怎麼就能這麼的令他著迷呢?

【啊~好餓啊……昨天也沒吃到什麼東西……】金聖圭看著放在自己面前的麵,哀傷的想著,但是沒有筷子湯匙叉子什麼的,要怎麼吃啊……

偷偷的瞄了一眼正在吃麵的南優鉉,發現他正盯著自己笑,金聖圭立刻又把注意力放回眼前的食物上。

【唉...看起來應該不會很燙吧……】餓到不行的金聖圭想著想著,就伸出手抓起一些麵條往嘴裡送。

還沒來的及感嘆食物的美味時,金聖圭的手就被牢牢的抓住。

「聖圭哥,用手抓東西吃是很沒禮貌的……」南優鉉一根根的把金聖圭抓麵的手舔乾淨。

「啊、沒筷子是要怎麼吃……」金聖圭看著自己的手被南優鉉仔細的舔著,不自覺的紅了臉。

「我還是好好的教育一下哥的餐桌禮節好了……」南優鉉看著金聖圭委屈的樣子,笑的格外燦爛。

「啊、我不……」金聖圭還沒來的及拒絕,整個人就被南優鉉拉到床上。

南優鉉右手直接的就覆上金聖圭的稚嫩套弄著,金聖圭還沒反應過來,南優鉉便吻了上來,雙手推拒著,卻怎樣也推不開壓在身上的人,溫熱的唇離開了自己的唇 後,轉向胸前進攻,金聖圭的身體漸漸起了反應,就在金聖圭被撩起的情慾就要邁向高潮之際,南優鉉停下了所有的動作,金聖圭張開濕潤的雙眼,看見南優鉉笑的 像個得到糖果的孩子般。

「哥的身體……真是淫蕩啊……」南優鉉一邊說著,一邊把自己的性器緩慢的推進了金聖圭還沒潤滑的後穴。

「呃啊!唔!!!!」金聖圭忍著後空撕裂的痛,緊緊咬住的唇邊滲出血絲,儘管知道只要求饒,便會得到一絲喘息的空間,卻倔強的不肯喊痛。

「啊、聖圭哥…你好緊…」南優鉉讚嘆著,吻去金聖圭的淚,在他口中嚐到的血味,在此刻竟甜美的像催情的春藥。

南優鉉的手再次覆上金聖圭因為疼痛而疲軟的稚嫩,或輕或重的套弄著,拇指在逐漸堅挺的慾望頂端緩緩的畫圈,耳邊傳來了誘人的輕吟,南優鉉笑著,緩緩的動起腰。

「唔嗯、哈啊、別……呃唔!!」金聖圭喘著氣,才稍稍適應了體內的異物而已,身上的人便開始動了起來,疼痛中帶著一絲酥麻的快感。

南優鉉加快進出的速度,直到灼熱的液體射入金聖圭的體內後,才緩緩退出,但卻不讓金聖圭發洩,看著想推開自己右手的金聖圭,南優鉉輕輕的收緊右手,握著的堅挺跳動了一下,南優鉉鬆開手,把金聖圭的雙手抓住反綁在身後,便下了床。

金聖圭此時只想發洩,好不容易讓性器離開南優鉉的控制,但雙手卻又被反綁著,無法碰觸到,他只能趴著在床上扭著腰,想藉著床單的磨擦逹到高潮,但就在快逹到高潮時,腰卻被一隻手環了起來。

「啊、哈啊、讓我、嗯唔~」金聖圭扭著臀想要發洩。

南優鉉俯身親吻著金聖圭的背,金聖圭呈現跪趴的動作,雙手被反綁著,令他很難回頭看南優鉉想作什麼,當下體的稚嫩再次被覆上時,金聖圭輕顫了一下,沒有發現被套到根部的東西,覆上慾望的手沒有多做停留,讓金聖圭扭著臀發出不滿足的呻吟。

「別急,現在要先好好的清理一下啊!」

南優鉉笑著用低啞的嗓音溫柔的說著,翻過金聖圭的身體,讓他仰躺著,開始清理自己留在他體內的液體,當修長的手指再次進入後穴時,金聖圭瑟縮了一下,發出 了苦悶的呻吟,殘留在體內的白濁液體潤滑了異物,在南優鉉手指緩慢的進出,刻意在敏感點加重力道的清理之下,金聖圭的喘息逐漸急促,臀部也開始配合手指的 進出而擺動著,但套在根部的東西阻礙了他的發洩,身體緊繃著在高潮邊緣,而發漲的慾望卻只能從頂端滲出一些液體,而那個美其名在為自己清理的人,還壞心的 用舌頭輕舔刺激著已無法再承受更多的慾望頂端。

「啊、不要、唔嗯、解、解開……哈啊!」金聖圭扭著身體,想要宣洩,無奈身上的人卻絲毫不為所動。

就在金聖圭覺得已經無法再承受更多的時候,南優鉉終於停下動作,扶起半昏迷狀態的金聖圭,讓他靠在自己懷裡,輕輕的舔去他臉頰上的淚痕。

「來、張口。」南優鉉夾起一口麵溫柔的哄著懷裡的人,但懷裡的人沒有多餘的精神去理會他,只是一昧的掙扎著想解脫。

「啊、優鉉、讓、讓我、哈啊、啊、求你!」金聖圭顫抖著輕輕磨蹭著南優鉉,被反綁在背後的手也開始摸索著對方慾望中心,緩緩的套弄著。

「嗯、圭哥、你乖,吃完麵我就會讓你滿足的...」南優鉉深深的吻了金聖圭,然後一口一口的餵著懷裡的人。

金聖圭吃的緩慢,好不容易全吃完了,南優鉉滿意的放下盤子,開始又舔吻起金聖圭,本來就處於情慾高峰的金聖圭哪經的起南優鉉又一次的挑逗,南優鉉一解開套在金聖圭慾望根部的環,濁白的液體射出來之後,便精疲力盡的陷入黑暗。



***


金聖圭一個人站在一片白霧之中,獨自的走著,他不知道要走去哪裡,只是一直走著走著,一路上他叫著其他人的名字,東雨啊、浩沅啊、成鍾成烈明洙啊!但是他們都一個個從他身邊走過,任憑他怎麼叫怎麼喊都不回頭看他一眼。

最後,南優鉉出現,站在他的面前笑著,一如往常的溫柔笑容,金聖圭往前走一步,南優鉉就往後退一步,不管怎麼走,就是無法拉近兩人的距離,金聖圭只好停下來,看著南優鉉溫柔的笑臉,張口似乎說了些什麼話,金聖圭還沒聽清楚,南優鉉便轉身離去...



「...別走,優鉉!!!」金聖圭揮舞的手被抓住,他一張開眼,看見的是一張漂亮的臉帶著擔憂的神情。

「聖圭哥,你做惡夢了哦?」李成鍾擔憂的問著,儘管平時沒大沒小,但畢竟他現在是個病人。

「......幾點了?」金聖圭一時還搞不清楚狀況,開了口才想起自己生病的事,右手按著隱隱作痛的太陽穴。

「下午一點多了,先吃點東西吧!」李成鍾拿起放在一旁的粥,舀起一匙粥細心的吹涼再移到金聖圭嘴邊等他張口。

「...我自己來就可以了。」金聖圭看了李成鍾一眼,便坐了起來,接下碗和湯匙,慢慢的吃了起來。

「那等等我把葯拿進來哦!」李成鍾邊說邊走出去。


金聖圭覺得底褲一陣濕粘,嘆了口氣,進了浴室沖澡,溫熱的水淋在身體上,對自己做了春夢還不太能接受,有慾求不滿到做這麼變態的夢嗎?金聖圭陷入自己的思緒,遺忘了時間的流逝,直到門外傳來李成鍾的叫聲。

「哥,你粥怎麼沒吃完?這樣要怎麼吃葯啊...」李成鍾看著還有大半碗的粥,嘟著嘴抱怨。

「我想洗完澡再吃啊!其他人呢?」洗完澡後,金聖圭也顯的比較有精神,問起了其他人的行踪。

「東雨哥他們去練舞了,讓我留下來盯著哥吃葯。」李成鍾把葯和水放一旁,拿起吹風機幫金聖圭吹乾頭髮。

這個愛撒嬌的忙內也長大了啊!雖然是年紀最小的,但某些時候也還是很靠的住啊!金聖圭吃著粥,默默的想著。

「圭哥你啊~就是洗完澡之後都不馬上吹乾頭髮才會這麼容易感冒的。」李成鍾一邊撥弄著金聖圭的頭髮一邊碎唸著。

「呀~李成鍾~你不要以為我現在生病了就不會揍你了!」金聖圭轉頭瞪著在身後碎碎唸的人。

「聖圭哥~你快吃葯再好好的休息一下吧!」李成鍾看金聖圭準備發火,立刻換上撒嬌的甜笑把碗收到廚房去。


吃了葯之後,金聖圭昏昏沉沉的又要閉上眼時,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哥?你還在睡嗎?』電話的另一邊傳來熟悉的嗓音.。

「嗯?沒有,剛吃了葯。」金聖圭打起精神回應著。

『哦!那你休息吧!』

「......優鉉!」在對方掛斷電話前急忙的喊了名字,卻又再次的陷入沉默。

『嗯?怎麼了?圭哥?』另一端傳來的溫柔嗓音讓金聖圭突然的,感到寂寞。

「哦、沒事!我要掛電話了。」深深的吸了口氣後,說著言不由衷的話,期望著什麼呢?

『聖圭!』或許是感到他的不安,電話另一端原本要掛電話的人此時卻叫住了他。

「快去錄影吧!我真的沒事。」聽到遠處傳來工作人員的叫聲和南優鉉掩著電話的回應,讓金聖圭責備起自己的私心。

『你好好的休息,我很快就回去了!』


低啞溫柔的嗓音,輕輕的、按撫了原本不安的心,卻惹出了更多的淚水,金聖圭手裡緊緊握著回到待機畫面的手機,無聲的哭著,直到累了才沉沉的睡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