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一個笑顏

關於部落格
望著你的笑容、想著你的快樂

只期望你擁有全世界的幸福

保留這份純真的笑顏
  • 2126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INFINITE-南圭】瘋狂 第二章 (激H)

 



金聖圭想張開眼睛,卻怎麼努力也無法張開眼,眼皮沈的彷彿被人用針線縫了起來,也許真的被縫起來了也說不定,對於那個人來說,做出什麼事都不足為奇,總是笑的像被春風拂過的花般溫柔,做事卻瘋狂的令人難以承受......



放棄張開眼睛的想法,疲累的想再次進入沈睡,體內傳來的震動卻令他轉移了注意力。


是什麼東西在自己身體裡?忽快忽慢的震動、在體內敏感的那一點,用著一定的頻率在撩撥著情慾,沈睡時意識近乎陷入昏迷,但現在逐漸清醒過來,意識也隨之回復,連帶著身體的感覺。


金聖圭甚至不用細想,便清楚的知道在自己後穴裡的東西是什麼,怎麼可能會那麼輕易的放過自己?緊咬的唇、勾起了一抹笑。



「舒服的令你忍不住笑嗎?圭哥。」


隨著溫柔的聲音印入疲累眼眸的燦爛笑臉,南優賢的眼睛像深夜的星空,沒有月亮的那種,漆黑的、閃著點點星光,望上一眼,就會被困進去,無法自拔......


想反駁,張開口才發現一點聲音也發不出,像隻離了水的魚,張著口無法訴說思念,卻像渴求氧氣般的無助。



「圭哥...你這樣看著我,我會忍不住想欺負你的。」南優賢輕咬著金聖圭的耳珠,慢慢的拉出他體內震動的東西,用低啞的嗓音低語著,感受到懷裡的人微微顫抖的身體,滿意的下床倒了杯水。



看到水,金聖圭伸出手想接過杯子,卻被按下,無助的望著水杯,金聖圭湊近南優賢的耳旁,用乾啞的只剩氣音的聲音懇求南優賢讓他喝上一口水。



南優賢依舊笑的溫柔,一口一口的喝著水,就在金聖圭的眼前,甚至故意的,讓水從唇邊滑落。



看著溢出來的水順著下巴流至鎖骨,金聖圭舔了舔乾燥的唇,不自覺的吸吮起南優賢從唇邊溢出的水,從鎖骨往上舔吮著直到唇邊,猶豫了一下,看了一眼他手上的空杯,便主動的吻上南優賢,貪婪的汲取著他還未吞下的水,甘甜的味道令金聖圭暫時遺忘他吻的對象,是個令他身心俱疲的瘋子。



南優賢很開心,對於金聖圭的主動,即便那是因為別的原因,不過對他來說那不重要,重要的是,金聖圭,主動的吻他......



 

至少,他不像表面上那麼的排斥著、害怕著自己...

是吧?可以這樣期望吧?



回應著金聖圭的吻,在他想離開時將他壓在床上,南優賢溫柔的吻著,小心的壓抑自己高漲的情慾,比起以往的任何一次的吻都還要溫柔小心,輕輕的挑逗著敏感的身體,柔軟的舌貼著上下滑動的喉結,令金聖圭忍不住的輕吟著。



「嗯~唔!」聽到自己發出的聲音,羞的雙頰泛紅,隨即咬住下唇。


「圭哥...我想聽...」



左手姆指輕撫著金聖圭有些乾裂的唇,食指和中指探入口中,讓他無法再咬著已經滲出血絲的唇,輕咬著他的頸側,右手覆上下方硬挺的稚嫩,緩慢的揉著。



「哈啊、唔...不...嗯唔...」



南優賢的溫柔讓金聖圭害怕,脆弱的部位被包覆著,更是令他莫名的恐懼,這些日子以來,南優賢無法預測的行為著實令金聖圭有著極深的畏懼,每一次的溫柔都伴隨著令他難以承受的性愛,此時此刻的溫柔,很可能隨時會轉換成更加殘暴的酷刑。


當南優賢吻著金聖圭,把左手探向他的後穴時,金聖圭突然狠狠的咬了南優賢,豔紅的液體滴入口中,血腥味隨即在嘴裡擴散開來,金聖圭看到南優賢的表情,心突然的疼了一下。



「圭哥你...真粗暴啊...」



南優賢依舊笑的燦爛,眼底閃著瘋狂的情慾,沾著血的唇笑的勾人,再次吻上金聖圭,硬挺的慾望沒有任何擴張就準備進入。



「唔嗯...不要、哈啊...呃!!」



對於頂在穴口的異物,金聖圭驚恐的直發抖,那種被貫穿撕裂感,疼的令他冷汗直流。



「討厭的話...就閉上眼別看、圭哥。」



南優賢說著,左手輕輕的覆蓋在金聖圭驚慌的雙眼,低頭吻著他顫抖的唇,一個挺身,將他所有的哭喊全都封在口中,止不住的淚水不斷的滑落,金聖圭疼的在南優賢的手臂上各自留下五道抓痕。



「圭哥...即使你恨我,我也無法放你離開...我是那麼的愛你!!所以沒關係,你就恨我吧...」



南優賢不停的撞擊著,灼熱的內壁緊緊的吸附著異物,房間裡充斥著肉體碰撞聲音、粗重的喘息聲和帶著哽咽的呻吟,南優賢不停的在金聖圭耳畔細語著我愛你,直到白濁的液體全數射入緊窒的穴裡。



 

金聖圭在陷入昏迷之前,看到南優賢一臉悲傷的表情。為什麼呢?明明痛的都是自己啊!

 

 


 

優賢啊!你讓我恨你,我的確該恨你的。

可是怎麼辦?

我一閉上眼,看見的全都是你, 

 

笑的溫柔的說你愛我啊...

 

 


***



南優賢回到宿舍,輕手輕腳的進了房間,床上的人不安穩的翻了身,他輕輕的坐在床邊,伸手撫著金聖圭的額頭,還有些微熱,修長的手指順著臉頰停留在乾裂的唇瓣,想起了錄影前,充滿不安的叫喚,其實他當下就想衝回宿舍的,但成名得來不易,任何一份工作都由不得自己任性,只能按耐著不捨的心情,輕聲的安慰。


在南優賢盯著金聖圭的唇神遊的時候,金聖圭突然的發出一聲呻吟,讓南優賢拉回注意力,這才發現金聖圭的雙頰泛著紅暈。


「圭哥、圭哥...」


輕輕的叫著,但回應自己的卻是更加誘人犯罪的聲音,就在南優賢苦笑著準備起身時,金聖圭張開了眼睛,困惑的看著自己。


「醒啦?要不要喝點...唔!!!」


話語未完,便被扯住領口往下以一個吻堵住,南優賢被金聖圭的主動嚇了一跳,稍稍的拉開兩人的距離,但金聖圭卻輕聲的叫著他的名字想靠上去。


「圭、圭哥?」


「嗯~優賢啊...給我...」


「給你什麼啊?」


南優賢真是哭笑不得。


「我好熱...」


金聖圭在南優賢的頸窩處蹭著,在他耳邊呢喃著,然後又再次吻上他因為驚嚇而微張的唇,溫熱的氣息,讓南優賢還來不及思考,便本能的加深了這個吻,順便取回主導權。


結束了纏綿的吻後,南優賢發現金聖圭流了很多汗,上衣都濕了,再往下看到他高漲的褲襠,無奈的笑著阻止在自己身上摸來摸去的手。


「圭哥,要不要跟我一起洗澡?」


「嗯。」


難得順從的樣子,讓南優賢懷疑眼前這個眼睛不知道到底有沒有張開的人,是不是真的醒了。




金聖圭在一陣規律的撞擊中清醒,後穴被充實著,不斷被摩擦到的敏感點,前面的稚嫩也被套弄著,讓他一張口便是一串誘人的呻吟,嚇的他又不自覺的咬著下唇。


「圭哥、別咬著唇。」


南優賢靠上前想吻金聖圭,卻被他別過臉躲開,南優賢半瞇著眼不悅的用力撞擊了一下,看到金聖圭皺著眉,悶哼一聲。


「呃唔、優賢啊、別、啊唔!」


「不想讓我吻嗎?」


「哈啊、會傳染的、唔嗯。」


看著生氣的南優賢,金聖圭委曲的解釋著,雖然有些不明白怎麼會一醒來就是這麼情色的場面,但被撞擊的四肢發軟的自己可沒什麼反抗的能力,再說,被挑起的情慾也有待解放。


「不要緊的圭哥,不是都說傳染給別人就會好的快嗎?這樣你就會輕鬆點了。」


南優賢聽了金聖圭的話後,笑著從鎖骨順著頸子一路舔吻著來到唇邊,進出的動作也慢了下來,就算被傳染感冒也沒關係,只要對象是金聖圭,他南優賢心甘情願。


「不、嗯唔、不行,啊哈、優賢啊...」


金聖圭又躲開南優賢試圖湊上來的唇,要是兩個主唱都感冒了,經紀人哥一定會殺了他的,畢竟身為隊長沒有好好保重身體,還連帶的害成員跟著一起病了,這可不是一句對不起可以解決的。



「圭哥、你這麼為我著想,應該好好獎勵你吧。」


南優賢的話引來一記白眼,笑著舔吻著金聖圭敏感的頸項,右手撫上堅挺的慾望,開始套弄。


被套弄的慾望火熱的令人難受,但更令金聖圭難以忍受的是在體內緩慢進出的異物。


「唔嗯、優賢啊!」


在金聖圭開口催促時,南優賢突然的退出了他的體內,同時停止了套弄。


「圭哥、你的表情好性感...」


「什麼...呃唔!」


金聖圭的疑問還沒來的及出口,便整個人被轉向洗手枱以背對著的姿勢,再次被南優賢進入。


「你看,圭哥這樣的表情,只能屬於我一個人的。」


南優賢突然的加快進出的速度,一手扶著金聖圭的腰,在他耳邊呢喃著,讓他抬頭看向鏡中的自己,另一手則覆上有些半軟的性器,再次套弄著。


「哈啊、這不是、嗯唔、我、哈啊、不...優賢、嗯唔!」


金聖圭看著鏡中的自己,雙頰泛紅,嘴唇微張,唇邊還溢出一絲因為強烈的快感而來不及吞嚥的唾液,看起來是那麼的淫蕩,令金聖圭不想承認。


南優賢俯身吻上金聖圭的唇,將他所有的反駁都吻進嘴裡,以一種極不舒服的姿勢,持續的吻到兩人近乎缺氧,離開了令人眷戀的唇,卻聽到令人意外的要求。


「優賢啊、再、哈啊、快一點、哼嗯~啊、深、嗯唔...」


強烈的快感令金聖圭在恍惚間,以為自己在做夢,是夢的話,自己沒有生病,不會傳染給他,也不用顧忌著身為隊長的自尊和顏面,只要依尋著身體的本能就好。



 

夢裡的那個南優賢令他害怕又眷戀,

然而不論夢裡夢外的金聖圭,

身體都熟記南優賢帶給他的快感,

令人無法戒除的,像毒葯般,

 

 

深深的、緊緊的綁著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