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一個笑顏

關於部落格
望著你的笑容、想著你的快樂

只期望你擁有全世界的幸福

保留這份純真的笑顏
  • 21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優しい時間!!(觀後感)

拓郎在"皆空窯"工作,因為兩年前的一件意外, 母親的去世,讓父親辭去工作,給了拓郎一筆錢後, 自己跑去母親的出生地"富良野"開了一間叫"森時計"的咖啡廳, 從此之後,父子倆沒再見過面... 拓郎覺得是自己害死母親,所以父親無法原諒自己,因為父親是那樣的深愛著母親, 於是,拓郎請求母親的好友,也就是"北時計"的老闆娘幫他找個離父親近的地方, 老闆娘介紹拓郎到"皆空窯"去,那裡的老闆是個很嚴格的人, 拓郎就這樣一邊跟那裡的老闆學做陶藝一邊默默的關心著父親... 然後,在百元商店遇到小梓,小梓是"森時計"的店員, 拓郎看她打破盤子,於是對她說以後想摔盤子可以跟他說, 因為他工作的地方有很多不要的盤子,可是師父是個嚴格的人,所以不能把盤子外流, 小梓答應後,為了方便連絡,於是兩人交換了電話號碼... 北時計老闆娘把拓郎要送給父親的生日禮物交到店長(就是拓郎的老爸)手上, 是個手做的馬克杯,老闆娘問店長有沒有跟拓郎連絡, 店長說拓郎知道他在這裡,要是他在意的話,會自己來找他的... 之後小梓和拓郎因為盤子而變的熟識, 有一天,拓郎從小梓口中知道原來她在森時計工作, 於是,會有意無意的問小梓一些店長的事, 當小梓和拓郎越來越親密時,拓郎的師父發現拓郎帶女生回家, 於是跟北時計的老闆娘說有個女孩常來找拓郎, 老闆娘就跑來問拓郎,拓郎說只是朋友,並沒有做什麼不該做的事, 老闆娘叫拓郎要注意自己的行為,不要隨便讓女孩子進來, 然後,在一個下著雪的夜晚,小梓因為在店裡發生了一些事, 覺得受到委屈,便跑到拓郎住的地方,想對他訴苦, 因為之前受到警告,所以拓郎叫小梓到車上聊, 然後小梓就對拓郎訴說在店裡發生的事,接著又說店長很過份, 居然不相信她,拓郎叫小梓不要說了,可是小梓一肚子的委屈還是持續在抱怨店長, 最後拓郎發火,要小梓不要這樣說他父親,然後就跑進屋裡... 就這樣,小梓知道店長的兒子就是拓郎,拓郎打電話希望小梓可以體會他父親的用心, 小梓問拓郎為什麼不回到他父親身邊,拓郎只叫她要保重身體,別著涼之後就掛電話了, 雖然小梓在那天晚上,從拓郎那裡知道前因後果,也在拓也堅持下答應保守秘密, 北時計的老闆娘也警告她不要多管閒事,但她還是想盡辦法想讓他們父子見面, 接著,聖誕節來臨,小梓覺得是個機會,於是對店長說有個對她很重要的人想介紹給店長認識, 然後到了皆空窯後,小梓要店長在車上等,她先下去找拓郎, 對拓郎說,她有個人要介紹給他認識,拓郎問她:是誰?? 她說是店長,拓郎就大怒問她是不是說出去了?? 小梓說她沒有說,只是把店長帶來而己,希望他們父子可以見面和好, 拓郎很生氣的要小梓不知道就別管閒事,然後就衝出門跑走, 坐在車上等的店長,因為很閒,就下車走動,聽到爭吵聲走過去一看, 正好看到拓郎跑走,然後他就回到車上,小梓說那個人不在,於是他們就回去了, 之後店長也知道拓郎原來在離他那麼近的地方, 店長去找北時計的老闆娘,老闆娘說那時是沒辦法, 因為拓郎無處可去,只好拜託她的朋友,還好皆空窯的老闆是個心地善良但很嚴格的人, 所以拓郎在那裡過的很好之類的... 接著店長說出為什麼會對拓郎那麼冷淡, 原來拓郎在母親的葬禮上,突然的讓父親看自己手臂上的刺青, 店長看著拓郎手臂上的死神兩個漢字,突然覺得眼前這個孩子不是拓郎,而是死神, 之後北時計的老闆娘去找拓郎,問他刺青的事,看到了那個刺青後, 她問拓郎為什麼突然給他爸看這個?難道沒想過這樣會嚇到他爸嗎?? 然後拓郎在做要去北海道比賽的作品時,看著在一千兩百度燒著的陶土, 想著老闆娘對他說的話,於是脫掉上衣,夾起燒的火紅的陶土就往刺青上燙下去, 師父把他送去醫院治療後問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他對師父說:這樣就能和過去做一個了斷... 結局是意料之中的好結局,我懶的再寫反正就是好結局!!XDDD 像這一類標榜溫馨的小品,結局通常不會壞到哪裡去, 劇中店長和拓郎之間的關係感覺有些生疏, 卻又在一些小地方可以看出父子倆對彼此都有很深的情感在, 因為店長早期在大公司上班,長期住在紐約, 拓郎和母親留守日本,繁忙的工作讓一家人相處的時間不多, 父子不常見面,感覺比較不親密,之後又發生那件致命的意外, 讓在中間扮演父子倆橋樑的母親離開人世, 深愛妻子的店長面對著開車的兒子,一時間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兒子卻在這種時候讓他看手臂上的刺青,於是他放逐兒子跑去完成妻子的夢想, 而深愛母親的拓郎,面對著父親,深深的自責自己為了不讓母親看到手臂上的刺青, 卻因此不小心害死了母親,於是突然的讓父親看那個刺青, 父親對他的放逐,他解讀為是父親對他害死母親的不諒解, 之後的發展,在劇中可以看出,明明是那麼深愛對方的兩個人, 卻因為缺少溝通的橋樑而避不見面... 拓郎在父親生日的時候,親手做一個馬克杯請北時計的老闆娘代替他送給父親, 不碰面是覺得父親還不原諒他,也還在深深責備著造成母親死亡的自己, 店長收到馬克杯時,那麼珍惜的使用著那個杯子,卻因為不擅言詞而對拓郎的去向不聞問, 我其實並不覺得店長是不原諒拓郎的,只是不擅長表逹而己, 自責的拓郎和不擅言詞的店長,關係開始變化的關鍵點是曾經受過傷害的小梓, 北時計的老闆娘也在其中扮演著橋樑的角色。 劇情主軸是圍繞著店長為了妻子所開的"森時計"在走, 透過店裡來來往往的過客與熟客所各自擁有的問題和互動, 讓問題在解決的同時治癒心中的傷口! 店長在客人間扮演著傾聽者的角色,偶爾給點意見, 藉由客人和店長之間的互動,表現店長對拓郎從開始的不諒解到後來的自我反省, 每天打烊之後,在吧枱和己逝妻子之間的對話,則是對自己的治療。 拓郎則是一直在默默的關心著父親,他在下著雪的夜晚偷偷躲在樹後,只為了看父親一眼, 在師父的嚴格教導和關懷下,努力的等待著和父親道歉的時機, 而店長在小梓帶他到"皆空窯"時,聽見小梓叫著〔拓ちゃん〕時, 要走向工作室的腳步停頓了一下,內心的糾結全都藉由肢體動作和表情表逹出來, 踏出往工作室的腳步後,看到的卻是拓郎逃走的背影,心裡的震驚和難過也全透過眼淚詮釋, 於是在過年時,偷偷的送了一個神社求來的護身符去放在"皆空窯", 偶爾跑去工作室遠遠的在窗前看著努力練土的拓郎, 明明已經不怪拓郎,卻遲遲無法去找他的主要原因在當年拓郎給他看的那個刺青, 就這樣兩人在彼此間的默默關懷中,等待著和好的時候到來。 店長在知道拓郎的下落後,和"皆空窯"的師父碰面,被阻止和拓郎見面, 希望他不要在這個時候去打擾努力做作品比賽的拓郎,叫店長參展的那天再去北海道見他, 收到拓郎師父寄來的邀請函那天的晚上,和妻子的深夜談心中, 妻子叫店長不要兇拓郎,店長說他到時候可能會流著淚說不出一句話,他想和拓郎道歉, 妻子笑著說不把話說出來,拓郎怎麼會知道他的心情?? 當拓郎知道父親當年的冷淡,是因為那個害死母親的刺青後, 所下的決心令人噴淚,當店長看著拓郎手上那塊燙傷的疤痕時, 眼底流露出的心疼明顯易懂,於是在兩個人對彼此的道歉聲中和好。 森之鐘  緩慢的   刻劃著時間 在緩慢流動的時間之中癒合傷口, 在陣陣飄散的咖啡香裡撫慰寂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